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逃婚用点脑子
作者:草昧菟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21-04-23 19:24:06 全文阅读

一抿胭脂纸,染上红唇,带上凤冠,披上红方巾,身穿一袭红色嫁衣,没错,今天就是她的大婚之日。本来大喜日子是应该开心和期待的,但是她只能苦笑和烦恼着。

“若栤,你嫁过去就要乖乖的听话了,过去后,不能像在娘家这样自作主张,目中无人的乱发脾气了,二娘我会担心的。”二娘边帮她整理衣衫边吩咐的说。

“二娘,你放心吧,我嫁了过去,那些欠款也可以用我的丰厚礼金来偿还了,还能留下一笔来生活过日子,很划算。”颜若栤略带笑容的说。

她的笑意,让身旁的二娘心头有点发寒,心虚的问:“若栤,你真的不会打算半路逃走吧?你要是逃婚的话,我和你爹爹还有你弟弟都会一起被牵连的,你真的不会这样做吧?”

“我要是真的不管你们死活的话,就前几天偷走了,还用等到现在吗?二娘,我不在的时候,你就照顾好我的爹爹和弟弟吧。让弟弟帮爹爹的医馆搞好,别再去赌钱了,再欠别人的钱,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们的。”颜若栤叹息了一下,无奈的说道。

她其实很想训说二娘的,要不是二娘用了她的名义欠了别人很多钱,还要被人坑写了还款期限这么短,一时三刻凭她当村医的微薄收入,是根本没可能短时间还得起,无计可施,她也不用被逼嫁给某个老富商当个小妾。

“怎么会呢?若栤,你服侍好你的夫君,他就会宠着你,到时候你就能光宗耀祖,护着颜家了。你爹爹有你这个女儿,真的是他的福气。”二娘听到若栤语气是不追究的,心头也稍微安心下来,讨好的说道。

颜若栤哪有心情理会她的讨好,听见门外已经响起了铜鼓声,是接亲的轿子到了。

她遮好红方巾,让二娘带她出去,爹爹含泪送别,就这样,坐上了大红轿,向着男家的方向出发。

到达男家的时间至少需要半个时辰,这段时间才是她真正自救的开始,她早已想好了逃婚计划。

从衣服暗袋里拿出准备好的易容工具,先自己化一个不掉色的丑女妆容,所用的胭脂都是她自己最近调配药物研发的,沾水不容易掉,画上一大块暗红色胎记在脸侧,再扑上一层薄胭脂,让人看上去自然真实。

除了胎记是吓不了人的,她再从袜筒里拿出炼制的药水,在自己的手臂,脖子上,局部沾几滴,被点过的皮肤,渐渐出现水痘的症状,不痒不痛,过几天就会自动退散,不留疤。平时她用来去小粉刺的,现在大派用场。

半个时辰后,迎亲的队伍到达,停在男家别院的后门,由于是娶小妾,必须从后门进,一切从简。她被媒婆背进新娘房。

静静的新房,就她一个人在等待,她要做最后的准备,从头冠里取出一颗药丹,含在口里。

一个腰缠万贯的富老头进来了,喝了两杯美酒后,色眯眯的走到新娘面前,一脸兴奋地揭开红方巾。

颜若栤朝他做出一百分的嫣然一笑,露出又黄又黑的牙齿,从她口里攻出一股腐臭恶心的气味,这是刚才的药丹功效。

“哇!鬼呀!!哪来的疯婆子呀——!”富老头被吓跌在地上,惊恐的指着她。

“你的新娘子哟,夫君,你怎么不认得我,跌坐在地上呢?”颜若栤的目标是要吓到他自动退婚,而且还有不用取回礼金。

“你,你胡说!我明明看过你的样子,那时候不是这样的,噢,我知道了,你故意假装来骗我的吧?”富老头惊吓完,思路整理一下,重新站起说道。

颜若栤心里坏笑了一下,暗说:“那你瞧瞧我的易容有多逼真哟。”

她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夫君,你在胡说什么,我现在样子才是真正的原貌,那时候为了让你看上我,才刻意的掩饰着,但是我想对你坦诚,所以露出原形了。”

富老头半信半疑走近,再清楚一下她的丑样,但是她口腔的臭味秒秒熏到人反胃,他闻见就手紧按鼻子,急速后退几步,问:“你的口气为什么臭的?吃了什么?”

