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佬又在虐渣了 > 正文
第55章 一窝渣渣
作者:定海神珍珍  |  字数:3645  |  更新时间:2021-05-16 16:36:25 全文阅读

这四五个人拿着棍棒。冲进来就向江枫和婉儿这边气势汹汹的过来了。跑在最前边的人拿着木棍,砰嘣几下,把桌子上的碗碟都捶碎了……

  婉儿急忙拉过付妈妈。其余的人都闪到一边,江枫要上去跟他们硬碰硬,婉儿急忙制止,说:“江风你站远一点!”

  说完用左手心里的智能魔镜机器人,对着他们行凶的几人一扫。智能机器人因为江枫的老师把它提高了性能,所以更加好用,刚扫到他们几个,就让他们个个全变成了猪头。

  这一幕把餐厅里的人全惊呆了。小云以前都知道这事儿。不过不是很相信,今天亲眼看到他带来的几个小地痞又变成了猪头,吓得大叫一声,赶紧捂着猪脸往餐厅外边跑去。

  有两个不怕死的举着木棍向江枫打过来。猪嘴一张一张地说道:“去死吧。”

  江枫看他们丑陋的样子样,哈哈大笑:“都变成猪嘴了,还高兴什么呢。”对方听了这话互相看了看,不由大叫一声,妈呀,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们都变成猪头了呢?几人丢了棍子,落荒而逃。

  等苏北北他们赶来的时候,那几个小地痞和小云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花园酒店的老板闻讯也赶来了,婉儿主动赔偿了盘碗碟的损失费。

  一顿好好的聚餐,就这样被破坏了。回到美容院里。来到婉儿的办公室。

  付妈妈说:“我看不是别人,肯定还是原来那几个人渣,有人出来了!”

  婉儿给付妈妈和张姐,江枫每人倒了一杯热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说道:“妈妈说的对,来大家喝杯热茶压压惊,我想这个故意跟江枫接触的女人,肯定是有来头的!”

  江枫:“我已经看出来了!”

  张姐:“看出什么来了?”

  江枫:“又像认识的,又不像认识的。”

  婉儿:“你这不是没说吗。”

  付妈妈:“他们不会善善罢甘休的!‘”

  付妈妈说完。又告诉大家说。最近千万要小心点。顺便找苏北北问问是不是我们得罪的那几个人有人出来了。

  张姐说道:“付妈妈说得对!婉儿你打电话问一下苏北北!”

  这一天天过的,真是闹心呀。婉儿,因为拒绝了苏北北的追求。不好意思打电话,便对张姐说道:“张姐,你打吧。我有些不好意思。”

  张姐:“有啥不好意思的,我来打。”

  说完张姐拿起手机给苏北北打了电话,苏北北回答说:抓进去的那几个人中,小云出来了。挂了电话以后。听张姐一说婉儿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女孩子肯定是小云指使的,要么就是小云本人。

  好好的一天被搞成这样。大家心情都不太好。付妈妈又去冰箱里切了冰镇西瓜来给大家吃。

  婉儿感觉美容师们也受到了惊吓,叫小a来给每人发一盘冰镇西瓜,并告诉大家不用害怕。今天看到的不过是幻觉!

  一会儿苏北北又打来电话说到刚才在花园酒店闹事的人。都被抓住了。是几个经常被抓过去的小地痞。不过那个年轻的女孩子却跑了。

  小云他能跑到哪儿去呢。其实她又搭上了一条线。

  这天小云潮装打扮一番。故意穿的露胸露大腿的。V字领开得很低,穿着超短裙。浓妆艳抹的来到派出所里。

  向值班的民强民警问道:“我有重要的事儿要跟所长说,请问所长在吗。

  民警看了看她的打扮心里哼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吧。但是又关系到领导,所以也不敢怠慢,就直接打电话给了所长说道:“所长有一位女士找你有急事,你见还是不见?”

  所长是一位极度好色的四十多岁的男人。那时候能够当上所长是因为行贿才坐上这个位置的。反贪局也查了几回,都被这条漏网之鱼,钻了空子!听说是一位女士找他,便问值班的民警说道:“你说的是谁呀?”

  民警说道:“不认识!”

  所长长回答:好吧,既然有急事,让她进来吧,我现在刚好没事儿。”

  小云在民警的指引一下直接找到了所长办公室。所长一见小云进来了。眼睛都看得直了。目光从小云的脸上到胸上,从胸上到大腿上。从下往上看,从上往下看,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才说道:“请坐。找我有什么事儿?”小云被看得心里发毛,心里想到:难道这样还不够吸引人吗?

  于是又坐到沙发上,故意用手把V领往下一拉,露出了大半个胸,又跷起二郎腿,超超短裙太短,所以露出了白嫩的大腿。所长办公室里又没有别人。空调的温度正合适,小云刚才进来没有关门。

  所长对小云说:“空调在开着呢,你要把门关上。”

  小云扭着腰肢一扭一晃的把屁股扭得左右摇摆,去关门,还故意弯了一下腰。

  让所长看得差点喷出鼻血。小云重新回到位置上又跷起二郎腿。

  所长问道:“姑娘有什么事儿?”

  小云说道:“我最近犯了一点儿事儿,不知道所长能不能帮我解决?“

  所长一听有求于人,便故意摆出一幅正人君子的谱儿说道:“能不能解决,那就看你……那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我怎么表现呢?”小云问!

