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团宠魔尊三岁半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互利互助
作者:白桦木  |  字数:3323  |  更新时间:2021-08-03 23:24:08 全文阅读

蔡弦瞪着果子,果子像没见着,正眼也不瞧他,依旧与剑道子冷冷对视。

哦不,应该说是昏昏欲睡,慵懒地看着剑道子。剑道子知晓了其中缘由,也不再拖延时间,干脆就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分开厢房住吧,来人,带两位谷主下去休息。苏唧唧,你留下来。”

说的是苏唧唧留下来,但言外之意也是想让妖王留下来。所以妖王也没有走,继续用抱小孩的模式抱着她,在原地动也没动。

等到果子与蔡弦一走,苏唧唧就道:“剑道子,你留我下来做甚?”

曾经剑道子可是想把她交给妖王好了事,苏唧唧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就剑道子的作为,她可是没那么容易原谅这位剑道子的所作所为。

剑道子两条白眉微微皱起,似乎是不喜欢苏唧唧这种没大没小的说话语气,但同时也明白就这来历不明的小女孩,想要她说出好听的话,似乎也是强人所难的。

苏唧唧见剑道子半天不说话,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是把这老人家给给惹恼了?她也不过随口问了个问题,怎么就生气了?说好的掌门都是心胸广阔,海纳百川呢?

苏唧唧在思索间,剑道子才缓缓开口,“妖王是中了毒才变成如此?”

苏唧唧大咧咧道:“对呀,我是亲眼见着的,你不信我?”

要说信与不信的,剑道子是从没有信过苏唧唧的一句话,苏唧唧在他眼里还是那个最可疑的魔界尊主。

苏唧唧也料想到剑道子的疑虑,索性摊牌道:“剑道子,你一直怀疑我的身份我知道,但是我真不是你眼中的那位魔界尊主,我也不会对你的逍遥阁造成威胁,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苏唧唧对得起任何人,唯独就是对不起我死去的娘。我娘一直想我继承魔尊之位,但是我明白我不是这个料子,我这辈子我只想清清白白坦坦荡荡地活一回,而且我既然敢不顾一切地随药道子来到逍遥阁,自然也不怕你们的下三滥手段,但是我希望你也能尊重我的想法,我只是想好好地活一世。”

听完苏唧唧的一番肺腑之言,剑道子更加怀疑她的来历了。就她一个三岁孩子来说,哪里能能说出这种话?若是普通孩子绝对书说不出来,就算是三岁魔尊都有点难度,唯有魔尊本人似乎才能与她这番话对上线。

还说你不是魔尊,这不是露出马脚了么?剑道子正打算要给苏唧唧点教训,让她好继续露出破绽,谁想妖王插了一嘴:“老家伙,你还有什么话想说,还在这里叽叽喳喳的要不要人休息?是想找死不成?”

妖王还是穿着那件丝质顺滑的黑色绸缎里衣,就是随手一抓衣服就会滑落肩头的那种,就他这副样子站在逍遥殿与逍遥阁的掌门剑道子面对面,是非常的不合礼仪,也是不礼貌的,按道理剑道子就该撤退他,让他换件衣服再来觐见。

但现在看妖王死活抱着苏唧唧不放手的架势来看,怕是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放手,是跟苏唧唧站到统一战线上了。

要是苏唧唧真的是魔尊……退一步说,即便苏唧唧真的是魔尊之女,那这个发展也是很糟糕的。

苏唧唧也很意外妖王帮她说话,同时也明白了,这妖王死活打算帮她的呢,所以也就配合着他,双手挽住他的脖子道:“听见没,我家妖王累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哥哥,我们就别管他了,我们走吧!”

哥哥?这是妖王曾经在进青楼时要求苏唧唧对的称呼,刚开始苏唧唧还不愿叫呢,但现在为了表明与妖王的关系,竟是毫无悬念地叫出来了,说不意外那是假的。

妖王也就为了进一步表示两人关系的亲密,竟也用行动表示了,直接转个身,抱着苏唧唧就走。

剑道子:……

还真不把他这个逍遥阁掌门放在眼里了?

苏唧唧不知道剑道子现在的内心阴影面积,只知道走出了逍遥阁后妖王就变了脸,“刚才你那番话足以引起剑道子的怀疑,你就不担心被他派人监视?”

苏唧唧翻了个白眼,道:“监视归监视,还不是有你呢?妖王哥哥,你会保护我吧?”

一声妖王哥哥从软糯的声音说出来还蛮勾人的,特别是那双柔嫩的小爪子就紧抓着他的脖子,给他还是带来点压力。谁让他知道了怀里的家伙不是像她表面那般是个单纯的小孩子,而是个心智成熟的成年魔尊呢?

也亏这成年魔尊的性子还算不错,挺对他胃口,不然刚才在剑道子面前也不会帮她。

妖王索性就掐着她的脸以示惩罚,“你叫我一声妖王哥哥我不介意,但是你想找死就别拖我下水。”

  被掐的地方并不疼,但苏唧唧还是拍掉妖王的手,“你我早就坐在同一条船上了,现在还说这些有用吗?”

