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情伤
作者:蝴蝶结衣  |  字数:3253  |  更新时间:2021-06-01 12:50:12 全文阅读

摄政王旧病复发,卧床不起。

小皇帝榜张贴出皇榜,广招天下的名医为凌霄治病。

名医是招集了不少,但都是有去无回、生死未卜,据说全都因治不好摄政王而被杀了。

有了这样的传闻,是谁听着都怕,从此再也没敢去揭皇榜了,可今天却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吓得路人都停下看了...

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孩搬着一张椅子,摇摇晃晃地走到皇榜前,把椅往皇榜一放,便爬了上去。

他站在椅子上有模有样地看了一会,就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将皇榜完好无损地撕下来,再往地上一跳。

“小娃儿,别拿走......”

好心人的惊叫并没有起作用。

小男孩开心地笑了笑,就将皇榜披在肩膀上,迈开小短腿开始飞奔起来。

看到皇榜在那小小的肩膀上飞舞着,看榜的差官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跟着追了上去。

实在是太久没人来揭皇榜了,再不找个人出来交差,他怕是要被上级问罪了。

小男孩拿着皇榜往一家医馆里跑进去,兴奋地喊道:“娘,我给你拉到生意了。”

“子衿,你上哪拉的生意。”

顾墨怀从桌前站起来。她白绢蒙面,厚厚的刘海盖过黛眉,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留一身素白的衣裙尽显脱俗的气质。

顾子衿把皇榜往桌上一放,一双乌黑的大眼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天真无邪地道:“只要娘把摄政王治好,以后我们的医馆就会客似云来。”

顾墨怀震惊地看了皇榜一会,再看入顾子衿狡黠的眼里。她几乎可以确定,他是故意把她送到凌霄的身边去的。

她历经生死,好不容易才逃离凌霄,不管顾子衿是怎么想的,她一点都不想去见 凌霄。

“顾大夫,即然皇榜都撕了,请你将东西收拾收拾,跟我走一趟吧。”差官在一催促道。

顾墨怀对差官赔笑道:“差大哥你看,这是小孩子不懂事......”

差官打断顾墨怀的话道:“那可是砍头的大罪,可不是小孩不懂事就能说得过去的。”

顾墨怀见差官都这样说了,也就只好道:“至少得让我收拾一下东西吧?”

“那好吧,请顾大夫快点。”

顾墨怀对差官行行礼,就拉着顾子衿走到里屋去。

一进到里屋,顾墨怀瞪着子衿怒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去揭皇榜?这么多人有去无回,那当中不知有什么阴谋。”

“我爹中毒了,现在正晕迷不醒,没有人救得了。”顾子衿平静地道。“至于那些没

用的大夫,大概全部被灭口了。”

“你去打探过情况了?”

顾墨怀早就告诉过顾子衿,他的爹就是凌宵,他会去打探情况,她也不会觉得意外。

“我去探过摄政王府,也去见过我爹,从他的脉象来看,是中毒了,并不是生病。”顾子衿说到最后,声音是闷闷的。

“即然这样的话,你就照顾好自己,我可能要去一日才回来。”

她这个儿子看起来天真可爱,实则门道多得很,医术和易容术顶好,即然他都这样说了,就不会情况有假。

顾墨怀被差官带到摄政王府时,第一个见的人是楚静书,多年后她看起来依然温婉和善。

在正堂内,楚静书虽然没坐在主母的位置上,表现出来的却是主母的样子,客气的招呼顾墨怀坐下,并且让人奉上茶。

“顾大夫是吧?”楚静书和气地笑了笑道:“你好像不是上京的名医,真的有把握治好摄政王吗。”

“是的,我并不是名医。可我就有把握住治好摄政王,你考虑考虑,看要不要试一下?”顾墨怀低头把玩着茶杯,语气也淡漠得可以。

“当然要试。”一个男子从正堂后面走出来,理都没理楚静书一下,对顾墨怀道。

“顾大夫这边有请。”

顾墨怀认得这个男子,他是凌霄的贴身侍卫张昭,当年她逃跑没少被他拦住。

楚静书脸上的表情僵了僵,随即又温婉地笑道:“可不是,顾大夫虽然无什么名,想必医术也不错,贵阳也不会揭皇榜。快快有请。”

顾墨怀在心里冷笑,起身跟着张昭离开,并没有理会楚静书。

很明显的,楚静书想当摄政王府的家,可是人家并没有卖她的账。

张昭在前头走到一个叫天和院的院落前,就把楚静书拦在门外,再带着顾墨怀走进去。

顾墨怀跟着张昭走进一间卧室,没走一会就看到一个大屏风,上面的落款是“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是凌霄的笔迹。

骤然读到这句诗,顾墨怀心底酸涩一片。

也相信美人已经死去了,但是那美好的梦过得太快了吗?

听说他成亲的那日,丞相相千金在喜轿上被杀,所以那上面说的“美人”会不会就是丞相千金?

