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误会
作者:南宫狗蛋  |  字数:3301  |  更新时间:2022-05-16 09:30:09 全文阅读

世闻酒店的地下车库常年亮着温柔的灯光。

闻清音停好车,就按下接听键:“他到了吗?还没到?他是迟到了,还是没来?”

那边回了几句,她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不在意的往电梯旁走去。

闻清音,A城闻家的千金大小姐,也是闻氏集团的总裁。

年纪轻轻,却打理的集团井井有条,唯一不足是——还没有结婚。

她来的‘世闻酒店’也是她家的产业。

今天,她是来面试自己未来的老公的。

——

这边被面试人严景淮才出地铁站,就看见‘世闻酒店’的logo。

哑光鎏金的,亮闪闪的晃得人眼睛疼。

他看得入神,旁边有个妹子路过,被他的颜值迷了眼,脚下一滑,尖叫着摔了出去。

严景淮想扶已经晚了,只能压低帽檐,挡住自己的脸。

他今天是来给人潜规则的。

——

严景淮男团出道,出道即巅峰,红了没半年便糊穿地心,一直糊到现在,属于娱乐圈气氛组。

好在他颜值不错,靠在狗血网剧里客串霸道总裁霸道校草霸道初恋,也能过下去。

要是他能安心赚这份狗血网剧钱,也没今天这破事了。偏这人不忘初心,得空就拉着乐队在街边巡演。老天爷终于被他的诚意感动,让他有始有终。

前几天,一个叫王德福的商人找上门,表示自己偶然路过,被他的表演打动,要捧他东山再起。

王德福是做服装生意的,手里的品牌很有名气。确认过这人身份后,严景淮跟他签了约。

没想到,就在第二天,严景淮正给新专辑挑新歌,王德福找上门了,哭丧着脸表示,‘闻氏集团’的闻董想和他聊聊。

严景淮入行小十年,还能不知道‘聊聊’什么意思。甭管一开始聊的多正人君子,到最后绝对成不正当关系!

他要肯低这个头,就不用还是娱乐圈的气氛组了。

他拒绝王德福,没想到这奸商还留了后手。

王德福拿出合同,说按照里面的条款,他现在是严景淮的经纪人,严景淮不听话就是违约,得赔他违约金。

严景淮不是没见过这种碰瓷式拉皮.条的,要在平时,他才懒得搭理。但这次不行。

签合约时,他还打包签了乐队里两个小朋友,贝斯手陈序和吉他手周和颂。

周和颂十七,陈序还没过十八岁生日,两个人正儿八经的童工,还没上大学。如果王德福来真的,这俩孩子档案里准得记一笔。

——

‘世闻酒店’是近几年兴起的高档酒店,酒店里全是紫檀木装修,大堂的玻璃也擦得锃亮。

严景淮看看雍容华丽的大堂,又看映在玻璃上自己的脸,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叫你长这么帅!被人惦记了吧!

他叹了口气,才进来酒店,便嗅到浆果酸甜的香气。

下一刻,有个纤瘦单薄的背影经过他面前。

这年头,人类的头发总是带着颜色的,不是黄的,就是赤橙绿青蓝紫。这纤瘦单薄的姑娘不是,她长发及肩,是那种泛着光的黑,绸子似的。

她穿一件奶油色的羊绒衫,羊绒又细又软,轻轻贴在她身上,被高腰裤绑出的纤细腰肢,随着步伐摆动出优美的弧度。

她看起来是个出入商务场所的职场精英,却穿了一双帆布鞋。

和严景淮的鞋子一模一样。

严景淮快走几步,想赶到前面看清她的脸。

没想到,姑娘的脚步比他更快。显然前面是有事让她赶过去。

这姑娘,也就是闻清音。

她一进来就看见一个熊孩子。

单看脸那小男孩不过十来岁,身体却壮的小山似的。

他大声放着抖音神曲,跟着大吼大叫,还满大堂乱跑,嘚瑟地像个发癫的黑傻子。

经过的客人都躲着他走。

闻清音走到他面前不到一分钟时间,他又撞上个小姑娘。

那小姑娘七、八岁的样子,麻杆似的,熊孩子是她三倍宽。小姑娘经不住这下撞,直直摔在地上。

熊孩子非但没道歉,还指着小姑娘骂:

“哪来的傻子!没长眼吗,往本少爷身上撞!——我打你!你把我手机摔坏了!”

