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与你重逢在未来 > 正文
第一章 陌生的重识
作者:CHU  |  字数:2076  |  更新时间:2021-01-12 16:30:49 全文阅读

天上划过了一颗流星,今天是安清夕20岁的生日,平平淡淡的日子很好。她攒够了钱,租了一套看了很久的房子,来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

这间屋子有一扇很大的窗,配着粉菊粉菊的窗帘,这扇窗载着她满满的梦,她是一名美术生,不起眼的画漫画的。安清夕爬上天窗,在屋顶上许着愿。

安清夕闭着眼,左手与右手十指紧握,心里默念着,默念着,不自然的,眼前好像有光,"天亮了吗?"

她睁开双眼,映日眼帘的是洁白无瑕的天花板和一盏粉灰粉灰的精致的灯,"这是我家吗?”心里想着。

太阳照了进来。这是早晨10点钟的太阳,一天中不太刺眼又很温暖的阳光。

“不对,我刚刚在许愿。”

安清夕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脚还没着地,可是头却一个劲的嗡嗡的响,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模糊的人影,好像是个男的,他走的很坚决,“别走。”

安清夕想要去抓住他,扑通的掉在了地毯上。

外面的阳光一直在移动,安清夕再次醒来,还在这,不同的是多了一个人。

“有哪里不舒服?”江溟离问着。

安清夕跟着声音转过头,她呆呆的望着这张脸庞,皮肤是属于一般白却很透彻,看起来很温暖,可是这眼睛里却是看不尽的黑暗。

“我,我没事,不过这里是哪?”

江溟离淡淡的答道:”我们的新家,你忘了?”

安清夕看着看着,随即立马点头,“是呀,我差点忘了。”开什么玩笑,我不会穿越了吧。我们的,不会莫名的还成人妻了吧。

“可以帮我拿块镜子吗?”

镜子?“来,把手伸过来。”安清夕感受到了他的温柔。

一双有些惨白又有些伤疤的手乖乖的从被窝中伸出来,江溟离从不知何处拿出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好像是手表一般的东西,卡塔一声紧紧锁住了她的手腕。

“这个手表当做我们的新婚礼物,别摘下。”

新婚?安清夕有点吓蒙了,“那我要的镜子呢?”

江溟离按了一下,很清晰的一面镜子展现在面前,“这好神奇。”等等,2019年有这么高级的东西吗?

不过仔细一看,镜中的安清夕好像又不是她,这里的很温和,看的出她气质很不凡,所以这是灵魂穿越。

“那还好,回去一切都不会变。”

这句话很轻,可江溟离还是听到了,“记住,今年3000年,你是我的妻子。”语气带着强势与不容改变。

安清夕木木的点了点头。

江溟离不在做声,嘱咐好好休息后离开了卧房。

太阳总算走完了今年的路程,月亮渐渐的显露身影,

晚饭时间匆匆而来,安清夕从房间走了出来,此时,她看到了这个别墅的大致模样,简单有些复古的感觉,但是到底是3000年,哪哪都是神奇的东西。扶着楼梯,缓缓而下,餐桌上摆好了一切。

“哎,夫人您下来了。”一位中年妇女走向了安清夕。

“嗯。”

“我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吴,叫我吴妈就好。”吴妈很和蔼。

“我和,那个你们少爷什么时候结的婚呐。” 吴妈想了会,昨天刚领回来的,应该差不多就这几天吧。“就这几天吧。”

几天?安清夕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咔嚓”门开了,江溟离一身灰衬黑的西装走了进来。

他好像特别喜欢灰色。

安清夕抬头看看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气氛有点尬。

“吃这个,这个你最爱了。”江溟离夹起了一块酸菜鱼片放到了安清夕的碗里。

“谢谢,忙了一天了,你也多吃点。”

这一顿餐,估计比安清夕一个人吃都要安静。

在安清夕走后,江溟离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问向吴妈,“她今天有做什么吗?”

妈老实的回答,“一下午都在房里。”

“记得,她出门记得报备我一声。”江溟离很快离开了餐厅。

安清夕再回到房间后,想了一会,理了一会头绪,就去洗澡了。

浴室中

不得不说这的浴室好舒服。

安清夕的房间在这栋房的最顶上,天空彻底暗了,看着天窗,那一轮明月很大,比起在2019年看到的,大很多。不过确实是没有星星。

安清夕从浴缸中起身,穿衣,走到了前面的窗户边,这窗户很大,她往下望,空中布满星星,不过,星星怎么会在下面。她又仔细的瞧了瞧,那是灯光,万家灯火参差不齐的从高处往下,最低处望不到边。

“这未来真的不太一样。”

安清夕回到了卧房,躺在床上,“记得,醒来也是这幅画面。”

在床上翻转了一个身,“我要,坦白真相吗?”

话语刚落,江溟离便开了门,走了进来,“有什么不适吗?”

“没,你怎么来了?”这个问话不由得显得有些多余。

江溟离并没有回答安清夕的问题,他从后面抱住了她,“乖点。”

我们真的是夫妻吗,为什么我感觉一点也不像。安清夕想着。

“清夕,我很想你。”

安清夕咬了咬唇,“我得跟你说一件事。”并且很郑重的转过了身。她决定坦白。

“我不, 不记得你了,所有的一切都忘了。”

江溟离眼神淡淡的,“没事,我帮你记起就好,你记得以后就可以了。”

他很镇定,安清夕被他的平静晃了晃神,“你,你真好。”

江溟离笑了笑,“我是江溟离,濛濛的细雨,昏暗的白天。”

江溟离,江溟离,安清夕在心中默念了几次,怎么会有些悲伤呢。

“你叫安清夕,清晨的太阳,明媚的早晨。”

“这是我们各自出生的时候吧。”

“嗯,是你的出生照亮了我的昏暗,有你才有我。”

这句话深深的印在安清夕的心中,好像她也说过这样的话。

天变得更暗了。

此时,楼下传来了吵闹声。安清夕被吵醒了,她走到了窗前。是两位男子,凑近点瞧,那其中一人的背影一定是江溟离。还有一个,她好像见过。

安清夕下了楼,来到了大门前。没人了,只剩下空空的街道,和暗黄暗黄的路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