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还嫩了些
作者:初晴羽羽  |  字数:3386  |  更新时间:2021-02-27 03:22:01 全文阅读

但是牧南亭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加上最近世务缠身,无法去公爵府当面询问陌白,所以只得作罢。

陌白待在公爵府中,没了哲羽这号人的骚扰,她的日子过得可轻松了。

牧南亭的邀请,陌白一律都不答应。

要是真的去了寒王府,岂不又是占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若只是哲羽一人做妖也就罢了,寒王府上上下下,就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莫名其妙的变得和哲羽一条心了。

这么一想,陌白就更是不愿意去了。

正好呆在公爵府上无聊,加上又到了一年一度整理仓库的时候,陌白便自告奋勇,担当起了这个责任。

公爵府的仓库很大,装着各种各样的宝贝。

从前郑离燕从来不陌白出入仓库,生怕陌白手脚不干净,从中偷走了公爵府上珍贵的东西。

但是说实话,陌白压根就不在乎这些。

陌连城得知陌白想要去仓库整理东西,满口答应了下来。

毕竟平日里这一些事情没有人愿意做,就连郑离燕也是一样。

今年情况特殊,郑离燕失势,也不阻拦陌白进入仓库里,而是利落的交出了仓库的钥匙。

初入仓库,陌白还有些拘谨。

毕竟这可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

浓厚的灰尘遍布在了仓库的每个角落,看起来十分的肮脏。

看着眼前的场景,陌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个地方真的就是每年都来打扫一次的仓库吗?

为什么这灰尘积的这么厚?

若不是因为每年郑离燕都劳动很多人来参加打扫,陌白真的要以为自己进的不是个仓库,而是一个遗忘多年的藏宝地。

长叹了一口气,陌白走了进去。

在他身后的纸鸢,连忙拿出了几层面纱,给陌白系上。

“少爷,里头的灰尘可大了,你要是这么走进去,非得被呛个咳嗽不停。”

纸鸢的脸上也蒙着面纱,她一边为陌白系好面纱,一边叮嘱着陌白。

陌白点了点头,对着纸鸢笑道:“还是你细心的多,换作是我的话,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纸鸢只是笑笑,最后和陌白一起进入了仓库。

她的手中还提着一个水桶,旁边搭着两块干净的抹布。

“不一定需要用到水桶的。”陌白对着纸鸢说道,“这仓库之中大概有不少名贵的字画,那些东西最怕水了,你把抹布留下,把水桶放到外面去。”

万一不小心损坏了名画,只怕又是要在公爵府兴起一阵腥风血雨。

陌雪儿和陌月儿姐妹两个巴不得陌白多出一些岔子,好让陌连城狠狠责罚陌白一顿。

“是。”

纸鸢顺从的应了一声,随后将水桶放到了外面。

陌白挽起袖子,就开始清理这些厚厚的灰尘。

虽然已经许久没有亲自动手打扫过卫生,但是打扫卫生这件事对于陌白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做一个职业杀手,要隐藏自己的痕迹,使一门必修的功课。

也因此,陌白打扫起房间来,速度总比他人快一些。

面对偌大的仓库,陌白制定了分区,决定和纸鸢一同打扫。

要是两个人都漫无目的的打扫,不知道要扫到猴年马月呢。

纸鸢同意了陌白的观点,默默到了另一块区域去打扫了。

没过多久,陌白就顺利的清理出了一大片灰尘。

看着被打扫干净的地面和重新恢复了光彩的古董们,陌白的嘴角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少爷,这么快就打扫好了?”

一旁忙碌的纸鸢看着陌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忍不住凑过来看了看。

当她发现陌白真的将这里打扫干净之后,忍不住诧异的张大了嘴。

“还没全部打扫完呢,只是粗略的清理了一下。”

陌白的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拂过,凝视着自己的指尖,她的眉心微蹙。

忽然,她的目光被一道光芒吸引。

这套光芒并不显眼,是通过窗外的阳光,才隐隐约约看出来一些。

陌白皱着眉,来到了那道光芒边上。

随后,她伸出手,轻轻擦拭着那件东西,表面的灰尘。

顿时一道银白色的寒光就闪了出来。

“这不是玄武精铁吗?”

纸鸢看着这块落满灰尘的物件,有些疑惑的说道。

“你确定这是玄武精铁吗?”

听到纸鸢的话,陌白有些诧异。

玄武精铁是一种很难得的材料,通常用来锻造玄器。

即便是陌雪儿和陌月儿两个人,他们的武器都不是用这种材料锻造的。

这样宝贵的材料,陌白没想到能够在公爵府的仓库之中见到。

“少爷,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材料。”纸鸢拿着一块抹布,将上面的灰尘统统擦去,“不如将这块精铁拿回去,请一个上好的锻造武器的师傅,好好锻造一把玄器。”

陌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随着她的玄功愈发精进,她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继续使用着这根长鞭。

是时候换一把更好的剑了。

一下子陌白都想到了生前为她锻造修理的那位老先生。

只是现在陌白已经忘记了名字不说,更为尴尬的是,那位老先生是牧南亭的人。

最近总是拒绝牧南亭见面的请求,陌白有些不好意思,再用这样子的事情来麻烦牧南亭。

“少爷?”

