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隐婚总裁甜萌妻 > 正文
第一章:新娘不是她
作者:花开似花落  |  字数:2424  |  更新时间:2021-06-17 15:18:40 全文阅读

卡尔德拉

  拂晓时分,国际派呢尔酒店8806房间。

  浴室里传来一阵流水声。

  苏梓沫躺在床上,透过洗手间的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高大威武,身姿挺拔,在暖暖的灯光下,隔着雾气朦胧的雾气,显得十分亲切。

  刚下楼就喝了一杯威士忌,觉得酒劲慢慢上来了,整个人开始有些恍惚。

  在须臾之间,男子赤露露的上身,强健的胸肌映照出了一种明显的立体感,下身裹着一条米黄色的浴巾。

  一种沐浴露的香味和水香扑鼻而来。

  还未等苏梓沫反应过来,男子的身体,已被直接覆盖。

  一觉醒来,房间里依然弥漫着旖旎的气息,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衣服、凌乱的床单。

  苏梓沫睁开眼睛,看不见身旁的男人,准备起身,却觉得浑身像是被碾压过,两条腿颤抖着下了床,走起路来有些吃力。

  今天。是她和纪梵希订婚宴的日子。

  订婚时,纪梵希特意为三亚别墅安排了一场订婚仪式。

  苏梓沫打开手机,已经将近10点了,11点订婚仪式即将开始。

  她立刻给纪梵希打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昨天晚上她后悔自己没能抓住机会。

  苏梓沫很快就洗漱好,开车到了别墅,却被门卫拦住了。

  苏梓沫眼看着典礼就要开始了,就一直打不通纪梵希的电话,就打给了自己的父亲苏山。

  当苏先生快要挂上电话时,对方接通了。

  “梓沫,待在旅馆里,马上纪梵希就要跟亚男订婚了,你可不要惹她。”

  嘟嘟嘟……

  对方挂上了电话,苏梓沫的心情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期待的目光一下子失去了光芒,她不会听错了,怎么自己的未婚夫要跟姐姐订婚了,明明昨天还跟她过夜。

  那不可能?

  那座别墅发出欢快的乐声,仿佛在告诉她,那是真的。

  苏梓沫坐在别墅门阶上笑着。

  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分不清脸上是眼泪还是雨水。

  他瞪大眼睛看着别墅门口,突然发现门口的保镖不见了。

  苏梓沫起身,举起沉重的双手拂去眼前的泪珠,迅速进入别墅。

  在讲台上,纪梵希正讲话,他当众谈到了与苏亚男的爱情动情时刻。

  苏梓沫慢慢地靠近,他说的话好像是一把把利刃,直插苏梓沫的胸膛。

  苏亚男眼中的余光瞥见了一个行动不便的人,表情愈趋严肃,目光愈开始流露出慌乱。

  亚男,跟你在一起是我一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

  纪梵希侧首,一双充满爱意的眼睛望着苏亚男。

  观众在台下等待,聆听台上两人的海誓山盟,而苏亚男压根没有注意纪梵希在等待她的回应。

  当纪梵希注视着苏亚男发呆时,正巧发现了身后的苏梓沫。

  他眼中的热气慢慢消散,试图用凌厉的目光警告苏梓沫不要靠近他。

  舞台上,除了一对衣着华丽的准新人外,更有一位固若鸡汤的苏梓沫,苏梓沫向台上走去,下面开始一阵小声议论。

  “这是谁,要来一场闹剧?”

  抢婚???

  “闯入破坏婚礼,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苏梓沫冷眼旁观,抢走了台上的两个人,故意调高音量道:“纪梵希,你是我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和我姐姐恋爱的?

  “……”

  于是她又转过来问道:“苏亚男,昨晚你还请我喝一杯,祝福我和纪梵希,怎么我一觉醒过来,成为你的新娘?”

