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半妖团宠不好惹 > 正文
第一章 初入妖界
作者:曹萱儿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0-11-11 11:50:44 全文阅读

夜色沉沉,万籁俱静。

一顶华丽的轿子从齐王府的后门抬出,轿中坐着琴妓茹嫣姑娘。

四个轿夫抬着轿子慢悠悠地往百花坊走去,长街上行人寥寥,冷清幽寂。

月亮悄悄躲进了云里,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轿夫们同时加快了脚步,疾走了一刻有余,一个轿夫突然说道:“不对。”

“怎么了?”

轿夫们停在原地。

“这个地方我们刚刚走过了。”

“啥?大半夜的你别吓人好吗?”

“我没吓你们,这股酒味……我确定咱们刚才从这家酒坊前走过。”

“别瞎说,咱们没有转弯,一直是直走的。”

“可怎么走了这么久了,还没走出这条街?”

“难道是……鬼……鬼打墙?”

轿子突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他们感觉轿子似乎重了不少,好像轿子里凭空多出个人似的。

“呜——”

上方传来一声鬼鸣,吓得轿夫们心中一颤,阴森森的寒意从脚底一直延伸至头皮。

乌云散开,月光倾泻下来。

四人不约而同地抬头往上看,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像只猴子一样蹲在轿顶。

轿夫们早已吓傻,直到这女人张开血盆大口,伸出一条长长的红舌头,才晓得扔下轿子逃命。

“有鬼啊!”

“有妖怪啊!”

“救命啊!”

四人争先恐后地跑回了百花坊,真真是比兔子还快,就怕自己跑在最后落了单,成了那恶鬼的盘中餐。

“什么?鬼?鬼把茹嫣劫走了?”老鸨吼道。

这鲜红的唇脂涂在一张满是皱纹又怒气满满的脸上,真是比那子夜恶灵还要恐怖上几分。

“要么就是妖怪。”

“一个白衣身影,不不不,鬼影,鬼影啊。”

“我们怎么都走不出那条街,是鬼打墙,鬼打墙。”

“放你娘的屁!”老鸨大声呵斥,吓得四个轿夫赶忙闭上了嘴。

“是不是你们惦记着茹嫣的美貌,把她藏了起来?来人啊,把这四个人扒皮抽筋,我就不信问不出实话。”

“冤枉啊,借个胆子也不敢啊。”

“您要是不信,那就请个道士来瞧瞧,看那轿子有没有沾染上邪气。”

老鸨半信半疑,斜眼问道:“轿子呢?”

“七水街……停在那……酒坊前。”

老鸨怒吼道:“哪家酒坊?”

“不知道啊,实在不记得了。”轿夫带着哭腔说道。

老鸨抬手正准备给他一巴掌,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老鸨和几个身材魁梧的伙计走了出去,轿夫们跪在地上转头往外瞧,这一瞧不要紧,全都吓得晕了过去。

轿子从天而降,落在院子中央,轿帘卷起,里面空空如也,老鸨抬头看向上空,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一个老道带着个小徒弟来到百花坊,他围着轿子看了半天,才对老鸨小声说道:“是妖,错不了。”

老鸨在心里默默将那个妖怪及其族人骂了个遍,然后小心翼翼地问老道:“那这是何方妖孽,不会盯上我的百花坊了吧?”

老道回道:“夫人放心,这是过路妖,我先把这轿子烧了,然后再在这百花坊四围贴上驱妖符,什么妖魔鬼怪便再也不敢靠近了。”

老道从怀里拿出一道烈火符,往轿子上一扔,轿子瞬间就被点燃了。

他忽然抬头望向二楼的一扇窗户,刚刚好像有个黑影闪过,接着摇了摇头,许是一时眼花看错了。

茹嫣反应极快,侧身躲过了老道的目光。好在他修为尚浅,没有发现她。

茹嫣亲眼看着老鸨送走了老道,轻呼了口气,就这么瞒过去了。

三天前,茹嫣给客人抚琴回来,发现桌上放着一封信,她心跳逐渐加快。

那不是普通的信,信上放着一朵花,花朵周围妖气漫溢。

几行小篆,列行整齐,粗细均匀:

白兔幽雨,五日后子时在城外的紫轩亭等候,不见不散。要顺利脱身,勿要惹人怀疑,切记!切记!

落款处写着清引阁接引使:琥珀。

“紫气东来,我终于要去妖界了。”她小心将信藏好,兴奋得一夜没合眼。

幽雨是兔妖,她化名茹嫣,躲藏在青楼中,日日过得提心吊胆,既要保护自己不被其他妖精蚕食,也要小心躲过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给一道缚妖符的道士,还要处处提防着能吸食妖珠的恶鬼。

不只是幽雨,所有修炼成人的妖,在人间都是这样过来的,能活着收到清引阁的信,实属不易。

幽雨计划好这一出金蝉脱壳,确定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便在二更时分往紫轩亭赶去。

圆月当空,夜路并不难走。

紫轩亭周围十分明亮,十几个约两寸长的小灯妖漂浮在半空,它们头上顶着蜡烛,飞上飞下,交头接耳。

亭中站着一个人,不,一个妖,着一身青衣,看着年纪不大,温文尔雅又带着几分妖娆的美。他一手拿着书卷,一手放在背后,时不时地左右张望。

幽雨快步上前将信递上。

青衣小妖接过信,并未拆开:“幽雨姑娘,在下琥珀。”

幽雨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是我?”

