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引子
作者:安妮莫  |  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20-12-24 15:35:26 全文阅读

凡一灵魄消亡之地,将生一地红花。其瓣纤弱细软,如血艳红。茎干细长,不堪微风。生花不见叶,叶落才见花。凡人闻之,撰写入书,为其作名,彼岸花。

“将军可是三日之后,便就要去往边线战场?”老板娘素手轻捏酒杯,将杯中酒仰头饮净后,便开始为将军斟酒。

“嗯。“将军寡言,向来是一字应答。

“那愿将军凯旋。此物是前些日子求的的平安符,多了一份,也无人可送,便送予将军。”

......

帝王之心,向来是最为宽广,有吞天纳地之大。便是不贪婪的人,立于权力之巅太久,也会被这高寒之处的气息熏染,目光所及之处,都想抓入掌中。

他们只管坐于龙椅之上发号施令,多的是热血将士沙场挥刀斩马,为他们倾洒热血。将军便是其中之一。

将军姓林,唤名单名一城,子长庚,寓意长命百岁。将军家世代忠诚,为皇族效力终身。其祖父,父亲皆为皇帝开辟疆土,最终身死战场,黄沙埋骨,不得完归。林家上下,现今只余将军一根独苗。

祖母年事已高,已是半身入士之人,现今唯一愿望,便是能见着孙媳妇。

奈何孙子顽固,至今莫说心悦女子,便是通房丫头,他也未曾让其入房一次。始军至今,还是孤身一人。京中盛言,林家小子,恐有龙阳之好。

老板娘姓王,唤名楚清。

老板娘自三年前独身入京城,盘下东头店铺,开的一家酒肆。她生的貌美,又是独身,自是引来许多京中子弟垂涎,个个想将她纳入后院。

始至同老板娘初次相见便是在荒漠的小旅馆里。

......................................................................................

将军喜酒成痴,京城各处,哪有好酒,将军端是了如指掌。老板娘不仅生的貌美,酿的酒便也是一等一的。有此去处,将军怎会不去?一来二去,二人相熟。感情也如好酒,在岁月沉积之中愈加醇香。

将军发觉自己喜欢上老板娘的时候,是一个圆夜。那时家中祖母又对他催婚,细数哪家待字闺中女儿之好,想让将军从选一出来,作为伴侣。

将军那日心情本就不好,祖母耳畔这般念叨,更是让其不快。这般情况之下,将军踩着月色,踏入城东处去。老板娘喜晚睡,夜已深,她家酒肆尚是一片温暖灯光招摇。夜色撩人,月光迷茫,老板娘站在酒肆之处,两只长袖挽起一点,乌发用一根玉簪简单挽起。她就这样静静站着,如水双眸看着将军,看的他心脏不住加快跳动。

将军活了二十年,这是第一次。

将军知晓,这是欢喜。

老板娘自第一次见到将军那时起,便就知晓自己心被他抓取捏住。将军不同店中别的客人,他是手染万数鲜血之人,双眸却是异常纯澈干净,此次见面,便让她心动不已。老板娘从来都知晓,将军太耀眼,仿若天上明月,可看不可及。能够陪于他身侧,便是上天最大恩慈。

将军出征那日,老板娘关了店门,被挤攘于人群之中,目送将军出征。将军骑着高头大马,皇上御赐的甲衬的他更加俊朗威武。

他双眸左顾右盼,想要找寻老板娘的身影。他们在拥挤人流和嘈杂声中目光相接,短暂的一眼之后,被分隔开来。将军出征之后,老板娘便日日去往庙中上香拜佛,望保的将军战场无忧。

“他回不来了。”每次去庙中之时,总有一老头在她身侧,不住呢喃这句话。

老板娘每每问起这老头之时,寺庙之中和尚们却是个个摇头,说姑娘身侧从未有过老头。

老板娘依旧每天去寺庙烧香祈福,老头依旧在她身侧低语呢喃,“他回不来了。”

老板娘开始整夜做梦。

.............................................................................................

