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团宠魔尊三岁半 > 正文
第五十章 祟王吞城
作者:白桦木  |  字数:3429  |  更新时间:2021-08-01 23:34:07 全文阅读

苏唧唧嘟起嘴,怎么每次好事都被这个女人打扰了?烦透了!

  “凝姬,你有事没事就别进来了,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你随便找个青楼女子来做不就好了嘛!”

  “话不能这么说,小苏子你好歹是逍遥阁的弟子,怎么能就随便让其他闲杂人等与你接近,你的安全我凝姬也要保证的。”

  呵,不知道之前是谁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她报仇?现在又好声好气地跟她说话这是什么意思?苏唧唧想要多说几句去套出她的话,但凝姬仿佛有所察觉放下早点就出去了。

  房里再度只剩下苏唧唧与妖王。妖王抓住那只想要调戏他的小短手,道:“想必魔尊也想恢复大人之身,为何不与凝姬一说,或是神医谷主,或许会有什么办法呢?”

  恢复原身?那是能法力无边无所不能?这提议很好,但一旦说出来怕就……而且她在逍遥阁眼里就是魔尊之女的身份……

  “跟你什么关系,你管我怎么样呢!”

  说完就跳下了凳子,跑去吃食了。

  本想把早点都一扫而光,奈何她胃小,点心分量有多,娘的吃了那么多肚子都圆了撑得不行了,还剩不少!

  等妖王出来瞧见了桌上那么多的包子点心,笑道:“小苏子还真是有心,给本王留下了那么多点心。”

  妖王本来长得极美,这一笑倾城,再笑倾人国,说的就是眼前这个妖王了,放在朝听风绝对是祸国殃民,苏唧唧有那么一瞬都看愣了。

  该死的妖王长那么美做什么!

  “我说你不如把这张脸给我吧,长得那么好看,你一个男儿身真浪费了这张脸。”

  妖王竟然反过来调戏道:“魔尊长得也不赖,若是恢复大人后能像现在这般好言好说,恐怕还能比本王要美呢。”

  苏唧唧别过泛红的脸,“你闭嘴吧,再说把点心全倒掉了!”

  在逍遥阁里时,苏唧唧也从没有想过去找到能恢复大人的药,关键之前也被清灵那臭丫头给陷害过,得要小心一些。

  果子跟蔡弦倒是隔三差五地来,苏唧唧特意问了,能不能再在妖王的药澡里加其他东西,好让这个药澡进一步地加快妖王恢复,果子道:“可以,同时也会加剧毒性。”

  苏唧唧阴险冷笑,妖王不是说过要以身试毒么?上回果子给他弄了些毒都不怕,那再给他下点毒又何妨?

  她向果子要来了毒草,在妖王泡澡的时候把药澡放了进去。

  “你放了什么?”一直闭目泡澡的妖王睁开眼,与苏唧唧对视。

  冷不丁对上一双清冷的眼,苏唧唧浑身一颤,差点就一下子没入了药澡水里,但是她很快就扶住了浴桶边,稳住了身子,“你别误会,我对你身子毫无想法,我是给你下药的,给你恢复法力加加速。”

  妖王挑眉,不信苏唧唧竟是这么为他好,“你会为本王恢复法力?你到底放了什么?”他一手掐住了苏唧唧的咽喉。

  苏唧唧倒没想到妖王真的会下手,意外又慌乱,挣扎会儿没成功就道:“你,你不是喜欢以身试毒?我就让果子拿来了一种药草,既会加快你的法力恢复,更会使毒性加强……利弊共存,你总算信我了吧?”

  这还真很可信。想必苏唧唧也不会弄死自己,不根本就不能弄死自己,于是就慢慢地放开了她。

  苏唧唧咳了了半天,又不满地指控妖王:“好啊你,我不过是个三岁孩子,你真想谋杀啊!”

  妖王翻了个白眼,“谋杀就谋杀,你有意见?有意见都憋着。”

  “你——”苏唧唧没想到曾经的一句话竟被妖王运用到了现在。

  算了,不跟一只猫妖计较,她跑去睡觉,睡醒了又是新的一天,倒是比在她那个时代里每天上班赚钱跟各种鸟人打交道来得轻松一些。

  然而,到了下半夜她就不这么想了。

  苏唧唧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就被抱起,睁开眼就瞧见了一大片雪白的胸膛。

  她一张脸就撞到了这片雪白胸膛上。

  这妖王竟是只穿着黑色里衣就抱起她从窗户跳下!还是没穿好露胸膛的那种!这像极了街上的登徒子,太不要脸了!

  作为惩罚,苏唧唧猛地咬了一口。

  妖王闷哼一声,低头黑着脸道:“你做什么!”

  作为先撩人一方的苏唧唧毫不羞耻,脸不红气不喘地道:“谁让你三更半夜衣服不穿好就带我上街,你是想做什么?带我去私奔?我跟你讲我只是个三岁孩子,我喊一声都以为你在拐卖我!”

  妖王笑了,每次笑都是极为诱惑的,苏唧唧又是那么一瞬愣了神。

  只听妖王道:“哦?忘了上次我抱着你在街上,大家都是怎么看的?要不要等到白天我们再试一次?”

  苏唧唧脸色一变,不敢作妖了,反问:“那你说,这么晚了带我哪里!”

  幸好是带着她一起跑的!哦不,只能是带着她一起跑,这妖王的禁锢还没解开吧!

