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团队赛
作者:明知虎山行  |  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21-06-01 22:44:48 全文阅读

团队赛?风契不知怎得忽然想到昨日与其对视一眼的秦画泠。明明还有两天,但他们早已组成了一队。她开始期待两天后,会有怎么一场比赛。

晨雾清洗街道污垢,微风带来勃勃生机。

火炬,高塔,鸟语鲜花。随着歌声与欢笑,少年少女们聚集在广场中央。为首带路的少年,穿着一身白蓝色校服。

没想到即是莫特林学员带队,怪不得之前没怎么遇到过莫特林学员里的学生,估计都是被抓壮丁了吧。风契怜悯的看着站在一旁的学员们,某些人表面看起来很光鲜,其实就是被人抓过来打工的可怜人。

天涯何处无知己,打工人遇上干饭人。两眼泪汪汪。

依然是熟悉的高台位置,以乌城主为首的三大家族族长早已坐在椅上等候多时。简单礼仪过后,郭熙带着风契两人落座旁侧。不多时,婢女端上来几盘果蔬,还有几块糕点。风契目光轻轻飘在盘子上,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糕点味道如何?

这般瞧着时间久了,郭熙玉手轻捻一块,低声道:“风契,来,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好!师父。”风契语气欢快的回道,侧身弯腰偷偷咬了一口,浓浓的花蜜味充斥着整个喉咙。风契眼光一亮,这糕点味道虽淡却甜,满口的花瓣更是让人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

糕点吃着也不粘手,若是口干再配上一壶茶水。

说起来,糕点之中,鲜花饼的滋味也是一绝,入口满香舌尖回味。上等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式,保留齿间情味,回味无穷。然而鲜花饼的食谱解锁,也要到二十级以后了。

虽然现在还做不了糕点,但其中最主要的食材——面粉,风契着手开始准备。再下一批辣椒粉制作完成前,需要储存一大批小麦。

至于之前几天存好的辣椒粉,风契全部收在了常老板提供的空间手戒里面。听说这个戒指还是常家祖传的空间饰物,拿出来给风契装东西时,心疼的宛如在割肉。好在这一批,如果辣椒粉买的好,也能撑一两个月。

至于一晚上肝出来的果汁,也一并放在戒指里面。满打满算,这一批若是全部卖出去,分成下来的钱也是一大笔巨款。

到时候,解锁的东西多了,能卖的东西也多了。

战台上已经布置完毕,十个战队分别站在不同区间,不同颜色的旗帜立在战队最前方。而旗帜旁站在战队为首的人便是此队的队长,风契一眼便看见一队队长,正是那位第一轮竞选赛排行第一的关家子弟——关尹。听闻他自小便是重炎城里有名的神童天才,喜武好斗。虽不是关家少主,却在关家家主眼里宛如亲子,更是视为下一任关家接班人。

至于关尹父母,在重炎城内却寻无可闻,查无此人。

主持人依然先公布比赛规则,“以战台边界为线,出线则为失败。战队比赛开始中,如若该战队所有人都失去战斗能力则比赛失败。若对手投降,及时收手不可继续攻击。友情提示各位在战斗中要顾及轻重,不可有杀心,不可至人失智残疾。”

“大家比赛沟通,点到为止哟。”

主持人几番话点完主题,乌城主从座位处站了起来。

“那么,将有我来抓阄出第一场比赛战队。”

十张旗帜随风而起,漂浮在半空中围绕整个场面转了三圈。一面面旗帜从他们头顶上飞过,支持着战队的观众们举手呐喊。

“一队一队!胜利之队!”

“二队二队!顶峰相见!”

旗帜缓缓落在空白的地板上,两两一队,共五排。

“第一场,三队对战七队!”

“第二场,一队对战四队!”

。。。。。。

三队队长是一名少年老成的男生,手中执掌一剑。谈起剑,风契蓦然想到之前见过两面的少年,他亦是持剑,风姿卓绝。

怎么忽然想到他了,风契按了按头穴,看来最近是真的忙疯了。

对局双方皆是常见的阵容,两战二灵一辅。从场面上来看,三队的辅助是一名治愈型灵师。也正是如此,七队火力几乎集中在他身上。

“大陆职业分三大类,武者、灵师、召唤师。其实不讲究说法,召唤师也是列数与灵师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咒师、治愈师以及魔法师。在团队当中,咒师的要求无疑是苛刻且严格的,他不仅要有大局观,且能带动节奏。咒师偏向与辅助和控制,也是一个团队智慧的存在。对于治愈师来讲,他们一般没有伤害太高的技能,也没有控制技能。但如果你们将来遇到一个真正的治愈师,那么你想受伤都难。魔法师顾名思义,将自身灵力通过技能达到爆炸性伤害,也是灵师中人数最多最热门的职业。”

