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今夜海棠未眠 > 正文
第001章:江家的一条狗
作者:我是大白鸭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2021-01-16 02:01:40 全文阅读

隋远市,江家。

  二楼的阳台放置着供奉台,供奉台上摆放着瓜果,长明灯,一张黑白遗照,照片中的小女孩扎着羊角辫,笑得清甜,两颊嵌着梨涡。

  言如意跪在供奉台前,风雪如刀落在脸上,脑袋昏昏沉沉。

  “醒醒,这就承受不住了?”醇厚低沉的声线在耳畔响起,伴随着拖拽感,言如意混沌中转醒,撑开了一条眼缝。

  映入眼帘的,是江酒丞冷峻的脸,着着藏蓝色的西装,身姿高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就是你谢罪的态度?”

  “九爷,对不起。”

  言如意不敢对上那双寒气逼人的眸子,急忙调整跪姿,强打精神,脑袋几乎要埋进肚子里,“ 都是我不好,不会再犯了。”

  她还是这么言听计从,卑微到尘埃里。

  江酒丞满意地勾起了薄唇一角,倚着阳台的墙,“你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

  言如意抬眼望了眼遗照,那小女孩最多五岁大,死了十年了。

  下一秒她再度低下了头,瓮声瓮气道,“九爷说的是,我不该说对不起,应该感谢九爷,十年前我无家可归,是九爷接我到了江家,还为我安排了手术,恩重如山。”

  “呵!”江酒丞一声冷笑,眼底冰寒至极,“记性很好,那你记不得记得住,为什么领你回江家?”

  当然记得,十年前,父母“绑架”了江媛,也就是江酒丞的妹妹,勒索不成,发生火灾,三人遇难。

  可是……

  她布满血丝的眼格外诚挚,“我爸妈都是好人,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江酒丞面色條地阴沉,下一秒,强有力的手扼住了她脖子,阴翳的眼刀子似乎要杀人,“媛媛死了,你父母杀的!这一辈子,你言如意只能是江家的罪人!”

  强烈的窒息感,言如意瞳孔大睁,小脸涨红地能挤出血来。

  褪去温润的外表,江酒丞指骨收拢,恨不得将她成碎片,“装可怜在我这里没用,别忘了,你奶奶还在疗养院。”

  不是那样的……

  父亲是个老好人,母亲是个小学教师,怎么可能是绑架匪徒,杀人犯?

  言如意仰着头,她不做反抗,从娘胎里带出大片的胎记,是江酒丞治好了她,况且,奶奶还在江酒丞手里。

  或许,只有她死了,江酒丞才会放过她,放过言家……

  这十年来,每一天重复的必修课就是跪拜,无论刮风下雨,哪怕是天上掉刀子,也得跪满两个小时才行。

  江酒丞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她罪无可恕。

  看着她染泪的羽睫轻颤着,小巧的鼻子,泛白的唇,如同破碎的玩偶,随时会毙命。

  缓缓地,他抽回手,狠戾褪得一干二净。

  “咳咳……”终于得以喘息的言如意捂着喉咙,犹如即将渴死的鱼,狠狠地深吸了两口气。

  “这是佣人在你书包里找到的,想逃?门儿都没有!”

  男人手里是一张美国高等学府进修名额通知书,他冷漠地拿出打火机,打燃的火舔上了纸张。

  不!

  言如意眼眸骤紧,那是她的希望,逃出这个牢笼的希望……

  燃烧过后的纸张灰烬散落在地上,最后一点,江酒丞抬脚碾灭了去。

  言如意颤抖着指尖想要抓住什么,却好像什么也抓不住。

  江家小姐去世的那天起,她就不算一个人,只是囚徒……

  可是,她已经解释过无数遍,父母不会因为急于求财,谋害一个小姑娘的性命!

  江酒丞走出书房,回头深深地望了阳台处一眼。

  少女瘦弱的肩膀一抖一抖的,一点,一点将地上的黑灰捧起,手指关节肿大,满是冻疮。

  “九哥!”

  走廊处小跑来的女人,身穿貂皮褂子,精致的五官着着桃花妆,笑靥如花,“九哥,我……”

  庄若兮刚开口,江酒丞竖起手指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女人识趣收了音,往书房里探了探,就见言如意单薄的身影。

  那个扫把星有什么好看的!

  庄若兮不屑地瘪了瘪嘴,江酒丞走开两步,吩咐佣人道,“准备点冻疮膏。”

  冻疮膏,给言如意的?

  被忽视的庄若兮气气鼓鼓地摆弄着垂在两肩的头发,眼角染上一丝恨意,她从小跟江酒丞一起长大, 还没受到过他一丁点关怀,凭什么言如意可以!

  美其名曰是在江家赎罪,吃的用的从不亏待言如意,这个死丫头不能留!

  ——

  言如意做完“功课”,刚站起身,就被一股大力擒住,狠狠往门外推了一把。

  她踉踉跄跄往前蹿了好几步,脚边,细碎的棉球洒了一地,沿着棉球碎屑几米的地方,是一只半人高的毛绒兔子,已经开肠破肚,身首异处。

  “媛媛的玩偶你也敢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庄若兮声色俱厉,指着满地狼藉,不过是欲加之罪。

  “这不是我做的。”言如意甩开了庄若兮的手,一板一眼道。

  “不是你还能有谁?刚才只有你在书房!”庄若兮撒起泼来声色尖锐,薅着言如意的头发推到毛绒兔子的“尸体”前,“好啊!言如意,让你在媛媛面前忏悔,你不耐烦了,蓄意报复是吧!”

  莫须有的罪名令言如意羞恼不已,“我都说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我没有……”

  “啪——”

  话还没说完,一记耳光落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敢狡辩!现在就去找九哥,让他看看,领回来的是个什么东西!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

  庄若兮骂骂咧咧,拖拽着言如意,却忽然发现拽不动了。

  “不准你诋毁我爸妈!”言如意站定如松,清透的眼透着怒色,直勾勾地盯着庄若兮。

  庄若兮对上她眸子里锋锐的光芒,蓦然有了一秒的心惊,一贯软面团般的言如意,居然还有逆鳞。

  左右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乡巴佬,庄若兮这么一想,又有了底,揪住她耳朵狠狠拧,“能耐了啊言如意,你爸妈万恶不赦,死不足惜……”

  “我说了,不准你侮辱我爸妈!”

  言如意急了眼,反手将人推开,江酒丞控制着奶奶,她必须听话,庄若兮她凭什么!

  谁料,她这一推,庄若兮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蒙圈了好几秒,旋即,像是受了莫大委屈嚎啕起来,“言如意,你反了天了,竟敢欺负到我头上,我要你不得好死!”

  庄若兮的吵闹声吸引来了几个佣人,谁都知道庄家这千金任性,言如意手足无措地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然而,没人会向着言如意……

  她是杀人犯的女儿,江家的一条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