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亿万富婆,重金求你
作者:南宫狗蛋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2-05-13 21:18:39 全文阅读

电梯直达520室内。

什么不正经的老色批,连房间号都油腻腻的。

严景淮腹诽着从电梯出来,却发现这里和他想象的不同。

房间里没有糜烂的粉色灯光和香槟红酒,也没有鲜花和气球。

这里竟是一间办公室。

严景淮脸色更难看了。

果然是老变态,竟玩办公室play。

他在网上查过‘闻氏集团’的董事们,一群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每个都像觊觎他身体的混蛋。

他后退一步,却找不到离开的门。

他早没有后退的资格了。

他不自觉啃起指甲。

妈的,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大不了用武力解决。

但不动手最好。他叮嘱自己,不能再让他现在的酒吧老板老周四处给人低头了。

底线是腹肌。他劝自己,都是大老爷们,摸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深吸口气,他迈出第一步。

办公室很大,布置却十分简单,只一张亚光黑的办公桌,桌上一台黑色台灯和同色系的电脑,桌子后的椅子也是黑色的。

硕大的空间,除了白色的墙壁,再没有第三种颜色,看得人十分压抑。

严景淮又往里走了一步,这才发现,桌边还有个姑娘。

姑娘有张标准的鹅蛋脸,眼睛圆乎乎的,嘴巴线条也软。

她正在扎头发。

可能不常做这事,她看起来的有些笨手笨脚的,圆圆的眼睛下时不时挤出年糕似的卧蚕,看起来楚楚可怜的。

不过她鼻子生得坚毅,像张饱满的弓,中和了她的娇憨,给一张脸添了几分清冷和疏离。

只一眼,严景淮便认出她了,是大堂那个很温柔的姑娘。

办公室是落地窗,今天阳光太好,这人站在阳光里,晶莹得像个梦。

姑娘很快发现了他。

不再纠结自己的头发,她不满地看着他

严景淮忙摘下帽子。他随手捋了把头发,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是严景淮。”

严景淮长得并不像个正经人。

他脸窄鼻高,有双顶好看的桃花眼,却带点下三白,本就有花心滥情的嫌疑,偏嘴唇还薄,整一个薄情寡义的海王样。

来之前,他去剧组试了个角色,脸上妆还没卸,一张脸上平白多添了几分艳色。

闻清音看看时间:“你迟到了。”

她好像不打算追究这事,指着办公桌另一侧的椅子,命令道:“坐。”

严景淮给她气场震住了,立即坐了下去,手乖巧的搭在膝盖上,遮住破洞牛仔裤的破洞。

闻清音冲他伸出手:“你好,我是闻清音。是我约你来的。”

约、我?

严景淮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是闻董?”

他确认道:“包养我的那个闻董?”

不是他看不起人,只是看长相,闻清音更像被包养的那个。

他是个烟酒嗓,声音又低又哑。

声带好像从脚底板发出来的。闻清音不自觉抖了一下,起来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回事。

她摸左边耳朵,漏电了?

跟着她的动作,严景淮看见她左边耳朵上挂了个蓝牙耳机。

在他演过的电视剧里,只有助理才这样忙。

他更怀疑她的身份了。

闻清音没理会他的质疑。她盯着他的脸,“你整过容?”

严景淮经常被问这个问题。他揉自己的脸,“没有,原装的。”

闻清音满意点头。

她垂下眼,看着两人的手,提醒:“严先生?”

严景淮这才发现,自己还握着她的手。

严景淮手很大,手指又细又长,骨节却不突兀,跟他的脸一样好看。

唯一的遗憾是,他手指的指甲短短的,短的有点不正常。

闻清音这才发现他还是冷白皮,把她健康的肤色衬得不太漂亮。

严景淮忙松开手,正想说点什么补救自己的形象,却听闻清音说:

“我没有包养你。”

果然搞错了。严景淮还有些遗憾,又听闻清音说:

“这不是包养,是结婚,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

“严景淮,二十五岁,‘东辰星光’签约艺人。八年前作为偶像男团‘EAST’队长出道,目前被公司雪藏。——抱歉,对你做了一点小小的调查。”

虽然说着抱歉,但她脸上看不出半分歉意。

严景淮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但他也清楚,这种情绪是恼羞成怒。

闻清音没有觉察他的不满。

或许她觉察了,但不在乎。

她继续说:

“七个月前,你未经公司允许,拿出全部积蓄录专辑。没想到对方是骗子,骗走你所有财产。”