  妖王:“那家伙要屠城了。”

  苏唧唧满脸问号:“屠城?谁屠城?为什么要屠城?”

  妖王:“你回头看看便知。”

  苏唧唧回头,便见后面的天空漆黑一片,星星月亮都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也莫过于此吧?而且,阴沉得有点不符合自然现象,黑沉沉的天浓稠如墨,倒像是有什么在酝酿,在朝这边飘来,竟是有几分的似曾相识。

  灵光一闪,苏唧唧脱口而出:“不会吧,是祟王来了!”

  妖王:“聪明,变成小孩子后,脑子也没傻吧,没错,就是祟王那阴魂不散的家伙,又来拜访我们了。”

  拜访两字是不是用得太奇怪了?苏唧唧盯着那快要压过来的浓稠黑雾,攥着妖王那薄如纱的丝质里衣,“喂喂喂它快要过来了过来了过来了啊你跑快点啊!”

  妖王:“你先把手给松开,你攥着我衣服抓得太紧了。”

  苏唧唧:“不不不,他真的要来了,你不快点我们都要变成小孩子啦!”

  但是因为她抓得太紧,弄得妖王衣服越来越敞开,胸膛打开就是这个意思了。

  妖王倒是不介意,但苏唧唧害怕得一头撞上来时,接触到的就是妖王冰冷又白皙的胸膛。

  明明之前调戏妖王都脸不红心不跳,这会儿倒是反了。

  苏唧唧前一辈子还没谈过恋爱,这辈子一来就最为亲密的就是妖王这种级别的大美男,真是很难把持得住啊。

  妖王见她脸颊泛红,倒有几分有趣,想想以前的魔尊除了杀戮就是杀戮没日没夜除了怎么扳倒他就是怎么提高修为,可是极为没趣。

  “以前的魔尊可不会摆出这副可爱的面相,若真是另一个灵魂占领了这副身躯,倒是能让人接受。”

  苏唧唧本在惊慌失措之中,听到这话就顿住了,这妖王跟魔尊很熟吗?熟络到只不过相处了几个月就能看穿她不是以前的魔尊?

  妖王见她脸色,就有几分定夺,却也带着几分意外,“你不会真的是另一个灵魂吧?”

  苏唧唧连忙摇头,这个时候绝不能冒充他人,只能说:“可能是这身子经常会变大变小的缘故,我记忆都有点模糊了,我记不清了。你我的关系好到互相了解到这种地步了吗?”

  现在苏唧唧三岁孩子模样,一双眼睛纯净天真,盯着妖王时,让妖王有种欺负了人的感觉。本来妖王自认不是什么君子,这种事儿也不该左右到情绪,可现在倒是个例外了。

  等等,如果能左右他的心境,莫不是他有某种怪癖?不不不,这种事决不能发生!既然身上禁锢一时无法解开,那就先让这孩子恢复大人吧!如此就不会别扭了。

  苏唧唧不知妖王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只知道妖王脚步忽然放慢,那黑雾越来越接近,快要把他们吞噬,苏唧唧觉得那层黑雾已经盖过了妖王那掀飞起来的衣摆了!

  “你别发呆!你发呆了我们一起死啊!”她已经变成了小孩子可不想连脑子都变成小孩子啊!

  妖王:“我对小孩子没兴趣,你大可放心。”

  所以妖王脚下飞奔,速度加快,风掠过,苏唧唧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逃出城,又飞奔了十里路,那祟王才没有追来。但想必城里的人都变成了三岁孩子,这件事就麻烦大了。

  苏唧唧猛地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糟了,忘了跟果子蔡弦说一声!”

  好歹那两人是她好友怎么能就此抛弃!

  “你找我们吗?”

  熟悉的声音响起,苏唧唧看过去,惊见果子蔡弦,还有清灵甚至连凝姬都在一起!

  苏唧唧指着凝姬道:“她怎么也会在这!”

  凝姬:“哎哟哎哟,我是来通风报讯的,没有我凝姬,你们谁也逃不掉。不过小哥哥,你速度也太慢了吧,不过是个孩子,怎么要跑个半时辰?”

  半时辰?看来是凝姬先唤醒的妖王?而不是妖王先发现的?

  果子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但是你救了我,我感激你,你日后有什么麻烦,就跟我说,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苏唧唧一愣,“不是凝姬救的你们们?先发现祟王作祟的不是凝姬?”

  蔡弦:“那个女人怎么能比得过你的替身侍从呢。”

  妖王真实身份或许只有凝姬不知道了,又或许凝姬猜到却不敢断定。

  苏唧唧:“真的是你救了他们?”

  妖王:“半夜她过来跟我说泡澡,正巧发现怨气,她就自作主张地跑去救两位谷主了。”

  原来如此,妖王能耐心解释还真是麻烦他了。

  苏唧唧点了点头道:“那祟王为何会无辜发难?是谁在激起了他要吞城的欲望?”

  这话落,果子跟蔡弦都看向了别处,有种隐瞒了什么的感觉。

  “你们俩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蔡弦先发制人,指着果子道:“还不是她,她说看谁能先拿下祟王,用巫毒跟中原的毒比!”

  苏唧唧无语至极,“所以你们就把祟王作为试验品?”

  难么之前凝姬说这两人去骚扰祟王倒是真的了,而不是凝姬从中作梗利用祟王去对付俩五岁小孩子?

  蔡弦道:“反正是她提出来的建议,她责任最大!”

  果子倒没有多说,冷哼一声,来了个不理不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