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医世帝妃 > 正文
第一章:世间再无“颜如玉”
作者:翰墨横天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21-05-21 14:40:07 全文阅读

第一章:世间再无“颜如玉”

在四方可观的书麓中:

“――好大的火――娘,――好大的火――你救救芝儿,――女儿不想被烧死――”

而这与小女孩似乎形同陌路的“母亲”竟恶狠狠的狞笑道:“娘?!!你哪来的娘,那贱妇怎么生下你这孽种的。你难道不清楚吗,现在竟还学会杀马了。――胆儿肥呐――可你清楚吗,你配学医吗。你懂医吗,现在好了。所有人都讲你年幼不懂事,医死了当朝最有权势的尚书之马。你该当何罪……”

这里的曾经是涂家之女――幼芝的书院,清一色的庄致是少女十分绚烂的梦。但自从这个女人出现后,这里便成为令人觳觫的“禁地”……

当时正值其实所创下的黎曙康元时期,礼教束缚妇女甚重。所有的女性不仅没有过多的人身自由,而且言论自由也一并归给更加受到欢迎的男性仕官当中。

这是一个充满悲剧的时代,竟也伴随了芝儿整整十年。甚至一度成为她的梦靥!!!

市肆门可罗雀,毕竟涂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大家不可能没有听闻,但是大家除了无语凝噎。没有其它方式来抒发自己的衷情――对这位天才医女的感激与欣赏。

尚书之马得的是一种急性咽炎,最后死状甚惨。当报到官府时,马已一命呜呼、撒手人寰。

爱马之心甚巨的尚书大人一开始悲恸难耐,因为这匹栗色马曾跟随他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当它不在了后。涂家便再无宁日……

为了一家老小的身家利益与荣华富贵,涂府的嫡夫人――童氏立即便将犯罪线索提供给了官府。

这位一度叱咤风云的女性虽辉煌的过早,幼芝的娘――郁氏在之前一直是正室,但由于太过于受宠。

涂老爷一直与她恩爱有加,并且生有五个女儿。幼芝排行最小,备受别人排挤打压。

在一些人看来:女人最应该便是安分守己、不显招摇,但这位尊夫人却并没有做的令人满意。

因为涂老爷相貌堂堂、玉树临风。是许多靓女的情梦,自然即使他成家之后。那些对他仍然喜爱的女子不会善罢甘休:一直觊觎涂家主妇的位置。

其中不乏有佼佼者,童氏便是这样一位。在诸多机缘巧合下,她开始了自己的阴谋:

伏夏,酷暑难耐。又是一季赏荷时,这次的聚会地点便是声名显赫的涂家。

许多达官贵人应邀参加了这次赏荷大会,他们许多人都认为涂家夫人宅心仁厚,不仅秀外慧中。而且更重要的是颇懂风趣所以才修的“百年同船渡,千年共枕眠”的佳话。

但是有些人便没有这样认为,因为女人之间的斗争从未消弭过。尤其是长成之后,对于婚姻、争权之中更有自己的考量与想法。

一向歆慕涂老爷的童小姐是这贵族小姐中风头最盛的一位,因为她的目的便是要艳压群芳。成为今日涂府的一抹红,并且她还早有准备……

在前文中所讲的书麓为南亭书麓,是涂夫人诞育幼芝的地方。母女俩更是相依为命,但这处却成为囚禁这位小姐二年的“地狱”。

“丹凤清”是涂夫人精心为展示自己绣技的作品,不仅做工十分精湛。而且针法也是独树一帜的出众,――但也是因此夫人丧了命――

“听闻了没有:涂夫人要为我们展示她这三个月来的绣工。并且令我们也可好好观摩、学习学习呢。”

但一向不喜别人抢自己风头的童小姐却戏谑道:“我当什么呢,不过是一幅绣品。有我们童府的瀚海锦出名吗,有人便是什么都爱显摆。明明技艺不甚出色,却还急着拿出来示于人前。这年代最重要的便是安分守己,她涂夫人懂吗。”

还是拗不过人家话多,所有贵妇都寂然无声。因为她们清楚当作品到了,她便服了。

在一旁察言观色的婢女妍儿这时接到这样一道命令:

“――妍儿――你记住:这件事儿如果办不好,我嫁不到涂府成为新夫人的话。你妹妹的自由便永远甭想拿到了,并且你也会万劫不复。明白吗,将这包磷粉末撒向郁璋的作品当中。当她的轨迹不会得逞,反而倒打一耙。咱们的好日子便到头了,你清楚的。我的堂兄乃当朝柯相,若事儿办成后。我府与相府都不会亏待你。否则你看着办!!!”

