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房东女儿
作者:南宫狗蛋  |  字数:3033  |  更新时间:2021-08-08 20:41:00 全文阅读

作为业界知名的‘万能助理’,舒季媛几乎能记住‘八达’所有员工。

她对眼前这人并没印象。

她知道,总助办最近来了个新人,听说是人资部副经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因为履历确实漂亮,总助办又缺人,就给招进来了。

估计就是眼前这位。

舒季媛想起早上的感冒药。

她听得出来蘑菇头有意推脱责任,但她也知道,蘑菇头不是那种不负责的上司。

她冷声说:“回去背一下《员工入职手册》。你现在代表的是‘八达’集团。”

房东女儿知道,舒季媛是能决定自己去留的人。

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事少钱多,说出去还体面。

她想留在‘八达’,不敢招惹舒季媛。

妈的,老女人。她在心里骂骂咧咧,怪不得生不出孩子。

见严成锦还在一旁边看热闹,她想到个好主意。

她委委屈屈的说:“舒助理,我叫保安是有理由的。这个人太可疑了,我怕他冲撞我们的宾客。”

“我怀疑他是小偷。”房东女儿建议:“我们要不要把他送去派出所。”

让严成锦坐牢才好,让他总叫自己难堪。房东女儿恶毒的想,然后等他出来,就怂恿他告舒季媛诽谤。

给舒季媛找找麻烦,最好让大老板辞退她。

听说总助年薪八位数呢。房东女儿想,她做的那些工作我也能做啊,凭什么她做赚那么多。

“这位是闻董很重要的客人。”舒季媛斥责道:“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少胡说八道。”

说罢,她很客气地招呼严成锦:“严先生,闻董请您吃早饭。”

舒季媛对严成锦向来冷漠,如今亲切起来,严成锦很有些受宠若惊。

房东女儿震惊地看着两人,质问道:“他、他怎么可能!”

舒季媛干脆无视她,对严成锦说:“请跟我来。”

这会儿灵堂已经布置好了,有种肃穆的庄重。助理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八卦,见舒季媛带着严成锦往休息室去,偷偷交换眼色,好奇这大帅比是谁。

舒季媛挨个瞪过去,让他们认真工作,少八卦老板私生活。

休息室里,闻佳音窝在沙发里看文件,前头茶几桌上摞了两份早饭。

严成锦有个小怪癖,不习惯在陌生地方吃饭,他想等闻佳音一起。

干坐着无聊,他插上耳机,调出APP弹钢琴。

闻佳音忙完工作,好奇地凑过来:“你会弹钢琴?”

严成锦正在琢磨新曲子,随口回答:“我还会吉他大小提琴架子鼓,也会笛子琵琶唢呐二胡。”

“这么厉害!”闻佳音敬佩的看着他,“小时候得上多少补习班啊。”

严成锦实话实说:“也没费多少时间,我乐器上手很快的。”

他摘下耳机,把手机递给闻佳音:“玩吗?”

闻佳音饶有兴趣接过来,敲了首康定情歌。

她竟弹得不错。严成锦有些惊讶。

看得出她很长时间没弹了,但基本功很扎实。

闻佳音小小得意,“这可是童子功。”

严成锦跟她开玩笑,“我以为你小时候整天上房揭瓦,没想到还有时间学钢琴。”

闻佳音不满:“爷爷怎么什么都告诉你。”

“那时候南美女想学钢琴,安女士就把我送过一起学了。”

想起这件事闻佳音就生气:“我小时候不是想当迪士尼公主吗,那些公主都是聊着聊着天就唱歌了。我妈说光唱歌像神经病,还得有乐器伴奏。”

“每回我想逃课,她都用这个理由骗我。”

严成锦翘起嘴角。

他见过这种事,许青妩小时候,他老姑也用同样的方法忽悠她学跳舞的。

可惜他小许姑娘实在没这方面的天赋。

他好奇这故事的结果,问:“后来呢?”

话才出口他便后悔了。

闻佳音都戴助听器了,还能有什么后来。

严成锦暗骂自己没脑子,又听闻佳音说:“后来我就不学了。”

“因为爷爷和我说,我本来就是公主。”

闻佳音瘫坐沙发上,满脸惆怅:“你懂吗,就是那种多年心愿一朝完成的感觉,一切都索然无味了。”

严成锦帅哥无语,可真委屈死您了。

闻佳音对着琴键敲敲打打,“而且练琴哪有爬树好玩。”

她还是遗憾吧。严成锦问:“你想继续学吗?我可以教你。”

“学什么,我为什么要学!”闻佳音笃定且大声的回答,“我完全不想。绝对不想。透透莉不想。”

“我都听不见了,为什么还要弹!”

