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如梦旧 > 总角垂鬟,年少一痴
第一章:清雅
作者:木可玲子  |  字数:3154  |  更新时间:2021-12-08 09:52:14 全文阅读

天会十四年一春日,乃是金熙宗完颜亶登基的第一年,为辰龙年。

二月底,春日雪倾盆而下,千里沃野银装素裹,大金会宁城西渤海李家,那微澜苑中刚休完月子的娘子乌古论氏正躺在床榻上休息,身旁是官人李石,床榻旁的婴儿床内躺着的是她刚满月的女儿。

乌古论娘子乃是太祖皇帝驸马爷的亲小妹,现在是李石的二娘子,她刚过而立之年,正值风韵年纪,一身暗紫色衣裙衬的她端庄妍丽,又瞧她肌肤细腻柔滑,只觉温婉之意浮上心来。

官人李石,他似是不惑之年,两鬓开始发白,面颊上也爬上来了许多细纹,他自二十几岁在朝廷任命官,现如今为马军副都指挥使。

他满面春风在摇那婴儿榻,榻里面躺着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婴,她葡萄般大小的眼睛水汪汪的,皮肤嫩滑细腻,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

屋外鹅毛般的大雪落下,红梅映入窗,点点艳意挥洒那窗纸上。

李石轻坐于小墩子上小看那女婴,眉目间若有所思,两眼珠不停跳动。

片刻他又拿着拨浪鼓逗着她,只瞧她笑的十分美丽,宛如天籁。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手牵着年龄差不多大小的一位少女。

这男儿便是当今陛下的堂弟雍国王完颜雍,也是李石的亲外甥,只见他十三四岁,已然身材伟岸,白色长袍修的他身量高大,未脱稚气的面颊已然显现出北国男子的独有英俊,瞧着真是一表人才。

他入屋时,肩上微雪抖动落下,惹他一番浅笑。

而旁边的女孩一身粉衣,黑丝编发自然垂下,额前串珠流苏晶莹剔透,她举止文雅,尽显娴静之态,这便是已然与完颜雍定亲的,出身于女真贵族的女子乌林答铭璇,她折一枝红梅捏在手中,将斗篷帽轻轻搭下来。

完颜雍走进便十分欢喜,俯首握拳说:“舅公,二娘子,恭喜恭喜!本是上月就听得舅公弄瓦之喜,谁知年初大雪绵绵多日,便也出不了门,如今寻了小雪日,便立即带了些礼品相贺。”

见到了这完颜雍相贺,李石立马答谢:“多谢大王!”

他笑着说:“舅公,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拘礼客气!”

这男儿年纪虽小,但说话做事像大人一般,出言有尺,做事有余,话语间沉静明达,李石不禁私下赞赏。

他让身后的侍女放下了礼品,便轻走到的那婴儿床旁边,又见这女孩生的极其美丽,便抚摸她的面颊。

一摸只觉一番细腻润滑,又见婴儿如同灵兽般的眼睛,他丝丝腼腆笑意涌上心头,开口询问:“舅公,表妹妹生的极其漂亮,叫什么名字呀!”

他宽厚臂膀抱起那女婴,腼腆的笑着。

乌古论娘子微微有些疲惫之色,蹙着眉头,使力抬头说与李石对目一番说:“大王,清雅!她叫清雅!”

铭璇答了一句:“清雅!好名字,雅量涵高远,清襟照等夷!”

李石好似被点透了心思一般,他大笑着道:“是,正是,铭璇饱读诗书,点透了我的心思。”

清雅看着完颜雍,眼睛睁的大大的,如水的眸子清澈见底,像是见了什么稀奇物。

他见此,便道来:“清雅实在是好看!”

李石忽闪过一丝灵光道:“好看?那便等她大些许于大王做妃子如何?”

他腆着面颊抬头:“可乌禄已然与铭璇妹妹定亲了!”

铭璇望了望他泛红的面颊,便敛鬟轻笑:“无妨,无妨,清雅这样可爱,我自然也喜欢。”

“是啊!先王在世时曾指腹为约,言道若此胎是女,便许于大王,如今先王去了,犹不可违背他生前意。”

完颜雍年纪小小,回想去年父亲去世,不禁眼面悲哀,红着眼眶,片刻又答了一句:“便依舅公的意思来,爹爹生前意,乌禄自是不能忘,待清雅长大了,嫁给我了,我便要日日喜欢着她,让她做大金最幸福的女子。”

他又道:“待她长大了,我便带她去策马,晚间时,便与她赏月共酒,反正,她喜欢什么,我定会给她什么。”

他说完又低头瞧了瞧襁褓中的清雅,他似是得了珍宝一般,抱着清雅在一旁的小墩子上坐了下来,将她面颊捧在手心,俯下头去,轻轻的在那还在襁褓中清雅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而清雅闭上纤长的睫毛,乖乖的等吻罢,她转着大眼睛看了他许久,又咧开小嘴笑嘻嘻,引的他的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他盯着她认真说:“舅公,以后便将清雅放在雍国府养吧!我好想天天看着她。”

