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她做我的路太太
作者:追祈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1-10-14 14:19:21 全文阅读

路之辰看着我逐渐平静下来,慢慢的松开了我的手。他看着我,眼里一半喜悦一半忧愁,不知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

他找到了她,可是他却又弄丢了她。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可是她却阴差阳错的又闯入他的生活。

他想笑,可是笑不出来。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希望她平平安安的。

眼前的她虽是他的妻子,可是他却不敢说,因为他经不起拒绝了。他决定,既然相遇了,那好好的护着她吧,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路之辰再次敲了敲门。

“张兴开门,我和老爷子谈谈。”这句妥协的话,是他第一次说,因为是有关她的事。

“看来还是心软了。”张兴看着路之辰的脸,眼睛里,带着阵阵杀意,仿佛有当年路正擎混黑道的神韵,而他的神情无人能摸透,仿佛无尽深渊。

路之辰为了让我免受药物的折磨只能和路正擎谈判。

路正擎看着墙上的壁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马上送她去医院治疗。”路之辰的话坚决而果断,即使是有求于人,他依然像是高傲的王,不肯低头。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路正擎仍没有正眼看他。

“我答应你继承家产,前提是送她去医院,还有以后,这辈子只要有我在不准路家的人打她的主意。”这是他能给我的保障,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看来我这次是请对人了。”路正擎笑着说。

“你放心,在你来时,我已经把人送去医院了。”路正擎转身看着自己亲手养大的孙子。

“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路家的人不准打扰她,我继承家产的原因不能和任何人提起。”

“这你可以放心。”还没等路正擎说完,路之辰准备离开。“站住!”路正擎一声喝斥道。

路之辰停下了脚步。

“还有什么事吗?”这句话里带着三分薄凉。

“这女人留不得,等她好了,就赶紧让她离开你,别忘了你姓什么!她终究不能担起路家女主人这个身份!”路正擎在警告着路之辰,但是路之辰却不想再听,他现在心里都是顾星的样子。

“她,不需要做路家的女主人,她做我路之辰的路太太就可以!”

路之辰这是在对着路家宣誓主权! 说完,路之辰马上离开了。

路正擎听到路之辰的这句话,十分气怒。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勾着路之辰的心。

车上,路之辰一向平和的神色间,多了几丝担忧。

因为他不想再找不到我了。

“你一定要给我活下去,你是我用命换回来的,路之曦!”

在医院里,此刻躺在病房的我,仿佛在过着各种各样的人生,只是这人生好像不是我的。

我看见,有人在我的背上纹上了纹身,旁边站着一个男人,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有模糊的轮廓,还有一双冰冷冷的眼睛。

我还梦见我和一个人争吵,接着还看见了我跳海的画面,还见到了我姐姐顾瑶,她说她对不起路之辰。这好像是属于顾星的记忆。

……

病房外。

“医生,我夫人现在情况怎么样?”这是路之辰第一次承认我的身份。

“路先生,您先别着急,是这样的,病人由于原先在国外的短暂治疗加上又着急转院,所以清醒还需要一段时间。”

路之辰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因为他知道我原先精神是有问题的,而老爷子也是抓住了这个把柄,想在这上面做文章。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路之辰的眉头还是紧锁着,他不敢松懈。

“目前,就是让她身边亲近的人多陪陪她,说不定很快就能醒来,时间长的话需要一两个月。”说完,医生离开了。

路之辰看着医生离开,曾若和温亭易赶了过来。

“老大怎么样,南音怎么样?”

路之辰一句话也没说。曾若看到路之辰的神情,就知道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曾若进了病房,留下温亭易陪着路之辰。

温亭易拍了拍路之辰的肩膀。

“还好吧,我听温家人说你接手了老爷子的产业,让我猜猜原因。”温亭易看着满脸憔悴的路之辰,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病房的方向。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为了她吧。”

路之辰没有回答温亭易的问题,只是在答非所问:“老温,我好像找到她了,可惜我们都不认识对方了。好不容易见到了,可是又怕再也见不到了。”

温亭易很是奇怪。路之辰说的是什么。温亭易很担心,路之辰在老爷子的折磨下精神失常了!

