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唯一的心尖狂跳 > 不撞南墙不遇你
你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
作者:浮生辞清欢  |  字数:2992  |  更新时间:2020-11-13 10:39:49 全文阅读

【序】

我有个奇怪的癖好。

我看见字母总会联想起人名。

比如,LX是蓝雪,YQ是玉琪,CY是楚云。

于是,在来来往往的车辆里,我看见了XS。

许尚。

是,你的名字。

恰逢微凉的六月天,夹道的栀子花香携风而来,急促闪烁的绿灯提醒着这一波行人的步伐,而我却驻足于原地,朝着风来的方向,远远望去。

明明知道那个身后的人永不会再见,可是无论多少次都想确认的那颗心,无法遏制。

那个熟悉的身影,不是他。

掩下嘴角的那抹苦涩,眼前的灯光早已变红,于是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从包里掏出一颗糖果,糖纸拆开,小巧的糖果在口中融化。

酸酸甜甜的。

是——柠檬草味的。

Chapter 1.你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

九月,开学,秋天的伊始。

我想我应该感谢张老师,没有她,就没有我们。

好在这一切都发生了。

“由于班上有的同学坐在一起会讲话,严重扰乱了课堂秩序,所以对于班上的座位,我会做一些调整。”

上课讲话,扰乱课堂秩序,不出意外,张老师口中“有的同学”就是我。

准确来说,是我们。

我,和我两年来的同桌,任浩洋。

我无所谓的放下手中的笔,对身边的任浩洋一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老冤家。”

他只是看着我,像是纠结要说什么一般,可他终究什么也没说。

我无奈拿起笔,又在作业本上涂涂画画。

“任浩洋!你和许尚对换,凌冰就不必动了。”

被叫出名字的我抬头看向张老师,只是一眼,于是顺势看向了你所在的方向。第三排的你,又恰好回过头来看我。

那时的我,对你的定义很简单。

任浩洋的好基友,班里的数学学霸,老师喜欢的好学生,看上去冷冰冰的不好相处。

那时的我绝不可能想到,我们会有那么长的羁绊。

“老师,可不可以不调?”

“不可以,赶快收拾好东西?”

你提着书包站起来,任浩洋也只好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他看上去不情愿极了,走之前还不忘抢走我桌上的彩笔。

“这是离别纪念。”

我朝任浩洋翻了个白眼,随后向你望去。

我想我还记得,那是夏天的尾巴。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在晨星学校满地盛开的栀子花香中,你身着白色T恤,逆着光朝我走来。

从此,走进我的世界。

人们说,遇见喜欢的人就像是浩劫余生,漂洋过海,终见大陆。

那时,我还没有喜欢你。

可是你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

许尚。

你放下书包,看着我,于是我看见你笑了。

“我叫许尚,请多指教。”

“请多关照。”

我并不喜欢学习,或许是恨极了这种决定人生的方式,在所有的课程里面,我最讨厌数学课 以及教授这门课程的何静。

何村姑。

我和蓝雪她们,给她取了这个外号。

因为她的穿衣风格真的很土。

“所以进行合并,系数想加……”何村姑依旧用严厉的声音向我们讲解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拿笔在草稿本上胡乱画画。

我想我可以感觉到,你的目光。

你对我,应该是一种好奇。那时的你应该在想,任浩洋张口闭口提及的,上数学课被何村姑骂得狗血淋头,言行举止根本就不像孩子倒有些成熟的凌冰,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你叫住我,询问我是否看得清楚黑板。

“凌冰,你看得清楚黑板吗?那个a+2b过后……你在干什么?”

像是个做错了事情被发现的孩子,我竟被吓得一愣,双手迅速地遮住了自己的本子。

“啊……?你说哪一个?第四排吗?”

“嗯。”

我立刻将画画的这一页撕掉,在新的一页上抄下了黑板上的运算过程,随后将本子递给你。

你似乎有些诧异,却又笑了。你接过我的本子,轻声道谢,“我以为你会直接念给我听。”

“那样的话,何村姑该骂我了。”

“你还怕她不成?”

“我不要面子的吗?”

“哈哈,凌冰你真有趣。”

我只是笑着,我们的对话戛然而止,话题在此终结。

也许是我们都找不到可以继续下去的回答,也许是我们根本就不熟悉彼此。

前桌的蓝雪笑嘻嘻地转过来,将一张纸条放在我桌上。

“任浩洋让我传给你的~”

我不解地向任浩洋看去,他正回头看过来,于是目光对视,他扬了扬手中的那只属于我的彩笔。

臭小子,抢我的笔还这么显摆!