小姑娘大约摔懵了,熊孩子抡拳过来也不知道躲。

好在这时,闻清音到了。

她推开熊孩子,把小姑娘从地上扶起来,用手语比划着什么。显然是小姑娘不能说话。

小姑娘伸手,才想用手语回答她,一个穿酒店制服的中年女人小跑过来。

女人满脸心疼,嘴里却是劝慰的话:“没关系的小闻董,小孩子家胡闹而已,没关系的。”

小女孩虽然委屈,却已经放下想要做手语的手。

小姑娘年纪是小,但她也懂道理的。小闻董同意妈妈带自己上班已经很好了,不能得罪客人,叫小闻董难做。

闻清音并不觉得为难。她冲小姑娘比手语,逗得小姑娘露出笑脸。

中年女人推辞:“小闻董,她换牙呢,不能吃太多冰激凌的。”

闻清音背过身,在只有小女孩能看见的角度继续比划,告诉她自己冰箱在哪。

小姑娘捂嘴偷笑,和她拉起勾勾。

闻清音恢复老板做派,板起脸,吩咐:“这是工伤,你带她去检查一下。记得留好单据,回来找财务报销。”

女人还推辞,闻清音催促:“易董的寿宴马上开始了,别耽误时间。”

眼看母女俩走远,熊孩子不干了,躺地上撒起泼来:

“你谁啊,凭什么让那丑八怪走。我手机可是最新款的,你们这帮下等人——”

闻清音说:“你不要这样讲话。”

她声音很软,说某些字时发音很奇怪,像撒娇,没任何威慑力。

熊孩子‘嗬’一声,想冲她吐口水。闻清音手很快,把他两片嘴唇捏在一起。

她指着玻璃上的倒影:

“长成你这样子,才是丑八怪。”

熊孩子长这么大,头次听人说自己丑,可置信的嚷嚷起来。

闻清音满脸怜悯:

“你真可怜。”

“穷只是一时的,钱总是能赚到的。丑可是一辈子的,整容都救不了。”

熊孩子急了,挣脱开她的手:“你胡说!”

“我妈说我长得像我爸,我长得漂亮。”

“傻子,你妈骗你的。你要真好看,你妈就说你像她了。”

闻清音在熊孩子衣服上蹭干净手,顺便敲他脑袋:

“你听,是不是跟拍西瓜一个声?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脑只里全是水,一点脑仁都没有。”

她神情悲悯:

“这可怎么办,长得丑已经很惨了,你还没脑子。连你妈都仗着你傻骗你——”

熊孩子再熊也还是个孩子,长这么大,头次知道血淋淋的真相,一时接受不了,惨叫一声,又想开嚎。

闻清音夺在他的手机,恶霸似的威胁:“你再鬼吼鬼叫,我就把这破手机塞你嘴里。”

熊孩子真吓着了,把哭嚎都咽回肚子里,憋得直打嗝。

成功收服熊孩子,闻清音才有些小得意,有个年轻女人急冲冲过来了:

“David,你怎么了?”

竟给熊孩子家长逮个正着。

小闻董尴尬。

熊孩子家长很瘦,长得也漂亮,看不出和熊孩子有血缘关系。她清楚自家孩子的德行,问都不问,直接跟闻清音道歉:

“不好意思啊——啊我去,闻间间,你为什么欺负小孩儿!”

这人叫易静,是今天过寿的易董的女儿,也是闻清音幼儿园同学,两人算是发小。

而闻间间是闻清音的小名。

闻清音不满:“我都听见你道歉了。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是我欺负人。”

“为什么你心里没数吗?”易静拿下巴点熊孩子,“这是我弟易大伟,他又闯什么祸?”

“这就是你家三千亩地里那根独苗?他过百天时我就说他长得丑,你还不乐意。”

闻清音重新审视熊孩子:

“他跟你爸可真像,怪不得我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

易静不喜欢她爸,也不喜欢她弟。

她觉得闻清音说得很对。

她瞥一眼易大伟,凑到闻清音耳边,小声问:“你爷爷,老爷子怎么样了?”

“我偷听我爸讲电话,你那个新提案,他们好多人都反对。”

闻清音并不在意,“管他们的,我才是大老板。”

见她有准备,易静也不废话,借口回去监督布置她爸过寿的会场,带着熊孩子走了。

等进了电梯,熊孩子又开始犯熊。

他狠狠揪住易静的头发:

“你敢让你朋友打我。爸说的对,你就是赔钱货,还没嫁出去胳膊肘就往外拐。你就是自私,就是坏,就想咱们家绝后——”

易静不客气地给他一胳膊肘,“你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说闻清音打你了,你看你爸骂不骂你。”

“她、她是闻清音!”

熊孩子立即老实了,甚至有些害怕。他拉着易静的手,讨好道:“她、她真会把我脖子拧下来吗?姐你可得保护我。”

……

严景淮离得远,只看见那姑娘扶起小女孩,温柔地摸了小男孩的头,还和男孩家长交谈甚欢。

她好温柔。

他不自觉追在她身后,但很快被大堂经理拦下了: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

这里是本市最贵的酒店,目光所及皆是豪奢,跟灰姑娘和王子跳舞的宴会厅似的。

那姑娘举止从容自在,一看便是常客。

可他不是。

他是灰姑娘的大姐和后妈,还是给人绑架来的。

还是不给她添麻烦了。

大堂经理早看出来他不是这里的客人,笑容客气又疏离。

严景淮已经习惯被人这样对待,并不觉得冒犯。

他自嘲一笑,说:“我姓严。”

可他很快连笑也装不出来了。

就算他脸皮再厚,也说不出口:你们老板看上了我了,我是来出卖色相的。

他尴尬的站在原地,没想到,大堂经却恭敬起来。

他笑容里多了几分讨好,“您是来见我们的闻董的严先生吧,您这边请。”

说罢不理会严景淮的反抗,热情地把人推进电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