“若将职业比作一个人,那么以咒师为头部,武者为身躯中坚力量,魔法师为立起之根本,治愈师为左手,召唤师为心脏。”

郭熙说道,“组成一个合格的团队,需要每一个人的配合。然而目前看来,三队开局前并没有团体意识,而七队却有目的性的针对。这一局怕是很快便会结束了。”

战台上,三队里唯一的治愈型灵师已经被七队一位战士和一位灵师包围住。

而三队此时已被打乱阵型,由两名战士为首的三队队员与治愈型灵师分隔两处。即便三队队长反应过来,想冲上去支援,却也被七队灵师的技能拖延住。

治愈师,出局!

三队队长怒吼道:“去你的,给我冲!”

缠在他身上的冰晶,突然碎裂开,化作一地碎块。肉眼可见的血红色武力荡漾,一股极为霸道的力量从他身体内爆发出来。

七队队中心,只听少年说道:“全部回来!防御。”

话落对面三队的人冲锋的姿态突然定格在原地,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着他们继续前进。

秦衡诧异的说道:

“没想到既是一名辅助类咒师。”

“偏向防御类型。”

少年手拿法杖歌咏着咒法,而三队的人在短暂眩晕后恢复神智,为了减少能量输出,他们几乎全靠肉体攻击欲图打碎屏障。

然而七队并不会这般坐以待毙,几乎是同一时刻,少年抬手指挥道:“魔法师准备技能,两名武者绕后将对面灵师先干掉,治愈师记得给战士加治疗。”

七队里的队员明显十分听少年的指挥,两名战士腿一个蹬力急速冲了出去,而魔法师也在念叨着咒语。

三队队长眼见如此,心下一急,不行了,得把那指挥的咒师给干掉。按照等级来讲,三队总体的实力比七队要高许多,只是前期失去了一个治愈师,整个团队的实力被大幅度增减。而导致现在被动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还在屏障里的少年。

他想起一句话,若是遇到一个咒师,那么一定要小心提防。

无论是心机还是战术,这都是一名合格的咒师必备的技能。

这局,败的如此不甘心。

七队两名战士已经近身到三队灵师面前,几乎是一瞬间两名灵师就被踢出战局。眼前还有虎视眈眈的咒师和魔法师,若不其然,魔法师的咏唱也要结束了。

不行,怎能败的如此狼狈!

三队队长再也不保留实力,全力将屏幕劈碎。与站在他一旁的战士对视一眼,两人表情发狠冲向了少年!

危机时刻,少年侧身躲了一招攻击,再下一招即将落在他身上时,一股强烈的火焰气息从他们脚底下冒了出来。

魔法师咏唱结束,他轻轻擦了擦法杖上不存在的灰尘。

“你们输了。”

一个能容纳十人范围大小的魔法阵显现在大理石板上,发出艳红色光辉。流转的阵法里流动着金色文字,灼热的气浪荡出波纹。突然,烈焰破阵而出,冲天而上,两名战士即便及时护住自身却也收到不少波及,从而失去了战斗能力。

一环扣一环,这就是咒师吗?

风契看着台上保持着胜利者姿态的七队,就像师傅所说的那样,咒师是团队的智慧。少年对局前策划好如何打开自家优势,算计好魔术师咏唱技能的时间。如同滚雪球一样,三队的失利只会越滚越大。

“三队总体等级来讲,占据了极大优势。可惜他们的团体对战经验几乎为零,若不然这局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秦衡不大不小的声音,颇有些惋惜地说道。

团队之中,最注重的就是配合。而若想组成一个精英团队,则不仅要团员能力出众,增大优势弥补短缺扬长补短才是一个团队应有的样子。

“第二阶段竞选赛第一场,七队获胜!”

三队队长垂头丧气的爬了起来,双方相互握手,才从战台上退了下去。

主持人接着宣布道: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人气最高的一队队员,还有实力强劲的四队队员上台!”

风契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往台上一瞧,便是摆着一张高贵冷艳的脸,走在一队前头。身后,同样是武者的秦画泠。然而让风契没想到的是葛焕长着一副长期习武的脸,却是一个咒师。除此之外的两位少年,一名灵师,一名治愈师。

明知虎山行
作者的话

啊哈,有人吗?作者弱小可怜又无助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