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诈尸了!
作者:初晴羽羽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2021-01-25 16:50:05 全文阅读

林莽深处,竹叶潇潇。

深夜的树林宛若一只巨兽,贪婪的张开血盆大口。

“你们说,我们就这样将二少爷埋了,老爷知道会不会……”

几个大汉身穿夜行衣,拿着铁锹埋头挖坑。

“怕什么,大小姐可说了,事成之后就会给我们一大笔银子,到时候事情败露我们就赶紧跑路,老爷去哪里找我们?”

为首的大汉满脸煞气,一铁锹恶狠狠地插入土里,浑浊的眸子警告地瞪了方才说话的人一眼。

那人脑袋一缩,赶紧赔笑。

丝毫没有发现他们身后,一个清瘦的少年躺在地上,手指微微动了动。

“唔……”

陌白费劲地睁开眼睛,浓烈的血腥味钻入鼻中,她立刻起身。

这种面对危险的本能反应,已经刻入骨髓。

然而,下一秒她便敲着头扶住了旁边的大树,剧烈的疼痛让她觉得脑浆几乎要爆出,一幕幕陌生的记忆走马观花般在她脑袋里过了一遍。

良久,她才吐出一口气,清亮的眸色染上几分森寒。

好样的,本就是受了无妄之灾,才会中枪身亡。她还没活够呢,居然大难不死,又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不是很受待见?

嘴角泛起一抹深意,眸光落在了挖坑挖的热火朝天的几个大汉身上。

“挖好了,老三,你们去把人抬过来。”

被点名的两人身材稍微瘦小些,沉默地放下铁锹,向陌白这边走来。

破席子上,空空如也。

“人呢?”

两人面面相觑,一颗心瞬间提起来。

“呵。”

陌白无声息地停在他们身后,就在二人转身的一刹那,两只手呈爪状,如同夺命的修罗般,直取二人心脉。

咚!

两具身体应声倒地,目光中尽是疑惑,惊惧。

他们到死也想不明白,本该躺在地上的尸体,为何又活了过来?

下手狠辣,丝毫不拖泥带水。

月光被云层掩去,寒鸦惊起,叫声刺耳,寂静的树林更显诡异。

剩下的两个大汉还在挖坑,为首的人抬起脏兮兮的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呸”地啐在坑底,“老三怎么还不回来,抬个人都这么磨蹭,老子一会儿要好好批评他们。”

捡起地上锋利的石子,陌白牵起一抹笑意,“可惜啊,怕是你活不到批评他们的时候了。”

“什么人?”

两人吓了一跳,立刻跳起来回头。

唰!

锋利的石子毫不犹豫地狠狠一划,轻而易举地割断了两人的喉咙。

“嗬嗬……”

大两人指着他,目光不可置信,噗通一声,无巧不巧地倒在他们刚才挖好的深坑里,血流如注。

顺利解决掉所有人,陌白扔掉了鲜红的石子,嫌恶地看着左手,在衣服上蹭了蹭。

陌白静静打量着周围,暗自思忖。

这原主倒是可怜,明明是个女娇娥,却非得扮作少年郎。

虽与她同名同姓,遭遇却是大相径庭。

她前世可是杀手界排行榜第一人,但凡出手,被她盯上的人,必死无疑。曾经有许多富豪出了大价钱要杀她,无一例外都被她做掉了。从此之后,杀她的赏金是越来越高,却没有一个人敢接这个任务了。

而这位公认的第一杀手,却有一个所有杀手都没有的缺点。

那就是,惜命。

原主就比较可怜了,只能隐藏身份苟且偷生。

而造成她悲剧人生的,便是她的亲生父亲,陌连城。

她娘本是陌连城养在别院的一个外室,生下她不久后便撒手人寰了,无法,陌连城只好顶着压力将她带回了本家,交给了原配夫人抚养。

索性陌连城还算有点良心,对原主倒是不错,只可惜好景不长。

这本就是一个武力至上的世界,元气修为格外重要,每个孩子在长成以后都会检测天赋根骨。

原主天赋欠佳,根骨更是差的一塌糊涂。

看着被大师批评的一文不值,还在憨憨傻笑的孩子,陌连城阴沉着脸,当场拂袖而去。

从此以后,原主在府里的日子便过的格外艰难。

从上好的房间搬去了柴房住,不仅没日没夜的干活,还要被仆人欺负殴打。

奈何,她虽整日里灰头土脸,一张脸蛋却越长越好看,清纯而魅惑,比之女子还要勾人。

于是,便理所当然地引来了杀身之祸。

陌白仰天长叹,长得好,也是一种罪过啊。

不过既然她来了,便不会继续坐以待毙。

废物吗?

陌白轻笑,眸中划过一抹幽深的寒光。

且看一个响当当的废物,是如何的逆天改命!

陌白轻捻着下巴,嘴角噙起一抹讽笑,深深地看了一眼树后的阴影,语气森然,“深夜埋尸,容易撞鬼啊。”

不知是感叹,还是意有所指。

……

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茂密的树林里,一道颀长的身影逐渐显现。

男人负手而立,一袭黑色劲装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目光冷冷地凝视着她离去的方向,“想不到,麒麟玄丹竟然进了别人的肚子,还真是撞了鬼了。”

他深眸中隐隐浮现起一丝暗芒,嘴角扯了扯。

看来,他要好好查一查,他的墨玉麒麟为何这般瞎眼,居然会选择这样一个废柴。

男人神色幽冷,目光落在深坑中的尸体上。

男人又如何?

