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中毒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1-06-24 22:17:38 全文阅读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金生突听隔壁桌有人说道:“唉,你们听说了吗,德王前不久回来了,三年前德王和张大人真是一对羡煞旁人的佳侣啊,可惜缘分二字最难得,这张大人后被延王捷足先登,求皇帝下旨,当时德王伤心之下离开了君陵城,这次回来是否和张大人能再续前缘啊”边上一个人激动的点点头迎合道:“是啊,当时他们的爱情可算是轰轰烈烈的,不过这次正好赶上康王和延王的太子之位之争,你说德王是帮他这个有夺妻之仇的亲兄弟还是自己也参与其中,争夺太子之位啊?”“这个......谁当太子还真不好说”之前那人答道。

金生心中咯噔一下,拿起茶杯的右手停在了半空中,脑子里飞快的闪着德王、张大人、有情人、抢回等词,眼睛瞬时睁大了,她想起来了,元宵佳节,夜空之下,那对璧人,金生的心跳的越来越快,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德王——楚子得。不由得又悲伤了起来,果然优秀的男人都喜欢张锦眠那样的,自己这样的还真得不到他们的喜欢。在茶馆待了一个时辰,金生起身离开了。

回到救济阁收拾下自己自卑的心情,来到大厅开始工作。相比于瘟疫时的脚不沾地的情况,现在真的悠闲了许多。金生突然问旁边的阿刚:“三年前张锦眠和德王是一对金童玉女一段佳话吗?”阿刚被金生这突然的一问呆住了,过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当年是有这样的一段佳话传出,但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没了,再后来张大人就变成延王妃了。唉?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八卦?”金生严肃的说道:“德王回来了”阿刚不以为意的答道:“的往回来啦,那正......”正字还没说清,阿刚情绪激动,音量提高了好几分贝说道:“你说什么?”金生向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阿刚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奇怪的看着他们这边,他摸摸头笑说道:“没有瘟疫的日子真好啊,你们忙,你们忙,嘿嘿。”

一说完见大家各忙各的了,立马对金生小声的问道:“你是说德王回来是来抢回张大人的?”金生一脸沮丧的反问道:“你说呢?”阿刚两眼眨巴眨巴的冒着星星说道:“哇,德王真是个痴情男儿,德王、延王、张大人,现实版的三人爱恨纠葛,比那些话本子好看多了。”金生看着他这模样,把刚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还是不跟他多说什么了,便低着头向边上默默地跨出两步,认真的工作。阿刚这模样实在太可怕了,金生心里想着,以后还是少跟他提这些事了。

三月三上巳节,德王抱着受伤的张锦眠来到救济阁,随后延王也来了。医斋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好多人,金生也在其中。大厅里阿刚走不开,金生只能给阁主打打下手了。阁主正在给张锦眠把脉医治,德王和延王都站在床边,心急如焚地等待着,阁主将张锦眠的手放进被中,眉头紧锁说道:“她中了牵心毒,如今她何时能醒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提到牵心毒,大家的表情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德王和延王,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大的震撼,德王踉跄了一下。金生看着有些好奇,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阁主又接着问道:“她是怎么中此毒的?”延王回道:“最近桂香村有村民举荐说闹鬼,每天都要死一个人,阿眠负责此案,在桂香村客栈中中了此毒。”延王示意阁主让众人都下去吧,金生正准备出去被阁主叫了回来,看样子阁主对金生充满戒备,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阁主对延王说道:“她叫金生,是我们这新来的,为人有些胆识和见解,我这也需要人帮忙,就把她留下吧,她不会乱说的,如果乱说我第一个让她不得好死。”金生听了这话吓得退了两步,身体一阵一阵的打哆嗦。

