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战神权宠医毒妃 > 正文
第40章 皇帝震怒
作者:蔓群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21-02-26 09:39:01 全文阅读

见着自家哥哥终于肯放心让自己大大方方地走路了,花汐羽也暗暗松了口气。

实在是自己未曾与他一同长大,如今刚回来,自己实在是还无法真正打心底里将他同亲哥哥看待。这被一个大男人如此细心搀扶着,着实别扭得紧。

  只是兄妹二人刚进门不远,花复几人便笑着大步走来。可当他们看到花汐羽嘴角竟是有淡淡的血迹时,那笑,却都齐齐收了去。

  随后便见着花复、明瓷和瑾辛忙快步过来,都紧着花汐羽。

  “出了何事?”花复皱着眉看了眼自己的宝贝女儿,而后便转头,寒着眸子看着花楠风,问道。

  “哎呀,乖女儿,你,你这是怎么弄的啊?怎么,怎么出去一会儿,还受伤了呢?”明瓷一心全挂在花汐羽身上,见着血迹,便忙万分担忧地仔细检查着她的身上,看看是否还有什么伤口。

  而瑾辛,已然没有空隙可近身花汐羽,只在一旁含泪看着她,脸上满是担心,嘴里呢喃着花汐羽的名字。

  “娘,我没事儿,别担心!”她说着,又还不忘给瑾辛一个叫她安心的眼神。

  只不过见着这阵仗,花汐羽还是觉着十分头疼,但对于他们的关心和爱,心中却是无比温暖的。

  花楠风面对父亲所问,一时间又想到了先前那一幕,仍是心有余悸,随即便见他满眸寒意地对花复说道:“是六公主所伤,而且六公主之后又被我和战王重伤,不久,皇上恐会问罪侯府。我们想要安宁度日,怕是很难了!”

  然而这次,花复听此,却只有愤怒,并无害怕。

  原他只道皇帝昏庸无能,任人唯亲,今日却不想连着他的儿女都这般跋扈专横。

  随即便见花复严肃着脸,厉声说道:“若是皇上真要因此事问罪侯府,那我花复,也绝不是个软柿子!”

  三个女人听到他这般说,都十分诧异地转头看着他。

  明瓷知晓,可心里却始终留有担心,只见她蹙眉看着他,满是不放心。

  依着侯府的实力,是断不能违抗圣意的,如果执意如此,只会让整个侯府都陷入危机之中。可如今却是皇家人先欺了他们的女儿,若是此事忍气吞声了,那日后侯府便只能如傀儡一般存在。左右,都是难!

  “爹,女儿有办法,能够解决这件事,定然让皇上无法问罪侯府。”花汐羽看了看父兄,随即便满是狡黠地说道。

  几人闻言,看着她那精明的模样,都有些好奇地看着她。

  见此,花汐羽便接着说道:“管家,找几个机灵的,出去将今天街上发生的事,传一传。”

  她说完,还饶有趣味地笑着,好似已然看到皇帝父女那抓狂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是,小人这就去办!”管家闻言,忙笑着转身去办了。

  花复和花楠风想了想,瞬间明白了花汐羽的用意,而后都十分宠溺地笑着看着她。

  而皇宫里,六公主翼霏回宫,径直去找自己父皇去了。

  “皇上,六公主,六公主过来了,看着样子……”常公公远远看到翼菲很是狼狈地朝着这边来了,随即便忙进去,向翼颌尉禀报道。

  “哦~?可是出了何事?”翼颌尉闻言,抬首看到常公公那欲言又止地模样,心下略有思量,继而问着。

  常公公闻言,有些惶恐地回道:“这,奴才不知,不过瞧着有些生气和委屈,也不知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翼颌尉闻言,微微皱眉。

  自己的女儿,自小便被宠着,什么性子,什么能力,他自是清楚的。若说是她会受了什么委屈,除非是皇城来了大人物,否则是万不会的。

  正在他这般思量时,翼菲已然进来了。而随时跟在她身边的两个宫女,随着十分忐忑。

  若是真要问罪,那她俩,怕是逃不过死罪了。

  故而此刻见着皇上,又瞧着自家宫主那难掩的怒气,两人每近一步,便更害怕一分。越近,那两条腿抖得便越是厉害。

  “菲儿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了你,说来父皇听听,若真有人敢欺负孤的宝贝女儿,孤定不轻饶!”翼颌尉说着,已然起身迎向翼菲,满脸笑容,很是宠爱。

  翼菲一见着自己父皇,那心里无尽的委屈瞬间涌上,两行清泪,顷刻涌出。

  随后,便见她一边抽泣着,一边十分委屈地朝翼颌尉倾诉着。

  “父皇,那花氏兄妹实在太可恶了,而且根本不将女儿和父皇放在眼里。他们不仅重伤女儿,还教唆绝哥哥断我一指……”

  “呜呜呜呜……”

