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我人傻了
作者:安妮莫  |  字数:3491  |  更新时间:2021-01-02 21:14:13 全文阅读

“小锦,一会儿把这镜子放到地下室。”自家老爸说完这句话,就穿衣服出门跟哥们儿喝酒去了,还真就只留下我一个人看着这古董店。

“真不靠谱。”我小声的嘟攬一句,走近看了看老爸说的那面镜子。

是一面铜镜,镜面上还被遮了一块红布,这镜子的边框还是纯金打造的,而且镶满了宝石。

卧槽,值钱货啊,目前以我的水平还看不出来这宝贝是属于哪个朝代的,不过这玩意儿...就算是现代的它也价值不菲啊!!

这铜镜足足有一米高,我该怎么搬到地下室去呢?于是我就拿来了我的小推车,把这宝贝小心翼翼的推进了地下室摆好。

“搞定!”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可那铜镜上的红布不知道为什么掉了下来,我捡起来刚想重新盖上,可照到镜子的时候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因为那镜子里的人根本就不是我啊!镜子里的人穿着古人的衣服,亏得我家是开古董店的,可我根本认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服饰,镜子里的女人与我长得也大不相同,比我漂亮多了,可依旧是我在镜子外做什么,她在镜子里就重复什么。

“鬼……鬼啊!!!”我大喊到,刚转身想跑,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个跟头。

“斯……”痛的我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揉了揉膝盖,可这时,那铜镜竟然晃晃悠悠的要朝我倒下,别...别吧...!我眼看着它朝我越来越近,可我的腿刚才磕到疼的我动弹不得,于是哐铛一下...那宝贝就砸中了我的头。

疼,是真尼玛疼。

迷迷糊糊的我渐渐的恢复了一点意识,感觉到身下软软的,渐渐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竟不是自己的房间或者医院,却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这场景我也只在甄寰传里才看过啊?

“疼..……”我忍不住唤出声来,抬手扶住自己的头。

“娘娘,你可算是醒了,可吓死珍儿了。”一个估摸着只有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一双眼睛哭的跟桃核一样扑倒我床上。

等等,我在做梦?这尼玛什么情况?娘娘?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房门就被人一脚踢开,吓得原本在我床边的小丫头直接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我仔细着看了看踹门进来的人,他身上穿着深紫色长袍,一块玉佩戴在腰间,在往上看是一张帅到让人窒息的脸,那一双眸子的眼尾微微上挑,看人的眼神有几分凉薄。

还没等我再反应过来,这人就上前掐住我的脖子。

“咳咳..……你....…”我竟被掐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地上跪着的小丫头上来帮我求情,也是被人一脚踢的老远。

“好啊你苏锦儿,还敢玩自杀的把戏?怎么?留在宫中伴驾觉得委屈?还是想随你那个造反谋逆的爹一同去黄泉路重逢?”

这是他妈的什么情况啊?看这人的手劲是真想把我捏死啊,看样子这绝对不是谁在恶搞我,难道我踏马的穿越了?不是吧,我刚穿过来就要死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既然你觉得在这宫中当娘娘委屈了你,那就去冷宫待着吧,待一辈子、这辈子都别想出来。”说完这话,人才终于松开了我,随后拂袖而去。

“咳咳咳。”

“娘娘……呜呜呜娘娘...…”自称珍儿的小丫头哭着上来帮我查看脖子上的伤势,我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睛一撇,发现这宫殿中竟摆着那面铜镜?!只是看起来比老爸拿回家的那面铜镜要新很多,其他简直一模一样,我还没来得及多想便又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在冷宫了,珍儿见我醒来连忙给我倒了一杯温水。

“娘娘先将就一下吧,这冷宫不比锦绣园,没有茶叶喝。”

我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整理了一下心中的思绪,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应该是穿越了……

“现在………是什么朝代啊?”听见我的问题,珍儿吓得哭的更大声了。“呜呜鸣……娘娘,您是不是磕傻了,现在是楚歌王朝啊。”

我揉了揉脑袋、楚歌王朝、听都没听过,我赶紧安慰了一下哭着的泪人,她一哭我只觉得头更疼了。

“你别哭了,我是磕到了头,很多事情一时都想不起来罢了。”

珍儿擦干脸上的泪水,慢慢的把我不知道的都说给我听,我在这儿的身份叫做苏锦儿,原是上任宰相的爱女,视若珍宝的送进宫里当了贵妃娘娘,可是这宰相心怀不轨想要谋反,被制服了以后直接被当今圣上取了那项上人头。

今日显些将我掐死的,就是当今皇帝辰耀,

“我”原先是不愿进宫的,因为“我”已有心上人,正是当今的护国将军宇文怀,可还是为了家族荣耀被迫进了宫,这楚歌皇帝刚开始对“我”也是格外好的,可自从将“我”爹等叛党拿下以后,便变了一个样儿。

这不明显是装的嘛!

