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怒火
作者:明知虎山行  |  字数:3160  |  更新时间:2021-07-03 23:03:51 全文阅读

“关尹,家住重炎城关家,26级器武者,善用枪法,武器名为踏浪,对体武尚有涉及。”

关尹右手翻上,手心对向他们,一柄银白色长枪突然出现被他握在手中。

手握银枪,关尹气势骤然一变,整个人变得更加凛冽。

而这时奎咒上前一步说道:“奎咒,23级咒师,法杖名万诅,偏辅助控制系。”

这是第一次,风契等人近距离见到奎咒的法杖,通体玄黑色,杖身两头蛇缠绕而上,黑鳞密布。其蛇眼紫瞳,与之对视让人觉得冷意到了心底。

风契看了一眼,体内暗藏的三足金乌的本源的神火似是受到了威胁一般。好在她及时调正气息,压抑住神火。

外表看起来,只是像似被吓到了一般。好在几人的注意力并不在风契身上,杨纪随即抬起头。

他右手青紫色气流相互碰撞交融,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自他身上传来。一声野兽般的吼声,传了出来。召唤法阵形如魔法阵一般,却比之花纹更多,色彩更加鲜丽。

此等威慑力,杨纪的召唤兽到底是什么类别?众所周知,召唤师高低的划分,除却等级,自然还有召唤兽的区别。在同等级的情况下,不同的召唤师的差距往往是由召唤兽所拉开。

正所谓五行元素相生相克,元素召唤兽在对局上的优劣亦是十分明显。同样,召唤师等级若相差太过悬殊,那么元素相克这一情况也会被打破。

毕竟,水能熄灭火焰,但如果火的能量越大,亦可将水蒸发。

召唤兽种类区别分为:地兽、灵兽、兽王、兽皇、天兽。

以及,神。

花纹越多,则代表召唤兽越珍贵。风契之前的花纹与这相比较起来略有些逊色,御神狐好歹乃是天兽,召唤它的法阵太过绚丽,她不念咒语有大部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果说刚刚风契,召唤法阵为灵兽级别,那么杨纪的这一手法,至少兽王之上。

他可是个才十八九岁的少年!

“杨纪,帝都杨家的三少,21级兽灵召唤师,召唤兽青霆。”

风契等人惊吓地看向杨纪,尤其是苏目。他俩玩的最好,虽不谈起家世旧事,但两人性格相合,聊起天来甚是有趣。更何况还是训练15日的室友。

不过没想到,他不说出身份,一说出来,既是让人惊掉大牙。

除了之前有所猜测的关尹,其余三人就算不知道杨纪的名头,但也听说过帝都五大家族之一的杨家!

杨家世代出镇国大将军,威猛如虎、精忠报国,无一不是沙场上号令千军的强者。

和平年代来临,杨家有意收敛,一直到现在不常插手国家之事。不问不顾不看,秉着三不听的原则,此举即得皇室心意,两家修好。如今的杨家亦如盘曲在帝都的白虎,打着吨。

帝将一心,对东龙国的影响和好处自然日渐体现了出来。

如今,更有句话可说如今的东龙国。

“有杨家一日在帝都,皇室一日为东龙。”

“皇室一世不倒,帝都一世有杨家。”

怪不得怪不得,风契突然想起来在之前再次见到东策安,巧遇杨纪,为何他会有那番表情。

好在杨纪明显有所收敛,不然以他召唤兽的级别,足矣将五人的位置暴露出来。

即便这是由关尹设下的隔音障。

风契缓下情绪,看来她这一步没有走错。将来,恍如隔世的风契无比不怀念这一天,一个在未来顶级的队伍,让敌人闻风丧胆,让朋友心安的强者,在莫特林森林里诞生了。

……

夜,很安静,几个布包子搭在大树下面,几名少年少女围绕着火堆,火光照耀在他们每个人的脸庞。影子摇曳,每个人的脸上是看得见的疲惫,他们烤着打猎回来的野兔。

浇上油和盐巴,放点其他佐料,甚至有人拿出了辣椒粉,少女尽心尽力地坐着餐食。队友已经很累了,她得好好犒劳一下。

香味飘散,少女端着盘子放在了他们中间,美食当前却令其余四人提不起一点儿兴趣。

苏目躲在树背后,这里草丛较多,适合隐藏位置。但同时蚊虫也多,短短在这儿待了半刻,苏目脸上已经左一个小包,右一个大包。

想挠一挠都不敢,生怕被人发现,单杀后拖队伍后腿。

他看向那边的人,饭点了也不吃东西,这美食香味甚浓,有辣椒提味更是美味。这些人怎么还不动?

莫不是这些天得了外面发生了什么,导致新生得了厌食症?这可不妙,将来风契若是赚不到钱,照他这花钱的速度岂不是得喝西北风?

