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孤鸾舞 > 正文
第一章 金曜日
作者:贺兰归真  |  字数:2052  |  更新时间:2020-12-05 18:12:16 全文阅读

金曜日是赶集的日子,对于生意人来说这是有进帐的日子。可是对于没有买卖需求的来说,这样的日子就有些苦不堪言。

这时候,整个镇子的街上都变得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而且,现在正值大暑,正是一年中暑气最盛之时,让这本来就鸡飞狗跳的集市更是惨不忍睹。

剡蝌蚪躲在阴凉处,可是呼吸依然有些困难,汉中靠近蜀地,北为秦岭,南有大巴山,乃是两山之间一片大平原。虽然较之蜀地更北些,但是气候物产却与蜀地相类。

于是,蝌蚪这样站在阴凉处并不能减轻多少暑气,毕竟蜀地太阳并不烈,而可怕的却是那无时无刻都在的湿热暑气。

特别是现在,市场之中鸡粪狗尿混合着人们身上的又酸又馊的汗液再被这热浪一蒸,这气味就别提有多提神醒脑了。

加上天气本身的又湿又热,盛夏的整个汉中平原就像是一个大蒸笼似的,而这芸芸众生都在这天地间的大蒸笼里受着煎熬。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眼下的这趟集可以说是最好的写照,商贩们为了几个小钱面红耳赤的时候,却给了剡蝌蚪随心所欲顺手牵羊的好机会。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剡蝌蚪的口袋里鼓鼓囊囊地装满了小玩意儿,而那些吵吵嚷嚷的人竟都浑然不觉。这样的小便宜来得太容易了,不禁让剡蝌蚪面上有些得色。

剡蝌蚪挤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之中,看似在人潮中随波逐流,不过两只小手却是如混进鱼篓里的泥鳅一样黏~滑,时不时就往四处乱钻。剡蝌蚪刚从一个卖切糕的口袋里摸走几个五铢钱,转眼又从一个磨豆腐的手腕上顺走一只新打制的银手镯——虽都不过是些小玩意儿。而人们都被眼前的事务吸引着,谁会想到有一只小小的黄雀早就盯上了他们。

因为天气的炎热和担心有水灾的发生,镇子上都建筑一种地基是竹子支撑的高脚楼。这样即可以享受半空中的凉风,又可以在水患来临时,保证家中存粮不被水灾损伤——竹乡镇正是因此得名。

要知道汉水发洪水的的季节里,这趟集子所处的洼处,可都会被水淹没。不过,最近的天气都很旱,镇上的小溪,水几乎被毒日头烤干了,整个镇子也像火上的大饼一样,干得又焦又脆,要是咬一口几乎能掉下碎屑来。

赶集是乡下难得的热闹,很多小孩甚至从学堂里逃了出来,就为了看一回热闹的场面。汉中国以道立国,与天下其它地方都不同,女孩也可以进学堂识字。不过,剡蝌蚪对看热闹毫无兴趣。在心里,她宁可去上学,坐在满是小屁孩的学堂里发呆。

话说回来,这并不是说剡蝌蚪真有多热爱,那些本身学问也不怎么样的师傅的教授。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及笄之年,随之而来的还有兵役。

汉中国现在的百姓多为关中,中原逃难的流民聚集而来,汉中地方不大,人口本也不多。而这汉中国,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以五斗米道立国的国家。以道教立国,好处是没有了儒家的重男轻女,不过有了性别的相对平等加上人力缺乏,在这里女人也是要服役和上战场的。

自古以来,老百姓几乎没有愿意当兵打仗的,只要能干别的事而活着,就没有人愿意去过那刀头舔血的日子。自然地所有的男人、女人、小孩,都竭尽所能地想远离那支征战不休的军队。

剡蝌蚪的三个哥哥都在汉中王的军中行伍,他们还未到立冠之年,就参与过对抗蜀人的战斗。因为汉中国虽然距离战乱频发的中原较远,却也不是完全的世外桃源。

而在三个哥哥中,有两个都是睁眼瞎。只有忆辰勉勉强强算是认识几个字,并且一有机会就给妹妹写信。另外两个哥哥——清淮和连云,一年多来一直杳无音信。

按理来说,这种乡下野孩子,一般都是叫个猫儿,狗儿的贱名为了好养活。只不过,在汉中国,给孩子们取名的都是有威望的祭酒,所以虽然是乡下穷娃,却取了这么飘飘临仙的名字。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剡蝌蚪就一直没有这样的名字。

只因她娘在生她的时候,见了河里的蝌蚪,在河边就把她生下来了。于是,就给她取了这样的名字。大家叫着叫着,也就约定俗成下来了。剡蝌蚪这个不像大名,也不像小名的名字,也就这样叫了十几年,从来没有人觉得这名字有什么不妥。

说到没消息的哥哥,其实只要他们能打完仗平安回家,他们的家人就算好几年什么都打听不到,干等在望亲亭,总归是有个盼头。但事若不幸,他们就可能会收到一封信,一封押着汉中王宝印的书信,底下简短地写着:精诚动天地,忠义感明神。 ——这时候你就知道,你的亲人已经死在战争中了。

清淮走的时候剡蝌蚪还没有水牛的屁股高。清淮用自己打短工存的一点钱,找银匠打了一副银耳环,由剡蝌蚪和家里的幺妹萌兮共享。那是一对很小的银耳环,毕竟清淮并没有多少钱。

那天夜里,小姐妹俩自己动手穿了耳洞。连云和忆辰走的时候也延续了这个传统,所以现在,剡蝌蚪和萌兮各有一只耳朵上戴着三个小小的耳环,让她们时刻记得,兄长正在某个地方浴血奋战。

战争总是进行得不太顺利,人们很少听见胜利的消息,失去的亲人却越来越多,渐渐地女人也开始走向战场了。也许到了立秋的时候,就会轮到蝌蚪了。蝌蚪还打不了短工,于是她只好偷一点东西换成钱,好在离家的时候也送给萌兮一对耳环。

“乱世中,人命就像那镇口的老树一样,看夕阳西下,待花开花落,说没就没啦。”这是娘亲常挂在嘴边的话。不过,这么文绉绉的话不像是她自己的,也许她也是从别处听来的,至于是谁告诉她的,蝌蚪就不知道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