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反常的美男
作者:草昧菟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21-04-23 19:26:05 全文阅读

这种花香叫迷魂花的香味,一旦闻多了,就会晕,想必这个倒霉男子是喝酒时闻了这个花香,被迷晕过去了。

她思考着:“正经公子又怎么会来青楼这种地方喝酒,这个人也可能是好色之徒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办事进来的官人,要是这样的人被花魁劫色的话,又很可惜的。该不该出手救他呢?”

楚美人已经解开了凰尘翎的腰束,腰束上的和田玉佩滑落在床底边, 颜若栤看见地上的玉佩雕刻着麒麟纹,她素来对玉类有所研究,此玉并非庶民,一般富家子弟能拥有的,她怀疑这个男子是皇亲国戚身份。

随着男子的外衣,鞋袜一一脱落,她从床底静悄悄的爬出来,趁楚美人顾着脱衣服不留意的时候,伸手朝向楚美人洒出无色无味的迷晕粉。

一会儿,楚美人吸进去就晕倒了,颜若栤走到床前,观察一下男子的妆容打扮,果然跟她猜测的一样,这个男子的容貌非凡,气质格外出众,绝对是皇亲国戚。

男子如此精致的美貌,一时让她看得入迷,黄金比例的五官,胜过潘安有余,世上还有长得这么美丽男子,难怪连花魁都想要偷偷的劫色。

颜若栤有点情不自禁的伸手轻碰一下凰尘翎的俊庞,他真的长得很好看,皮肤也太好了吧,不知道人品如何的呢?面由心生,他的样子看上去蛮善良的,能不能跟他交个朋友呢?

她摇摇头,摇醒自己犯花痴的胡思乱想。从腰束里取出随身携带的针灸包,拿出一根银针,在凰尘翎的醒穴扎一下,不久,他渐渐的醒过来,美眸微微的睁开。

“唔......”凰尘翎觉得头有些胀痛的,视线有点模糊,他记得自己刚才跟个花魁喝几杯酒,之后就头痛的。

“公子,你觉得怎样啊?还好吗?”颜若栤见他蹙眉扶额,低着头不出声,于是,坐到床边探过头去问下情况。

她忘了自己化了个吓死人丑女妆,露出黄牙对着凰尘翎微笑。

“哇啊!”对方瞬间被她吓得喊叫一声。

“你?你是谁?别过来!”凰尘翎看清楚她的妆容,吓了一大跳,挥手大力将她推下床,身子急忙后退。

“呃,公子,你别怕我,我不是什么坏人,你刚才被这个花魁迷晕了,险些被她劫色,我只是路过救了你而已。”颜若栤指着他旁边晕倒的楚美人,解释的说道。

凰尘翎看看周围的环境,弄清了情况,顿了顿,才说:“是你救了我的?”

“嗯!”颜若栤诚恳的点点头,一脸无辜的望着他。

“咳,好的,我这里有些银两,你拿去吧,就当你救了我的报酬。”凰尘翎从身上翻出一个绵绸蓝色钱包,扔给颜若栤,用打发人的口吻说道。

颜若栤捡起钱包,连同地上的衣物,放回他身边,跪在他面前,乖巧的说:“公子,我知道你的身份高贵,可不可以让我留在你身边当个医仆,我会医术,能医治大小奇难杂症的。”她觉得能借机会靠近他,当然不要银两。

凰尘翎盯着地上跪着红衣丑女人,本来的有点温暖的眼神,变冷了几分,狡黠的说:“这位姑娘,你搞错了,我并非你口中所说的身份高贵,只是一般公子哥儿而已,你还是快点拿了钱就走吧。”

“没有搞错,玉佩的色泽不是一般的公子能拥有的,再说你身上的丝绸衣物质量,还有你长得那么美又有非凡的气质,都不是一般富家子弟能拥有的,你瞒不过我审美的眼光。”颜若栤眼神肯定的说。

凰尘翎轻笑一下,说:“呵呵,无论你怎样说,我也不会雇佣你的,银两就这么多,拿着出去,别太贪心。”说完,又将钱袋扔回给她。

颜若栤不甘心追问:“为什么不肯雇佣我呢?人才不怕多吧。”

凰尘翎慢理细条的穿上外衣,对她的态度待理不理的,有些不耐烦的说:“不管你有没有才,你长得太丑了,我为什么非要雇佣一个丑女,你的样子会吓坏我的仆人。你就不能有点自知自明吗?”

