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与时光共倾城 > 正文
第六章 笙箫与康桥
作者:格林月神  |  字数:2216  |  更新时间:2021-05-31 00:35:31 全文阅读

确定了要租这里的房子后,佳蓓就回去收拾行李了。

当她拖着行李箱,卷着两床被子回到独院时,门是开着的,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坐在院子里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玩儿呢!

她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周军的声音,“杨奶奶,就是这个阿姨要租那边的房子。”

佳蓓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和房东打起了招呼,“阿姨您好,我刚来看过了,我想租下您这边的房子。”

杨奶奶戴上眼睛打量了她一眼,就招呼她进去,“进来吧,小周都跟你说了吧,你要能接受就签合同吧,今天就算了,以后每月的明天,我找你收房租。”

佳蓓点点头,说:“好的。”

她正在这边和杨奶奶签着合同,周军热心地跑了过来,“那个,徐阿姨,我先帮你把行李搬进屋去吧!”

说完,也不等佳蓓同意,扛起她的行李就帮她搬进了屋。

佳蓓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热心快肠的小伙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奶奶笑呵呵地说:“小周这人啊,就是勤快,又热心肠,他也是才从部队服完兵役回来,现在还在到处找工作呢!”

等佳蓓签好了合同,周军又跑了回来,蹲在她身边说:“徐阿姨,你刚才去搬行李的时候,我帮你把屋里都擦洗了一遍,你晚上可以放心地直接睡觉了哦。”

“那多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真的太感谢了。”

佳蓓还正发愁着要打扫卫生的活儿呢!这下可好了,有人干净利落地给代劳了,她还真是发自内心地感谢呢!

看在这件事的份儿上,因为叫她阿姨被默默记下的一笔,就这样被轻飘飘地抹去了。

“小孩子,尽瞎喊!”杨奶奶倒是一本正经地教训着小伙子,“我看了人家身份证,人家徐小姐才大你两岁,哪里就阿姨、阿姨的叫人家了,依我看,叫徐姐还差不多。”

佳蓓已经无所谓这个小伙子怎么喊了,叫她奶奶都行,她还沉浸在对他的感激情绪中。

周军就更是毫无自觉了,“她都已经工作了,算是社会人,我还没工作呢,只能算个学生,喊阿姨也没什么不对吧!”

“嗨!这孩子,这么不懂事呢!”杨奶奶伸手就去敲周军。

“我去睡觉啦!”周军一看要挨打,拔腿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杨奶奶无可奈何地对佳蓓说:“姑娘,你别介意啊,这孩子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没有坏心眼,就是性子直了点,不懂些个人情世故。”

佳蓓摇摇头,“不会介意的,看的出来,这是个纯真的人,这样的性格,现今社会还真是少见呢!”

见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社会,佳蓓深深地感到一阵心累。

因此,在看到周军的正直率真时,让她感到了一种难得的放松感。

晚上,也许是终于安定下来的原因,这一觉,佳蓓睡得格外香,以至于,睁开眼的时候,上班貌似会迟到那么一点……

她拎着包,冲出大门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周军正推着一辆摩托车出了院门。

她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我上班要迟到了,你要没急事的话,能骑车送我一程吗?”

这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她几时跟别人说话这般不讲客气了?

周军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那你快上车吧,赶紧出发。”

这人简直就是“活雷锋”啊!

佳蓓翻身上车后,周军一捏油门,摩托车就风驰电掣一般地冲了出去,没五分钟就把佳蓓送到了报社的楼下。

眼看时间还够,她回头感激地说:“谢谢你哦,晚上请你吃个饭。”

周军笑呵呵地说:“好啊!那我晚上等徐阿姨回来。”

说完,他又一捏油门,走掉了。

佳蓓心里哀叹一声,其实她只是跟他客气一下而已,不是她抠门,实在是……囊中羞涩啊!

走进报社,看着空无一人的职场,她才终于梦醒……

怎么又忘了这里是风铃市啊!迟到三十分钟那都不叫事儿,像她这样上班不迟到的,那才叫匪夷所思呢!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刚才自己完全可以优雅从容地,走上十几分钟过来报社,不但可以欣赏沿路的风景,还不会欠下周军一顿晚饭。

同时,也还是她第一个到达职场,根本不会有人发现。

当她打开电脑,下楼买了个包子,回到工位上,一边啃着包子,一边把早会的资料整理了一遍后,同事们才陆陆续续地进入大门。

等曹玉琳到了以后,才招呼大家开始了早会。

自从佳蓓来了以后,曹玉琳几乎把所有的工作都丢给了她,看着她井井有条地处理着每一件事务,心里大呼真是捡到宝了。

早会过后没多久,他们的盒饭就送来了。

午餐,由公司统一订盒饭,这点无疑让佳蓓感到无比欣慰,算下来真的能剩下很多银子呢!

吃完午饭,所有的同事无一例外的寻着一些角落,开始了用时两个小时的午睡。

“咦!佳蓓,你中午不睡一会儿吗?”赵茜抱着个枕头从她身后经过。

“不了,没有午睡的习惯。”佳蓓回头笑道。

确实,金岭市电视台的工作经历,大家都是中午花半个小时解决午餐,然后立即投入各种工作,拿两个小时来睡觉这种事情,想多了吧!

侯崇明经过时也对佳蓓说:“佳蓓啊!趁着年轻,能睡得着就睡,到了我这个年龄,瞌睡就少喽。”

“嗯,好的。”佳蓓笑着回应。

心里却吐槽道,这位大叔的瞌睡可一点都不少,每天中午职场中唯一的声音就是他打呼噜时发出来的,她不知道偷偷笑了多少回了。

这时,文编小刘拿着一份文稿走到她面前,求助道:“佳蓓,你帮我看看这篇稿子,总觉得结尾少那么点意思,你帮忙润色润色。”

“好啊!你放这里我看看。”佳蓓毫无推辞地接下了文稿。

小刘同志如释重负一般地去睡他的午觉去了,他似乎相信等他醒来的时候,佳蓓一定能给他一个完美的结尾。

佳蓓拿过文稿,仔细地阅读了起来,这是一篇讲述农民丰收的文章,通篇文字比较通俗。

结尾的话带点诗意会不会更好一点呢,雅俗共赏,也许会有画龙点睛的效果。

原文是,他在那里尽情地放歌。

佳蓓改道,满载一车稻米,他在麦穗田野里放歌,但他不只是放歌,农机奏响心情的美妙;秋蝉也为他鸣叫,鸣叫传丰年的欢笑。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佳蓓微微一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