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瘟疫来临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1-06-21 21:52:37 全文阅读

十月初六,大批灾民涌入城中。

十月初八朝廷搬下诏令全体官员,开粥蓬施粥,并安排户部侍郎和骠骑将军一同前往北部赈灾。

十月底南方暴雨已下半月,部分村落已被淹没。

十一月洪水在南方大面积爆发,处于国家中心的君陵城成了这些灾民的唯一希望,北方南方的灾民大批大批的流入,拦都拦不住。

十一月十一日瘟疫爆发了,来救济阁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如今已无落脚之地。

吴婆婆给大家每人发了一个口罩,要求大家白天必须带着,不可摘下来。瘟疫的爆发没有人可以预见,就算能预测在它真正到来时,被它的规模和气势也震惊了。阁主安排出一块空院,也就是医斋,专们安置那些得了瘟疫的病人,并安排固定的大夫在那医治,除了每天送饭食的,其余人不可靠近医斋三丈内。金生的内心是害怕的,她不敢碰那些病人,她害怕被传染,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好像知道她的心事似的,阁主在见到金生时对她说道:“你最近就不要出来帮忙了,在房间里待着,不要乱走动,吃食我会派人送过去,注意防护。”“谢谢阁主”金生说道。金生看了看大堂的众人,阿刚好像也没指望她来工作,一个人把所有的活都做了,大家此时都很忙,为了不妨碍到大家,金生回到了幽居阁,将门都关好,烧了热水,洗了澡,将换下的衣服和口罩也用热水烫过冲洗过了。

坐在茶桌旁,金生听着外面嘈杂的救人声,陷入流入沉思:疫情不管在哪个时代对任一个国家都是致命的一击,任何人即使拥有滔天的权势,泼天的富贵,在它的面前不堪一击。以前疫情来临,都是带好口罩,勤洗手消毒的全方位的防疫准备,疫情要是严重了,国家也会安排停工停学,居家隔离,禁止流窜。可现在在古代,如今身在这危急之所该如何让自己不被传染到呢。

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将金生的思绪拉了回来:“你醒醒啊,你不能离开娘两啊,你让我们孤儿寡母的如何活啊,啊-----!呜...呜...呜...”周围也都是哭泣的声音,似乎是被这一声嘶喊感动到了,似乎是被众人的哭泣触憾到了,金生哭了,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听到这些哭声就想起了在微博抖音上看到的救灾视频,多少人因为一场瘟疫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为了救人以自己小小的肩膀扛起了所有,一代人接着一代人,前仆后继,只为了保护身后的那片家园。疫情结束后的安详生活都是那些人用自己的鲜血守护的,每当回想到这些,金生都会泪流满面。如今,在医疗条件如此落后的楚国,该如何度过此次危难呢?

“咕噜噜,咕噜噜”是马车声,有很多辆马车的声音,金生用几条手帕系起来当临时口罩使用,打开大门,来到大堂看热闹。只见寿安郡主下马有条不紊的指挥着让人将马车上的药材一袋一袋的往里运,对百姓们说到:“各位请放心,我们救济阁是不会抛弃,不会放弃各位的,我们会尽全力医治大家的,请各位有序排队,听从大夫的安排。”金生真想拍手鼓掌,说这话时寿安郡主身上的威仪全部展现出来了,和那个俏皮可爱的寿安郡主判落两人,金生真心觉得厉害。见大堂没有什么事发生,金生便回房去了。

不知为什么金生对瘟疫这个事总感觉有点奇怪,她不是对瘟疫如何形成奇怪,而是对救济阁面对疫情的态度奇怪,总能在事情在下一秒要变严重时有人出现来解决此事,而且面对疫情的防备工作也做的特别好,特别的全面。

金生拿起口罩仔细的看了看,着口罩还是三层的,和现代的口罩除了材质上就没有什么区别,金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严重怀疑阁主来自现代,口罩是她安排下去准备的,今天又是上官梓出面安抚了百姓,并送来了充足的药材,上官梓是阁主的亲徒弟,事情无论怎么发展都和阁主脱不了关系。“咚咚咚”送饭的敲门声打乱了金生的思绪,起身开门拿饭去了,吃过晚饭金生便早早的睡去了。

隔日,金生来到大堂,大家都已经很疲惫了,医治疫情的药方也没研究出来,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有些人的眼中已经出现了绝望。金生来到阿刚跟前说道:“我来吧,你去休息会,抓药熬药我还是会的。”“辛苦你了,我去休息下马上就过来帮你”阿刚一脸倦态的说道。金生拿起扇药炉的扇子,继续熬药,不时的停下去边上的柜子里抓药,另开一个兆接着熬。

