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皇帝大人求放过 > 正文
第十八章 再也逃不走了
作者:千梦公子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21-02-06 21:22:39 全文阅读

“怎么?公孙安比朕好?”他脸贴近她的脸,呼出的气体交织在一起。

“怎么可能!皇帝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才高八斗、能文能武、俊朗非凡…”反正只要是好的成语她都用上了。

“朕看你夸的挺开心?”他带有攻略行地前进,双唇触碰她脖颈。

“哈哈哈,怎么可能。我心里只有你一人,再说了我都想好咱们孩子的名字了!”她赶紧转移话题,否则这个情况对自己很不利啊。

但还是晚了一步,她感受到脖颈被攻略,直到长出小草莓。

“说吧,朕倒是想听听。”做完想做的事情后,也放开了她。

“嗯…如果是女孩子就叫做萧瑾绒,如果是男孩子就由你取名字吧。”这是她临时想出来的。

“甚好。男孩子就叫萧瑾瑜吧。”他回答。

“好!不愧是皇帝,就是有文采!”赶紧夸,不放过任何时机地拍马屁。

“嗯,那就这么定了。”看得出,他很受用。

就这样,她溜须拍马到了深夜。

“娘子,为夫昨夜估计到你是第一次没有用力,今夜便要使出全力了。”声音魅惑,脸也邪魅。

“不…不用了。昨夜的力度就刚刚好。”她真的害怕啊。

“自是不好,否则娘子也不会想别的男子了。”很显然他还记着白天的事情呢。

“不…”还没等她拒绝,话就被吞下了。

“你太用力了!”

“别…轻些。”

“嗯…”

又是耗力又耗神的一夜。

翌日清晨,她又是起不来床。到了下午才勉强爬起来。

回门日

萧楚河陪她回了将军府。一家人全部出来迎接,之后到了正厅聊天。

念念嫌弃无聊,便跑出来。

“娘娘你别上树啊!”念念上树将掉在地上的小鸟放回窝里。

“娘娘你别爬墙啊。”墙上有个野猫,对鸟窝虎视眈眈的,她便上前驱赶。

“啊!”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从墙上落下。

“小心!”

自她出来萧楚河心也跟着走,便以逛将军府为由出来了。刚逛不久,看到她从墙上落下赶忙上前接住。

安稳站到地上,她拍了拍萧楚河的肩旁,毫不客气地道:“谢谢啦。”

“怎得如此无礼!”苏大将军对念念说。

“无事,朕喜欢这样的念儿。”上下打量一番确认人无事后才放心。

“就你这个样子,还一国之母呢?也就是受皇帝偏爱,要不然…”这么欠揍的言论不是二哥说的还是谁?

“要不然如何?!”念念可不乐意了,自己要模样有模样,要本事有本事。怎么就差了?

苏清尘不仅迎来了念念的目光,更接受到了大哥恶狠狠的注视。为了保命,急忙转移话题说:

“要不然你就能够修道更能成仙了!”

念念瞥了他一眼,并不想再搭理他。走向大哥说:“哥哥,你看二哥啊。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他竟这样取笑我!”

轻轻摸着她的头,温柔地回答:“好,大哥教训他!”

“不是,大哥,您…偏心!”被拽着耳朵的苏清尘毫无形象可言。

“大哥真好!”冲着二哥做鬼脸,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兄妹二人的互动惹得众人笑出声。

春花秋落,冬雪夏蝉。一年四季更迭,到了念念生产的日子。

产房内

念念满头大汗,身边几个产婆忙前忙后,她的手紧握着萧楚河的手。

“啊,疼!”生孩子真的疼啊。

“使劲啊娘娘!”产婆也很着急。

好在念念身体好,生产没有费太大劲。随着婴儿啼哭,新生命落了地。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是龙凤胎。”

萧楚河根本无暇估计新生婴儿,他看着虚弱的念念满眼怜爱,满心痛楚。待念念缓过来后,看着两个小不点,说:“看来我们的名字够用了。”

两个小孩天真烂漫。原本念念想把女儿培养成大家闺秀的,可受她这个小魔头和月儿这个捣蛋鬼的影响,萧瑾绒活脱脱就是苏念念的缩小版!

好在作为哥哥的萧瑾瑜随了萧楚河。琴棋书画,骑马射箭样样不落,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连太傅都怀疑他们是否为亲兄妹?!差的好多啊!

记得有一次,小绒儿有的字不会便问念念怎么写。念念是教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都被气疯了!