  翼菲说着,好似那断指又开始疼痛起来,随即又痛哭着。

  这一场,教翼颌尉看着很是心疼。对于翼菲所言,他又怎会听不出自己女儿是故意在替风绝遮掩。

  只是花氏兄妹倒是教他想不到,竟然会这么肆意妄为,连着皇家人都敢不放在眼里,也不知是如今忠义侯有了其他想法,还是那花汐羽惯常如此。

  “先送公主回去,即刻去请太医和药师为公主瞧瞧!”随即,便见翼颌尉满脸阴沉,厉声吩咐道。

  两个宫女见着皇上并未问罪于自己,顿觉劫后余生,于是连连点头应是,忙上前搀扶着翼菲,转身退了出去。

  接着,便见着翼颌尉朝常公公冷声吩咐道:“去忠义侯府,传召花楠风和花汐羽。”

  常公公见着翼颌尉已然盛怒,万不敢再多言。听到吩咐,忙躬身应是,而后便转身大步离去。

  待常公公离开后,翼颌尉那脸上的阴沉更甚,眼中怒火难以消去。

  “侯府最近可有什么动向?”随后却见他冷声问道。

  话落,便听见他身后黑暗中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很是恭敬地回道:“并无什么异常,也没有什么陌生的人到。”

  “孤知道了!”翼颌尉闻言,沉吟半响,随后又恢复了那内敛深沉的模样。

  ……

  又过了许久,花复便带着花汐羽和花楠风进了宫来。

  “老臣(微臣)参见皇上,恭祝皇上万福金安!”

  “民女参见皇上!”

  三人进来,皆毕恭毕敬地朝翼颌尉见了礼,安安静静地等待翼颌尉说话。

  翼颌尉看着下方跪着的三人,故意冷着脸,沉默地瞧着。

  “先起身吧!”半响,翼颌尉方才出声,允许他们起身。

  花汐羽起身,悄悄揉了揉微微有些发疼的膝盖,暗暗在心里问候了翼颌尉祖宗十八代了。

  翼颌尉看着三人面上都未有丝毫惶恐,心里怒意更甚,对侯府中人也更是更加痛恨。

  如今看到如此镇定自若的花汐羽,翼颌尉回想起当初如日中天的忠义侯府,没想到那样,都教着女子活了下来,倒也是命大。现今又成长得如此成熟,倒还真是大意了。

  “怎的还劳侯爷走这一趟呢!来人,给侯爷赐座!”随后,又见翼颌尉笑着看了看花复,而后很是和蔼地吩咐道。

  常公公闻言,忙示意两个公公去办,不过片刻,便见着那两个公公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多谢皇上眷顾,只是犬子和小女伤了六公主,老臣万不敢再如此安然坐着。”见他这般作为,花复眸中深了深,对于他这深沉心思,他心里也不由地沉重了些。面对上面那位,也多了几分谨慎。

  可翼颌尉闻言,却依旧笑着,对于花复,仍是十分客气。

  “侯爷乃我朝元老,又为我翼天皇朝立下赫赫战功,这坐,自然可安心坐便是。至于霏儿与他们兄妹二人的事,便是这小辈之间的事,侯爷听听便是。”

  闻此,花复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坐下了。

  只是这一坐,他们便都很是清楚,这次的事情,他算是不能再说什么话了。

  花汐羽第一次见到这个皇帝,却也深知,这人,心思深沉,步步计谋,倒真是容不得大意。

  而后,便见着翼颌尉看着花楠风和花汐羽,眸子深了深,随即沉吟着道:“侯爷大福啊,这两个孩子都成长得如此优秀!”

  听到他这么说着,花复三人倒是被弄得一愣,心里也越发捉摸不透上面那位的心思了。

  随后,就见着花复只好也笑着,礼貌回道:“皇上谬赞了,他们到底还小,还有许多还要学啊!皇上才是洪福齐天,不禁佑得国泰民安,各位皇子公主都十分优秀!”

  翼颌尉没想到花复一个武将,竟也如此能够洞察人心。对他,倒是有些意外。

  但此次召见的目的只有一个,故而无论花复如何说辞,他都会问罪翼霏与花汐羽兄妹之事。

  继而便见着翼颌尉转而看着花楠风和花汐羽,问道:“这般说着,倒是不知霏儿是如何得罪了你们,却教你们竟是断了她一根手指方才解恨啊?”

  花楠风听此,看着上面那位瞬间变脸,心里很是不痛快,随即面上一沉,抬眸看着翼颌尉便准备开口说道。

  然而一旁的花汐羽却急忙悄悄拦了他,而后便见着她笑着看向上面那位,随即道:“回皇上,此事,民女还真是无从回答。公主如何断指的,慌乱之间,我们倒还真是不大清楚,但是哥哥出手伤了公主也确有其事,只是若非哥哥出手,恐怕民女如今也无法来面圣了。民女十分惶恐,也不知何时因着何事开罪了六公主,以致于她竟是如此痛恨民女!”

  众人都没想到花汐羽竟会是这般说辞,花复和花楠风心中虽解气,但更是担忧。

这都说圣意难猜,如今侯府实力不如当年,若是上面那位当真要问罪,即便是花复豁出老脸去,也是无法的。花汐羽这般说话,虽是性子使然,花复听着也解气,可终究担心更甚!

  反是翼颌尉听此,对这花汐羽很是刮目相看,只是这边说来,即便是他想要避重就轻,却也无法了。一时间,事情却变得很是棘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