她梦见将军脸上被血覆盖,整齐的头发散乱去,被埋于粗沥黄沙之中。

孤独又无助。老板娘站在他身侧,伸手触及,一片虚无。

老板娘依旧每日去烧香拜佛,老头依旧在她身侧,只是他不再低语重复那句话,而是转作在她耳旁大声高喊,好像怕老板娘听不见。

“你开酒肆左拐入巷,最深处,我在那等你。”老板娘不知道,老头要等她干什么。

前线大捷,将军身死,尸骨遗踪,不知归处。将军走时穿着皇上御赐盔甲,归来之时之余一副空荡棺棹。

将军祖母无法接受孙儿战死噩耗,于将军回京三日之后,撒手人寰。京城笼罩在一片悲鸣之中,无人为胜战欢悦高呼。

“我知晓你会来。”老板娘看着眼前的老人,分明是在普通不过的面孔,却给她无形的安定。

“我能救他,前提是,将你的自由,交给我。放心,我会让你亲眼见他回来。”

“好。”只记得那日他归来之时阳光很好,京中民众欢呼一片。京城各处,四溢喜悦。将军穿着皇上御赐的甲,骑着高头大马,两只纯澈双眸四处观望,在找寻着不知什么。

“他既已归,那你也该兑现诺言。”

“好。”老头身影佝偻,站在门中,挡住一片阳光。

“这店便交托于你了,我该走了。”

“心中苦痛郁结消散之时,便是你重获自由之日。”老头说完这话,迈着蹒跚步子,消失于万丈阳光之中。

将军记得自己该是死了。他当时将老板娘送他的平安符捏于手中,一手执刀,挡住对面来势汹汹的攻击。

最后的场景里,他看着敌人将刀刺入他心处,抽出滚烫鲜血,撒于他面上。意识开始模糊,老板娘面容浮现眼前。将军伸出手去,想碰一碰她面颊。尚未触及,已渐去模糊。出征之前去她酒肆那次,他想将心中念想说予她听,想告诉她,若是此次得归,可否允她做自己的妻?憋在心口的话,未得出口,终成遗憾。

酒肆依旧,老板娘却是不见了踪迹。酒肆主人成了一佝偻老头,京城贵子们也不再流连于那里。

祖母在他归来未久便就撒手人寰。终是未等到他娶妻生子。抱着满腔遗憾,独往地府。广阔天地,将军再无亲近之人。将军还是常去那家酒肆,毕竟他最是爱酒,这处酒肆所酿之酒,最是得他欢心。杯酒下肚,又见思念不忘身影。

那日的老头找到将军,告知一二。

想要寻找她就得减少寿命、将军没有思考,转而答应。

见到老板娘的时候,一个堂堂大将军居然哽咽不能语、所有的话都被用眼神代替。

.......................................

后来过了许久、像是知道时日不多,将军不知在哪寻得一套喜袍,漂亮的晃了月亮的眼睛,也晃动了老板娘的心。

今夜虽是圆月,此刻那云朵却是知趣,将其挡住一半,构残缺之美。

老板娘身着喜袍,牵着将军的手,在酒肆后院,以老头为双亲长辈,以天地万物为见证,结成夫妇。

云层渐渐往一边褪去,残月往圆月靠拢。将军和老板娘坐于院中,仰看天上云朵慢移。

将军将老板娘搂于怀中,絮絮叨叨说着话,记得自己尚未出口的话。若是能凯旋,可作吾妻?那时的沉默,铸成遗憾。好在现在,上天让他们再度相遇。

将军一改往时,变得能言。他要把所有的欢喜都说予老板娘听见。

残月终成圆月,将军伴着月光,身着大红喜服,搂着爱的姑娘,口中对老板娘的欢喜言语渐成呢喃。将军在月圆之夜,灵魄消亡,成一地红花。

老头佝偻着背,看着身着喜服独坐院中,扬着笑面的老板娘,“你自由了。”

老板娘得了自由,她从小巷子里出来,又搬回酒肆。

她托老头找来几只花盆。

将将军生成的红花被她栽种于中,便就终日做于那红花之中,低声呢喃。

微风来过,带着老板娘的声音飞过万水千山,去往不知名地处。

若是你在风中听到轻柔女声的深情呢喃,那是老板娘在对将军述衷肠,言思念。

仍然有从泥泞里开出的温柔的花,有樱花落了一地的春天和明晃晃的夏天,老板娘欢喜这个世界,但更欢喜将军。

所有温柔眷恋都是对将军灿落星辰的欢喜。

老板娘以为自己看够了阳光 ,所以觉得它泛滥得多廉价而寻常 ,直到与将军人海相望 ,才知老板娘从未曾真的见过阳光。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