“娘子为何如此生气?”下了早朝的萧楚河问。

“你自己教女儿吧,我可交不了。”念念气急败坏,扔下毛笔离开了。

“不至于的。”萧楚河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说:“小绒儿,父皇教你。”

“嗯!”绒儿点点头,眼睛眨巴眨巴的,可爱极了。

没过一刻钟,萧楚河也受不了了。他最后只得叫萧瑾瑜过来教,这是他最后的办法了。

萧瑾绒不喜欢学习,特别喜欢粘人。她总跟在公孙宇身边,只要对方不理自己,她就开始伸出魔爪了。

念念因为这件事都向冯安然道了无数次的歉了,绒儿也没少挨揍!

说来也怪,萧瑾绒这么缠着公孙宇,他竟然不生气。因为公孙宇才气十足,备受关注。学院的男生有的看不过去总刁难他,但都被他机制化解了。

有一次被几人围堵在墙角,挣扎不得。好在萧瑾绒及时赶到,将那些臭小子打的屁滚尿流,而且还甩出了一句话:

“公孙宇是本公主的人,你们要是敢欺负他,别怪本公主剁了你们!”这个脾气,这个说话的方式。和她娘不能说是像,简直一模一样啊!

解决了那些小男生后,拉着公孙宇的手,略带哭腔委屈地说:“宇哥哥,人家手疼。”

公孙宇当然知道她是装的,但也十分配合帮她揉手。声音十分温柔,他问:“还疼吗?”

“不疼了,不疼了。宇哥哥揉完就不疼了!”看得出她十分开心。

“宇哥哥,他们欺负你,为何不呼叫?!”绒儿没明白,虽然在角落,但只要他一呼救,先生定会前来。

“是啊,为什么呢?”公孙宇摸了摸她的头。之所以不求救是因为他知道她会来,或者说他就在等她。

明明被套路了,可萧瑾绒却像个小傻子一样,还认为是自己美救英雄了呢!

皇宫内

“夫君,你说我们家的绒儿能嫁出去吗?”念念站在窗口,手肘拄着窗台托下巴,望向天空。

“为何不能?”萧楚河从后面环抱住她。

“尽管不想承认,但绒儿除了读书识字外,简直像极了我。”念念有些愁苦啊。

“哦?怎么个像法?”他倒是想听听。

“我小时候和子都去偷人家的鸡;和子都爬树偷吃李子;为了不念书在先生的茶杯里下泻药。嗯…不胜枚举。”念念不再往下说了,她感觉身后的男子身上气息有些冰冷。不用说定是‘子都’二字的功劳了。

“哦?娘子在为夫面前提起他人的名字,我好生嫉妒啊。”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没有,没有。”赶紧话锋转回来,继续道:“这我不是找到你了吗,你宠我爱我。可咱们的绒儿…”

“绒儿是公主。”他言外之意,一国的公主怎么能没人要?

“嗯…我有件事,想和你说。”念念支支吾吾的。

“哦?娘子想说什么?”他不知何事。

“就是…咱们家的女儿好像喜欢公孙安。”念念说。

其实她早就想说,只不过直接说出来怕萧楚河生气,只能一点点引导。

“公孙安?公孙策的儿子?”萧楚河问。

“对。”念念点头。

“那个小子还可以,配得上咱家念念。”萧楚河思考说。

“嗯…但是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意。”这才是念念纠结的地方。

“没事,咱家绒儿冰雪聪明,他怎么会不愿意。”

两人谈论着绒儿的未来,他们却不知‘小魔头’早已经被公孙安‘哄骗’到手了。其实公孙安第一眼看到绒儿就对她印象深刻,尤其是在书院上课的时候,总能出一些小状况。

原本是觉得她有趣。可后来却发现她不仅心地善良,而且正义感十足。在学院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总能挺身而出,丝毫不会仗着公主的身份压制任何人。

又因为长得好看,学院里很多人都青睐她。这使公孙安的危机感加重,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了。

第一点是在学院拔得头筹,成为最亮眼的人;其次是专门温暖她一人,比如总找绒儿帮忙,并给她带谢礼;当她在学院‘犯事儿’,他总会挺身而出揽下所有,诸如此类;这样绒儿自然会将他当做重要的人。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真的奏效!

两年后,皇宫又多了一位小皇子。这个小皇子总跟在哥哥和姐姐的后面玩耍,嘴甜得像抹了蜜糖一般,人见人爱。

萧楚河将政务交给萧瑾瑜后,带着念念出去游玩。两人泛舟,风平浪静,念念依靠在他的肩膀。

“娘子,你还想逃吗?”萧楚河问。

“不逃了。”念念摇头。

“哦?为何?”故作不懂地问。

“因为啊我的心已经逃不掉了!”说完双唇覆盖,勾勒出爱情的诗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