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里婚外 > 正文
第1章 出乎预料
作者:费广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0-11-30 10:59:23 全文阅读

2010年12月的冬天,没有像以往时候那样寒冷,但陈露还是有些禁不住,早晨一起床,喷嚏就打个没完。

“在南方生活几年,身体变矫情了——”陈露穿上妹妹陈雨递过来的羽绒服后,自嘲一句。

“回来时,也不带件棉袄……家里比广州冷那么多!”陈雨表面上嘟着嘴抱怨,眼睛里却是满满的关切。

五个姐姐中,陈雨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身材窈窕,长相漂亮的五姐陈露,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神有任何瑕疵。

“五姐今天相亲,你就给她穿这个加肥号羽绒服啊,小胖妞?”天赐冲着陈雨调皮地吐了下舌头,接着说,“叫我看,让她穿回自己的衣服,继续美丽‘冻人’,还好些。”

说话的天赐是陈露弟弟,比陈雨晚出生几分钟,所以理应也是陈雨的弟弟。不过天赐自己从来不承认,在他的口中,只有另外五个姐姐,陈雨永远都是小胖妞。

“相亲?”陈露重复着弟弟天赐口中的这两个字,一脸惊诧。

“是嘞,露露,赶紧把自己拾掇一下,小伙子快到了!”秀花坐实了天赐的话。

秀花,陈露姐弟7人的娘,和她们的爹一样,思想陈旧,不喜欢新事物。别人家的孩子早就改口叫“爸、妈”了,二老仍然固步自封,称“爹、娘”。

在这万恶的农村旧思想——重男轻女中,陈露父母一代人,被腐蚀的尤为严重。为了“延续香火”,二老接连生下五个女儿,终于才得儿子,如获至宝,故取名天赐。

至于天赐的孪生姐姐陈雨,二老权当一个附带品来养。甚至长相出色的陈露,在他们看来,也只是早晚要泼出去的水。

那时候的农村里时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对于结婚,人们喜欢赶早不赶晚,陈露父母也不例外。20岁的儿子天赐,在他们安排下,已经成家一年多,还生了大胖孙子。

如今,陈露四个姐姐早已出阁,让二老最挂心的,便只剩下她和妹妹陈雨的婚姻大事了。而这两个女儿中,二老尤其挂心陈露,因为她曾有过先恋爱后结婚的想法。二老不能接受的是,未婚男女搂搂抱抱,更不能接受未婚同居。

陈露曾有过扭转父母观念的想法,但现在她放弃了,因为她明白,想让60多岁的二老跟上时代步伐,实在困难。

只是她陈露自19岁起,就成了父母眼中的“待嫁剩女”,她也实在难以接受。

为了躲避无聊的相亲,她这几年返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给二老留下安排相亲的时间。这次回来给小侄子过满月,她多留了几日,想着顺便多陪陪家人,没想到一不留神竟被娘给这样安排上了。

“噢——”陈露在心里挣扎一会儿后,满不情愿地拉长着声音,应了娘一句。

“姐姐这是要妥协了么?”陈雨小声着问。

“NO,躲不掉相亲,姐姐我还有良策~”

陈露说完,开始“打扮”自己。

她先用清水洗去了脸上刚涂好的粉底,再用锅灰在素颜上抹出两道黑色,而后又把柔顺的头发拨乱。

做完这些,觉得还不够,她思考片刻,把高跟鞋换成陈雨的粗布棉鞋,又在宽大羽绒服外面,系了一条不太干净的围裙,才算罢手。

“姐姐这招用的好哇!”陈雨看到陈露把自己打造成“乡土村姑”后,拍手称快。

“这只是小技能,姐姐我还有大招没放呢!”陈露说着,冲陈雨神秘一笑。

说起来,这陈露心中的大招,也算是她给自己定下的择偶标准:

城里有房,城里没房的话,老家至少也要有两层小楼。

家里有汽车。

彩礼最少10万。

家里只有一个儿子,父母还不能太老。

虽然这些条件在今天不算过分,但在2010年她所在的那片农村中,能达成这些的,委实不多。所以,她定这些条件,有劝退相亲男的成分。

倘若这个大招劝不退,她还有一套必杀技。那就是——相亲男要同时具备“演员的脸”,“运动员的身材”,“科学家的脑子”!

