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坑爹的重生
作者:取个笔名咋这么难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21-05-07 20:23:53 全文阅读

姜念娇发现自己重生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明明已是年近不惑的女子却回到了自己十八岁参加春时宴的那一年。

  过曝的日光与围在周围的人群,甚至是叽叽喳喳吵闹的声音都让本就充斥着恶念的姜念娇心下厌烦无比。

  偏偏还有那不识趣的见她睁了眼便巴巴的往上凑。

  “念娇,醒了!念娇你没事吧?”说话的女子是一个巴结于她的小吏之女。

  看着对方一副故作关心的姿态。

  姜念娇只觉得自己膝盖以下的部位全是钻心的疼痛,甚至是她手掌心都黏满了沙尘,故而她只冷冷道“有没有事你从景山凉亭跳下来不就知道?”

  那小姑娘似是没料到姜念娇如此毒舌,此时被姜念娇呛声,那女子顿时小脸通红,只再不敢往前凑。

  而旁边年轻的女眷们也只能小声的劝慰道“念娇,且再忍忍,太医马上就来了。”

  姜念娇其实挺想叫她们也闭嘴的,可想着自己一次得罪太多人面子上到底不好看,故而她只生生忍下了。

  眼见着场中氛围便要冷却。但作为一个搞事小团体,有人是注定不会让场面冷下来。

  在众人都因为姜念娇的低气压而不敢轻易接近她时。

  一名身着红衫的高挑女子却是大大咧咧推着一名柔弱的白衣女子差点跪倒在姜念娇的身前。

  “阿娇,苏止柔这小贱人怎么处置?要不要我给你打她一顿出气!”红衣女子虽是一副问询姜念娇的语气,其实看她那模样,也知道她不过是想找个借口练她的鞭法罢了。

  毕竟京城谁人不知陈大将军的女儿陈嫤年是京城有名的混世女魔头,她手下但有不顺着她的,多半都少不得要被她抽个死去活来。

  偏偏最近京中春时宴上素来暴力的陈嫤年却看上了君子端方的大皇子赵念泽。

  只可惜赵念泽对于暴力的陈嫤年并无想法,却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官的女儿苏止柔情有独钟。

  此时好不容易让苏止柔落了单,而且还有了姜念娇被苏止柔推下景山小凉亭的由头,陈嫤年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教训苏止柔的机会。

  偏生那看起来柔柔弱弱,小白兔似的苏止柔,此时被陈嫤年拉着却还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只朝着在场众人辩解道“我没有推她!是她想推我自己掉下去的。”

  她这话音刚落,陈嫤年便直接一巴掌呼上了苏止柔的脸颊。

  苏止柔躲闪不及,只被甩的整个脸颊都侧了过去。

  说实话,看着陈嫤年甩苏止柔巴掌,姜念娇是心中暗爽的,如果不是刚才摔下来,腿脚行动不便。

  她恨不得自己也上去甩苏止柔几耳光。

  她恨死了苏止柔,恨死了她貌似无辜纯良的模样。明明苏止柔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包子,出生卑贱,性格柔弱,连容貌都只算平常。

  凭什么她一出现便吸引了自己表哥赵念泽的注意力。

  凭什么表哥只将她视若珍宝,却将自己视为脚下泥尘。

  明明她才是天之娇女,容貌好,家世好,地位好。而且只有与她联姻,表哥才能更顺利的走上大位。

  可表哥最后为了那苏止柔却什么都不顾了。

  而且与她作对的自己还每次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要想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

  姜念泽便恨不得苏止柔马上去死。

  只有她苏止柔从来不曾来过这世上,或许表哥才会多看自己一眼。

  故而在陈嫤年准备出手教训苏止柔时,她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只对着陈嫤年道“用鞭子抽有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将这小贱人……”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心脏便传来一阵近乎抽搐的疼痛。

  于此同时,她能听到一个冰冷的机械音正在自己脑中不断警告着自己: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在本系统使用期间,宿主不可有过激言行,如若伤及男女主。宿主将被直接抹杀。

  听到那个冰冷的声音,姜念娇只痛得咬牙切齿,同时也恨得咬牙切齿。

  她的确是重生了,可她重生之后却也被绑上了一个自称是什么磕cp的狗屁系统。

  这狗系统告诉自己她是一本小说里的恶毒女配,而她表哥赵念泽是书里的男主角,女主角则是她的情敌苏止柔。

  因为二人的阻力太大,两位主角be了,为了自己磕的cp能有个圆满结局。

  这破系统便强行绑定了自己。

  一想到自己重生之后不但不能拆散自己表哥和苏止柔,还要撮合这两人,她便觉得心头更是呕了一口恶气。

  而此时等着姜念娇给自己出馊主意的陈嫤年,在发现对方话说了一半便不说了。

  她一时倒也有些慌张起来“阿娇,你这是怎么了?”

