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救我的人是他
作者:空口口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1-08-01 23:34:31 全文阅读

“吱”的一声,宝贝把门关上了。

秦束锦看着床上的画琛,他很清楚他这里有什么药,药的数量有多少,少一瓶他都能发现。更别说宝贝那天借口去看熟人,一下子带走了他不少好药,他知道宝贝的习性,不太会撒谎,她要去干什么他能猜到。

不过看宝贝的样子,她给的药中有血清,所以对于他中毒会这么惊讶。

宝贝给画琛血清的原因,也是因为上次穿石峰出勤有两人中了海蛇的蛇毒,才没了性命。

画琛中毒不深,秦束锦行医这么多年,能看出当时画琛是咬碎了瓶子和血清一起咽下去,才造成了喉管的伤口,以及肚子里为什么会有玻璃渣。

他按了按画琛的胸口和肚子,画琛疼的叫了一声,脸皱成了一团。他开始治疗画琛,调动着体内的灵气往眼中去,双眼只剩下眼白,他沟通着灵气医治着他。很快,画琛的身体开始放松,疼痛得到了缓解。

这次的治疗持续了半个时辰,秦束锦虚弱了不少。

上次画琛的伤不严重,他一次性医好了他,因为知道画琛因为压力会在床上躺个两三日,不会有人发觉不对。

这次他的伤严重多了,且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若直接让他痊愈,不说别人,他自己都会起疑心。

所以这一次秦束锦只将他的伤医好了大半,让他卧床躺一段时间。

元珲的伤口早就包扎好了,一直在外等着画琛,看画琛的治疗结束了,就把他带了回去。

画琛为了不让人看出异状,直到元珲离开后,他才在床上睁开了眼。

刚才治疗进行到一半,他突然醒了过来,秦束锦没有发现,他也没有声张,他能感受到身体在一点点痊愈,看着眼前的人确实是在治疗他。

他从来没听说过谁能直接用灵气治人,看来秦束锦不是一般人。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这次他得卧床躺一周左右,正好,可以把荒随言和依依的手记看完。他现在还是很虚弱,闭眼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等他醒来时看见了桌子上面放着饭菜,还冒着热气儿,可能送饭的人刚走,只是不知道是元珲还是汉生给他送来的。

吃完饭后,他拿出了手记。

荒莽六百九十七年六月一日申时。

随言在睡觉,我偷亲了他的脸,凉凉的,他只有在抱我时身体是暖的。

但今天只在海边呆了一个时辰,就被母亲叫了回来。

我看着儿时的玩伴回来了,差点没认出来,很惊讶,因为他的腿看着有些问题。

这个玩伴就是之前依照他父亲的吩咐盯着我的那人,现在我长大了,想通了些,也不讨厌他了,我问了他当年发生了什么。

他说我溺水后,是他救了我,但他在救我时摔坏了腿。被送到庄子去后,那里的气候不好,他的腿也总是好不了,下雨天疼的很。

他父亲求了我父亲很久,我父亲才答应让他回来,这边气候好一点,适合他养病。

说到底这都是因为我,我心底有些愧疚。

我叫母亲别安排重活给他,让他做些轻松的事儿,并找人给他治腿,母亲看着有些不愿意,但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我答应母亲会更加勤奋的学习礼仪。

继续写我十二岁生辰后的事儿。

那日之后,我感觉和随言更亲近了些,他经常带我去海底看鱼,那时我还不会游泳,不知道是他在我身边,还是我身上带着他送的鳞片,我能在海底憋气好长一段时间。

他会牵着我,往海里的深处游,我其实早就不怕水了,但我不愿意放开他的手,所以迟迟学不会。

海里五彩斑斓的鱼群会围着我们两人转,他会特地带我看白色的巨鲸,让我骑可怕的鲛鲨。在海里的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的眼中也只有彼此。

我以为鱼会怕他,因为后滩上的那片海我从来没看见过任何一条鱼,但现在看来这些鱼明明都很喜欢他。

随言说他不想被人打扰,他能控制鱼群,没有鱼就不会有渔民来这打鱼,他在这里现过身,大人也不会让小孩来这个地方。

有一次我在海里玩的很开心,在海面上换好气后,就想让随言带我去海里的更深处,但他拒绝了。

我不能理解,想知道为什么,但他不告诉我。

他不告诉我,我就一直问,因为那日他的眼里,有着浓烈而深厚的悲伤,我想,我一定要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悲伤。