延王和德王看了金生一眼,延王接着对德王说道:“阿得,你从小便中了此毒,至今虽未完全解掉,可饮食起居无碍,你可有法子?”德王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说道:“当年是师傅舍弃自己的生命救了我,让我以一口气吊到今天,此毒我也没辙。”金生心里说道:“怪不得刚才会有那样的反应,原来是身受此毒的迫害啊,不行了,他这样越来越像梅长苏和谢允了,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室内一片安静,金生打破道:“请问,什么是牵心毒啊?”三人看怪物似的看着金生,过了一会阁主答道:“牵心毒,顾名思义,牵连心的毒,此毒是天下最残忍之毒,无药可解,中毒者不能动情,不能生气,不能使用内功,凡是牵扯到心的都会导致心脏剧痛无比,每次疼痛都会加速毒发,毒发速度看个人的心痛程度,越剧烈毒发越迅速,最终毒发全身溃烂而死。”金生低声说道:“人又怎么能控制的住自己的心啊,这得让自己不仅受心伤还得受毒素的侵害,这哪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此毒的研制者怕是受情所伤,因爱生恨之人吧,他或许也是个苦命人啊。”三人惊讶的看着金生,没想到她能说出如此陈词,一语中的,当年制毒之人的确是被情所伤之人。

金生看着张锦眠,想着德王和牵心毒,很想哭,自从元宵夜酒楼一别,她真的无可救药的喜欢上德王了,加上在茶馆听到的事,她就很难受,她想成为能牵住德王心的人,而不是张锦眠。

金生走到床边握住张锦眠的手对着她的耳朵喃喃的说道:“牵心毒也并非无解,你若真心爱延王,你忍心让他一个人面对现在的局面吗?你的灵魂真能大度的看着他喜欢上另一个女子,跟另一个女子亲近吗?”这世上最真挚的莫过于纯粹的爱情,若两人真心相爱,是不会愿意把彼此推给他人的,金生说完轻轻拍了拍张锦眠的手,便起身站在一边。好似听到了金生的话,张锦眠醒来了。延王和德王立马走到床边坐下,延王握着张锦眠的手哭了,说道:“你吓死我了”德王本坐在一边看到这个场景默默的起身站在了一边,阁主高兴的说道:“太好了,阿眠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找到解药。”

张锦眠非常虚弱的答道:“嗯。”见张锦眠已醒,她现在最要做的是赶紧查阅古籍找到解药,于是金生跟着阁主离开了,德王见自己站在这挺尴尬的,也随之离开了。

出了医斋,阁主就奔赴自己的幽兰居寻找解药去了,金生不知此时该去哪,后面是德王,她想和德王说话,有怕德王不理她。只一会的功夫德王就跟了出来了,金生对德王行了一礼说道:“元宵夜不知公子是德王殿下,举止有所唐突,还请德王原谅。”德王本不想停下脚步的,这么一来,他只能不是礼貌的回答道:“不碍事,本王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大步离开了。金生站在原地想着:“自己果然只能是个女配,永远成不了女主。”看着德王的背影消失在尽头,金生也回到大厅干活了。

再过不久就是清明了,天气也逐渐变暖,百花盛开,春风温和,这种天气最适合踏青了。金生在休息日的提前一天借用了救济阁的厨房,做了青团,寿司和茉莉冰糖饮。好久不做饭了,做饭感觉心情很舒畅,很开心。

休息日申时,金生挎着竹篮,来到了附近的小山坡上,选了一颗靠近溪流且最粗花开的最多的梨花树下,铺上自己闲暇时缝制的方形的餐布,坐在餐布边上,将带来的食物放在餐布上,到了一杯茶,看着溪水,吃着美食,喝着好茶,就三个字:好舒服啊!真的好久没有这么惬意过了。此情此景金生诵出了一首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原来这景色这么优美的令人痴醉。”

现代生活节奏快,生活压力大,心根本静不下来,焦虑的很,即使再美的风景也欣赏不到它的独特风光,只知它美。可在这个时代,可以像现在这样悠闲的什么都不想,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将自己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哪怕这景色在枯燥也觉得美。不知不觉间已戌时了,月亮已经升起,天也黑了,这里就一个不好天一黑就伸手不见五指,金生得赶紧回去了,不然找不到路就不好了,而且这么黑金生也害怕会突然冒出个鬼什么的。金生立马收拾了东西,飞快的往回奔。

不久听到远处有人声向这边走来,金生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的原地站着,眼睛睁大了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她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音以免惊动他们。只见两个不知是谁家的侍仆,抬着一个麻袋在金生前方的不远处停下了,一个仆从说道:“就这吧”另一个回道:“恩恩,就这吧,大晚上的这怪吓人的,咱们赶紧埋了走人”说完两人就飞快的挖了一个坑,把麻袋扔了进去,又及其迅速的填完坑跑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