那么妍儿又会与童小姐有什么牵系,竟交待吩咐这样的“绝密计划”给她。想来必有深意:

那场大火的执行者也是她,因为自己早已为了家人与自身背叛了这位自己服侍多年的夫人。她的每况愈下与面黄肌瘦便是最好见证。

虽一直荣宠不断,但却只生女儿。不生儿子,这也成为她虽看似十分风光。实则满目疮痍的根由,天知晓这是不是也是这一对丧尽天良的主仆干的!

于是她眼疾手快,利用夫人对她的信任对她的作品撒向了磷粉。

大家都清楚磷粉可燃,自然像这样的一包粉末充满在“丹凤清”中必毁无疑。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作品燃起熊熊大火是十分忌讳的。因为

女子最宝贵的便是自己的双手,若是由双手编织的东西有了故障。主人会受到怎样的鞭挞与非议可想而知!!!

早已被利益收买了的妍儿顾不得那么多了,拿着被改造好的绣品便旁若无人的步入会场。这一次涂夫人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呢?

不用想,当光彩熠熠的夫人向大家展示自己的心血时。不幸却发生了:

这幅“丹凤清”竟有烧焦的痕迹,并且已被烧毁了一大半。众人无以言容,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这不是扫大家的兴吗,好好一幅作品竟会变成这样。――夫人您是要做什么呢――”

“不想给我们看直说,何必把我们兴致勃勃的请过来。还期待是怎样的大作呢,没想到是一幅烧焦的绣作呢。果然女子过于招摇,便会深受其害。夫人小姐们,我童某算是今日领教了。这涂府我是不敢再登了,免得还要引火烧身呢。”

眼瞧由于磷粉而导致的大火愈演愈烈,竟烧到了涂老爷眉毛上。众人更是唏嘘不已、嗤之以鼻。

涂夫人一直目瞪口呆,不清楚该讲什么才好。最后还是由童小姐出手收拾了残局。

而这位夫妻虽没有发生任何情变,但由于所受刺激极大的夫人郁氏另一方面还被妍儿的慢性毒药――毒堇草所蔓延。一代玉颜很快便消香玉陨了。

在她临终前,当丈夫的老爷一直泪流满面。并且不解道:“――璋儿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你令为夫讲你什么好呢,若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令我们五个女儿怎么办!你令我怎么办!――璋儿呐――”

但涂夫人却惆怅彷徨道:“――真是这样吗――老爷你我夫妻多年,您是怎样的人,我最了解不过了。若是我去了,可否在您续续弦时,考虑选择童小姐。她是最大方得体不过了。世人都称我为颜如玉,大概是因为我自幼便饱读诗书。像似只要是学识方面,我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

我更想告诉您的是:我更要做一位好妻子、好母亲。请老爷允许吧。也好令妾身好过些!!!”

而在旁的婢女妍儿也是好过了,因为从今以后“世间再无颜如玉”。而且那曾经风光无限的南亭书麓从此以后便会成为一处无人问津之地。

像是交代过了、完成使命后,涂郁氏魂断神消了……

众人号啕大哭起来,――一片哀戚――

回念起以前种种,现任继夫人――童氏狠狠揪起小幼芝的肩膀道:

“你不是很想念她吗,你们不是都很喜欢她吗。老爷每日与我共寝时心心念念的都是她,都死了的人了。还如此令人魂牵梦绕。只不过是一幅绣品,老爷竟还一直存放于自己卧榻之上。真认为别人都不清楚那贱妇只凭靠自己的容貌便俘获了男人的心。忘了女子最起码的本分!――涂幼芝

――我告诉你:今日我便令你瞧一瞧你自己是如何被自己母亲的毁誉参半而命丧黄泉。如若你不死,那便是我亡。别怪我冷血,因为这世间早已没有真情!!!”

于是熊熊大火一直蔓延着南亭书麓,小幼芝眼看便要成为火神的饱餐之物时。小女孩发出掷地有声的质问:

“原来我娘是被你害死的,既然如此当初你为什么还可以心安理的嫁给父亲。”

“还不是你那娘最后终于对了一次:讲我是如何的贤惠淑德,要我成为老爷的继室。但我是不会感激她的,因为只要有她的影子。我的地位便永远名不正言不顺。你长的这么像郁贱人,老爷每次想念她时。便情不自禁想看你一眼,这便是你最大的该死!!!所有媚宠招摇的女人都该死!!!”

尽管自己并不想年纪轻轻便命丧黄泉,但还是由不得自己。随着火势愈来愈大,局外的人儿们只好赶紧叫着:“有地方着火了!――快来救火――”

但一切的迟来都是于事无补,因为幼芝越来越把握不了命运的咽喉了。

他一代天骄,却爱上了这位平凡中一直熠熠生辉的女子。他天潢贵胄,却对功名利禄置若罔闻。他们之间会上演怎样的故事,――敬请期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