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隐婚总裁甜萌妻 > 正文
第二章:不用,我嫌你脏
作者:花开似花落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21-07-01 09:38:39 全文阅读

那一天,为了帮助他找到一位清白的女孩,通过当地的中介,花了一百万欧元,因为有保密条款,对方的资料一点也没有。

  史密斯不是安阳人,想深入研究这件事,一定会有困难的,正是这种困难,让人抓住了机会,将他暗算。

  一直检查,直到查到为止。”纪梵希觉得有些烦躁,她下意识地松开了领带。

  ......

  苏梓沫下了飞机,直奔医院,外公仍处于昏迷状态。

  在洗手间里,她照着镜子,脸色苍白,眼睛肿得像个鸡蛋,头发乱成一团。

  内心暗暗呐喊,此时一定要打起精神,不要垮。

  苏梓沫跑到一楼缴费,看着银行卡上的钱越来越少,不知还要坚持多久。

  这天晚上,苏梓沫在医院守着外公,直到家仆打电话告诉她,苏山和方武丽回来了,她才回到苏家。

  刚进客厅,方武丽和苏子萱的声音就传来了。

  妈咪,苏梓沫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不会想开的,来吧?”

  他说:“她的德性,是死不了的,死了也要把她带回,我们的狸猫换太子计划还没有完成。”

  “大娘,您回来了。”张妈突然端着两盅燕窝从她身旁走过。

  起居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苏梓沫斜眼看了苏子萱一眼,便直奔楼上书房。

  敲敲。

  敲门,等等,没人应答,苏梓沫直接推门而入。

  爹地,苏子萱和萧铭杨的事,你是不是早知道了?”苏梓沫怒气冲冲地问道。

  这件事发生在梓沫身上,别再提了。她们俩是一对恩爱夫妻,这事不能由你。”苏山在拿着几盒雪茄时,连正眼也不给。

  继母带着苏子萱来到苏家后,苏山对她更加冷淡了,他的眼里只有那次婚外情。

  “我怎么不喜欢呢?”

  苏山冷冷地看着她,当然,这是我们要补偿的,让你找个更亲的人。”

  自从苏山再婚以来,我们俩的关系一直疏远着她。

  苏梓沫抿着干裂的嘴唇,我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这回我只想把母亲的东西要回来,从此与苏家断绝来往!

  下苏山的日子有点不好过,他已答应纪家老爷月底要娶女儿。

  由于纪梵希有个隐疾,苏子萱已经跟纪梵希订婚,苏梓沫要是再去的话,他就要把纪梵希给得罪了。

  乖巧的女儿,别发脾气。”苏山从桌旁绕过,拉着苏梓沫坐下来说话。爹地说,你们想要什么,我就满足你们了。”

  苏梓沫本来还不想直接要钱,既然苏山这么说,她也就不客气了,这本是苏山欠她的。

  她决定做上帝了,是吗?我想要1000万!”

  苏山一听,气得两手重重地拍打着桌子,一言不发。

  可以想见,这下正好可以提和纪家的婚约,她又不是要钱嘛,安阳最富有的就是纪家。

  梓沫,别看我们苏家在外人看来是个风流倜傥的人家,你也知道父亲经营公司的开销也很大,如今入不敷出。”

  在她面前,苏山开始示弱,诉苦。

  原本是外公留下的苏氏集团,在母亲去世后,被苏山直接夺去,并将公司名称改为苏氏。

  一直以来,苏梓沫就知道公司在走下坡路,没想到现在已经入不敷出,当然她知道不能全信苏山。

  我急着要钱,外公住院了,别说你连几十万都拿不出来。”

  那么,你刚才说,我能让你外公得到最好的治疗,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苏梓沫一听,眼眸立刻显出了光亮,你说吧?

  娶了纪梵希吧

  这名字有点耳熟,纪梵希。

  纪家是安阳的第一大家,纪梵希应该是纪家人,否则不好,苏山决不会让她和纪家结婚的。

  如今,她已是无家可归,与人结婚也无济于事,只要能救外公一命,她就无计可施。

  “我可以结婚,你得先给我一百万,我得先交外公的医疗费。”

  苏梓沫怕真嫁出去了,到时候连一分钱都拿不到,还是先渡过难关吧。

  苏山看着女儿答应了,打开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百万。

  “不过,在没有后悔之前,一定要先写协议。”

  苏梓沫拿到钱后,签了协议,直接返回医院,到收银处付钱,又请了一名保安。

  在病房里,外公已经醒了,神志也比以前清醒了许多。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梓沫?”一双苍老的手紧握着苏梓沫,眼里含着泪水,他对你说的坏话,不要委屈自己。”

  这麽多日,外公生病,也没有看见她的未婚夫来医院,外公只是身体有病,心里跟明镜似的。

  苏梓沫抿着嘴唇,模糊的眼睛微微地闪着:外公,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您快点好起来,到时候一定要参加我的婚礼。

  不久,他们就结婚成家了。

  在房间里化了妆的苏梓沫凝视着镜中的自己,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涂上彩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

  当苏子萱出现在她身后时,苏梓沫瞪着她,冷声说:“滚出我的房间。”

  “妹妹,我来帮你穿婚纱,怎麽能赶得上人家?”