他倒要看看,他的东西,谁敢动?

……

天色渐渐泛起鱼肚白,城南的荒郊野林中,一个步履蹒跚的少年阴沉着脸,边走边骂。

见鬼,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她没走多久便迷了路,足足走了大半晌,才终于找到出口。

原主死前明显被人痛殴过,身体疼痛不堪,陌白憋着一口气,凭着记忆直奔公爵府。

啪啪啪!

大门被敲的作天响,里面的人急急忙忙打开门。

“可算回来了,事情办妥了没有?”

绿衣丫鬟骂骂咧咧,“要是有一点差池,仔细你们的脑袋。”

一开门,怒火僵在脸上。

“什么事情办妥没?”陌白沉着脸,“你想问的是,将少爷我的尸体埋好没吧?”

丫鬟呆愣愣地望着她,一双眼睛睁的老大,几乎快要瞪出来。

良久,一声杀猪般的叫声响彻在公爵府。

“诈尸啦!”

已经断气了的人,突然死而复生站在自己面前,秋月吓得魂不附体。

“住口!”

陌白掏了掏耳朵,黑着脸低吼,“少爷我还没死呢,号什么丧?”

“没死?”

秋月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胳膊。

热乎的。

一颗心放下来,转而怒火中烧,“没死还愣着作甚,还不快去干活,真把自己当成少爷了?”

骂骂咧咧地伸出手,就要给陌白一个大耳刮子。

“不知死活!”

陌白一张脸此刻阴沉可怖,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胳膊扭到身后,另一只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再一脚踹过去,将她踹成了滚地葫芦。

随便一个下人就敢对她出手,可见原主在府里地位有多低贱。

秋月摔倒在地上,一张脸迅速红肿,惊讶又愤怒地吼叫,“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废物,我可是大小姐的人,你就不怕大小姐怪罪吗?”

陌白挑眉,鼻间发出一声冷哼,“本少爷打的就是她的人!”

见她挣扎着要起来,一只脚狠狠踩在她膝盖上,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直往脸上招呼。

“啊啊啊啊,你不得好死,你等着大小姐怪罪吧……”

“呜呜……我再也不敢了,饶命……”

青天白日里,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公爵府门前,引来许多路人围观。

……

秋月捂着脸,一路哭嚎着跑到了霓裳阁,将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给陌雪儿,盼着陌雪儿能给她报仇雪恨。

最好是将他彻底杀了,那才解气。

将胭脂放下,陌雪儿望着铜镜中娇俏的面庞,眸子染上几分深意,“哦?居然没死吗?哼,他倒是命大。”

嘴上这般阴阳怪气,面上却笑了出来。

秋菊有些忐忑,压下愤怒小心问道:“小姐您这是?”

陌雪儿转头,眼角余光瞥见她,顿时瞪大了眸子,“发生了何事,怎地伤成了这个样子?”

见她终于注意到自己的伤势,秋菊心里头的委屈一股脑儿冒了出来,涕泗横流地哭诉,“呜呜……还不是那个陌白,他居然敢打奴婢,还说就因为是您的奴婢,他还嫌打的不过瘾呢。小姐您可要给奴婢报仇啊……”

大腿被抱住,陌雪儿嫌弃地踢了一脚,“行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姣好的面容此刻横眉冷目,“少糊弄我了,就他那个病秧子身体,走几步路就要喘半天,他还能打得过你吗?”

秋月自己也是满脸疑惑,擦干了眼泪。

“奴婢也不知道,他今天一回来就痛殴了奴婢一顿,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辱骂小姐您呢……”说着又忍不住红了眼眶,“您说他昨天去后山树林里走了一遭,是不是中邪了?”

陌雪儿眸子闪着幽冷明亮的光,心底满是惊诧。

难道……那个小畜生竟然在背地里修炼玄气不成?

中邪?

呵,真是笑话。

“起来。”陌雪儿沉声,“本小姐亲自去会会他。”

她倒要看看,这个小畜生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种关键时刻,绝不能横生枝节!

……

柴房外,一群人浩浩荡荡。

“小贱种,快给我滚出来!”

本就不结实的木门被拍的“啪啪”作响,陌白阴沉着脸从床上起来,打开门,盯着面前趾高气扬的女人,满脸的山雨欲来。

原主最后的记忆里,便是这个女人,公爵府的大小姐,陌雪儿。

她就是杀害原主的凶手!

“你可真是威风啊,我身边的人也敢动?”

陌雪儿左手聚起,一只黑色玄鞭突兀地出现在她手中,“看我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言罢,扬起手狠狠向陌白身上抽过去。

陌白目光骤然冰冷,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袭来的鞭子,反手用力甩了回去,鞭子卷住对方的手腕,将人狠狠摔在地上。

……

空气静默了。

所有人呆楞地看着这一幕,陌雪儿狼狈地趴在地上,不可置信。

她,她居然被陌白打败了?

被那个举世公认的废物打败了?

这怎么可能?

陌白挑眉,慢条斯理地将鞭子缠在自己手腕上,声音冷淡,“你,找我有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