“碍于‘东辰’的合约,你不能报警,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严景淮本以为这次会面只有身体受折磨,没想到精神也得被摧残。

他皱起眉,才想表达自己的不满,闻清音凑近一些,问:

“你想不想报复。”

“近期找你签约的那个服装店老板王德福,是我小舅舅,他的合约是真的。不管是报复公司,还是帮你追回这笔钱,我都能做到。”她像诱哄孩童的老巫婆:

“你看起来并不清楚‘闻清音’三个字代表什么。”

“给你三分钟,去网上搜我的资料。——放心,我们公司有专业的舆情监督团队,我的资料都是实时更新的。”

严景淮确实不知道闻清音。

他掏出裂出蜘蛛纹的手机,茫然地问:“是,哪三个字?”

“……听闻的闻,清水的清,声音的音。”闻清音答。

闻清音的名字是个词条。

闻清音,二十八岁,‘闻氏集团’创始人闻八达先生的孙女,也是闻氏集团现任总裁兼董事会董事。

专业团队做事很靠谱,不需要严景淮再次搜索‘闻氏集团’,该词条直接包含在闻清音的简介里。

这样的结果是,明明是闻清音个人简介,‘闻氏集团’占去大半个页面。

严景淮知道‘闻氏集团’,本市没人不知道这家企业。

据说闻八达老爷子靠卖小家电起家,一步步把生意做大。‘闻氏’现在是本市高端酒店及餐饮业的老大。

严景淮觉得闻清音有些装,明明是个靠家族庇佑的富二代,却把‘闻氏’的成就算作自己的功劳。

他继续往下看:

闻清音自二十三岁起担任‘闻氏’总裁一职。四年时间,集团市值上升290%,估价约五百亿。

五百亿!女总裁?!

严景淮看看闻清音的脸,又看看这数字,简直怀疑自己眼花。

他连冥币都没见过这么大面额的。

也不管闻清音装不装了,他态度恭谨起来:“我能为您做什么。”

闻清音说:“出于某些原因,我需要一个丈夫,你很适合。”

竟真有这种好事!

严景淮倒霉惯了,这种好消息听起来很像诈骗。

比如他在某个狗血剧里演的霸总,和灰姑娘女主结婚就是为了挖她子宫给初恋白月光。

还好我没子宫。严景淮才松口气,又警惕起来:

万一她白月光跟自己血型一样,想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呢。

他不敢跟五百亿过不去,只能委婉提醒:“闻董,我就是看着还行,人其实挺虚的。”

闻清音目光在他小腹游走,脸上全是嫌弃:

“不要有压力,‘闻清音的丈夫’只是个工作岗位,跟卖水果的和扫卫生的没有区别。”

“至于你的身体,……孩子的事不着急,我会找人帮你调理的。”

严景淮无助地抱住自己,“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更应该好奇,我能为你做什么。”

“钱、权利、人脉,我都能给你。如果你想,我可以为你开一家‘东辰星光’。”

闻清音平静地像讨论今天的天气,

“如果你不想,一辈子吃喝玩乐也没问题。不论米其林还是满汉全席,买飞机或者游艇,我都能满足你。”

“为了证明我的承诺真实有效,我愿意把这些写进合同里。”

闻清音示意他看办公桌:“或者你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写进去。”

听听,这是人能拒绝的条件吗。

严景淮艰难地保持最后一丝理智:“我需要为您做什么?”

“和我站在一边,不许背叛我。”

闻清音冷声说:

“听起来也许很叫人为难,不过你只要记住一点,别人能给你的,我都能给,甚至给的更多。”

“你只要,不背叛我。”

严景淮虽然没结过婚,也知道这是两口子应该做的。

他问:“只有这些?”

闻清音说:“不要对自己太有信心。”

“能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严景淮的父母就是这样生活的,他不知道这种事有什么不容易。

算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他不吃亏。

他捡起桌上的签字笔:“我该在哪里签字?”

闻清音满意他的痛快。她指着合同末尾,随口说:“还有一件事。”

“你要暂停工作。”

严景淮已经落下一笔,闻言一愣,“你的意思是——”

闻清音解释道:

“你要暂停娱乐圈的工作。”

“公布婚讯后,一定有人拿‘闻清音丈夫’的黑历史做文章。我现在没时间解决。”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退圈吧。”

“你放心,我会给你‘零用钱’的,绝对是一个叫你满意的数字。”

果然,幸运从不会在自己身上。

签字笔是墨绿色的,上面鎏着玫瑰金色的花,很重,他本就握着吃力,干脆直接把笔放下。

严景淮说:“抱歉,我不能答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