荒莽六百九十七年六月二日。

今天天气很好。

依依来找我时有个男人在后面跟踪她,我看着那个人有些眼熟。

我告诉了她,她思考了一会儿没说话,看来是不太高兴。

荒莽六百九十七年六月二日酉时。

我牵着随言的手在海边走,享受着阳光的沐浴,过了半个时辰,到了随言睡觉的时间。他很喜欢睡觉,我也喜欢他睡觉,那样我就能偷亲他了。

但随言迟迟不睡,在我催他睡觉时,他说有人跟踪我。

我吓得赶紧回头,果然发现远处的石头后面确实藏着一个人。

随言没有躲起来,我才想起他早就是人的模样了。

怎么会有人来后滩呢,我想了想,就知道了那个人是谁。

我没有去揪出那人,只是照旧和随言呆在一起,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等我回到了家才发作,质问了儿时的玩伴儿,为什么跟踪我,现在不是小时候了,不用他每天瞎糟心。

我语气有些重了,他被我训的脸吓的惨白,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

算了,继续写之前的事儿。

在我明里暗里追问了一年后,随言终于告诉了我。

他说他是人类和鲛人所生,鲛人族里不待见他,因为他连鲛人天生的鱼尾都没有,人也不待见他,因为他身上都是鳞片,人们都说他是怪物。

难怪我从没听随言说起过他的家人。

我抱住了他,说,我觉得你特别特别特别漂亮,我以后都会陪着你。

他说好。

之前重要的回忆都写完了,接下来的手记不会再写以前的事,明天我会把写好的内容拿给随言看。

画琛看着这一篇手记结束了,在他看来,之前依依所写的,除了写每天发生的事情,主要是写在她之前的记忆里,发生的重要的事情。

依依写的这些事,都是对于荒随言写的手记的一种回应。

他继续翻看下去,发现下面这一张纸是独立的一张手记,看字迹还是依依写的。

这是我用另外一张纸写的内容,不会让随言看见。

我不知道随言的父母还在不在,但随言确实是被他的父母抛弃了,我也不想再问,我能深切的感受到他的悲伤,他的孤独。

人害怕他,妖厌恶他,他说他是异类,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开心。

但我会一直陪着他,我保证。

我不知道随言来这片海域多久了,但我从三岁就开始听他的故事,他来的时候,我可能还没出生,幸好,我刚学会走路,就在海边见到了随言,我是注定会遇见他的。

随言一开始妖力较弱,只会在雨天上岸,因为海域里流传着他的故事,说他下雨天会出来吃人,当然,这是吓小孩儿的,我当年就被吓着了。

但现在的随言,已经和人一样了。

等我再长大些,我会请求父母的同意,和他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他的地方,开始全新的生活。

我很喜欢随言,很喜欢很喜欢。

荒莽六百九十七年六月三日。

看了依依的手记,今日不知道写什么,但我很高兴。

每次我睡着时,依依对我做什么我都知道,她很可爱。

原来依依这么喜欢我。

荒莽六百九十七年六月三日戌时。

今天给随言看了手记,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他很高兴。

但他告诉我,我小时候溺水,救我的那个人是他!

我落水后在床上躺了接近一年身体才好,怕水怕的不得了,如果不是随言,我想我一辈子不会再碰水。

没想到救我的人是他,让我重新接受水的人还是他。

我缠着随言让他详细说那天发生的事情。

他说那日天气很好,但他还是上岸了,最后走到了我落水的河边,刚好看见有小孩儿溺水,顺手就救了,捞起来才发现那个人是我,最后把我放在了我家门外。

我想我和随言有说不清缘分,也难怪我在床上躺了一年却没烙下病根,如果救我的人是随言就很正常了。

我回家后去问那人为什么骗我,他说看我落水后他很害怕,准备去外面叫人来救我,但他叫人来了后,发现我不见了。

他以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没办法,他想着不能连累自己的父亲,自己跳下水中,将全身弄湿透,然后找了石头砸自己的腿,弄成想救我却没救上来而因此受伤的假象。

没想到回家后我已经在家了,他很快就和他父亲一起被遣送到其他庄子上去了。

我虽然生气,但那人总归只是骗了我,小时候也是我自己闹着去河边,他没做特别不好的事,所以我想着还是将他的腿治好再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