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觉悟
作者:明知虎山行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21-05-29 22:06:17 全文阅读

可能是新手特有概率提升的时期过了,风契花了二十金币仅仅出了两个紫光。且这两个紫光出来后,其备注让人一言难尽。

【哲思的角度:可装置在武器、个人装备上面。获得百分之二十的法力加成,提高百分之十灵力恢复。】

【猫爬架:让自家猫主子快乐的运动吧!召唤师修炼经验提升百分之十五。】

虽然出了个加持法强的道具,但是她没有武器啊!这不给她看得到吃不着?至于猫爬架,可能我家金乌它,会喜欢的吧。。。实在不行,丢给遮天藤折腾去也不是不可以。

武器什么,装备什么,秘籍什么?下次一定:)

扣扣,门外响起轻微的敲门声。

风契顺着映在门上的影子打开了门,苏目走了进来。

“师尊喊我带你一起去看比赛,说要是不想去我们可以自己待在屋里修炼。”

“今天下午有什么重要角色出场吗?”

“emm,我走时听到旁边的人说,下午好像有个热门选手要上场。”苏目思考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听说很强。”

他点了点头,明显将话听了进去。

风契也有想凑热闹的心思,

“走吧走吧,看比赛。”

两人走到拐弯处,恰好看到郭熙在那等着。三人一同走去导师台,这时风契才看到上午一直空缺的位置上,坐了一位老者。她想起这位应该便是三大家族之中,金家家主金碲封。

至于为什么上午没来,下午又到了。估计等会儿这里可能要演一场大戏。

果然,三位大佬随后而到,落座后。风契偷瞥到,三人神情隐而不发,面色铁青。想想也是,城主都到了,你一个金家家主好歹也住在重炎城里,靠着重炎城发展至今,成了三大家族。再怎么样也得卖城主一个面子。

却没想好家伙,都快把对立搬到台面上来了。直觉吃了口大瓜,风契不敢再看,转眼将视线投注到赛场上。

此时战台上依然是那个让人熟悉的主持人,他挥手之际,观众席上便是一大批热情回应。

“下午第一场!秦画泠对张秀红。”

“怎么回事儿?之前不是说秦二小姐不会参加今年的竞选吗?”

“没想到秦二小姐也来参加比赛了!”

“诶兄弟,你管这么多,今天下午第一场就是秦二小姐开头!那该有多精彩!”

观众席上,众说纷纭。

在万众瞩目之下,少女一袭粉色衣裙,活泼灵动的跳上了战台上。淡淡红色气体从身体散发出,“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她挥下手里的长鞭,力道之大甚至连战台上都裂开几道缝隙。

“秦画泠,21级器武者,请指教。”

21级,这算是目前为止风契看到的等级最高的参赛选手,而且看她的年龄。好像连二十都不到吧,这天赋算上佳等。

如果不是之前在无名小镇里听到他们吹东龙国太子有多nb,秦画泠的天赋估计配风契称一句恐怖如斯。可惜,她信了。

没错,她也没躲过洗脑程序,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内心早已变成了太子的事业粉。

张秀红是位披着长发的阴郁少女,自她走上台,欢呼声便弱下了许多。她不甚在意,行礼道:

“张秀红,21级灵师。”

两位皆是21级!二十级被大陆上的人称之为分水线,度过二十级之后才配真正意义上称为武者或是灵师。而淌过分水线后,二十级以上的灵力或者武力则会从虚无缥缈的气态转化为一股凝聚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也会转化成不同种的形态。

列如张秀红施展灵力后,一个巨大的蓝色水柱凭空出现在秦画泠面前。

嘭嘭嘭,水柱抵挡在秦画泠面前,使她无法被近身。作为一名灵师,如果一旦被近身攻击,那么下场无疑便是失败。没有任何保命技巧,一名灵师有多体弱,在同等级战士贴身后一记攻击就能下场。

当然不缺乏某些灵师拥有特殊的手段,以及特殊的技能让他们有能被近战攻击后的防御手段。但对于职业特殊性来讲,战士与灵师的优缺点虽不同,却能互补。

然而秦画泠岂会被一水柱挡在外面,白白消耗体能?几乎是下意识的身体反应,秦画泠腿脚一个蹬立,腾跃至半空中,手中长鞭用力往前下挥去。一股强劲的鞭风向张秀红处袭击而来。

只听一声巨响,张秀红及时操控水柱抵挡下秦画泠长鞭一击,却也被消耗大半能量,之前约莫三米之高的水柱如今仅有一半之高。

还没等张秀红缓下一口气,下一刻变故突生。只见秦画泠的鞭子已然脱手,缠绕在水柱之上,

“给我破!”