眼见陌白半天没有反应,纸鸢试探性的叫了一声陌白。

无论如何,碰到了这么好的料子,不要白不要。

陌白轻笑一声,随后将那块料子单独拿了出来。

“就按照你说的那样,我们用这块料子锻造一把世界上最好的玄器吧!”

陌白冲着纸鸢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纸鸢也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陌白已经有了决断,她也十分开心。

重新看了一眼这块不太起眼的的料子,纸鸢却忽然皱眉。

“少爷,这料子虽好,但是分量看起来却少了一些,我看应该不够做一把长剑。”

说着,纸鸢上前一步掂量了一下这块料子。

被纸鸢这么一提醒,陌白又重新看了一眼这快料子。

“好像这份量是有些不够。”

若是一点料子都不浪费的话,或许勉勉强强能铸造成一把剑,但绝对不会是一把长剑。

但是除开牧南亭认识的那位老者,只怕是没人能够做到这么精细了。

“算了,现在的这个玄器也很好。”陌白安慰着自己,也似乎像是在安慰纸鸢,“倒不如用这块精铁来打造一把匕首吧。我还没有一把防身的匕首呢。”

纸鸢点了点头:“若是用来做匕首的话,这块料子还绰绰有余呢。”

现在陌白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块料子会被放在这里了。大概就是因为它的分量十分尴尬,不够用来打造武器才会被闲置在此吧!

她伸手抚摸这块料子:“以后,不会再让你蒙尘了。”

陌白决意用这块玄武精铁打造一把匕首,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匠人。

她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任何认识的人选。

加上先前这种事都是牧南亭决定的,陌白对于这方面的了解,就更是一片空白了。

思量许久,她决定向牧长泽求助。

换做以往,她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去找牧南亭,唯独这一次......她不想要去找牧南亭。

陌白长叹一口气,最后还是给牧长泽写了封书信,拜托他为自己寻一位锻造玄器的匠人。

虽然与牧长泽之间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情谊,但想来,牧长泽不会拒绝她的请求。

二皇子府内,牧长泽看着陌白送来的信,神色晦暗不明。

“二殿下,这......”

牧长泽的亲信看着这封信,又打量着牧长泽的脸色,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既然陌公子需要,那就替他找便是。”

牧长泽淡淡地将信放在了一边。

陌白已经许久没有找他帮忙了,依照牧长泽对于牧南亭的了解,牧南亭并非手下没人。

这么看来,只能是陌白和牧南亭之间有了矛盾。

这样也好。

牧长泽冷笑一声,伸手将那封信折起,放入了衣袖之中。

若是能够借此机会,让陌白成为自己身边的一员,倒也是件好事。

这么想着,牧长泽嘴角忽然涌现出一抹冷笑。

他提起笔,在纸上龙飞凤舞了几笔之后,就叫人送还给了陌白。

翌日,陌白便带着拿快找到的玄武精铁,来到了二皇子府。

牧长泽负手而立,等着陌白的到来。

“二殿下。”

陌白手里抱着拿块精铁,对着牧长泽微微颔首。

牧长泽转过身,对着陌白微微一笑:“陌公子难得拜托本殿下,倒是叫本殿下觉得有些意外。”

昨日收到陌白的来信之后,牧长泽就飞速联系了一位匠人,为陌白锻造匕首。

或许他的人选不如牧南亭的好,但是不过是打造一把匕首,应当也是能够胜任的。

“麻烦二殿下了。”陌白轻笑一声,“除开二殿下,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好。”

陌白的话中故意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看向牧长泽。

牧长泽何等敏锐一个人,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陌白话中的变化。

这么看来,陌白和牧南亭之间的关系,也不如他想的那么好嘛。

“无妨,举手之劳而已。”

牧长泽对着陌白微微一笑,随后转过身,看向了二皇子府的门外。

“陌公子,既然你已经来了,那么我们就快些去锻造匕首吧。”

陌白点了点头。

比起和牧长泽漫无目的地交谈,她倒是更愿意看见玄武精铁打造出来的产品。

登上马车,马车将陌白带到了一处玄器店。

陌白看着这店铺的招牌,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店铺看着不起眼,但陌白却有一种一定能够打造出一把好的武器的念头。

“走吧,你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牧长泽对着陌白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陌白感激地点了点头。

正拿着手中的精铁准备进去,陌白却忽然瞥见两个人的身影。

她还未来得及在脑海之中找到这两个人的信息,就只听见一个清朗的男声开口道:“老二,你在这里啊!”

陌白回过头,看见了一张与牧长泽十分相似的脸。

通过他的话,陌白知道,这位大概就是大皇子牧长林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