在心里把这些“良策”默诵一遍后,陈露开始恭候秀花口中的小伙子。

“秀花嫂子,开门——”

还不错,没让她等太久,媒婆金凤的尖嗓子便开始喊门。

媒婆到,意味着相亲男也应当到了,这方面,陈露还是清楚的,想到这,她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正了正围裙。

“姐姐快去里屋,这时候,你要假装一下纯情少女的羞答答才行呢~”已经有些相亲经验的陈雨,话音未落,便推着陈露进了里间屋。

“有这必要么?”陈露发出质疑。

“当然……有必要~”陈雨把陈露按到里屋的藤椅上,接着说,“姐姐先安心在屋里做‘大家闺秀’,我替你去看看来人是哪路货色……”

陈雨说完,扭身走出去,顺便带上了里屋的小角门,她这些话和这些小动作,惹得陈露一阵哂笑。

五分钟不到,陈雨返回到里屋,关上门,蹑手蹑脚地走到陈露面前,表情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你这去的快,回来的麻利啊……可不像侠女陈雨的作风~”陈露调侃道。

“姐姐,商量个事儿呗!”陈雨压低声音,没理会调侃。

“嗯?”陈露回应。

“今天这个相亲男,如果你看不上的话……让给我呗~”陈雨说着,摆出一副天真中带点邪恶的表情。

“噗……”陈露听完这话,看完这表情,想不笑都难。

“我没开玩笑,真的!”陈雨收回邪恶,保留了天真。

“来人是哪路英雄啊……竟能入的了我们侠女的眼?”陈露再度调侃。

“英雄不英雄的,我不敢说,但是真的帅!”陈雨继续一本正经。

“是……吗?”陈露拉长声音。

“是的!”陈雨干脆利落。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帅法~”陈露打算调侃到底。

“那发型……那身段……那气度,我也说不太好,总之,就是七荤八素,乱炖一锅帅!”

陈雨说完,轻闭眼睛,嘴角上扬,感受起自己口中的“乱帅”来,活脱脱一个小花痴。

……

如果说,媒婆金凤喊门时,陈露对前来家里的相亲男,曾存有一丝期待的话,那听完陈雨这些形容后,期待值基本归零了。

首先,以妹妹陈雨那种眼光看上的男生,基本不可能是她陈露想要的“优质男”。

其次,就算真的是帅哥,也绝对是个没主见的凡夫俗子,这年代,有主见的——帅哥还需要相亲么?

再者说,各种款式的帅哥,她陈露见得多了。她对那些一门心思用在穿衣打扮,拉风耍酷的男生,实在提不起兴趣来;对那些细皮嫩肉,又喜欢涂着面霜,洒着香水的小白脸,更是反感。

“露露,你愿意跟小伙子单独聊聊吗?”媒婆金凤进到里屋,走到陈露面前,用低低的声音,打断了她内心的盘算。

“呃……”

陈露通过敞开的小角门,扫视一眼堂屋里的相亲男后,竟不自觉地把扫视升级为观察,还把原本到嘴边的“不愿意”,生生给咽了回去。

这不自觉的观察,出乎陈露预料,有些阅历的她在不长时间里,便看出了相亲男诸多独特。

举止独特,他那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的是无法刻意模仿的温文尔雅。

言谈独特,他谈吐交流时,展现出的既不是太拘谨,又不是太奔放;附带的表情既没有太呆滞,也没有太张狂。应对一屋子人七嘴八舌的问话,他处理地很到位,言语之中流露着不俗的应变能力。

坐姿独特,他那坐姿既不是正襟危坐的伪娘流,也不是吊儿郎当的纨绔流。那种沉着稳重,那种落落大方,是不能草率下定义的流派。

气质独特,他的发型,既不是油光可鉴,又不是杂乱如麻;他的穿衣打扮,既不是光鲜的奶油小生,也不是浮夸的嘻哈少年。

“聊,当然要聊!”陈雨看到陈露的犹豫后,抢先给出答案。

“那就聊聊吧!”陈露收回目光,把有些起伏的心潮压回平静。

“好,那你准备一下……”金凤轻拍了一下陈露肩膀后,转身拉起陈雨的胳膊往屋外走,边走边说着,“来,小雨,我们先出去,给他们腾个地方。”

……

“嗨!”

相亲男入了里屋后,说出第一个字,字中没有因紧张而产生的怯懦,也没有任何轻薄挑逗的意思。

这一点更让陈露认定了这个相亲男与众不同,因为面对自己的“花容月貌”,至今还没有多少男生能处理得如此风轻云淡。

虽然这“花容月貌”被一番恶搞过,但风韵还在,架势还在啊!

“嗨……”

想到这恶搞,陈露突然有些局促不安,草草地应了一句。

“先自报个家门吧……”片刻的四目相对后,相亲男的语气波澜不惊。

“好!”陈露迅速收起局促,吐字干脆。

“我叫费广,虚度人生22年……还是个碌碌无为的小人物!”相亲男费广继续有条不紊。

“陈露,22岁!”陈露保持干脆利落。

“雨露的露吧……清晨雨露,好有诗意的名字啊!”费广说着,递过来一个试探的眼神。

“还行吧!”陈露不躲不闪,接住费广的试探,两人目光再次交流了一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