“无聊。”我偏过头不再看他,可是手中的纸有让我好奇得紧。

正准备打开纸条来看,你伸手将它拿走,揉成团,趁着何村姑回过头写黑板的时候将纸团扔向了任浩洋,正中他的后脑勺。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夺走纸条砸向任浩洋的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去做这件事情的。

干得漂亮!

我笑出了声,何村姑回过头来看着我,眼神就像刀子下一秒就要把我凌迟处死。

“笑什么?凌冰!你给我站起来!说,你在笑什么?”

我只好站起来,努力地忍住笑声,也尽量不去看前面炸毛的任浩洋。

“没什么……啊”

“没什么还笑得那么开心?”

这是什么意思?必须说出个所以然?

我看了眼你,而你也正好在看我。

我深吸了口气,“好吧,其实是因为你裙子上沾了一坨黑色的东西,很脏。而且——和上衣搭起来太丑了。”

那一刻,你看我的目光是诧异的。

全班哄堂大笑,我让何村姑失了面子,尽管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应该是最严重的一次。

“滚出去。”

刹那间的安静,你看着我,轻轻摇了摇头。

我想我应该是笑了,重重地将椅子抽回去,直接就从前门走出了教室。

“你——好样的!那你这节课别给我进来!”身后的何村姑气得跳脚。

我却十分开心。

反正我也不喜欢数学课,这样的结果,刚刚好。

教室外的风是清凉的,夏末的知了声嘈杂,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我靠在墙上,闭上双眼,哼唱着《童年》的歌谣。

那时候,你在里面,我在外面,我们之间仅有一墙之隔。

谁能想到,这一墙之隔,到了最后,谁也不敢多迈出一步,不敢打破它,就这样,隔了多年,一如当年。

下课后,何村姑见我坐在外面阳台的台阶上,她怒气冲冲,似乎是想叫我过去。而我却先一步进了教室,并没有准备理会她。

你坐在座位上,好像看上去十分紧张,我笑着坐下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啊——在外面真的好舒服!”

“那个,刚刚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啊,我最后被赶出去,也不是因为笑啊!”

“可如果说出来的话,也许就不会……”

“许尚,”我正色道,“何村姑的衣服,是真的很丑。”

前桌的程宇昂和蓝雪都转了过来,两人笑得十分开心,“冰儿你也真敢说!哈哈哈哈哈……”

“凌冰你知道吗?你头也不回地出去的时候,何村姑脸都绿了。”

“绿巨人!”

任浩洋起了身走过来,他正在和你说话 而我看着他,突然想起来那张被你扔过去的纸条 于是我问道,“任浩洋,你上课给我传的什么东西 ?”

他偏过头来,用手摸了摸后脑勺,惊讶的问道,“你没看?那你还拿它来扔我? ”

我看见你的脸色一变,像是紧张 又像是喜悦,于是我回道,“我没看见啊!再说了,你凭什么认为是我扔的 ?”

“不是你,还能是谁 ?”任浩洋又看向两个坐在他身后知道真相的蓝雪和程宇昂,“是不是你们两个无聊的家伙干的 ?”

“拜托,谁能比你更无聊呀 !”蓝雪反驳道。

“那是谁?”

于是我们三人齐齐的看下你,你只好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其实是我扔的。”

“好啊!许尚居然是你!你这个家伙 来来来,决斗!”

“拒绝,没那个兴趣。”

你冷冷地将任浩洋推开,任浩洋一副“我不服”的模样,我们齐齐笑了起来。

在一片笑声中,我听见你叫了我的名字 。

“凌冰。”

“啊?”

“以后你的笔记可以借我抄吗 ?”你看着我语文书上面整整齐齐的笔记,“不是记得挺好的吗 ?”

那种感觉很奇妙,当你喊我的名字的时候,我觉得开心。不仅是因为你的声音,可能还因为那个时候——我对你有了好感 。

“许尚。”于是我也叫了你的名字,“你不是戴了眼镜吗?”

“还是很模糊,可能度数又深了。”

“好。”

鬼使神差,当时的我就那样答应了。不经意的许诺,记笔记成了我一生的习惯。我的第一个习惯因你而起,直到如今我也改不了这个习惯 。或许是潜意识在告诉自己,还在等一个人永远看下去吧 。

只可惜,终成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