就这样过了7天,大家的病情没有一点好转,每天依旧有大量的流民进入城中,有流言说皇宫中也出现了瘟疫,君陵城到处都是瘟疫,人心惶惶。皇帝紧急下令太医院和全城的医馆一起想办法找到医治方法,并下令刑部主事张大人查出疫情根源。

十二月初五,张大人来到了救济阁,没有想到这个张大人居然是个女子,头发用白玉冠挽着,身穿一身男儿服,眉毛上挑,殷桃小嘴,鼻梁高挺,皮肤白皙,毫无瑕疵,一身英气十足。金生想这人要是穿上女装,所有的男子都可能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金生偷偷用手指戳了戳身旁阿刚小声问道:“这个张大人是什么来头啊?身为女子能做官,有史以来百无先例了吧”阿刚答道:“张大人闺名张锦眠,五年前孤身一人来到这,靠着一身断案如神的本事得到了皇后和皇帝的青睐,她又是陛下钦定的延王妃,她不似闺阁女儿,最喜这验尸断案,且破获了好多大案,皇上这才破例让她做个主事,她的故事在街头巷尾人人皆知,大家把她当神仙一样的尊崇着。能见到她一面,就算现在去死,我都心甘情愿了。”

金生看着阿刚这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对这个张大人更加好奇了,按理说没有哪个皇帝会让这样如神一般的人物存在,即使她是个女的,更别提将她指婚给自己的儿子并如此的重用她。如今楚国并无太子,适龄竞争太子之位的有4人,大皇子怀远王楚谦,三皇子延王楚子言,四皇子定安王楚子得,六皇子康王楚子珉。六皇子是当今皇后娘娘亲生的,可说是太子的最热人选,三皇子四皇子一母同胞,是皇贵妃所生,四皇子自小身体就不好,从小就在宫外长大,很少回宫。三皇子有勇有谋,爱戴百姓,在百姓中的声望比六皇子高。这么一对比,太子之位之争其实也就是三皇子和六皇子之争。在这样的形势下,这张大人的风头如此之盛,不知是福是祸啊。

张大人来到阁主面前行了一礼,便询问起疫情的情况:“阁主,如今形势如何?”“不太好,恐怕要你亲自出手了”阁主摇了摇头答道。金生心里咯噔了一下,亲自出手,难道她还会医,刚才听好像是阿刚提到她喜欢验尸,那她是个法医,可法医和医生还是有区别的啊,可阁主说的话不会错的,张大人的医术还在阁主之上。金生得到了一个结论,张锦眠张大人果然生藏不漏,是个宝贝,怪不得皇上如此重用。张锦眠右手三根手指搭在一个病人的右手脉门上,过了一会又搭在左手上,就这样经过了几个病人后,她凑到阁主面前低声说了什么,又派了几个小斯出去了,便让大家该干嘛干嘛去了。

张锦眠和阁主来到花零亭,张锦眠率先开口问道:“所有的法子都试过了吗?”阁主答道:“试过了,都无效,我也正纳闷,寻找根源呢。”张锦眠接着问道:“会不会是毒?”“毒?”阁主仔细思考了下说道,“有这种可能。”“我刚把了他们的脉,奇特的是他们的脉相一致,若是感染瘟疫根据个人身体条件不同,并发症也不会相同,脉相也不可能一致的。所以我猜想会不会是毒,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我们先把他们经常接触的,吃的喝的都验一下看看”阁主思索着答道:“好”

不远处穿着紫色长裙的上官梓叫了声:“阿眠”向花零亭跑来。“你终于来了”上官梓见到张锦眠后直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张锦眠笑说:“我再不来,怕郡主小姐害怕的哭鼻子”上官梓噘着嘴说道:“才不会呢。”三人在花零亭商谈时金生离开了大堂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金生也在想这次的疫情,她亲自给这些病人熬过药,他们的药都是一样的连分量都丝毫不差,刚离开大堂时悄悄问过李大夫这些病人的情况,李大夫说他们的症状都一样,金生想自己这几天一直跟他们近距离接触并没有什么不适,不光自己,救济阁的大家除了疲倦点,没有一个人被瘟疫感染了。这怕不是瘟疫是某个大人物精心布的局,不知布局的是何人,入局的又是何人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