他的话有些迁怒了颜若栤,还以为他人不错,谁知是个以貌取人的俗人,她改变主意了,使用正面态度向他示好被拒,她要用反面态度来让他就范。

“人丑心不丑,人穷志不穷,你娘没教你这个道理吗?毕竟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你这样看待人的话,是很失败的。”颜若栤站了起身,回驳他的话。

凰尘翎对于她的幼稚说法,所谓的真言,觉得十分可笑,他站了起身,走到颜若栤面前,高过她足足一个头,冷眼俯视着她。

“我就是觉得你人丑心也是丑,你敢说自己没有私心的,救了我就想得到好处,给你钱不要,却说要我聘用你,在图什么,图个大财么,你爹就没教你,不要强人所难吗?”凰尘翎霸气地靠近她,贴着她耳边说。

他的秀发飘出一阵阵好闻的清香,颜若栤被他的贸然亲近,心头一颤,麻到她的心弦。她越发更不想就这样放他走。

“呵呵.....”颜若栤边轻笑边后退几步,远离他身边。接着说:“好吧,既然你觉得我是这样坏心眼的人,那就被你猜中了,你以为自己能轻易从这里离开么?”

凰尘翎无视了她的话,整理一下衣服,正打算要离开。

颜若栤急着说:“你已经中了我的独门奇毒,你不让我留在你身边,你就会随时毒发的。”她只是骗他,吓一吓他,让他回心转意,答应让她跟从。

凰尘翎自然不信她的鬼话,依然无视她,要走去开门。颜若栤故作镇定说:“不信我的话吗?你现在觉得双腿有些麻,手有些抖。”

凰尘翎的确感觉到自己的脚有些麻,手又出奇的发抖,他转回身子,有点动气说:“你个卑鄙的丑女。还不给我解药!”

颜若栤心里暗笑着,他的症状只不过是中了迷魂花的轻微后遗症,一天后就会恢复正常。

“哼,现在信我了吗?怕了么?”颜若栤抓了把柄,自然扬起士气。

“我再问一次,你给不给我解药?”凰尘翎沉着气,发出警告。

颜若栤瞥了他一眼,得意洋洋的说:“不给喔,除非你肯让我跟随你哟。”

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祸从口出了,下一秒,就迎来了凰尘翎的猛然一巴掌,扇得她有些天旋地转,跌坐在地上,愣住了。

她完全被他打懵了,眼前的男人露出了可怕的眼神,跟之前的他若判两人。

“你,你竟然打我!你是不是男人来的!?” 颜若栤摸着被他扇痛的右脸,有些不敢相信,生气的指着他怒怼。

“解药!”凰尘翎无视她的生气,摊着手掌,沉着脸向她要解药。

“我给你才怪!就是不给你!继续打我咯,笨!”颜若栤气呼呼的说。

“不给是吗?”凰尘翎走到门前,直接将门反锁了。

颜若栤觉得他很不对劲,有些害怕的问:“你,你想干什么啊?不会真的要继续打我吧?”

凰尘翎握着拳头,按几下,微笑的说:“你叫我打的,别后悔了。”

说完,就冲过去抓住颜若栤的手,她为了摆脱他,直接用黄牙使劲咬他的手臂,凰尘翎被她咬痛,打了她的一拳。

正好打中了她的鼻子,颜若栤摸一下被打痛鼻子,见血了,他居然打到她流鼻血,真的一点怜香惜玉都没。

“你!你打到我流鼻血了,我要揍扁你!”颜若栤凶猛的扑到他身上,扯着他的头发不放。

两人扭打在一起,她扯着他头发,他就捏着她的双耳,互不退让。

“你这个疯丑女!放手!给我放手呀!”

“不放!你不是男人来的,我要拔光你的头发,让你变瘌痢头!”

“你个恶毒女人!”

凰尘翎忍无可忍,随手拿着小花瓶,击中颜若栤的头,砰一声后,将她敲昏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若栤被人喷了一脸凉凉的清水,才缓缓醒过来。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在树林,还被绑在桂花树下,而眼前站着那个打她的美男,还有一个体格壮硕,穿着黑色武衣的男人,像是美男的侍卫。

“放开我啊!打完我,还绑我在树下,你想干什么呀!早知道我就不救你,让你被花魁劫色好了。好心没好报的。我要诅咒你每天出门都踩狗屎!摔跤吃土去!”颜若栤对着凰尘翎吼骂一片。

黑衣侍卫听见颜若栤对主子的出言不逊,出声喝止:“闭嘴!再吵就将你的嘴塞住。”

凰尘翎负手,转身背对着颜若栤说:“我还未追究你骗我,说我中毒,不过这事情罢了,放在你身上的钱,足够抵销你救了我,还有你被我打的医药费了。我们各不拖欠。”

颜若栤看了一下肚子衣物被塞得几张的银票,依然不悦的说:“喂!你以为给我钱,我就消气吗?还欠我一句道歉!”

凰尘翎没有理会她了,直接带着侍卫离开。

“喂!你们等等呀!你们至少要解开我再走吧,喂!不是吧,这样绑我在这里!太过分了!喂!别走啊!”

颜若栤在树下大呼小叫,那两个人却越走越远,最后完全消失了在树林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