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得空间
作者:祁殇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2021-01-14 15:35:36 全文阅读

“你确定那丫头跑进这茅屋了?”

“那是自然,我亲眼所见,她和那来历不明的乞丐一起进去的。”

听声音,是继母王氏。

戚洛洛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后,透过门缝偷看。

“这丫头居然学会勾结外人偷东西了,真是胆大包天!”一个黑壮汉子,手持竹竿,气呼呼道。

……

戚洛洛真是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竟然穿越到一个农女身上。原主居然是一个有娘生没爹养的乡下穷孩子,长相平平,家徒四壁不说,更要命的是似乎脑袋也不大灵光,平日里受尽了继母和她儿子的欺负。

按原主的记忆,今日本是听继母王氏的吩咐,前去镇上问自己那个混账老爹索要生活费的,谁知走到半途中,忽然想起自己忘带干粮,便折返回去。

不料,刚一进家门,就觉得后脑勺一疼,随即整个人晕了过去,再醒来时便躺在林间池塘边的小破屋里。

这间小破屋原是平日村民入林的歇脚之处,不论打猎,采药,砍柴,累了都可以进来坐会。只不过前些日子,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个傻乎乎的小乞丐,硬说这是他家,强行“霸占”了此处。

如今乍见有人闯入,小乞丐二话不说就要打她出去。原主虽傻,却本能知道还手,二人从屋内撕打到屋外,都打红了眼,双双抓起石头同时给了对方一下,于是最后齐刷刷倒在了泥泞的池塘中。

只不过,小乞丐是仰面躺下,而原主倒霉催的脸朝了下,就这样活活被烂泥闷死了!这才导致戚洛洛穿越到了她身上。

真是死的憋屈!

戚洛洛抹了一把粘在脸上的烂泥,直觉腥臭难忍,心中念念不平,再看那小乞丐还是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莫不是他被原主一石头敲死了?

想到这儿,她赶紧又跳下池塘,深一脚浅一脚地到小乞丐身边,扒开他凌乱的头发,想伸手探探他的鼻息。

谁料,这一看,戚洛洛顿时心头一跳。

“乖乖我的天,这小乞丐长的也太俊俏了吧。”

这如画的眉眼,高挺的鼻子,饱满的红唇,若是放在现世妥妥的小鲜肉一枚啊。

戚洛洛舔了舔嘴唇,眼光不由从他脸上又滑到了他的身上,破烂的罩衫下隐约露出了健硕的肌肉,看得她更是脸红心跳。

这么帅气的男人要是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戚洛洛一边感叹,一边伸手放在他鼻下,隐约还能感受到呼吸,于是二话不说,连拖带拽将他拉上岸,拖回了屋中。

见屋内水缸里有水,戚洛洛赶紧打了一盆,刚洗干净脸就听见屋外嘈杂一片。

……

“张大哥,消消气。”

王氏道:“这孩子是个傻子,八成是受了这小乞丐的引诱才会犯事,呆会抓她的时候你下手可轻点,若是打坏了,过几日我家地里收粮可就没人干活了。”

“哼。这都是你管教不严,居然敢偷我家母鸡,一会逮住他们,我非扒了他们皮不可。”

“哎呦,这可不能怪我。你也知道她翻过年就十五了,这女孩子大了想男人听男人的话,我当娘的也没办法。”

“你这意思是,她们两之间还有私情?”

听到这儿,戚洛洛咬紧了嘴唇,不用猜也知道王氏会怎么说,果然接下来王氏两句话就将她定性成了荡妇,可是她想不明白这偷母鸡一说从何而来。

只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问题的时候。瞧这架势,若他们冲进来定然不会轻饶自己,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先溜了再说。

戚洛洛扫了一眼茅屋,拢共不过十步多些的屁大地方,除了眼前这么一扇门,连个气窗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难不成刚被烂泥糊死,现在又要被乱棍打死?

戚洛洛急得团团转:“要是我也有个神秘空间那该多好。”

一念刚起,奇迹就出现了。

戚洛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冲进去!”

戚洛洛扫了一眼被撞得摇摇欲坠的破门,来不及多想,一把扛起小乞丐踏上了神秘大道。

……

“咦,人呢?”

“王氏,你居然敢骗我?”

不理会身后纷乱嘈杂的人声,戚洛洛埋头朝前狂奔,谁知才跑了没几步,原本看似没有尽头的金光大道就到了头。

眼前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天空,奇怪的是这明亮的天空中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更没有星星,除了流云还是流云。

再往下看,同样如此。

戚洛洛缩了缩脖子,犹如站在悬崖峭壁一般。

这是什么狗屁空间?空空如也,啥都没有?

戚洛洛有些不满,扔下身上的小乞丐,扭头看向来路,发现大道的入口如同一面玻璃似的,可以将空间外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也罢,虽然这个空间比不上别人家的,但好歹也算个避风港。”

戚洛洛嘟囔着跑回入口,就看到平日里嚣张的王氏此刻已然傻了眼,在这一眼望到底的破屋里上下乱窜,四处找人。

“这.......这不可能!我明明亲手......不,亲眼看着这个丫头进屋了。”

一听这话,戚洛洛立时明白过来,王氏这是说漏嘴了。自己被人砸晕丢到此处一定就是她所为。

“不可能个屁!”黑壮汉子一把拎起王氏的后衣领:“你这个臭婆娘,竟敢耍我们玩?看我怎么教训你。”

说罢,他挥拳就要砸在王氏脸上。

“张大哥,别冲动别冲动。”

一个长脸的瘦高汉子拽住了他的衣袖:“她一个妇道人家哪有那个胆子敢耍你,八成是心急看花了眼,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她一回吧。”

戚洛洛探头一瞧,说话的正是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吕四郎,不由冷哼了一声,奸夫淫妇!

在原主的记忆里,他可是个正儿八经的伪君子,早就王氏暗地里勾搭在了一起,也难怪他此时替她说话。

想到这几,戚洛洛灵光一闪,忽然记起被砸晕之前,依稀听到了屋中有男女欢爱之声,再看此时他二人互相包庇的眼神,不用猜,定是当时原主意外折返,撞破了这对狗男女的好事,这才惨遭毒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