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雪落白棺出少女,白衣白龙隐黑棺(上)
作者:踏月琉璃千山雪  |  字数:2107  |  更新时间:2021-05-05 17:17:16 全文阅读

芸菲瑶醒来的时候,登仙台飘起了入夏的第一场雪。

白色的雪,像极了情花的蕊,盈盈下落,落在琼花树上,镜月湖畔,不带一丝凡尘的烟火气。那一片片纯白,亦如登仙台上的白色棺木。

白棺有八,围一圆,以众星捧月之势围了一把石剑。石剑插在八角形满是上古刻印的台子中央,天空的雪被无形的气引着,正通过石剑飘向芸菲瑶的身下棺木。

芸菲瑶睁眼的刹那,天上的雪突然停了,雪花纷纷落下,最后隐入石台内,石台上的上古刻印少了一道灵气,多了几抹破败。

“小姐,你醒了……”未等芸菲瑶缓过神儿来,一个少年带着一身书香卷气扑到了身前。他长得很是英俊,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与年纪不相符的稳住,一双黑色的眸子满是沧桑,厚厚的嘴唇承载着风霜雪雨,一头黑色长发被一根麻绳随意的束着,发丝上是春秋冬夏。

这会儿,他一双眸子里全是芸菲瑶,眼波闪动,一层水光浮动着,隐忍着,不知怎的,芸菲瑶感觉有些心痛。

“你谁啊?导演呢?说好了加个盒饭的,还没答应我呢……怎么就趁我午睡把我放进道具里,你们这是彩排呢,还是开拍了?”芸菲瑶小脸一板,将内心的不适狠狠的抛掉,又恢复成了那个刁蛮任性的小丫头,一万个不开心写在脸上,“我可告诉你啊,别以为我睡着了就可以不认账,盒饭必须加,还得加个鸡腿,对了,再来个男主的签名照片。”

芸菲瑶一边嘀咕着,一边用眼角余光瞥着四周,她现在突然有些紧张。听这个‘侍从’的意思,自己这是不演龙套了,演女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躺赢?’可镜头在哪儿呢?

“小姐,你怎么又开始说胡话了?”少年一脸紧张,抬手摸了摸芸菲瑶的额头,后者不仅翻了个白眼,心道,‘这就开始了啊,这位小锅锅一看就是前辈,临危不乱,有点小压力啊。’再一想,她就有些发虚了,她没看过台词啊,再说她这龙套也没台词啊,现在突然变成女主了,这怎么演?对了,又说胡话,又,难道女主是个……?

芸菲瑶正寻思着,少年说了声“小姐快走”将她拉出了白棺,一边拉,一边飞快的看着四周,那模样,就好像生怕有什么怪物跑出来咬人一样。

“既然来了,就不用走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十步外多了一道身影。是个少年,看不清脸,一袭白衣,一把剑。剑已出鞘,三尺青锋上寒意习习,远远的便觉着浑身不舒服。

身后一个少年,身前一个少年,一个刚毅,一个空灵。一个唤醒了她,一个想杀了她。

“你是谁,芸氏祖地秘境有上古大阵守护,你是怎么进来的?”背后少年一个侧步上前,将芸菲瑶挡在了身后,回头低声道,“小姐快逃,逃出去,隐姓埋名,万万不可吐露自己是芸氏子弟,以免引来杀身之祸……”

“我不会走。你若死了,这天地如此之大,我岂不是太过孤单?”芸菲瑶飞速‘入戏’,给自己加了一段戏码,她就不信,导演会舍得剪了……只见她将少年拉到身后,站在了前面。然后,右手向天举起,掌心微张,目光扫向石剑,一声娇喝,“剑来!”

一边想象着后期加的特效,一边高傲的看向白衣少年,芸菲瑶的嘴角多了一丝冷笑。

“完了,小姐又犯病了。”身后的少年拍了下额头,想上前阻止,却猛地瞪大了眼睛。

芸菲瑶想象中的“咔”和小黑板并未出现,而是生生看到那死气沉沉的石剑,随着一阵“咔咔”乱响不停颤动着,地面起伏不断,无数碎石震颤着滚出地面,形成了一圈圈的涟漪。

“嗡————”

石剑一道剑鸣响起,剑身闪过一道银光,“噗”的一声挣脱地面,冲天而起,在半空绕了一圈,旋转着,如蛟龙出海般穿越了距离,瞬间落在了芸菲瑶的掌心。

阿巴阿巴阿巴……芸菲瑶的脸上一片黑线,心里一万个喵里个咪呀。 ̄□ ̄||

从长剑上传来的血脉相连的感觉,和正从长剑传进体内的无形力量,都让芸菲瑶刹那清醒,这特么不是拍戏,这都是真的。

突然,芸菲瑶整个人都不好了,非常不好。

“你……不是她。”白衣少年突然狰狞起来,咆哮着,手中长剑一吐,人随剑走,带着一道银色匹练眨眼间到了身前,“你不该醒过来,三千年了,整整三千三百三十三年,既然你沉睡,为何要醒?”少年的剑化成了一头白龙,白龙全身鳞片层层炸开,双眼灵气凝聚,一声怒吼,无数灵气喷出了一片水雾。

龙未到,龙目内先行吐出两道剑气,随后龙影和少年的剑带着无边的杀气扑来。

“来真的啊?”芸菲瑶下意识的一个旋身躲开两道剑气,体内一股无形之力从脐下三寸冲至四肢百骸,身体突然间仿佛不是自己的,手中的石剑鬼使神差的斩了出去,一剑生剑罡,化为银色花朵吐出,剑气化蕊三十三,带着无边杀意扑向少年。

“嗤——————”空气仿佛被斩开,三十三道剑气花蕊“咚”的一声轰在白龙身上,轰出了万千花朵。

白龙碎,化满天纤尘,如萤火虫般盈盈飘落。

“啊啊啊啊……别拉着我呀。”花朵吐出,剑随花动,芸菲瑶被剑带着、旋转着刺向少年,吓得一阵大呼小叫。

一把剑在少年手中,一把青锋在少女手中。两道银白匹练在空中掠过,时间仿佛也慢了下来。

某一刻,“叮”的一声,两剑剑尖相撞,少年浑身一震被振飞了出去。而云菲瑶则被大力推的后退三五仞,在地上生生拖出了一道白色。

“气死宝宝了,连女生都打,你会付出代价的。”

云菲瑶单膝跪地,浑身的气力凝聚为一剑,挥手间便是两剑。

“糖葫芦!”一道剑气横空而出,纤细如针。

“炒栗子————”一朵剑气银花飘零飞出,空气被带出层层涟漪。

“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云菲瑶挑着双目盯着那白色,眼中尽是杀意。

……

踏月琉璃千山雪
作者的话

我有故事,酒在何方?新人说梦,求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