  所长说道:…那就先说你什么事儿吧!”

  小云说道:“前几天我去找我的仇人报仇,在花园酒店砸了几个盘子。被你们的人抓来了几个小弟。看所长大人能不能看我的面子。放了他们!”

  所长心想:砸了几个盘子而已。罚点儿款就可以了事儿,只要花园酒店的老板不追究当然就没事儿了!但还故意跑装着事情很难办的样子,露出为难的表情说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这事情不但暴力犯罪,还损坏别人的财物。!”

  小云说道:“那也就是你所长没有办法啦!”

  所长又看了看小云的前胸说道:“当然有办法啦,你过来我给你说!“

  小云一扭一扭的走到所长办公桌旁边,故意弯腰露出半个胸,看着所长的眼睛说道:“有什么办法?”

  所长吞了一口口水背对着摄像头。也让晓云转过脸来说:“当然有……办法了,这,不是谈事儿的地方,咱俩换个地方谈。”

  所长的老婆是农村种地的。所所里只有一间单身宿舍。供所长平时在这里午休的时候用一下。

  然后所长示意小云跟他走。小云心领神会!

  所长站起身来向自己住的单身宿舍走去,这个点儿大家要么在外边执勤。要么都呆在办公室里。所以所长绕着树荫几步就走到了,并没有人瞧见!他开了宿舍的门进了宿舍里。小云也假装去厕所里上了一个厕所。然后又偷偷的溜进了所长的单身宿舍。

  然后两人便公然做出了苟且之事。发泄完毕。所长带着小云。偷偷的开着自家的私家车,进入到了古镇边儿上的自己私人别墅里。把小云藏在别墅里,两人又在别墅里温存一番。

  小云这才撒娇的跟所长说道:“我的事儿,你究竟能不能办。

  所长已经40多岁了,能够坐拥美人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对小云说道:“放心!回去我就给你办。只要你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小云听了接着说道:“那能不能把那个李大军和蓝书成也放出来啊?”

  所长沉思了一会儿。敲了敲小云的脑袋,又翻身把她压在床上。好一会儿才说道:“放心。我会打个报告。就说上次的案子是我们有误会。不管怎么样,反正他们杀人未遂。给他找个理由交点儿钱提前释放!”

  小云听了主动在所长的脸上亲了好几下。就这样不单是几个小地痞,连李大军和蓝书成都被神通广大的所长整出了监狱。

  李大军一出监狱就提出要和小云做那事儿干。小云攀上了所长这棵大树。再也不想理睬李大军了。

  李大军气急败坏,把所有的罪过都怪在张姐和婉儿儿身上。李大军所有的财产在张姐名下!如果没有婉儿的帮助,就凭张姐那个蠢货,怎么可能让自己坐牢呢?

  小云通过所长的关系把他们全弄出来了,所以一定要四季报仇。不过小云和李大军先商量了一套敲诈蓝书成钱的办法。

  这天他们几人聚集在一个小旅馆的房间里。

  小云对蓝书成说:”蓝书成,要夺回财产,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蓝书成充满希望的问,“想到办法了,你是不是就能让杨柳回到我身边啊?”

  蓝书成说完站起身来,在小云的胸上抓了一把。小云厌恶的打开他的手说道:“跟流氓一样!”

 蓝书成着急的看着小云说道:“我还会东山再起的。帮我找一下杨柳在哪里,好不好。要不你跟我在一起?”

  小云哼了一声说:“想得美。你一没钱二没人,我图你个啥,我现在看着以前咱俩情分的面上。把你们弄出来就不错啦!”

  李大军早就憋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指着蓝书成的脸吼道:“我的女人辛辛苦苦把你弄出来,你现在吃她的豆腐,下次再敢这样给老子小心点儿!”

  蓝书成也不示弱,指着李大军说道:“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李大军啊,你现在跟我一样身无分文,小云还指不定跟谁呢!”

  小云白了二人一眼说道:“争什么争,争风吃醋的,有本事去夺走的钱再弄回来啊!”

  蓝书成问道:“小云你刚才说你有什么办法把我的钱从姓王的那女人手里夺回来?”

  小云和李大军对视了一眼,心灵神会,然后冲蓝书成说:“当然有办法了,就看你做不做!绑架了你家的孩子,看你家那个姓王的贱女人拿不拿钱来。”

  蓝书成听了连忙摇头说道:”我怎么能绑架我自己的孩子呢?这我可不干!”

  李大军骂:“真是个蠢货,绑架你自家的孩子不是更好吗?我们又不会伤害他,我们现在被弄出来了,趁你家姓王的那个贱女人不知道赶快先下手为强,不然的话等他们防备着我们,就不好弄了,再说了,我们今天就是来商量这个事儿的。”

  

  蓝书成还是摇头!李大军就给小云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李大军就去了卫生间里去了,李大军刚一走,小云站起身来坐到蓝书成的腿上说道:“蓝大哥你就同意吧!”

  蓝书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使劲的抱着小云在自己大腿根上摩索起来,正当他酣意正浓的时候,李大军从卫生间里出来,指着蓝书成叫道:“你又动老子的女人!小云刚才提的那个办法你用不用,不用你动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天打死你!”蓝书成只得点头答应了,毕竟是自己的理亏,于是几人就开始设计,怎样去绑架王姐的孩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