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隐婚总裁甜萌妻 > 正文
第三章:纪梵希不让她睡觉
作者:花开似花落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21-07-02 09:35:08 全文阅读

苏梓沫睁开眼睛,看见一张冰冷俊颜,男人的爽朗气息扑面而来,她立刻坐起来,双手捂住胸口,用防备的目光问道:“你……想干什么?”

  “下去。”

  这人的薄唇被削成了一条直线,这是毫无疑问的。

  苏梓沫像醒了的一样,一脸懵逼地问:“下哪去?”

  “地下吗?”

  苏梓沫不知道怎样才好,先起身下床,看着纪梵希手中的一根皮带。

  在她的心中,她暗自怀疑:他真的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自己不能自拔,还要虐待女人来满足自己。

  苏梓沫惊慌失措,偷偷观察着男子接下来的动作。

  看见,纪梵希走进了衣帽间,把腰带系在抽屉里。

  在她撤离之前,她脸上紧张的表情。

  苏梓沫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绵羊,虚弱地问。

  “什么”

  苏梓沫觉得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一个人或两个人说同样的话。

  计算结果表明,该方法是行之有效的,而且是动态的。

  苏梓沫从床上取下枕头,把它放在地上。

  当她躺在地上时,浑身都是生疼的感觉,后来才慢慢地适应,她蜷缩着身子,抱成一团,从地板上传来一股寒意,侵袭全身,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

  他走出房间时,她听见有人在地板上走动,感到头晕目眩,仿佛受了凉。

  没有办法,一定不能让自己生病!奶奶仍然在医院里等待着她的到来。

  开始的时候答应男人变态的要求,慢慢的撸顺了毛发,争取可以睡到沙发上去。

  苏子沫给丁妈打电话,要她帮着买一些换洗的衣服。

  杨妈告诉她,苏家昨天就给她寄去了行李。

  当她到达房间时,她发现自己的行李箱里全是她的东西。

  天还没亮,早晚温差很大,加上她受凉了,穿上浅灰色的开司米羊绒衫,下半身是一件修身牛仔裤,骨肉都停下来了,让一身平平的衣服也别有一番风味。

  苏子沫从小就是美人坯子,长得越来越漂亮。

  一头长长的黑发衬托得皮肤白皙,尤其是那双有光泽的杏眼,仿佛在说着话。

  在二楼,她看到了坐在餐桌旁的纪梵希,穿着一件手工制作的黑衬衫,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傲慢,有点气场。

  在男人不远处坐着的苏子沫。

  对患有心理疾病的男性,她要小心谨慎,既不要过于亲密,也不要过于疏远,保持良好的安全距离。

  “早上好,纪先生。”

  纪梵希说了一句话,“早些。”

  苏子沫看到摆在她面前的三明治,拿起刀叉,准备进餐,一不小心就敲到了盘子的边缘,发出“砰”的一声,在清静的早晨,显得格外刺耳。

  所有她的心都要提到喉咙里。

  用餐结束后,纪梵希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就走了,和他出去的还有助手柳橙。

  “纪少,苏小姐就是那个坐在你身旁的小姐.”

  纪梵希的眉头一皱,“查一查,她到底是谁。”

  吃完早餐后,苏子沫走出家门。

  城南别苑周围是别墅区,离公交站有点远,需要走一段路。

  秋高气爽,天气阴晴不定,白城突然下起了雨,她出门比较急,也没有带伞,冒着雨继续向前走。

  柳橙从别苑门口出来,看见前面走的人是苏子沫,“纪少,要让苏小姐上车吗?”

  纪梵希坐在后座上,向窗外望去,淡淡地说:“没有。”

  终于,苏子沫来到了公车站的站台上。早高峰的时候,公共汽车上的人很多,她就赶在公车开出之前挤了上去。

  刚刚到达医院,护工小王正站在病房外来回踱步,见她一出现,立刻跑过来说:“苏小姐,您终于来了,我刚才给您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纪家把所有的手机都装上了防震装置,刚才她忙着赶路,加上外面比较吵闹,就没听见电话响。

  “她哭着问,“难道外公不舒服吗?”

  小王道:“医生正在里面抢救。”

  苏子沫登时面色苍白,烦躁不安。

  最后,病房门打开了。

  “她跑啊,”医生,我的奶奶究竟怎么样了?”

  一位汗流浃背的医生,脱下面罩,”苏小姐,你先到我办公室来。”

  苏子沫表情呆滞,呆坐不动。

  “我们发现病人体内出现血液病并发症,治疗这种疾病的最佳场所是纪氏医院,当然纪氏是私立医院,费用会更高,家属可以考虑。”

  子沫一听,就哭了。“谢谢医生。”

  于是她立即驱车前往苏氏集团,寻找苏山要钱。

  当苏山看到苏子沫飞奔而来,淡淡的问道:“你为什麽要去公司?”