“我”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官家嫡女,受不了家族陨落和那辰耀的冷落,便铁了心寻死,撞在那锦绣园的柱子上,这才有了接下来后面的一段戏。听完这些我只觉得这里太危险,而且是皇宫就肯定有宫斗!我当初看甄媛传就觉得自己肯定活不过三集,不行,我得回家!

可是怎么才能回去呢?我看着镜子里这张陌生的脸,莫非..我穿越到这跟那面铜镜有关?若真和那铜镜有关,我得想办法出这冷宫,回到那个什么锦绣园才行.……

........................................................................................................................................................................

“失忆?”辰耀放下手机的奏折,听着冷宫里的小太监给自己传来的消息。

“朕看她是自杀的戏码玩不下去了,换了个戏演罢了。”

呵,我和她自幼便相识,怎会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心机最是深重。

“再让人给朕仔仔细细的盯着,看她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是。”

........................................................................................................................................................................

苏锦儿抬眼望着这四周高高的围墙,话说得倒是容易,可我该怎么从这冷宫里出去啊。

“娘娘,先吃饭吧。”我伸手接过珍儿递给我的筷子,看了看手里握着的馒头还有摆在面前的一碟小菜。苏锦儿怎么说也是皇上的贵妃啊喂!就给人吃这个,我是一万个不服气的!我起身把筷子重重的摔在石案上。

“有没有搞错?我好歹也是贵妃!我苏锦儿,今天就算饿死在这里,也不会吃你们一口吃的!”

门口的一个守卫狭着眼睛瞄了我一眼,吐掉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

“爱吃不吃!还真当自己如今还是尊贵的贵妃娘娘呢?”说完就要收走我的碗筷,我摸了摸自己正在咕咕叫的肚子,连忙抱住守卫的手臂苦苦哀求。

“大哥,我错了,我吃吃吃!”

“切,那你刚才装啥犊子。”说完便把碗筷重新放在那,我连忙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口感有些硬硬的,不过用来充饥也算可以了,真真是应了那句话,真香定律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哈哈。”爽朗的笑钻进我的耳朵,顺着声音望过去,是一个身穿铠甲的少年正依在我冷宫门口,少年手握长剑,一双桃花眼正打量着我,看我也在瞧他,晃了晃另一只手里提着的烧鸡。卧槽?烧鸡!

“听闻锦儿受伤之后性情大变,果然不假。”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把烧鸡放到我面前。

“想着你也是吃不惯冷宫里的饭菜,给。”

“这真是给我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扯下一个鸡腿,嗯~鲜嫩duo汁可真比馒头好吃太多了,我又扯下来另一个鸡腿递给一旁的珍儿。

“娘娘..……奴婢不..……”

“快吃吧。”说完我就把鸡腿塞进珍儿手里,又顺便抬手摸了摸珍儿的小脑袋瓜,我只是觉得珍儿可爱才想摸的,不是为了擦手上的油!不是!

直到少年眸子里打量我的意味更浓,我才想起来对面还坐着个人。

“咳咳..….…感谢少侠今日送肉,不知道少侠您是?”少年的眉毛拧成一团,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是宇文怀。”

卧槽,初恋情人?!

........................................................................................................................................................................

我尴尬的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渍。

“呵呵,我伤到了脑子......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

“无妨,不记得倒也算是福气。”

我打量着眼前的少年,年纪轻轻就手握兵马,又是当今的护国将军,我如果想出这冷宫,说不定他会助我一臂之力......正打算着一只温暖的手就将我握住。

“你且在这冷宫再委屈些时日你出去的。”听人一席话,我感动的是直抹眼泪啊,不愧是初恋,比那个一上来就知道掐人脖子的狗皇帝强太多了!我学着偶像剧里的痴情男女的模样,反握着他的手。

“那你明日还来么?”宇文怀睫毛颤了颤,许久才嗯了一声。

“那...…能再带只烧鸡么!”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