琥珀笑道:“信是我写的,怎会不知?姑娘在这里稍等片刻,等人齐了,我们就动身。”

幽雨这才发现,亭中还有一个年纪更小的女孩子,她依靠着亭柱,冲幽雨歪头一笑:“我叫玲珑,咱们能一起进灵山也算有缘,做个伴吧,日后在灵山一起修行,互相帮助。”

幽雨点点头,她偷偷看向琥珀,背影也是这么好看,听说妖界的男妖都是美男子,再不用提心吊胆地在人间流浪了,还能日日看到帅气的师哥们……

想到这些,幽雨开心地笑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陆陆续续来了七个妖,琥珀挨个点了名字。

“今天到我这里的,只有你们九个,人齐了,大家手拉着手。”

大家照做了,琥珀收了灯妖,周围暗了下来,接着,琥珀的手搭在了幽雨的手上,幽雨吓得一哆嗦。

琥珀安慰道:“别怕,瞬息千里而已,我们去妖界。”

幽雨还没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周围的场景就变了,大家纷纷松开了手。

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墙壁和头顶爬满了藤蔓,月光透过枝条洒下,宛若碎银铺满了地面。

藤蔓上有许多小灯妖,坐着的,躺着的,看到有人来了,紧忙飞了过来,周围瞬间亮了。

琥珀走在最前面,不徐不疾,指着它们说道:“就会偷懒。”

小灯妖捂着嘴咯咯笑着。

转了个弯,前方豁然开朗,通道的尽头站着两名守卫。

“我是最慢的吗?”琥珀笑着问他们。

“是,其它接引使早就到了。”

“那我要快些了。”琥珀加快了脚步,大家也跟着他一路小跑起来。

七拐八绕地奔走了片刻,琥珀在一座二层小楼前停了下来,幽雨抬头一看,匾额上刻着“清引阁”三个字。

琥珀微微气喘:“到了到了。”

屋内人声鼎沸,大约五十多个妖聚在一起,看到有人推门而入,都收了声,齐齐盯着琥珀一行人。

琥珀道:“不好意思……”

一红衣女妖走过来不满道:“你又选在大半夜接这些小鬼来。”

琥珀道:“子时的月光灵气充盈……”

女妖不耐烦了:“行了行了,从申时等你到现在,先生都点过名了,就差你这队了。”

琥珀慌忙穿过人群,来到房间里头,一老者坐在桌前,双目紧闭,一只手慢慢地捋着胡须。

琥珀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昀阳先生。”

刚想道歉,昀阳就摆了摆手,缓缓睁开眼睛说道:“不妨事,叫他们过来。”

“是。”

琥珀招呼大家过来。

昀阳翻开书卷,慢吞吞道:“幽雨,白兔,百花坊琴妓。”

幽雨忙答道:“我……我在。”

琥珀小声提醒道:“回答‘到’就好。”

昀阳笑呵呵道:“不愧是头牌,真漂亮。”

琥珀“咳咳”两声。

昀阳滑稽地挑挑眉,继续点道:“玲珑,杜鹃,皇宫舞姬。”

玲珑马上鞠了一躬,答道:“到。”

昀阳慢吞吞地“嗯”了一声,问道:“如何脱身的?”

玲珑道:“耍了些心计,勾引了皇上,第二天夜里,我家娘娘就命人把我扔井里了。一个时辰后,我悄悄爬出来的,确定没人看到我。”

昀阳莞尔一笑。

这时,红衣女妖走过来抱怨道:“先生,都快丑时了。”

昀阳又慢吞吞地“嗯”了一声,道:“张三竹,白孔雀,教书先生。”

“到。”

玲珑道:“难怪气质不凡,原来是腹有诗书啊,就是这个名字太……”

幽雨小声回她:“这样才不会引人注意啊,越平凡越安全,人越多的地方越容易隐藏。”

“高三虎,老虎,老头山猎人。”

“到。”

“高蟾,蟾蜍,镖师。”

“到。”此人一身黑衣,面无表情,格外冷静。

“张海,水蛇,船夫。”

“到。”

“盛清和,猞猁,皇宫侍卫。”

“到。”

昀阳笑道:“看来皇宫最好隐藏,死个人最寻常不过。阿九,狸猫,乞丐。”

“到。”

“孙素衣,锦鲤,葬仪师。”

“到。”一个中年女子答道。

“葬仪师,有意思,接引使都带他们下去休息吧,两日后,辰时去林璟院,勿要误了时辰。”昀阳说完还看了琥珀一眼。

琥珀忙行了一礼。

曹萱儿
作者的话

前期铺垫有些长,希望读者大大们耐心看看,给新人小白一点鼓励,比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