这少年稚气的话,引的众人纷纷笑言。

此中承诺,虽是轻言,却缠绵缱倦几十载,往后的日子如何能知,不过太遥远罢了,这佳人才子,年少幽梦,但愿可得实现。

窗外大雪微落,窗内炉火微暖,完颜雍笑看那襁褓中女婴,从此便有了对这位表妹妹的最初印象,他眸如秋波,情意绵绵,心便如那团火一般燃烧着。

大约四年后的又一冬日,雍国王府内张灯结彩,府苑内外一片哗然,宾客列坐,贵人盈门。

这日乃是刚满十八岁的完颜雍与国妃乌林答铭璇成婚之日。

只见顺着那街坊,老长一条迎亲仪仗前进着,完颜雍于前骑马,身着朱红服,头带幞头纱帽,他满面红光马蹄快行,又仔细听着廊坊街道所站众人对这这盛大婚礼的赞语。

完颜雍马后乃是铭璇的彩轿与仪仗,她刚满十八,却已出落成倾国倾城的美人了,一双美眸如春水,肤如凝脂,眉如月,是会宁城人口中所称谓的“大金第一美人”。

新婚燕尔,她身着华衣居大驾,首服为花株冠,以青罗为表,青绢衬金红罗托里,前后有花株各九支,还有孔雀、云鹤等图案,用铺翠滴粉镂金装珍珠结制,两翼有博鬓各四扇。

衣为翟衣,青罗制成翚翟,领、衣边用红罗纹,细瞧来看,葳蕤自生光,颦笑间,恍若神仙妃子。

她轻持着红绢金丝流苏扇掩面而泣,多年陪伴他,如今终于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少年郎修成正果了,她内心感动万千,喜极而泣,只瞧着那水泠泪顺着面颊上的珍珠花钿妆淌下,落于华衣上。

至夜晚,宾客皆散,完颜雍身着喜服入洞房,只见铭璇持扇端坐于榻边。

他满眼深情走近,抬手却扇,瞧见国妃红妆满身,楚楚动人,那朱唇明眸,竟温柔入心,他一见便瞬间热泪盈眶,更无法言喻。

片刻他轻拂铭璇面颊:“璇儿,你真美,美的令孤王心醉。”

她抬眸浅笑:“大王英俊潇洒,妾的心,早已予了大王。”

两人相看皆泪眼,双手相扣,紧紧相拥在一起许久。

忽闻门外有小儇声:“新人喝合卺酒了!”

新人正坐,见一女童端着喜盘走入,上有两杯绑着红线的盛酒银杯,红烛下她渐露出面容。细看那女童乃是清雅,完颜雍便欣喜:“清雅怎的来了!”

清雅已然五岁,两个小脸红仆仆的,一双清眸,灵动中带着丝丝倔强,两眼之间的鼻梁上长着一点淡淡的痣,眼下也有一点,颦笑间,略有丝丝清冷之意;再探其朱唇,饱满圆润,乍一看,像朵小红花扣在白皙的皮肤上,李石曾言道,这便是人如其名的长相。

她黄发初覆额,只编了两小垂辫,发间攒着两朵小红花,身着红衣,端庄又知礼的躬身答道:“姑姑说,看了新娘子有福气,便派了我来给哥哥嫂嫂送酒和饺子来了!顺便瞧下新娘子,沾些福气,盼得我往后也姻缘美满!”

铭璇被逗笑:“这孩子,平日里又不是未见过嫂嫂。”

“那不成嘛,平日里是平日,今日嫂嫂乃是新娘子,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子!”

清雅站于两人面前,细细瞧他们交臂饮下那合卺酒,又规矩的将酒杯放于案桌上,她双手相扣又接下了身边嬷嬷手中的盛饺子的小碗,轻用筷子夹着那饺子放于铭璇唇间。

待她小咬了一口后,又夹着剩下一半送入完颜雍口中,水灵灵的大眼睛瞧着他,私下悄悄夸赞:“表哥哥身着婚服极是好看!”

她咧开嘴笑了笑又将碗放下问两人:“可生吗?”

铭璇欢喜若狂:“生,生!”

完颜雍则瞧了清雅那微垂的小眉,顿了下接了话:“生!”

“那便祝新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礼罢,铭璇拉过清雅的手,给了她两颗金锞子说:“咱们清雅今日看了新娘子,以后必定也会有福气的,待日后你长大入国府来,必定也是个漂亮的新娘子!”

她虽年纪小,确已懂得其中意思,看了一眼自己带些红印的手,将其收回笑道:“好嘞!”

铭璇勾一下她的鼻子说:“待你入国府之日,便是咱们合家之时,然后咱们便是妥妥的一家人了,嗯?”

“好,好嘞,清雅也盼着那天。”

她正当稚嫩年纪,对儿女感情无可理解,只顾瞧着自己为新郎的表哥。

完颜雍蹲下身抚摸她的小脸,又像往日一般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对她笑着说:“清雅如此想与哥哥在一起吗?那便快些长大。”

她听后,面颊微红,泛起一丝羞涩,又垂眼轻轻点头,抬眼对视他道:“好,那我便快长大。哥哥嫂嫂歇息,清雅便告退了!”

  

  

木可玲子
作者的话

清雅步履蹒跚间,羡慕这般爱情,她也想有这般的红妆十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