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夺走的人生
作者:只爱香菜  |  字数:1994  |  更新时间:2021-03-30 19:17:13 全文阅读

正值夏暑,天刚露出抹浅白便犬吠鸡鸣纷起,勤快的人家已是亮灯烧火。

城郊,莫家别苑冷冷清清,处处都透着一丝阴冷之气,就是正院屋舍也显得很是萧条。

“什么时辰了。”

莫欢睁着空洞洞的两个眼窟窿,说话声音毫无生气,静静躺着的模样好似一个死人。

丫头都不敢瞧她,纳纳道:“大小姐,您别为难我,实在不能告诉您。”

无声嗤笑,莫欢胸膛翻滚着一股肿胀酸涩的痛楚。

自打她眼睛被挖后,她便再也看不到日出日落,早就残疾的她动弹不得,浑浑噩噩连时间的流逝都感觉不到。

死寂。

她的生活一片死寂,可她为了弟弟,不得不这样苟延残喘着。

因为那个女人说过,如果她死了,承受这一切的就是她那个刚及弱冠的弟弟。

莫欢:“我要喝莲子羹。”

就在这时,一阵环佩叮当的声音由远及近,随即便是个娇滴滴的女声:

“大姐姐还真是心性坚韧呢,都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喝莲子羹。”

一道纤细身影出现。

她一身缂丝织锦衣衫,头饰、环佩无一不精致,举手投足间带着雍容华贵的迫人。

精致的眉眼毫不掩饰得意与张扬,如同看蝼蚁一般看着床榻上苟延残喘的莫欢。

“有个好消息想同姐姐分享,我今天开始便正式成为郡主了,再不是莫家的表小姐了。”

从她出现开始,莫欢周身便凝结如冰。

她浑身颤抖着,牙齿咬的咯咯作响,青白的手指死死扣着床榻。

莫欢的怨恨那么浓烈,让人毫不怀疑,若是给她一副健康身躯,她一定会冲上去同这个女子拼命。

“周婉言!”

胸膛极速起伏着,“你把我家人如何了?我祖父母、爹爹和娘还有弟弟呢!他们如何了?!你便是再恨我们莫家,可他们待你如同亲生,你怎么做的出这种事!!周婉言!”

眼前一片虚无中,莫欢想起之前的一幕幕。

那年纤细怯弱的表妹从余杭到上京,他们一家子都待她极好,尤其是莫欢的父母,简直比对莫欢都要好,一度让莫欢吃味。

祖父母对表妹的疼宠亦是超过了她,连她的亲弟弟都比较亲近表妹。

一切的悲剧都发生在那个十数年前被贬谪的汇亲王平反回京,她的表妹竟是汇亲王的女儿。

表妹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可她回过头就把屠刀对准了莫家,那个满府对她善意偏宠的莫家。

“你没有心,畜生。”

莫欢咬紧唇瓣,由衷想问一句为何。

周婉言居高临下看着莫欢,水盈盈的眼眸划过一抹痛楚的嫉妒和疯狂。

“本来我还想折磨你,让你这样苟延残喘活一辈子呢,可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我要把所有的事告诉你。”

挥退所有丫头,她俯身凑近,一寸寸欣赏着莫欢的狼狈和痛苦。

冰凉黏糊的手指抚向莫欢的眼眶。

“知道我为什么挖你的眼吗?因为母亲说,你这双眼睛生的太像姑姑了。”

莫欢一怔。

姑姑?

周婉言有姑姑吗?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周婉言笑道:“你才是汇亲王的女儿,我的好表姐。”

“姑姑和汇亲王珠胎暗结,汇亲王被贬谪时并不知道姑姑有孕在身,家里要她拿掉这个孩子,她死活不愿,拼死生下了你。外祖母心疼你,为了维护住姑姑的血脉,逼着同时生下我的娘换掉了孩子。”

声音渐渐转冷,周婉言毫无感情说道:“我才是莫家嫡长女,却替你受了十几年的苦,你知道我好几次险些被刺杀吗?我既然替你受了苦,怎么在汇亲王回京后祖母却又想让我们身份换回来?”

“凭什么!!”

凄厉一声怒喝,周婉言抓住不可置信的莫欢,“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嗯?母亲替我委屈,祖母却扇了她耳光!我们全家是欠你的吗?明明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娘不检点生下你,凭什么要我家来承担她的过错!”

“凭什么承担后却要把好处都给你!!”

莫欢浑身冰冷,不可抑制的抖动起来。

周婉言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她怎么可能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

怎么可能!

越是不信,莫欢脑子里却越清晰的想起以往想不通的事。

怪不得父母对周婉言这样好,怪不得祖父母总是偏疼周婉言,怪不得母亲那日脸色僵硬,怪不得一开始她不亲近周婉言时母亲那样声色急厉。

“不,不会的……”

周婉言嘻嘻一笑:“会不会的,你到地下去问祖父祖母吧,我同母亲一起勒死了他俩。

如同心被狠狠锤击,莫欢几欲昏过去,痛苦大喊:“周婉言!你怎么忍心!!”

“留着他们去向汇亲王告诉你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那两个老不死的凭什么要毁我前程?两个白痴太好骗了,还有你一样好骗。我拿我自己弟弟的性命威胁你,你就甘愿让我挖眼,哈哈哈傻子!”

周婉言癫狂笑着:“你个蠢货,我告诉你莫家全家都死了你都信,死的可只有你外祖父、外祖母啊。”

她话音落地。

只听“噗嗤”一声,莫欢骤然喷出一口心头血。

痛,她实在是太痛了。

莫欢空洞洞的眼窟窿里竟流出两行血泪。

“周婉言,我以我的命起誓,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你全家将死无葬身之地,受生离死别、家破人亡之苦,你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含着血一字一句说完,莫欢便彻底没了气息。

下一瞬,彻底陷入无尽的虚无。

……

意识再次苏醒,莫欢如同在深不见底的湖水中被拽出一般。

她骤然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能看见了。

久违的光亮让她怔怔不敢相信,许久才试探的伸出手到眼前,一寸寸看着。

青葱般的手指,熟悉又陌生。

怎么回事?

她来到地府了?

就在这时,屋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湖蓝色比甲丫鬟服饰的小丫头走进来,撩起帐幔笑道:

“大姑娘醒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