  苏梓沫面带笑容,掩饰不住地笑,“也不知道要由谁先出来。”

  苏梓沫知道,自己马上要被苏家扫地出门了,那也不能在苏子萱面前示弱,“那我也是娶了纪家,不知要比这苏家破败多少倍呢!”

  “年老了又富有,又是一个瘸子,”苏子萱继续靠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会立刻体验到一种在床上被变态折磨的生活,好好享受它。”

  苏梓沫郁结了,没想到就从虎血钻了进来。

  她怒气冲冲地瞪着苏子萱,“你以为萧铭杨是什么好人,既然他可以抛弃我,那么,不知廉耻的和你在一起,你就等着被遗弃的日子吧。”

  “哦,是吗?抛弃?只有我苏子萱抛弃了别人,还轮不到别人抛弃我!”

  她的话刚落音,就听到张妈在外面催张妈快出去。

  苏梓沫来不及再和她说话,就赶紧整理婚纱。

  苏子萱心满意足地离开,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对,还有一件事很有必要让你知道,你这个最有钱的丈夫,也是我舍不得,送你的。”

  “……”

  苏梓沫被噎得无言以对,失魂落魄地来到楼下。

  江边,一排上千万的顶级跑车,每一辆车体都扎着娇艳的花朵,车旁站着身穿黑色套装的保镖。

  苏梓沫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没有新郎接亲,满脑子都是早上苏子萱对她说的话。

  这是不是真的要和变态一起生活了呢?

  车驶入城南别苑,黑雕花门徐徐打开,这里是一座庄园别墅。

  苏梓沫下了车,跟在自封为杨妈的仆人后面来到二楼房间,“苏小姐,这里是少爷房,你先休息一下。有事,就在房间里打个电话。”

  仆人居然叫她苏小姐,看来压根不把她当回事。

  在一周的时间里,她在房间里到处都能看到黑白灰的简约风格和楼下豪华的装修风格。

  苏梓沫靠在沙发上,提心吊胆地等待人的到来。

  昨晚在医院陪着外婆,完全没有休息,加着等来的焦灼,让她整个人像是乏了的小猫,非常困倦。

  敲敲。

  门口传来敲门声。

  她声音微弱,说:“进来。”

  杨妈妈端着茶走了进来,坐在餐桌上,离开时说道:“苏小姐,少爷纪家老宅子来送客,不来了,你吃什么,我让厨房做。

  梓沫挂在心上,暂时放下。

  在快到凌晨时,她没有看见纪梵希的身影。

  一天穿上了婚纱,浑身难受,既然男人不回来了,自己也要先洗脸睡觉。

  她没有带任何东西,很晚才来,所以今天来的时候,她不想打扰纪家的仆人。

  苏梓沫打开壁橱,里面整齐地挂着一排睡衣,她随手拿了一个,走进浴室。

  当她走出来时,看见屋里有个男人,正背向她,坐在轮椅上。

  “啊!“

  她咯噔一声。

  那人回过头去,冷眼望着她,向她低头。

  红彤彤的小脸蛋,退去了血色,声音有点颤抖,“你回来吧,我没有衣服,只有你一件睡袍,明天我就把它洗好……”

  苏梓沫听不进男人的回答,尴尬地微笑着,转身收拾床铺。

  这名男子穿着一件68厘米高的长袍,穿着一件不紧不慢的长袍。

  在纪梵希之前,看过苏子萱的资料,知道她在国外读书时经常泡吧,作风豪放,见多识广之后,更是厌恶她。

  他把轮椅推到浴室。

  苏梓沫看到后,立即跑到浴室里,打开水龙头,调好温度,“纪先生,我来帮你脱衣服。

  纪梵希嗤之以鼻:“不用,我嫌你脏。”

  一只手在苏梓沫的怀里,心里想他不会知道自己和萧铭杨的事吧?

  即使那样,他也不会因此而羞辱自己。

  “纪先生,既然我已经娶了你,就不奢求象其他夫妇那样恩爱了,但愿我们能像宾主一样。“

  苏梓沫说着转身离开了浴室。

  明早她要早起去医院,在床上躺一会儿,准备睡觉。

  这个人不喜欢她,不碰她,就是这样。

  如果不惹他生气,这里总比苏家好,苏梓沫在苏家要防备大家,想着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是谁让你在床上睡觉的?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她耳中传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