顾墨怀也有一瞬间猜想过可能是自己,可一想到凌霄以前是如何对待她的的,她马上就把这个想法否定掉。

张昭见顾墨怀在看着上面的诗,略显沉重地道:“我也不怕跟顾大夫实话实说,我家主子经历过痛彻心扉的情事。”

顾墨怀咽下心里的酸涩,轻声问道:“那他到药石无医的步,也是因为这件事吗?”

“是的。”张昭轻叹一声道:“看过的大夫都说,我的主子一心求死,根本就没办法医治。”

“那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墨怀一步一沉重地走过去,绕过屏风她就看见凌霄躺在床上。

这多年她无数次梦到他,每次都是那么健硕,步步生风、威风凛凛。

可现在的他消瘦了不少,脸上泛着黑色的毒气。

张昭跟过来道:“我家主子现在已经喂不进去东西了。太医说,如果再这样下去,怕是,怕是熬不过这两天。”

顾墨怀震惊地看着凌霄。她怎么也想不到经过当年的生离后,再见面居然就是死别的到来。

顾墨怀走到床边的坐下,将凌霄的手走被子拉出来,想给他号一下脉,可是这个时候他的手动了,下一刻就将她的手紧握住。

他要醒了吗?还是说这只是个骗她回来的局?

顾墨怀吃惊不已,抬头看向凌霄的脸,见他浓密的睫毛动了一下,眼角边有一颗泪慢慢划落。

她提着心等了等,没有等到他醒来,才转头向张昭问道:“这是什么回事?他平时也会这样子吗?”

张昭瞪大眼看一会,才深吸了一口气道:“平时不会这样子,这是不是说明他要醒来了。还是说....”

张昭停顿了一会,才又接着道:“他这两天连一滴水都喝进去过,这会不会是回光

返.......”

“不会!”顾墨怀急急打断他的话道:“这只是条件反射。”

其实,那是凌霄习惯性的动作。

在那半年里,只要她一靠近,他就会握住她的手,再将她拉入怀里。

见顾墨怀情动于外的着急,张昭有过一瞬间的怀疑,但想这段时间消失的大夫又释怀了。

他轻言解释道:“顾大夫请安心为我家主子治病,这段时间消失的大夫,只是暂时被关起来而已。因为我主子昏迷不醒不能让外人知道。”

顾墨怀点头以示了解,便试着将自己的手扯回来,却发现凌霄拉得很紧。她用力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拉开,才得以解脱来给他号脉。

刚一号上凌霄的脉,顾墨怀又是一场吃惊,因为凌霄身上中的毒是一种“蛰鸠”的奇毒,这天下除了她没有人能解得了。

顾墨怀号过脉后,对张昭道:“你主子身上的奇毒是怎么中的?”

“在战场上,被箭射伤就得到了。”张昭看了看顾墨怀怀疑地问道:“这毒连太医都不认得,也解不了,只能用药控制的。难道你认识这种毒?”

顾墨怀避而不答道:“现在别管这个问题,熬药过来给先他解毒。”

张昭不抱希望地问道:“我主子现在喝不下药,能不能有别的法子解毒?”

“不能,你还是先命人熬药过来吧。”

顾墨怀写了一张药方给张昭,他没多久就熬好药端过来。

她接过药,对张昭道:“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接下来我不希望有别人在场。”

张昭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出去,但他并没有走多远,就守在房间门口。

顾墨怀跟着走到门口将门拴好才走回去,从怀里拿出一瓶药倒进去搅好,坐回到床边。

她装了一小匙试着喂凌霄喝,然而结果就像张昭说的那样,怎么喂都喂不进去,刚倒到嘴里去,就全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你要我拿你怎么办,你就这么希望死去?”

顾墨怀把药放到桌上,给凌霄拭去流出来的药,苦闷地看着他。

“娘,这种时候不是该以嘴喂药吗?”

突然听到顾子衿的声音,顾墨怀很平静地回过头,看看顾子衿,再抬头看向屋顶的小洞。

“这是摄政王府,你还是别仗着有点武功,就在这里乱闯,出了问题别想让我救你。”

“我不会差到等你来救。你还是快点给我爹喂药吧。”

顾子衿端过药,端着药放到顾墨怀的面前。

“你说的这个不一定行。”

顾墨怀不抱希望地拿下白绢,露出绝美的脸。她喝了一口药,就俯身贴到凌霄的唇上。

她的唇才刚贴上,凌霄的手就习惯性地扶住她的后颈,唇也似有意识的吸着。

“哗!”顾子衿惊叹着道:“我老爹果然不是个凡人。”

顾墨怀也很惊讶。

凌霄明明昏迷着的,可那吻跟醒着的时候一样霸气,就连手放的地也分毫不差,不让人有半点退缩。

嘴里的药喂完了,顾墨怀想起来也起不来,只能等着他自动松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