“你怎么了?怎么说这些话?”温亭易问这句话时,真想给路之辰一巴掌,因为他真的像是魔怔了。

“嗯,我是接受了,至于原因,就算你心知肚明也不能和任何人提起。”

“好嘞,自古红颜祸水,别不听我言,栽倒女人手里。”温亭易无奈的说道。

“栽倒她手里也挺好的。”

温亭易听了这句话,更加确信路之辰应该是傻了,怎么忽然间这么喜欢女人,而且还是曾经要杀他的女人。

温亭易心里在想一定要安排个心理医生,给他好好看看脑子,看看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

“老大,南音怎么还没醒!”曾若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医生说,因为大量服用药物,加上来回转院的原因,一时半会儿醒不了。”这句话里带着路之辰的羞愧和自责。

“服用药物?”

曾若想了想。

“肯定是老爷子,他还有没有良心。”曾若万万没想到路正擎会这么狠,怪不得从小家里人让她少和路家的人来往,可是她就是不听,而且还和路之辰称兄道弟。

“说什么也晚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南音平平安安的。”路之辰说话时声音很轻,生怕打扰到我的休息。

“你们先回公司吧,这里有我就行。”路之辰对着曾若和温亭易说。

“好吧,老大你多保重,照顾好自己。”说完曾若和温亭易离开了医院。

曾若看着温亭易,觉得他从医院里出来就怪怪的。

“喂,你是不是想问什么?”温亭易一见曾若引出了话题,于是他就问了下去。

“若若,你为什么这么照顾南音?你和她认识不过几个月而已,你觉得了解她吗?”

曾若一听温亭易的这些问题,她觉得还不如不问他。

“我不了解她,但我信任老大,所以也会无条件的信任南音,照顾南音,怎么你吃醋了?”

温亭易搂着曾若的腰说:“怎么会!我怎么会吃南音的醋!”

“那就好,而且你知道吗?我有感觉南音她会是我这辈子永远可以信任的人。”

“好好好,我家若若说得对。”

曾若拽着温亭易的耳朵说:“所以,以后不准怀疑南音,知道吗!”

“知道了,松手,疼…疼”曾若松开了手,两人一起回了公司。

因为路之辰回来了,一切开始回到正轨,新帐旧帐都要算清。

病房里,曾若和温亭易走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也弥漫着两个人的呼吸声。

路之辰握着我冰凉的手,虽然我昏睡着,但是脸上仍有几分红润,我平时不爱打扮,但是却有一张精致的五官,脸上好像永远带着笑意。

所以,路之辰经常调侃我,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我的妹妹就应该让全世界的人看到。

路之辰虽然看起来表面平淡,但是脸上写满了担忧。

“你说你,变成谁不好,非要变成顾星,这要我以后怎么面对你?”路之辰对着昏睡的我说。

“不过幸好,你还是来了,这一次我不会让你逃了。”

路之辰拿起我的手,让我感受他脸上的温度感受他每分每秒的呼吸。

此刻的他,变得温柔起来,他想把这世间的温柔都留给我,而他一个人默默承受孤寂。

半个月以来,路之辰每天的工作重心全在医院,他已经成了医院的常客,仿佛医院是他家,他就在那儿生根发芽。

他的行为导致,公司上下都在怀疑路之辰得了什么绝症,有的还猜测是路之辰和顾瑶旧情复燃了,总之原因要多扯有多荒诞。

连路之辰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花边新闻,涵盖金融,医学,社会伦理等各个方面的花边新闻,起初温亭易还想管一管,但一看路之辰也没说什么就不再插手。

而我,还是躺在病床,至今未醒。

……

清晨,路之辰像往常一样,在医院陪着我。

他拿起棉棒,沾点儿水,帮我擦我那已经出现裂痕的双唇。

“半个月了,该醒了,再不醒,我的名声快要完了,曦曦。”

我的手,微微一颤。我慢慢的睁开了眼,起初那张脸有点模糊,我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慢慢地那张脸逐渐清晰起来,我看到那是路之辰,他在对我笑,他眼中的冰霜瞬间褪去,眉宇间还是那么清秀,可是却有些憔悴。

“路总…”我用我仅存的一丝力气叫了这几个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