“很臭吗?可能吃了包子,没有漱口吧。”说完,她刻意的朝着床边吐了一口痰。

富老头越看她的丑样越心生厌恶,十分嫌弃的说:“你回去吧,这门婚事退回,礼金改天送回来给我。”

“这可不行哟,夫君,我从出门一刻,就被全村的人都认定我已经嫁给你了,你这样叫我回去的话,我的颜面何在呢?”颜若栤赖在床上,翘起二郎腿说道。

“你别再叫我夫君,我才没有娶你这个丑八怪做小妾!你滚不滚!不滚,我叫人来赶你出去!”富老头转身要去叫下人来。

“富老爷,你娶小妾都娶得这么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怕你的发妻来抓个正?”颜若栤从婚礼这么寒酸又不见得光,就知道他的发妻是个妻管严,他很怕自己的发妻。

“你想说什么!”富老头怔住,转回去怒瞪着她说。

“我想说的,就是我这个丑新娘事情传到你的发妻那边会怎样呢?听闻你发妻的娘家是有头有面的,这怕你的发妻肯定不会放过你吧?”颜若栤坏笑的说。

“你个丑女人想威胁我!”富老头生气的过去扯住她的手臂,手臂上的水痘被他抓扯破了,水都挤了出来,粘到他手上,他又十分嫌脏的甩掉她的手臂。

“不,不,我哪敢威胁富老爷你呢?我只是在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我这里有一张退婚纸,富老爷你签了打个手印,我们就各不拖欠。”颜若栤将早已准备好的退婚纸递到他面前,微笑的说。

富老头拿过退婚纸看了一下,生气的说:“你分明就是想诈了我的礼金。”

“不是诈了你的礼金,是补偿我的名誉损失费,我都说了全村都知道我嫁了出去,你这样突然将我退回去。我如何交代呢?富老爷,你这么拖慢的,那我只好找你的发妻理论了,反正我这么一个丑女也烂命一条。”颜若栤将印泥盒都端在他面前了,就差他一按手印。

富老头考虑到小妾之事,本来就是趁着发妻回娘家偷偷进行的,要是被这丑女人不罢休乱闹下去,事情搞大了,真的不好办,他思前想后,算了,这点财就当破财挡灾了。

“我签了,你滚吧!别弄脏我的地方!出去不要让人看见你!”富老头不情愿的签了字,按了手印,就挥手赶人走。

颜若栤收好退婚纸,准备离开了,走到门前,她突然转过头说:“富老爷,你刚才抓过我的手,估计你的手都感染了我的皮肤病。现在已经出红疹。”

“你说什么?”富老头紧张看了看自己的手,果然如她所说的,真的出红疹了。

“不过你别怕,快去找柚子叶煲水洗澡,泡一个时辰就会可以治好了。”颜若栤解释完,就直接溜了。

富老爷在里面对着跑远的她凶骂一片,颜若栤已经从富家别院后门出来,就朝着附近热闹的醉云烟青楼溜去。

她要找自己的青楼好友娇娘帮忙,要在娇娘那里躲几天,现在逃回家的话,肯定会沦为村里的笑柄。两人在青楼后巷约好见面。

“你搞什么鬼?弄成这个模样,白天装鬼怪吓人吗?”娇娘知道她的情况,但看见她如此吓人易容,不由吐糟的说。

“嘿嘿,不装成这样难逃不出,我想在你这里住几天,看看情况先再回去。娇娘,我唯一的最亲密好朋友,你会帮我吧。”颜若栤搂着娇娘的手臂,撒娇的说。

“好吧,少嘴甜,不过你要好好的躲藏,要是被老板娘看到的话,我会被训的。”娇娘一向都拗不过她撒娇,肯定会答应帮她。

“知道了,我可机灵得很,放心吧。”颜若栤笑着说。

娇娘带着她从后门进去,趁没人经过贵宾厢房走廊,打算带若栤绕道到三楼空置的阁舍,偏偏转角的时候,遇见了老板娘正迎面走着过来,娇娘情急之下,直接将她推进了旁边的一间贵宾房。

“娇娘,你在这里啊,我还在周围找你,快点跟我来吧,周公子正在一号房那边等着你喝酒。严老板也催你陪他......”老板娘伸手扯着娇娘边走边说,两人走远了。

颜若栤进了贵宾房,心想:“如果贸然出去乱走,遇到老板娘就不好交代了,还是留在这里,等娇娘回头再来找我吧。先找个地方躲好,静心等待。”

于是,她躲到最宽最不显眼的花边床底下,打算在床底休息,睡个午觉的。

不久,房门被人推开了,她隔着床布裂缝,望到有两双人脚,一男一女进来。男的脚步蹒跚无力,似乎被女的拖着走。

楚美人扶着昏迷的凰尘翎躺到床上,眼前的绝色男子是她梦寐以求的猎物,手指尖划着他的俊脸,轻声细语的说:“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遇见如此俊美的公子,不过你运气不好,遇到了我,我堂堂花魁怎么会让你随便喝几杯美酒,就这么轻易的放你走,嘿嘿......”

颜若栤闻到花魁的衣裙上残留着一种奇怪花香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