  姜念娇捂着心口的位置,直待着那阵痛稍微舒缓了一些,她方才惨白着一张脸看向陈嫤年道“没什么。”

  语罢她又恨恨看向那苏止柔“阿嫤,要不今日且放过这小贱人吧。”

  听了姜念娇的话,陈嫤年立时只不可置信道“阿娇,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念娇虽然并不情愿放过苏止柔,可她心口的绞痛却半分也不肯放过她。

  姜念娇只能捂着心口,惨白着一张脸道“你别管什么意思,照我说的做便是了。”

  许是姜念娇的表情实在太过恐怖,陈嫤年到底还是不甘心的放开了对苏止柔的钳制。

  “真是便宜你了,滚吧!”

  丢下这话,陈嫤年便朝姜念娇凑了过来“阿娇,你不要紧吧?”

  姜念娇尚且没有开口说话,倒是原该离开的苏止柔却不知何时近到了她们身前,怯怯插了一句“我瞧着她像是心绞痛,你们且散开些,让她躺一会儿吧,姜姑娘也不要激动。”

  陈嫤年见那小医女仍不肯离开,只白了一眼苏止柔“这里有你说话的地?阿娇让你滚!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不想那苏止柔不但没被吓退,反而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

  眼见着她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便要往姜念娇的唇边送去。

  陈嫤年当即便挥手将苏止柔的药瓶打翻在地。

  她只愤怒道“苏止柔,你将阿娇推下去不够!现在还想做什么?”

  眼见着姜念娇的脸色越发苍白,苏止柔连忙焦急的低声解释道“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药,这是治疗心绞痛的药丸,你再不让她服药!她会死的!”

  听到这一句,陈嫤年也吓得不轻,她虽是个混世魔王,打伤人也是常有的,却还从没有真要了她人性命。

  看着怀中脸色青白的姜念娇,又想起这人到底是个医女,陈嫤年的声音终于低了下去“你说的是真的?”

  苏止柔只连忙点头。

  见苏止柔焦急神色不似是做伪。陈嫤年到底只能骂了一句那该死的太医怎么还不过来,随后她又半带威胁的恐吓苏止柔一句“你最好别乱来,阿娇若出了什么事,我要你陪命。”

  恐吓完毕,她这才按照苏止柔说的,将姜念娇平缓的放在青石砖地上。

  苏止柔随后便靠近姜念娇,只将手中的药丸喂给姜念娇。

  不想姜念娇此时却是直接将自己的脑袋扭了过去。

  如果不是身体失力,她或许还会直接将苏止柔一把推开。

  苏止柔却像是不知姜念娇为何拒绝,她只将那药丸追送到姜念娇的唇边。

  见姜念娇抿唇,她只能焦急的解释道“这药没毒。”

  姜念娇当然知道没毒,她只是不想吃自己情敌喂给自己的药罢了。

  更况且让她再活一世,不但要眼睁睁看着情敌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还要帮着情敌追求自己表哥便罢了,如今连自己这条命都捏在情敌手里,这一切让姜念娇如何肯甘心。

  眼见着她银牙咬碎,几乎快要撅过去了。

  陈嫤年这万年损友倒是知她此时心境。

  只是比起吃自己情敌喂下的药丸的屈辱,哪里会有小命不保来的更凶险。

  故而陈嫤年只在姜念娇铁了心寻死之时,从苏止柔手中接过药丸,随后强行捏开了姜念娇的唇。

  随着那苦涩的药丸在唇中融化,痛得意识都模糊了的姜念娇这时才重新听到那系统冷冰冰的声音“恭喜宿主获得一点来自主角的善意,生命值+1。”

  刚刚缓过气来的姜念娇,却并没有半分被救的喜悦。

  尤其一睁眼便对上苏止柔那小家碧玉的唯诺脸容。

  她便觉得心口本就难疏的恶气,只又被人多添了一口。

  那苏止柔此时倒算是识趣,也知道自己并不受人待见,如今见姜念娇醒了,她便准备功成身退。

  只是她功虽成,身却未来得及退之时,却听这景山的假山入口处有一尖利清脆的少年嗓音道“殿下,我好像瞧见小柔姑娘了,除了小柔姑娘,表小姐和陈千金似乎也在一处。”

  她们三人在一处自然从来没有什么好事。

  随着少年的话音落下,不过一息,那少年口中的殿下便径直行来了。

  那人着墨蓝绣金线修竹的圆领袍子,发束垂着红缨穗子的鹤翼金丝冠。

  这一身装束只衬得本就腰身劲瘦的青年如月夜修竹一般。

  他似是踏月而来,然而多情的一双桃花眸子却只留恋在苏止柔的身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