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是梦吧
作者:两百斤皮囊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1-10-12 15:08:41 全文阅读

南萧对她的感情,柳花容不敢妄自揣测。她只知道自己很爱他,此时此刻的她,急需他一个拥抱来安慰。

可南萧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并没有如同柳花容想象中那般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前厅还有不少事等我处理,你先在这里守着。”

南萧的话听着确实有些无情,柳花容的心疼的厉害。“王爷!!”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自己不该如此矫情。

“怎么了?”南萧问道。

“王爷多注意身体,母亲这里有我照看着,王爷不必费心!”

柳花容的强颜欢笑在南萧眼中很正常,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南萧的背影,柳花容的目光逐渐变得狠厉,那个不知死活的小郡主,她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啊...~!”屋里的王宝儿突然一声惨叫,柳花容又急忙走进了屋里。

她坐在床边,紧紧握着王宝儿的手,问道:“是谁!是谁做的?!娘,你快说啊!”

王宝儿说不出话,许是剧烈疼痛又大受刺激,整个人有些精神失常,看着柳花容的目光惊惧又慌乱,一个劲儿的浑身颤抖。

“娘!你说话啊!......是不是那个小郡主是不是她?是不是她?!”柳花容有些面目狰狞。

“啊啊...啊......”哑了的王宝儿只能发出这种十分刺耳的怪叫声,对柳花容的话根本就听不懂。

柳花容气恼的站起身,看着自己奄奄一息的母亲,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来人,立刻将相国夫人送回相国府!”要死也不能死在这萧王府,王爷的名声不能有任何损失!

她看着那些下人小心翼翼的把王宝儿搬了出去,屋子里也收拾了干净,就仿佛方才那一副骇人场面根本从未发生过一样。

柳花容的忍耐确实已经到了极限,当初柳云裳那么强大的背景,还不是被她玩死了吗?不过是一个郡主,她想弄死她,还不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身后突然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靠近,他低低的喊了声:“侧妃!”

柳花容没有回头,只是轻轻了应了一声“嗯。”

“这个小郡主确实有些蹊跷,她一来府中便出了这么多事。”

“可是王爷要护着她!”柳花容恨得牙根痒痒。

“王爷定是被她迷惑了,王爷一直都很宠爱您。”

“七朝,你说,我该怎么弄死那个贱人,方能解我心头之恨呢!”柳花容面带微笑的说着。

七朝是柳花容多年心腹,他说的话还是有一定份量的,很快就改变了柳花容的想法。

“侧妃,属下有些话不知...”

“直说!”

“王爷之前便动了要立您为正妃的心思,且只要这边一动手,就等着王爷继任皇位,您便是皇后,一国之母,断不能被眼前这些事情落了什么口实。等到大权在握,别说一个郡主,怕是整个南国都得听您的!您眼下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尽早为王爷生下一个长子,先把正妃之位稳住。”七朝的这一番长远计划,实在是无法不让人信服。

柳花容眉头微微皱起,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常年服用媚骨香,本就不易有孕,自从用第一个孩子扳倒了柳云裳以后,我就更难有孕了!说生就生,谈何容易?”

七朝回道:“真的不行那就假的上。”

柳花容眼珠一转,摇了摇头,“纸包不住火,我怕到时候王爷会......”

“总会有人去做替死鬼的。”七朝的冷冷的说道:“只要侧妃你想让谁去,谁一定就会去!”

柳花容眉头舒展开来,“七朝,你说得对!”

“能为侧妃分忧,是七朝的福分!”

“呵呵!”

柳花容娇媚一笑,心中已有计谋。

———

夜晚。

南萧经过听风阁的时候,看见阁楼上星火点点,心中颇为纳闷。以前云裳在的时候,时常来那上面看星星。

自从她死后,这里已经久久没人打扫了,此刻怎么会有灯火?

他沿着木梯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上了阁楼,梯子上很干净,半点灰尘都没有,空气中也没有尘土的味道,反而充斥着一股暖香。

等他上了阁楼时,这才看见桌上放着的一枚鱼油灯,灯火很暗,随风飘摇不定。旁边还摆放着一炉熏香,那香味越来越浓,闻得南萧有些头晕目眩,几欲沉醉。

阁楼的栏杆上斜依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长发披肩,身披白色纱裙,一截肤若凝脂的小腿和一双细嫩的脚丫长长的从纱裙里伸出来,有意无意的点着节拍,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出神。

“云裳?...”

