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仇谋之世 > 正文
第一章 生而空谷
作者:幻家  |  字数:2718  |  更新时间:2020-12-19 13:42:09 全文阅读

初日醒来,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房间内陌生的摆设。床的一侧摆着一把精致的剑,上面还积了些灰尘。我的对面是另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消瘦的男子。

我叫唐芯,是一名刚毕了业的文科学生,原本在一家知名的黑科技集团里打杂工当实习生,为公司写文案。谁知,因为一次加班,我碰到敌对公司派人来偷我们研发的技术。我原本想离开那是非之地,却还是被发现了。他们逼着我和他们一起来到了存放技术的房间,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把我当小白鼠,让我先行进房间。果不其然,我一进去就踩到了机关,被一束强光照射。我再次睁眼的时候便在这陌生的小屋里。

对面的男子似乎也醒来了,我刚想下床一查究竟,却没想到他突然拔剑刺向了我。我身体下意识的拿起身边的剑,用剑鞘挡住了那一剑。男子脸色苍白,眼神中充满了仇意。

“呀,你们刚起来不宜运功!”一个端着两碗药的老头走进了小屋。他的穿着十分奇怪,不像我学过的任何朝代。

男子不听劝,还想出招,可他毕竟刚苏醒,身体十分弱,剑没举起来,反倒是咳了好几声。老头连忙把他扶到一边坐下。

“你好,这儿是哪儿?你是谁?”

“这是幽灵谷低,我是这三年照顾你们的人。”

“三年!”我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发现全身隐约都在发疼。“我不是在公司吗?怎么突然跑到山谷低了?”

我本想夺门而出,可门外的场景让我着实震惊了。山谷内的景色彷如仙境,鸟儿嬉笑声中还带着芬芳扑鼻的花香。肉眼望去,这山谷之大,除了不远处的一片湖,剩下的也只有老头的几间小屋。

“完了完了,什么情况啊!我的手机呢?”我转身准备回到床上找我的包,却再次被那名男子用剑指着。

“你神经病啊,我都不认识你,你一醒来就想伤我!”我矫捷的身体绕开了他的剑,回到了床上找东西。

“不管你俩到底有什么仇,你们的命是我救的,在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话。”老头说完,连忙让男子把剑收起来。

老头称自己是居住在山底下的隐士。二十年前,他在山上采药不小心踩空跌入了谷底,侥幸地活了下来。他醒来时发现谷底有许多草药,便用它们来给自己治伤。不过没过多久后,他便发现山谷并没有任何一条路能通往外面的世界。山谷内的物种丰富,倒也饿不死老头。他因此住在了山谷之中,每日研制草药,打消时间。

“你们也是从上面跌下来了,不过还好跌进了湖里。我在湖里设置的渔网接了你们一把,这才快速地把你俩捞了起来。”

我再次往外看了看山谷的环境,发现陡峭的悬崖,被云朵覆盖,感觉根本没有尽头。我看着周围复古的物件和自身的衣裳,怀疑自己穿越了。

“谢谢你的救命之恩。通常这种人设必定是个神医!不知怎么称呼你?你连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能救活我们,要不我就叫你活神医吧?”毕竟还得靠老头在这山谷里生活,我努力套近乎。

“你这个小孩倒是很亲切嘛。这个称呼我喜欢哈哈哈。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掉下来的吗?”

“我?”我只知道自己大概穿越了,可这怎么发生的,完全没有头绪。

“我完全不记得了。我叫做唐芯,是个大学生。”

“一派胡言!”那个男子这时又开口了。

“怎么?你俩是一起掉下来的。你是不是认识这个小姑娘?”

男子默不作声,只是冷冷地盯着我。

“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莫名其妙就来到这儿的。”我极力解释可活神医一点都不相信。

“我看啊,你一定是摔下来的时候记忆受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我去研究研究有没有什么草药能帮助你。”

就这样,我被活神医鉴定为失忆,在谷中修养。活神医和那名男子沟通了好几天后才从他那儿得知他的名字:苏安。起初苏安每日沉默,从不与我沟通,三番几次地想与我动手。可后来当他似乎发现我真的失忆以后,对我的态度倒是有了改善。

每日,无聊的我和活神医学医术,生物科学倒是进步了不少。苏安则一直在勘察周围地形,练习武功,想回到上面。我时不时也会在一旁偷偷观察他的招数,学上几招。我逐渐发现自己在这儿竟然会武功,甚至还有了不得的轻功。因此我经常飞到一些峭壁上为活神医探寻草药。

这样无忧无虑地日子我过了半年。如今修养了那么久,外伤和内力基本已修复。苏安似乎也认清了回不到上面的现实。不知从何时,他不再一早勘察地形,而是早上与我一起和活神医研究草药,到湖边钓鱼。我们俩人相安无事的又这么相处了几个月。

这一天,我刚起床准备找活神医,却发现小屋晃了起来。我马上联想到是地震,连忙跑到了屋外。果然周围的峭壁上都滚下了石头,湖面上的水也在波澜。这次的地震造成其中一间小屋的塌陷,不过好在人都没事。原本以为地震后的日子终于能太平了,可我没想到那天早上,山谷内竟然出现了一匹马。

我们三人见到那匹马的时候,都似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谷中并没有马,所以这野马很有可能是前几天地震的时候,震出了一条出谷的路,从那里跑进来的。这么一来,我们似乎能出谷了。

思索了几天后,活神医首先表态,说自己在山谷之中住惯了,不会离开的。我倒是蠢蠢欲动,毕竟穿越过来后,在这谷里呆了那么久,很好奇外面的世界,说不定还能找到穿越回去的方法。

令我惊讶的是苏安竟然犹豫了,并没有毅然决然地马上离开。我决定离开前的那一夜,他突然跑到我的小屋来找到我。

“嗯,你怎么突然来找我了?你可是从来没主动找过我呢。”

“你...“苏安憋了好久才把剩下的话说出来:“你是准备明日出发吗?”

“是的,我这几天都在山谷里转悠。我已经大概找到了出去的路了。我看你犹豫了起来,是舍不得这里的生活吗?

“你非得上去?”

“当然啊!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说不定还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回家?”

“反正总不能一直这么呆在这里吧。我就是想出去看看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

“那如果我告诉你,上去了未必就是好事呢?”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你莫不是在上面欠了别人的钱了吧?”我开玩笑地说道,可苏安却有些气愤的离开了。

苏安来到湖边,捡起一旁的小石头,砸向了湖面。在柳树下的活神医看在了眼里,上去制止他投石。

“这湖里的鱼都快被你打晕跑了。“

”前辈“苏安这才注意到活神医就在自己身后,连忙做了一个拱手的手势。

“你在怕什么?“

苏安被活神医这么一问,愣住了。活神医指着苏安的腰牌,说自己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它。虽然自己二十年前便来到谷中,但他还是知道有这种腰牌的人非富即贵。再加上他们跌下来时所穿的衣服,材质非常好,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前辈,是否能帮晚生劝唐芯留在谷中。“

“唐小姐似乎执意想离开。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既让上天让她失忆,这不就是在示意让一切重新来过吗?“

”可有些东西,不是她想要重新开始便能任性如此。”

“苏公子,别总是那么极端。没有什么事情是你我办不成的,除非我们有所顾虑罢了。当然,如果你和她在外面过的不快乐,我欢迎你们随时回来。“活神医说完后,伸了个懒腰便离开了。

苏安望着漆黑的湖泊,拿起自己腰间的腰牌,嘀咕道:”我们真的能远离是非,重新活一次吗?“

月光下,腰牌上刻的“安”字格外清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