尾音刚落,水柱突然破开,整个战台如同被清洗了一番,甚至连场地上留下的刀枪剑痕都无比清晰。

秦画泠手一抬,长鞭从地上弹起,回到她手中。

张秀红面色一沉,显然没想到她精心准备的水柱既然如此被秦画泠一招解决。只可惜,但那只是留来拖延时间的罢。

这般想着,两人依然对持,观众席上的情绪被点燃,已然热火朝天。

“干的好!漂亮!”

“秦小姐最美!”

一个巨型阵法在秦画泠脚底若隐若现,数十个深蓝色水球在张秀红四周凭空出现,坏绕着她。

“秦小姐,来迎接你的第一次失败吧!水星!陨落!”张秀红脸上浮现出对胜利的渴望。她要赢,赢过这个从小锦衣玉食,万众瞩目,被当作天之骄子的少女。

“雕虫小技。”秦画泠面色沉着下来,她左手上抬,武力形成一道透明色的屏障抵挡着对方来势汹汹的进攻。

然而水球数量极多,且攻势太猛。秦画泠面色逐渐变得苍白,她本坚固防守的位置也往后退了几分。

再坚持一会儿,等她耗完灵力。她在心里这般想到,紧咬下唇。

一边是毫无节制的发动攻击,水球进攻的速度越来越快,撞击声也愈来愈响。

而另一边,随着“咔嚓”一声,屏障骤然如蜘蛛网状碎裂开。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秦画泠倒退三步,口吐鲜血。

台上,秦衡大怒,拍桌而起。这人既敢伤我女儿!

“秦家主!”

城主制止道,“这只是场比赛。”

重炎城内谁人不知秦家有多护短,更何况被秦家当作掌上明珠养大的女儿。但比赛归比赛,都说刀枪无眼,受点伤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秦衡微闭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虽无之前怒气,却也面色难看。

风契心下一阵感叹,好在秦家主还是讲道理的。而此时台上局势突变,本被打的节节败退的秦画泠,忽然如同一只灵活的兔子躲过张秀红周围技能残留下的水球。

只听几道速度极快的鞭声,战局落下了帷幕。少女大口喘着气,已然是累极。

“胜利者是!秦画泠!”

赛台上,拿着长鞭少女看向了上方处。

风契远在高处,与她对视。烈焰骄阳,在头顶处熊熊燃烧。

——

“你怎么回事?”

苏目走了进来,坐在桌上拿了一杯果汁喝。风契端坐在茶座上,老僧入定保持着修炼的姿势。他不信邪的在风契眼前用手晃了晃,“喂,醒醒。”

“这家伙怎么回事儿?自从塔里回来,饭也不吃话也不说一句,就回房里,还以为准备干啥坏事呢,怎么突然就勤奋修炼了。”

不会是受刺激了吧?哎,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

“那我给你带过来的饭,我吃了哟。”

说完,苏目摩擦手,激动不已地打开了木盒子,从中盘出几碟小菜。说实话,刚刚在餐厅里没怎么吃太饱。其一是有些担心风契,其二便是在餐厅里遇到了糟心事影响胃口。

看了一下午比赛,苏目肚子饿的不行,好不容易等到比赛结束,回到金楼冲进了餐厅,却被人挡在门外。里三层外三层,苏目不认识堵他的人,但他们身上穿的衣裳他自然是认得的。

看在将来是同学的份上,苏目还是好脸色的问道:“有事吗?”

“原来你就是大导师的徒弟?看起来连二十级都没有,呵没意思。”

众人轻视的目光打量着苏目,然后又像看到脏东西一般嫌弃的移开了眼。

纵然郭熙随后便到了餐厅,那堵他的人如同耗子见到小猫,溜得贼快。却也不可避免的影响了苏目干饭的心情。

他埋头扒饭,表面看起来急不可待,然而手上的速度却越来越慢。

“算了,我也回房间去修炼了。”

苏目微微低头叹息一口气,哎,如果说之前穿越到这片大陆,他们心中抱有一丝旅游的心态,现在已消失的荡然无存。

当你与大陆里的人走动越近,就越会知道这片大陆的生存法则有多残酷。武力至上,崇拜强者的背后是对弱者的轻视和嘲讽。若想要人尊重,那便拿出你的实力让人钦佩。

苏目悄声将门合并,在心里暗定下目标。

约莫整整三日,风契虽然刻苦修行,但钱还是要赚的。有钱才能抽卡,有卡才会使她们更强大。几乎早上摆摊,下午晚上修炼,整日攀高塔、食堂和屋子三点一线雷打不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