  “爹地,上次你答应过我,给奶奶最好的医疗资源,现在我已经嫁给纪梵希了,请您也兑现当初的承诺吧。”

  “难道我没有给你五十万吗?苏山厉声斥责道:“你真有本事!”

  “外公的病情有恶化迹象,医生建议将她转到私立医院治疗。”

  因为害怕苏山再找借口推脱,她不想说要转院到私立医院做检查。

  “纪氏医院是最好的私立医院,要改头换面,就不该来找我,要找你先生纪梵希。”

  她对苏山的**轻描淡写,没想到他的推脱之词很有道理。

  “他不欠我什麽,为什麽要找他?这是你对我的许诺,要帮助奶奶治病。”

  “我没有帮助你,把你嫁给了纪家,你以为纪家是个随便就可以娶的人吗?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帮得上忙的,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你不该跑过来找我。”

  苏子沫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不在掌心,指尖感到不舒服。

  苏山子!苏子沫实在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愤怒,直接对着他大吼:“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能*受。救外公最要紧的时候,这样敷衍了事,你还不算人?”

  一把抓过桌子上的水杯,就把它打倒在地:“你这个畜生,居然这么跟我说话。

  砰!

  苏子沫的前额因清脆而刺耳的响声而瞬间裂开,玻璃也随之破碎。

  “你认为你配得上我对你说好话吗?“

  苏山怒斥道:“滚出去!”

  苏子沫从苏氏集团出来,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前额上的血迹立刻被雨水冲洗干净。

  她不知道还能找谁,可真要逼得他拼命赚钱。

  没有一个人向她抱怨自己残疾,也没有一个人向她抱怨自己被罚睡在地板上,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如果真的需要他帮助,他会受到怎样的折磨。

  在医院,奶奶还没醒。她坐在奶奶的病床边,眼睛通红,咕哝着:“奶奶,只要有点机会,我就让您好好活下去。”

  到了晚上,她才回到城南别苑,那人还没有回来。

  她问丁妈:“晚上少爷回来吃饭吗?”

  今天晚上少爷有个应酬,他应该晚点回来。

  “少主不会喝酒吗?”

  “喝点酒,可以提前让厨房准备解酒汤。”

  柳秘书打来电话说:“麻烦您告诉我,我要准备醒酒汤。”

  一晚上泡在厨房里的苏子沫学会煮醒酒汤。

  看见纪梵希来暑往,她从厨房里拿来了一杯清酒,正想要喝,却被他一把推开,直接打翻在地。

  她一脸茫然。

  纪梵希瞟了她一眼,深邃眸子里闪过一丝幽光,让人看得一头雾水。

  抱歉……你要喝点什么,我让丁妈再来一碗。谈到这里,苏子沫弯腰拾起地上的碎瓷片,一不小心碰到手上的伤口,鲜红的血珠染红了洁白细腻的骨瓷。

  “以后少打听我的行踪,把事情做个明晰。”

  年老体衰、声音低沉的纪梵希,提出了不容忽视的警告。

  医院里的苏梓沫,接到管家老程的电话,让她早点回南城别苑,晚上再到纪家别苑吃饭。

  初次拜见纪梵希的祖父时,自然无法空手。

  网上查了下老爷子的资料,发现他很喜欢笔墨丹青。

  苏梓沫自幼学习-国画,以前对所用的毛笔尤其挑剔,认识了毛笔世家的传人张一民,就自创了一支毛笔。

  如今她买不起值钱的东西,于是去张氏笔庄买了一套上好的毛笔。

  回南城别苑。

  侍者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一套香气扑鼻的秋衣。

  简化妆容,使自己看起来更得体。

  到了楼下,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司机正在旁边等着,看见她过来,马上帮忙把车门打开。

  一路上苏梓沫在想,上次为了讨好纪梵希却弄巧成拙,不知能否让纪老爷帮忙。

  驾驶员将车驶入纪家别苑,苏梓沫下车看到,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与纪梵希相貌有些相似,气质也十分儒雅。

  男子看见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自然恢复了神色,微笑着问:“这是哥哥,我是纪滢滢啊?欢迎来纪家别苑。”

  男子的声音低沉而有儒雅,这是她最近听过的最动听的话了,没人说欢迎她,苏家把她当成了泼出去的水,纪梵希甚至不让她睡觉。

  他微微一笑:“谢谢,我是苏梓沫。”

  刚落下话筒,苏梓沫就听见后面轮椅碾过的声音。

  她回过头来,看着上世纪一对阴险的眼睛,脸上的微笑立刻凝固了。

  洋洋叫了二弟一声“来,来推他,纪梵希直接绕过二弟,进了客厅。

  洋洋无助地笑道:“哥哥,咱们先进去吧。”

  走进客厅,只见主位上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

  小声对苏梓沫说:“这是爷爷,放心吧,爷爷过得很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