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孤鸾舞 > 正文
第五章 七仙迷魂法
作者:贺兰归真  |  字数:2185  |  更新时间:2020-12-06 19:14:52 全文阅读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待细看时,只见在比武场中央,流着血的赵无极指向柯去病,眼神足以杀手夺魄。

赵无极晃一下手指,柯去病便往前迈一步,两人的动作节奏严丝合缝。柯去病大张着嘴巴,像是迟钝了或变傻了,不,像是他的意识消失了。

观众们简直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整个比武场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知夏也说不出一句话。

“七仙迷魂法!”蝌蚪见状,倒吸一口冷气。

蝌蚪有一次听游方的僧人讲故事,讲过有这样的法术,不过,万万想不到居然是真的。今天突然这么一看,有一种从前的恶梦居然成真的感觉。

即使一般的水灵族显然也是不会这样的法术的,至少没在比武场中出现过,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想像一下这种完全可以破坏比武平衡,令人不寒而栗的可怕法术。七仙迷魂法能进入你的头脑,影响你的思想,控制你的意识。这就是赵无极此刻在做的事,他轻声念咒穿过柯去病的皮甲和血肉,抵达了他的大脑,而那里毫无防备。

柯去病仍然举着他的鬼头大刀,双手颤抖着,试图抵抗赵无极的法术。但就算强壮如蛮牛的柯去病,面对这样无形无踪的法术,也没有一点儿胜算。

只见赵无极的手指轻轻一挥,柯去病便举刀破自己身上的皮甲而入,居然硬生生捅进了自己的肚子。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溅落沙地,即便远远地坐在观众席,蝌蚪也能听见利刃撕裂血肉的可怕声音。

柯去病的血喷涌而出,恐惧的哼哼声回荡在整个比武场。人们还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比赛,这实在太骇人了。知夏完全吓得呆在了当场。

观众们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现场顿时一片大乱,这也意味着这场比武比赛结束了。水灵族中的大夫们跑过沙地,跑到倒伏的柯去病旁边。水灵族可不能死在这儿。

水灵族应该奋勇厮杀,炫耀他们的武艺和招数,奉献一场华丽的演出——而不是像野狗一样倒在黄沙上。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结果已经发生了,纵然是国主张天师亲自来了也无法挽回了。

场内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其中有不少一身羽衣的剑士开始进入普通观众席,把老百姓们往外轰。万一柯去病真的死了,他们可不想让让这么多人,人山人海地围着看热闹。与此同时,赵无极像个巨人般大步流星地穿过比武场,居高临下地看着柯去病。

蝌蚪原本以为他会表示点儿歉意,他却僵着一张脸,毫无表情,似乎刚刚杀的是一只鸡。对他来说,这比赛没有任何意义,围观的人也没有任何意义。

在学堂里,祭酒师父教过孩子们认知着这个世界,据说天上住着神仙掌管着世间万事万和,他们以仁爱和慈悲统治人间。有人说那只是故事而已,但蝌蚪不这么想。

神当然是统治着人间的。

只是他们未必心存仁慈。

即使仅以竹乡镇的标准来看,蝌蚪家的房子也算小的,但胜在景色极佳。在蝌蚪父亲负伤以前,一次从军中返乡探亲时,他加高了这所小宅子,这样在家里的时候视线就可以远及河边。

透过仲夏时的冥冥薄雾,能够清晰地看见土地的轮廓,那里曾是一片森林,现在却已荒芜,看上去如同沙漠戈壁一般。但是山峦自北向西延伸,引得蝌蚪不时遐想:远方有无限未知之境——在竹乡镇之外,在水灵族之外,在蝌蚪所知所识之外。

回到家里,蝌蚪爬上梯子,上了屋顶,日复一日地上上下下,让手扶之处的木头都磨得旧旧的。在这样的高度,蝌蚪能看见河里有几艘纤夫拉动的客船正逆流而上,船上的旗子勉力地迎风舒展。

自然是水灵一族的船,只有他们才足够有钱,用得起私人交通工具。当他们驾车、乘船,在各处来去的时候,这种生活自然也是普通四民无法想像的。

船是驶向南郑的,那座小城有了汉中王每个夏天的驾临而繁荣。幺妹萌兮今天也会到那里去,给她的针线师傅帮忙。她们经常趁此机会到集市上去,向那些随着王室一起蜂拥而至的水灵族商人和贵族兜售绣品。

那座行宫叫作丹景宫,据说碧瓦朱甍 、气势磅礴,但蝌蚪从没有亲眼见过。蝌蚪不懂为什么王族们要有几处房子,尤其是他们在汉中的宫殿已经非常宏伟华丽了。

不过,所有的水灵族都一样,行事并非出于需要。他们只是随心所欲,并且只要想,就能得到。

在打开屋门、走进日常杂务之前,剡蝌蚪轻轻拍了拍门廊上挂着的旗子。黄底红星,三颗红星,三个上战场的哥哥,此外还有空余的地方,是留给剡蝌蚪的。很多人家都有这样的旗子,有的上面横亘着黑色条纹,代替了原先的红星,那是在无声地追念着死去的孩子。

在屋子里,蝌蚪娘亲正炖着一锅汤,在炉子边汗流浃背,父亲正坐在竹椅上,似乎在盯着那锅汤。萌兮坐在桌边刺绣,女工的美轮美奂已经远远超越了她这个年龄的人,就是一般成年的绣工也远远比不上了。

“我回来了。”蝌蚪含含糊糊地招呼了一声。父亲轻轻地抬了抬下巴示意,娘亲点了点头,萌兮盯着她的绣片,眼皮都没抬一下。

剡蝌蚪把偷来的东西往她旁边一丢,让那些五铢钱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动静颇大。“这下我能给父亲的买一点鸡蛋补补 ,还能买不少盐巴,足够撑过这个月。”

萌兮看了看,显出了一脸的嫌恶的表情。她只有十四岁,却比同龄人敏锐得多。“风水轮流转,我看你早晚得被人家把手打断。”

“哈哈,你这明明是嫉妒,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蝌蚪嗔怪着拍了拍妹妹的小脑瓜。萌兮立刻抬手拢了拢,把她那柔美光滑的乌黑头发重新整理成干干净净的小发髻。

蝌蚪一直喜欢妹妹这样乌黑得光可照人的头发,但是她不曾以家人表露过这样的想来。

蝌蚪自己的头发,却是那种人称的“黄毛丫头”,发根是深黄色,发梢的颜色逐渐变淡,仿佛在竹乡镇的生活重压之下,就连颜色也从头发之中流失掉了。

而且比一般姑娘的黄头发要黄得多,就像把秋天的枯叶长到了脑袋上一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