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造谣,不传谣
作者:南宫狗蛋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22-05-13 21:48:27 全文阅读

易董被她冷嘲热讽这些年,还能不知道她的意思。他同样商业微笑:“小闻董真会开玩笑。”

他看向身边的宾客,很有些道德绑架的意思:“既然老板亲自到场,今天的酒席,是不是该老板请客。”

易董不差这点钱,也不想占个晚辈的便宜,但他就是看不惯闻清音,想给她找点麻烦。

闻清音从不惯人臭毛病。

她笑容不变,“没问题,既然易董财政紧张,公司自然替您出这笔钱。”

她把易董和她的矛盾变成易董薅公司羊毛。

易董大小是个董,还要那张老脸。

他被闻清音下了面子,脸色立即不好看了,讥讽道:“这会儿倒是牙尖嘴利的,开董事会时怎么三棍子打不出个屁!”

闻清音才做总裁时,确实有一段适应期。但这都是五六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易董不占理,便开始翻旧账。

闻清音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了。她从容道:“我可是闻氏集团的总裁,有事助理会替我传达的。”

她装出后知后觉的样子:“看我这脑子,你是股东,坐着收钱就行,不懂我的工作也是应该的。”

她这是嘲讽易董手里没实权,屁本事没有只会叽叽歪歪。

易董被她损得上火,开始人身攻击:“你今年都二十七八了吧,与其忙着工作,不如先解决终身大事。”

“叔是过来人,你听叔一句劝。

这公司不一定是你的,但这男人啊,只要你花心思,就一定是你的。”

他假装关切:

“怎么,崔家小子还没跟你提结婚?也是,你都二十七八了。这女人啊,一到三十就开始走下坡路,不值钱咯。”

现场不只有闻清音一个女人。

二十岁的女孩捂嘴偷笑,三十岁好像和她们没关系。

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即便心中不悦,脸上也得保持微笑。

男人们就更不在乎了。闻清音甚至听见他们议论自己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跟崔家这种货色结亲。

我涵养真好。闻清音想,这样也不生气。

她笑容越发得体:“我确实没法跟易董比。”

“不是谁都有您的能力,能在三十岁前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从此吃穿不愁,坐着拿钱就行。”

易董是靠娶老婆发家的。

凤凰男骗走大小姐的心,也骗走大小姐的股票。等大小姐人老珠黄,又休妻另娶,如今娇妻美妾,非常快乐。

易董最忌讳别人提起他这段不光彩的过去,脸已经气到发紫。

他怒道:“你管理公司要——”

“在我英明的领导下,‘闻氏集团’连续五年挺进世界一百强。作为股东,您不是最知道我把公司管得好不好吗。”

闻清音很想再怼几句,最好直接气死这老东西。但舒季媛的短信到了:

她爸闻裕明来了。

闻清音不想跟她爸碰头,转身去卫生间消磨时间。

她才离开,客人便小声议论起来。

一人说:“别的不说,小闻董是真会管公司。”

另一人应和:“闻氏集团进军房地产那年,房产市场早饱和了,多少大集团都忙着出逃。我当时还嘲笑她,这才几年,闻氏集团市值翻了小两百倍吧。这份眼光和气魄,咱们比不过啊。”

有人插嘴,“可我听说,都是老闻董在背后指点她。”

先头那人明显不信,“老爷子掌管公司几十年,要真是他的手笔,闻氏集团早世界第一了。”

插嘴那人又说:“会不会是她爸。我看闻裕明挺靠谱的。”

最开始那人不乐意了,“怎么就不能是小闻董自己有本事?”

插嘴那人摇头,“别闹了,你们还不知道呐?”

见四下无人,他压低声音,“我听说,小闻董打算给闻氏集团转型,新方向是农家乐。”

众人给他钓了半天胃口,得到这么个不靠谱的答案,都冲这人翻白眼。

闻清音脑子进水了才去做农家乐。

见众人不信,插嘴那人急了:“易董还在呢,不信你们问他。”

易董人虽然在,离走也不远了。

刚刚他差点被闻清音气死,半天才缓过来,骂道:

“MD还说听不见,我就说她糊弄人,哪个聋子——”

他女儿易静一听‘聋子’俩字,立即大喊阻止:“爸!”