妖王笑了笑,“本王怎么就上了你这条贼船?”

苏唧唧见他竟是妥协了,有几分得意,“好说好说,本小姐天生丽质,魅力过人,你会受蒙骗也是情理之中,且,能被本小姐蒙骗也是你的荣幸,你可不知有多少俊男美女是拜在本姑娘的石榴裙下,妖王哥哥竟能与本姑娘同吃同住同生活同进退,是你天大的福分。”

这话说得毫无逻辑,也体现出这变小后的魔界之主是如此的不要脸,连妖王都甘拜下风。

而苏唧唧还不怕丢脸,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越觉得自己没错,也就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就跟只鸟儿似的。

她的声音又是这般软糯,听着蛮有童趣,妖王倒是不自觉地被她绕了进去,整个耳朵都徘徊着她的声音。

苏唧唧见妖王半晌没动静,以为是自己说太多啰嗦了遭到嫌弃了,谁料妖王只是掐着她棉花团那般柔软的脸蛋儿,笑道:“怎么忽然那么多话,还真房本王与你很熟?你就不担心本王反水,陷害你受罚?”

苏唧唧双手抱胸,摆出大人般的姿势,用大人一样的口气道:“好说,妖王哥哥现在在逍遥阁,要想对我不利肯定会被发现,如今妖王哥哥还没恢复法力,想必也不敢与逍遥阁硬碰硬而且,妖王哥哥就是被剑道子与四位长老同时封印,难道就不怕又被关进禁地从此不见天日?我相信妖王哥哥不是这般愚蠢之人,要想在逍遥阁自由地待下去,还得要靠我。同时也不能揭穿我的真实身份,这样才能圆满收场,我说的对吧,妖王哥哥?”

一番长篇大论里至少喊了有五次的妖王哥哥,从这软糯的声音发出来还是蛮受用的。听完苏唧唧说完,妖王就道:“就你有一把伶牙俐齿,谁也说不过你。也罢,本王就继续当你的哥哥,绝不会让他人伤害你。”

得到这番承诺的苏唧唧满意地抬了抬头,但也不忘纠正:“妖王哥哥你这般说就不对了吧,我们这个情况不是你罩我或是我罩你,而是互利互助,难分彼此了。”

妖王生怕她又说出一堆类似于“因为我有除了剑道子之外的逍遥阁弟子跟长老罩着,短时间里有我就很安全,所以你得要乖乖帮我隐瞒身份乃至与我共同对抗剑道子,以此来让剑道子有所忌惮而不敢随意拿他们开刀,好能在逍遥阁里自由活动”的话,妖王就闭口不言了,就瞧苏唧唧还会不会独自言语。

苏唧唧还是住着她在原先在药道峰的厢房里。

  厢房已经有人提前收拾,这会儿只是多了个妖王,苏唧唧也没有嫌弃,拉着他就要在厢房里住下。

  其他药道峰弟子瞧见了觉得有点不妥,就提议让妖王去别的厢房去住,谁料就遭到了苏唧唧不满的瞪眼。

  “他是我的猫,为什么他不能跟我一起住?”

  药道峰弟子只以为苏唧唧还小不懂事,就耐心给她解释道:“这不是不让你与他一屋……不是,是现在他已经成人,共处一屋怕是会影响到你。你,小苏子你可是女孩子呀!”

  妖王听着都有点不高兴了,反问:“本王看起来有那么可怕?”

  传闻的妖界尊主可是杀人不眨眼,跟魔尊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说话的药道峰弟子都畏畏缩缩起来了,但是又不想小苏子被骗,就鼓起勇气又道:“你别假装不知道,妖怪吃孩子的事传闻还少吗?你怕不是到了三更半夜就把小苏子吃了吧!”

  苏唧唧头疼,“姐姐可不必担心,我与他朝夕相处都没有生命之忧,相反在祟王作乱的当晚,还带我逃出生天,没有他我怕是没机会回来见你们了,你们放心,他现在是我的哥哥了,不会对我不利的。”

  妖王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许,有些话怎么话说来着?好心做雷劈,指的就是刚才,明明他好心从水深火热中救下了苏唧唧,却被怀疑是别有用心,那就太让人心寒了。

  那两弟子尚不知其中有这种缘由,避免惹恼了这位妖王大人,连忙就道歉起来了,好歹这位妖王大人也没有露出獠牙,张牙舞爪地朝她们扑来,便转头就匆匆地退出了房间,只留下苏唧唧一人与妖王共处。

  苏唧唧在妖王面前邀功似的道:“看到了吧,没有我的维护你还会被盖上吃孩子的罪名。”

  妖王冷笑道:“本王可不喜欢吃小孩子。”

  苏唧唧就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不会吃,但别人家不知道啊,别人家还以为你是故意的呢,还真以为像其他妖怪那般,到了深夜就露出獠牙到处吃人呢。”

  妖王也没多说,只是走了一天的山路,多少出了汗不太舒服,就命人弄来浴桶,当着苏唧唧的面宽衣解带,再进去洗澡。

  苏唧唧就全程盯着他,心想,还真是越来越习惯了。

习惯成自然,莫不是以后妖王洗澡都要有人围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