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身死
作者:左唯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2020-12-06 20:43:06 全文阅读

冷宫内。

“朕的好皇后,怎么现在就吃这些腌腊玩意儿。”

这时只见一身便服的男子,迈入阴深深的冷宫,满脸嫌弃地左右打量,摇摇头说。

“皇上,你终于来了,你是不是想我了?”

谢卿语这会儿听见声音,像是抓到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满脸兴奋的不顾裙摆和规矩上前问道,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位皇上的表情。

“谢卿语啊,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想你十年间帮朕处死那么多奸臣逆党,连这点心思都不明白吗?”

他看着这个满身狼狈的女子,又怎么能和之前在朝廷上说一不二的皇后联想起来。

“不,我不相信,想我当年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嫁个你这个无权无势的皇子,为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心人。可是你怎么能因为我的容貌......”

还没说完,谢卿语还是一直以为皇上把她贬入冷宫,仅仅只是容貌被毁,而且她也相信,朝廷上的大臣肯定会帮她说好话的,而且总有一天她会出去的,但是此时谢卿语就只能小女儿家般手抚衣袖,小声哭泣起来。

不管在什么时候谢卿语一碰到有关他的事情,都会变得很情绪化,失了往日的冷静和理智的判断力。

“说你愚蠢,你还真别不相信,怎么遇到些情爱的事,就没了脑子?”

当朝皇上看着谢卿语深陷于他,一副怨妇的模样,但是还是很满意她的表现,但是还是满脸不耐烦地说:“怪只怪你在朝堂上的势力越来越来大,你的宝贝太子也越显智慧,你的母家掌控着文人和武人的势力,简直是朕的眼中钉肉中刺,本来想直接杀死你而后快,然后再处理你的母家,可谁料到你竟然以为是刺杀我的,自己非要上去接了一刀,也不怪你容颜尽失且太子已亡......”

还没等皇上说完。

谢卿语听见太子已亡,就失了心智,那可是她怀胎十月所生的儿子,想着刚开始几个月,他对她是那么的温柔,她以为皇上也很爱他的儿子的,但是怎么会?她不敢相信,都说虎毒不食子啊,于是谢卿语就打断了皇上的话,一脸不可置信地对他喊道:“皓儿,我的皓儿怎么了。”

“你的好儿子,你的太子。”

皇上轻浮地笑了笑,好像说的不是他的儿子,耸了耸肩满脸不在意地说:“不对,前太子,早已因想谋朝篡位,连同相关大臣皆以处死,包括你的父母和外祖父一家人,也已经被处决了。哈哈哈哈,终于大快人心了。”

“皇上,你怎么能这样,那是我们的儿子,我至亲的人啊,你怎么那么心狠。”

“什么叫我的儿子,我只是让他在太子的位置上坐些时间而已,看着他那张如此像你的脸,好像时时刻刻提醒我,要不是有你,我就登不上皇位似的,少了这一个儿子又如何,后宫有的是妃子愿意为我生。”

看着皇上满脸的凉薄和无所谓,好像过去的时光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好像是一个错误,她好像爱上了这个世界上最不该爱上的人。不是好像,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冷血的人,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下得了手。

想到父亲母亲家人们。

“怎么会?父亲母亲,外祖父母们,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当初我任性非要嫁给他,才不会让你们尸骨全无,我恨,我恨啊。”

谢卿语撕心裂肺地大喊起来,几乎忘记了所有的礼仪规矩,心中只有恨与痛。

“好了好了,别演了,快点喝了朕赐给你的酒,去下面见你的家人吧。”

说着,皇上身后的一位太监,低着头,一步步地迈向她,双手捧着盘子,里面放着一杯酒,轻轻地放到谢卿语的面前。

“姐姐,别”

这时谢卿语才看见在皇上的旁边有一位穿戴整齐的女子,眉眼间与她有点相似,原来一直都是她。

“原来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假装与我亲近,拉拢我父母和外祖父一家,让我们共同为你效力,为你开创了一个盛世,这才过了多久,就卸磨杀驴了,难怪,难怪,每次我看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另一个人,原来,原来…”

谢卿语想的越多,心就越痛,是自己非要嫁给他,最后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下场,这算不算是咎由自取。

“仙儿,你不用为她难过,你看,现在谢卿语死了,今后你就是我的皇后了,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

听着皇上对着她的表妹一脸的谄媚,对余仙儿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又何尝不像以前的自己。

连对她自称都是“我”,而不是朕。

看着她一脸为难的样子,似哭非哭的样子,好像是要为谢卿语难过的样子,但是谢卿语如今已经经历过如此大劫,她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

“你也不用惺惺作态,我走了,你才名正言顺,我也是时候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个禁锢了我一辈子的鬼地方。”

慢慢地谢卿语冷静了,她缓缓地站起来,整了整衣裙,对着皇上行了一个正式的皇后的礼,对着他说:“这是最后一次我当你是我丈夫,从今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人,不过今天也谢过皇上给我如此教诲,让我恍如才长大一般,原来这世间情爱是最不值得相信的事物。”

“呵呵呵,笑死,什么最后一次当你丈夫,我恨不得从未当过,而且还说什么才长大的笑话,你又不是痴长着年岁。”皇上一脸不屑得看着谢卿语,笑她的故弄玄虚和不知所谓,也笑自己终于可以达成所愿。

说完一切谢卿语直挺起身子,端着皇后的气势,像酒杯走过去,看见了那名颤颤巍巍的太监,他颤抖着身子像是想要说什么似的,但是时局好像并不是站在他那边,而他也只能来这个冷宫,来见这个曾经为朝廷作出汗马功劳的奇女子。

而谢卿语也与他一般见识,于是拿起了那杯酒,正准备喝时,那个小太监突然抬起头,这时她才看清,原来是他。

谢卿语对他轻轻地摇摇头,害怕他作出什么傻事,她不想自己在死之前还妄还一条生命,于是下一秒就毫不犹豫地饮下了毒酒。

谢卿语带着所有不甘和仇恨,心中已立下毒皙,若有来世,我定倾覆你的皇权,要你不得好死,难以安眠度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