  苏亚男的脸白了,又青又红,嘴角还带着笑容。

  观众发出一阵嘈杂声。

  苏山一箭走上台,拿起话筒,“对不起,我的大女儿醉了。”

  “说完,拉住苏,对她微笑离去。”

  苏梓沫哪里肯走,想要挣脱苏山的束缚,苏山只能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别任性,想想你的外公吧。”

  为了威胁她,苏山竟用她唯一的亲人外公。

  苏梓沫只好勉强走了。

  婚礼现场又恢复了平静的气氛。

  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别墅后,她才回到旅馆房间,倒在地毯上。

  既然纪梵希要和苏亚男订婚了,为什么还要骗她去三亚,把她吃得干干净净,再一次把她踢出去呢?

  现在还不能回去,苏梓沫之前告诉外公,纪梵希要带她在三亚多玩几天。

  她决定下午离开宾馆。

  一楼宾馆门口,纪梵希和苏亚男刚刚从白色法拉利上下来。

  看见苏梓沫的那一刻,二人都愣了一下,活脱脱就像被抓偷情的模样。

  她走向纪梵希,“啪”地一掌,重击在他脸上。

  “苏梓沫你疯了,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不会再来欺负你。”

  苏梓沫笑道:“我可不想再看到你们长这样。”

  由于受了欺负,再也没有什么东西积聚起来,再也没有力量去攻击苏亚男,而纪梵希抓住了她的手腕,紧紧地抓住她,站在半空中,“苏梓沫,别在这丢人眼。”

  苏梓沫拿着行李箱,走在陌生的 大街上,不争气的眼泪一直在流。

  此时,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你好。”苏梓沫有气无力地接起电话。

  “是苏梓沫吗?“医院在这儿。”

  苏笑一听就是外公进了医院,一脸茫然的看着。

  回最近的一班飞机,只有头等舱的票,她咬牙买了一张。

  没有料到外公会突然生病,本来要带她来参加订婚仪式,外公怕增添麻烦,坚持不跟了。

  最后飞机起飞了。

  依靠在舒适的椅背上,不自觉地入睡。

  他做了个可怕的梦,梦见外公和她说,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外公就要走了。

  苏梓沫叫外公一声,便站起来要去追。

  无意中将一杯果汁全洒在了身旁的男子身上,看上去就像身旁的男子还是个残障人士。

  一张脸冰冷得要命,冷得要命。

  苏梓沫连忙说抱歉,马上拿起面纸,帮他擦了擦。

  在一次推挤中,她的手刚刚碰到男人的白衬衣,就被推了过去。

  苏笑一脸的沮丧。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她非常小心,唯恐惹恼身边的人。

  纪氏集团

  柳橙手持一叠材料进入总裁办公室。

  纪少爷那边下了最后通牒,这个月一定要娶苏家的二小姐,苏子萱。”

  柳橙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纪梵希没有看,直接把它扔进了垃圾箱。

  尽管纪家是安阳最富有、最有经济实力的人,但一直有传言说,纪氏董事长纪梵希自从遭遇车祸后,就得了隐疾,不能再做人事。

  她从来没有在他身旁出现过,也正好证实了这一点,否则象他这样有钱有势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上钩。

  其他安阳大家族的小姐,自然不愿与他通婚。

  纪家给他找的是哪一种女人,这是众所周知的。

  “最后一次去杭州是什么时候?”纪梵希扫了几眼苏子萱的衣襟,轻轻地问。

  柳橙说起话来有点儿费劲,纪少,那天晚上你喝的药都用完了,又不能去医院,所以才会......”

  纪梵希打断了他,那女人,你查过是谁吗?”

  当日监测应为人为破坏,目前还无法恢复。光凭一根金贵的铁钉,是找不到人的。”

  这就是纪梵希在离开之前,拿起自己袖口时,错拿了一只金贵兰耳钉,这就是他唯一的线索了。

  金贵兰的图样在杭州实在太常见了,找起来可真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