背影虽然模糊,但是南萧肯定这副场景他之前见过,那时候他还和云裳两情相悦,她最喜欢这样一副打扮,坐在这里吹风看星星。

“云裳!”南萧喊出了声。

那女人回过了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一个笑容。

这是梦吗?

这一定是梦吧!

南萧有些激动,一大步走向前,缺见那女人有些害怕的朝后挪了挪。

“云裳,别怕!是我,我是南萧!我是你的夫君啊!”

那女人有些犹豫,却还是缓缓抱住了南萧。

他太想念她了,很想很想!以至于他抱着的动作越来越紧,差点勒断了她的纤腰。她身上的香味沁人心脾,还有她紧张的呼吸不断撩动着南萧的耳朵。

“云裳!我好想你!”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背,像是在安慰他。她身上的温度很热,与那暖香一碰撞,南萧实在是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悸动,捧起她的脸就吻了上去。

他的云裳,他的妻子,为什么要离开他呢?究竟他哪里做的不够好,才让她那么的想逃?

她的纱裙软软的,只需轻轻一挑便被剥落了下来,南萧的大手不断抚摸着那具火热的身体,将她压在了身下。

乌黑的长发凌乱的铺了满地,白色的纱裙也被扔到了一边,两个人就在地毯上紧紧相拥在一起。南萧的亲吻从她的额头,一点点的吻到了鼻子,红唇,脖颈,胸前,小腹...... 像是爱抚一件绝世珍宝。

身下的女人感受着他的温柔,也温柔的回应他所有的需求,眼角缓缓滑落泪水...

这一夜的春梦,真是让人难以自拔。直到南萧醒来,看着一地狼藉,还有自己怀中抱着的柳花容,心突然就空了。

他以为...

呵呵!心狠狠的痛了一下,然后麻木的起身穿衣服。

柳花容也缓缓醒来,浑身赤裸的她连忙拿起那一件纱裙,披在了身上。

“王爷!你......”

南萧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木讷的看着她,谈谈的吐出两个字:“解释。”

柳花容慢慢走到南萧身边,然后跪坐在他脚边,靠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腰,说道:“母亲遭难,我心中难过,便想在此为母亲祈福,不曾想王爷昨天喝醉了经过这里,把我当成了...当成了云裳妹妹...我想着王爷如此思念妹妹,便没有解释,做了一回妹妹的替身,以解王爷的相思之苦...”

说到这里,柳花容已经是泪水连连,“王爷对妹妹真的好温柔,花容不敢多言,只求王爷怜悯,把对妹妹的温柔,分一点给我吧!”

柳花容哭着乞求爱怜的模样,实在是让南萧难以无动于衷,他拉着柳花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靠在自己肩上。

柳花容只披了一件纱裙,衣带都没有系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南萧看着却不为所动,他为她缓缓系上衣带,轻声说道:“地上凉,等下让人熬一点姜茶,别染了风寒。”

“嗯!妾身谢过王爷关怀!”柳花容听着王爷对她的关心,仿佛吃了蜜一样开心。

南萧慢慢走下阁楼,柳花容紧跟其后。

“岳母大人回相国府医治,我们还得前去和相国大人说清楚这件事。”

“嗯!”柳花容乖巧的应答。

“这听风阁......烧了吧!”南萧头也不回的说道。

柳花容一愣,随即说道:“王爷,这听风阁是王爷当初一砖一木建起来的,就这样烧了,实在是有些可惜...”

“...”

南萧沉默了一阵子,脑海中浮现出当初他和柳云裳在那里听风看雪,观星望月的点点滴滴,原本他还可以让这栋小楼孤立在这里,哪怕人不在了,回忆还是在的。

只是昨夜一过,这里沾染了别人的气息,不再属于她一个人,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烧了吧!”他不想多做解释。

柳花容像是为了验证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回了一句:“烧了实在不妥,拆了也好,王爷,您说呢?”

南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柳花容又补充了一句:“王爷,我想在这里盖一栋花屋,在里面种满我喜欢的花儿!可以吗王爷!”

“你开心就好!”南萧越走越远,只留下异常开心的柳花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