易董吓一哆嗦,没好气道:“喊什么,想让老子生日变忌日是吧。你们看看,生女儿有什么用,天生胳膊肘朝外,养不熟的玩意……”

易静被她爸骂习惯了,也不觉得难堪。

才想说点什么,她收到一条短信,脸色一变,去卫生间找闻清音了。

卫生间的香薰是定制的,据说可以平静心情。闻清音本就不信,现在亲身体验,更确定自己花了冤枉钱。

她掏出烟盒,莫名想起严景淮。

王德福服装店的总店门口有棵树,特别粗。她第二次见严景淮时,他躲在树后抽烟,嘴巴同时叼了三支,看起来有点酷,有点搞笑,还有点心酸。

她突然也想试试。

她把细细的烟含在嘴里,想再塞一支,易静风风火火闯进来,“给我一根。”

闻清音收起烟,在烟盒里找了支新的递过去:“怎么不在外头招呼客人。”

易静耸肩,“一群人天天凑在一起吹牛逼,没劲。”

她穿了件深琥珀色的吊带礼服,肩膀耸起来特别好看。

“你肩膀真好看。”闻清音说:“锁骨也好看。”

易静被很多人夸过好看,但她知道,他们夸的其实是她爸和她家的钱。

闻清音不一样,她没必要。她是真心觉得她好看。

易静有些难为情,“谢谢。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长得像我爸。”

“没你家独苗易大伟像。”闻清音还挺记仇,“原来人家说爹丑丑一窝是真的。你妈妈真是伟大的女性。”

易静心想总裁是跟他们普通人不一样哈,说话就是有水平。她也算混场面的人精了,愣是听不出这话里的好赖。

她换个话题,“你爸来了。”

闻清音拿起香薰蜡烛闻了闻,很无聊的样子,“所以我躲起来了。他在外头干嘛呢。”

“显摆新手杖。说是F国哪个国王用过的,在苏富比花八百万拍的。”

易静好奇:“其实我早想问了,你爸是不是暗恋贺董。怎么贺董有的,你爸都要有?”

真不是情侣款吗。

贺董就是财务总监贺一泓,闻清音她小爸。

换到平日,闻清音肯定把他摘出来,但现在小爸贺一泓态度暧昧,不愿跟自己一边,她便两人的谣一起造。

闻清音叹气,“老爷子都叫他收敛了。”

易静只是开玩笑,没想到诈出这么个大八卦。她警惕四处张望,确地无人,才问:

“他们都说贺董暗恋安女士。我说什么来着,贺董明显比你爸靠谱,你妈多聪明的人,贺董要真追她,她还能选你爸。”

她摇头:“这些谣言,真是越传越离谱。”

闻清音点头,“是啊是啊,你帮忙放点风声,让真相大白。”

说到贺一泓,她想起个人,问:“你爸的新易太太呢,怎么没看见她。易董不是又想换新人吧。”

“那倒没有,我这个新妈可有本事啦,前几天还撺掇老易搞试管婴儿,受宠着呢。”

虽然洗手间只她们俩,但易静还是放低声音,“她故意躲着你。我觉得,她其实不好意思见你。”

犹豫片刻,易静说:“她最近联系了小舒,好像想回去上班。”

舒季媛没提过这件事,看来是处理好了。

易董的新夫人曾经是闻清音的秘书,年纪不大,人很机灵。闻清音本打算重点培养,给舒季媛分忧,没想小姑娘志气高,已经成为易夫人。

闻清音放下香薰,“你跟新妈妈关系不错,愿帮她来探我口风。”

“我觉得她挺有能力的,先卖她个人情。”易静拿肩膀撞一下闻清音,“你怎么说。”

“你爸是我对头,她用什么身份回来。”闻清音放下蜡烛:“让她死心吧,我小闻董不给第二次机会。”

易静叹气,“你说她怎么想的。你助理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不比富贵闲人痛快。”

“易二姑娘醒醒吧,大清早亡了。”闻清音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我走了。”

易静忙拉住她,“等会,重要的事还没说呢。”

“你那个‘农家乐’项目有谱没谱啊?我看他们最近好像不太对。”

易董向来重男轻女,易静接触不到公司的机密。她说的‘他们’并不是公司股东,而是是圈子里的二代。

闻清音和这群闲人玩不到一块,易静倒常和他们攒局。

自从闻清音成了‘小闻董’,这群人除了夸就是捧,好像闻清音已经不是个人,而是个活神仙。

直到年前,闻家老爷子进了ICU。

二代们口风集体变了。

他们和闻清音没接触,只好把陈芝麻烂谷子拿来凑数,说闻清音打小欺男霸女不是好人,还说她幼儿园那会儿就是个横行乡里的恶霸。

不知道的准以为小闻董这几个月受了天大的委屈,投奔梁山去。

当然,这帮混吃等死的二代们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背后长辈的态度。易静能力有限,不清楚闻清音要面对什么,但她有眼色,知道风向变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