这般想着,苏目便坐不住了,他静悄悄地缓慢向前移动身躯,先是背往上拱,然后头与脚慢慢地往前移。动作像极了毛毛虫,不过现在也不能讲究这些。

苏目轻轻拨开挡在眼前的绿叶,这仔细一瞧才发现,嘿,碰到熟人了。

坐在地上的五位,正是风契的同班同学,恰好还有两名女生。其中还有炊事班的班长李含羞,这不就凑巧了吗?

只不过看起来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大妙,五人面色愁容,衣衫上甚至有破开布线多处。明显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苏目打算静待在这里,看看他们会不会聊些什么。

一声叹息声打破了此时的宁静,少女是队伍里唯一待在原地守着大本营的人,虽然不知道之前队伍里发生了什么,导致回来时全都一脸疲倦,且身上些有挂彩。

气氛十分沉寂,像是受到了打击,颇有几分萎靡之色。

他们不说,少女也不好开口询问,免得说多坏事。

一位少年最先开了口,他拿起一串烤肉说道:“刚刚我们遇到隔壁二班的队伍,又过来催了。”

二班?苏目记得风契吐槽过,里面有个公主叫东婧祝,与她很不对付。

少女一下子变得焦灼了起来,她问道:“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还打着那个注意。”

李含羞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东西,听见此话,小脸顿时被气的通红。整一个见人就害羞地女孩,此时大变了个模样,显然是怒极气愤地说道:

“她们还打着像我们这里打听消息的注意,更甚至想让我们一同加入她们。”

“之前还好,现在软的不行打算来硬的。风契对我们一班的同学照顾蛮多,她们要想从我们这里打听风契的任何一分消息,没门。”

其余三名少年赞同地点了点头,就因如此才被人打了回来。若不是她们人数较多,否则他们怎会落败。能进一班,那可是综合成绩排行前二十,拔尖的学生。

少女接着话,说道:

“且莫说她是她二班,我们是我们,怎么可能胳膊肘子往外拐。既是风契等人是我一班的大招牌,若是真被她们以这样的方法落败在比赛中,岂不是变相的说我们一班不团结?”

“暗地里怕不是会笑话我们。这件事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妥协。”

苏目算是听明白了,感情二班的那位娇贵公主,正想方设法地打听他们的消息。来势汹汹,情形看起来十分不妙啊。不过令他大为感动的是一班的同学,虽然并不知道他们的任何消息,但即使是受了威胁依然要保住他们的心。

他们又接着谈了些现如今,比赛不像是比赛,更像是一场围剿。几人吃完了饭,将火散了去,各自回到帐篷里。

苏目凝眉,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去跟风契几人通报一下。几步窜梭中,森林里已寻不住苏目的踪迹。

关尹离洞口最近,他正在擦拭着手里的银枪。由于之前猎物打的较多,肉类充足,现在又躲着人,自然他被严令禁足,不准出山洞半步。

这也导致某人心情很不美妙,看着回来的苏目,脸上更添几分冷霜。不过苏目可不吃这一招,他偏头好笑地看着关尹,微微得瑟地说道:

“关尹,瞧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说着,苏目假装做出取下手镯的动作。

关尹虚眼看向他,这人又在做什么妖孽?

苏目突然做抬手状,“给你带回了外面的空气啊哈哈哈。”

然后很有自知之明的立马跳到离得远些的地方。

风契将此听了个完全,只恨不得把他拖出去扔进下水道里。瞧着关尹那张黑沉沉的脸,都快吓跪了好吗?

真不愧是你,苏目。

简单将东西收拾了一下,五人围着火开始谈起了人生。

苏目将所看所听的事情一一转述了出来,令众人骤然沉默。他们也没有想到,背后组队要搞他们的人,既然会是二班的那位。

更没有想到的却是,为了找到他们的消息,居然逼迫一班的同学。不仅仅是对于同学的愧疚,还是只单独对东婧祝的做法来讲,已经触及到了风契的底线。

东婧祝这样疯狂寻找的原因,与风契多半逃不了干系,甚至有可能是单独的针对她。

她这人一向不喜欢斤斤计较,如果真要有事儿惹了她,风契她性格可不会这么好欺负。忍忍就过去了?她又不是忍者神龟,忍个球子忍,拔刀出来干不行?

这般想着,风契顿时是坐不住了。

心里的热血在翻滚,手里的藤曼在沸腾。御神狐爬向风契右手臂上,然后弹跳至她头顶,白绒绒的狐狸耳朵一翘一翘地,很是可爱。

风契揉了揉狐狸的小脑袋。、

乖啊,妈妈要出去好生跟人讨个“说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