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花开时节帝凰归 > 正文
第一章 惊梦
作者:有匪女子  |  字数:1163  |  更新时间:2021-03-30 22:06:42 全文阅读

“不,不要丢下我。”

苏词萱倏然惊醒,梦里撕心裂肺的惶惶还清晰地萦绕在她脑海中,眼角尽是泪痕。

她茫然盯着纱帐,心依然是阵阵的抽痛,良久才慢慢回神。

继而,苏词萱惨然一笑,就连梦里也不愿赐她些许温暖,总是孤零零一个人,这样的梦,已经连续好多年了。

闭上眼睛,梦里被人丢弃的场景又逐渐清晰,苏词萱再无睡意,便披衣下床,轻轻打开窗户,万籁俱静,薄薄的月光洒在她脸上,绝美中透着无尽的孤寂清冷。

一阵轻轻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便听到了宫女妗玉关切的声音:“郡主,您又睡不着了吗?”

苏词萱回头,略带歉意地说道:“妗玉,吵醒你了。”

“郡主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苏词萱淡淡一笑,却问道:“妗玉,你想家吗?”

妗玉讶异地看着她,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位郡主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噩梦,竟然会问她这个问题。家,她如何能不想呢,只是她被选入宫中,还未能年满出宫,便答道:“奴婢想也无用,便索性不想了。”

而后,妗玉试探地问道:“郡主,是想家了吗?”

苏词萱眸光黯然,淡笑着道:“我不如你幸运,我,无家可想。”说着,她又转身看向窗外,目光很远,仿佛透过万水千山,却始终找不到焦点。

“郡主,您金尊玉贵,岂是奴婢可比的,您折煞奴婢了。”妗玉声音里略带着些惶恐。

金尊玉贵?苏词萱细细琢磨这个词,自嘲地笑了笑。

妗玉站在她身后,还想说些什么宽慰她,又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静默了许久,妗玉担忧地劝道:“郡主,夜深寒凉,身子要紧,此时才是夜半,还是再歇息吧。”

苏词萱回头向她勉强笑道:“不用担心我,你先回去休息罢,我一个人待一会,困了自然会歇下。”

妗玉知道劝说无用,便应道:“那奴婢去外间守着。”

苏词萱颔首。看着她掩门出去后,思绪便飞到了极远。

她看似真如妗玉所说的金尊玉贵,是皇上亲封的郡主,记在太后身边抚养,在皇宫长大,父亲是镇守陵州的陵王,身世显赫。可这些好似都与她无关,风光不过是给不明就里的人看的,她就担个虚名而已,内里,她不过就是个被选择舍弃的人质罢了。

或许,她连“人质”这个词都配不上。

苏词萱七岁那年,父亲苏振良率军在陵州大败进犯的月罗国十万大军,皇上龙心大悦,当即封苏振良为陵王,封地便是陵州八郡。因陵州为宁国边陲的军事重镇,皇上派遣苏振良举家前往陵州封地镇守。

苏振良虽然是武将,但并不是粗人,皇上因何着急着把他调离京城,他是知道的。他手握军权,可如今边境并不安宁,皇上一时半会儿又离不开他,如何不忌惮呢?好在苏振良也并不喜欢京都政权里的勾心斗角,更不喜欢人心的绕绕弯弯,便爽快答应了皇上的派遣。

就在一家人做搬迁准备时,苏振良被传旨内官传进宫中。妻子柳氏只当是君臣有军务商议,并没放入心里。

然而,苏振良从皇宫里面圣回来之后,但见他虎目沉沉面色凝重,柳氏见夫君神色不对,一下子着了慌,忙问他皇上宣他入宫是发生了什么。

苏振良长叹了一声后,才沉痛地向妻子道出了皇上招他进宫的所为之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