这真是件很悲伤的事,严成锦却是忍不住想笑。

也不知道公主陛下的启蒙老师是哪位,给孩子留下如此深刻的童年阴影。

吃过早饭,舒季媛过来说,宾客的花圈和挽联到了。

灵堂里,工作人员有序地把花圈搬到指定位置。

严成锦瞄见某条挽联上的署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小声问:“是,那位吗?”

他不关心政治,但全国人民都认得这个名字。

闻佳音扫一眼,答:“嗯,他和老爷子关系不错。没高升时,来家里玩过。”

严成锦脊背发麻。

他单知道自己嫁入豪门,却不知道他们老闻家是这种豪法。

葬礼还有前半个小时开始,工作人员忙成一团。

闻佳音不知去哪了,也没人告诉严成锦他该做什么。

他帮不上忙,也不想添乱,于是找了犄角旮旯呆着,继续写他的歌。

房东女儿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来。

她把药塞给严成锦,命令道:“帮我给闻董,别让别人知道,也别让舒助理知道。”

是新买回来的药。

严成锦看看时间,离她挨骂不到四十分钟,不够往市区走个来回。

她速度太快了。

他心生疑惑,看得格外仔细。果然被他发现端倪。

药盒竟是拆开的。

他警惕提来,“你哪来的。”

房东女儿是特意来试探严成锦的。

舒季媛可是她送礼也找不到的门路。严成锦平日闷不吭声一个人,没想到她竟有这种人脉。

她并不相信舒季媛的说辞。

闻董那是什么样的人物,严成锦要认识她,还至于混成这幅鬼样子。

她猜测严成锦其实和舒季媛有一腿,今天是舒季媛特意带他来见世面的。

这对狗男女。

她重新站在道德高地上,居高临下道:

“你知道舒季媛老公是谁吗。他家可是有名的高知家庭,他爸,他爷爷,都拿国务院津贴。”

她拿平时听到的八卦吓唬严成锦,“我告诉你,他们家想弄你,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舒助理这样有来头吗。严成锦皱眉:“你什么意思。”

房东女儿得意洋洋的威胁,“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你跟姓舒的有一腿。”

她威胁严成锦,要他跟舒季媛吹枕边风,给她换个实习小组。

这就是年岁大了,人也稳重了。要早几年,遇到这种素材,严成锦能给她写十首diss,骂到她妈都不认不出她来。

严成锦懒得跟她丢人现眼,冷声问:“问你药哪来的,哪那么多废话。”

房东女儿没见过他冷脸,吓一跳。她还想冷嘲热讽几句,但严成锦面无表情的样子太有威慑力,她敢招惹。

房东女儿不情不愿说:“我跟清洁工要的。”

看来是正经药。

趁吃药的功夫,严成锦想离这二傻子远点,谁知房东女儿来劲了,拉住他衣袖不让走。

“小成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房东女儿委屈巴巴的说,“你别跟姓舒的好——”

严成锦扯回袖子:“你少造谣。你也是女孩,不知道女孩名声多重要吗。”

“我都看见了,你还不承认,你也知道丢人是吗!”

房东女儿情绪激动,声音也跟着尖利起来。

好在他们这里偏僻,没人注意。

严成锦再跟她多呆一秒都要窒息。他迈开长腿,又听她在身后说:“你敢走,我就让整条夜市街都知道你干的破事!”

“鸡爪店的侄子被有妇之夫包养。”房东女儿威胁道,“看你姑姑一家以后怎么在夜市街立足。”

严成锦确定这人脑子不正常了。

他转身要走,又看见闻佳音过来了。

他不想走了。

他想赌一把。

他想赌闻佳音是来找自己的。

也想赌闻佳音不会接受一个蠢货做下属。

于是他转身,用全部演技演了个‘气急败坏’:“你少胡说八道!”

房东女儿果然上钩。

她还挺有心计,知道这种时候不能来硬的,便温声劝道:“姓舒的可已经结婚了,她老公比你好一万倍,她不可能为你离婚的,她只是玩弄你。”

“我才是真的对你好。你看,地段最好的房子,我不是让我妈妈租给你姑姑了。”

严成锦对房租这事真是生理性反胃。他演不下去了,主动看向旁边的看热闹闻佳音。

他想演个附和此刻人设的表情。稍作犹豫,干巴巴憋出一句:“你、你听我解释。”

闻佳音是特意过来找严成锦的。

她怕严成锦把感冒传染给今天的宾客,过来盯着他吃药。

没想到竟听见惊天大八卦。

她对严成锦说:“我不听我不听。”

她又问房东女儿,“你继续,我听你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