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聊案子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33  |  更新时间:2021-06-28 20:33:25 全文阅读

来人脚步轻快,身形矫健,三步两步的就到了尸体的位置,掏出了火折子,透过火折子的光,看到此人穿着夜行衣,蒙着面,头发也用黑布包着,根本认不出此人是谁,那人顺着尸体的位置往上看着正上方的房梁,金生心中庆幸,还好她和德王没有躲在那跟梁上,不然少不了一阵厮杀。

那人腾空一跃上了房梁,借火折子的光四处看了看,发现无异常,用手摸了摸房梁,摸了一会好像摸到什么东西,用手拉着那个东西,然后放在了怀里,之后便迅速离开了。

等那人走后一个时辰,德王将金生从房梁上放下来,金生抱拳说道:“多谢德王救命之恩。可否请王爷上去看看他刚才拿走了什么东西?”德王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绳子”

金生看着他问道:“王爷是不是白天的时候就发现了大厅有异常?”德王看着金生颇有兴致的回道:“是”金生接着问道:“那你怎么知道他拿走的是绳子?刚才我们躲在这个上面是最快的,可你却选择了角落,你好像知道他会到这个房梁上似的”这下更加勾起了德王的兴趣:“本王记得某人好像对破案一窍不通,学识浅薄,没想到观察如此细致,思考的也如此全面啊。”金生笑说道:“王爷见笑了,民女这些学识都是平民百姓家口口相传下来的,难登大雅之堂,更枉论得王爷如此谬赞。”德王说道:“本王之前在上面看到有根绳子,猜到便是绑尸体的,看样子救济阁也并非全是忠义之士啊。”临走前意有所指的看了金生一眼。

此番一折腾已经丑时了,金生回到房间,赶紧休息,辰时就要起床了,再不睡觉第二天肯定受不了了。吃过早饭金生先来到后院,与阿刚交流了一下:“昨天,你可看到什么可疑的病人或者侍从吗?任何你觉得可疑的地方都说来”阿刚回想了一下说道:“可疑...昨天实在是太忙了,没有留心注意过,哦,对了,昨天有一个我们这的人好像是新来的吧,端给病人的药,居然往门外走,我还说了他两句。不过,奇怪啊,今天倒是没有看到他”金生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你傻啊,你说呢,他现在怎么可能还会在这。”

阿刚反应过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你是说他是...”金生点点头悄悄说道:“中午时候你悄悄的找一个画师把那人的相貌花下来给我,记得啊,悄悄的,不要被别人发现。”阿刚郑重的点点头后干活去了。

金生依旧来到了大厅,还是站在尸体的位置上,抬头看着房梁,又去了几个可能绳子会穿过的柱子或物件附近看了看。想到阿刚提到的那人往门口走,便去门口的地方看了看,果然在门槛边上的下面有被绳子勒过的痕迹,这地方特别不显眼,平常也发现不到,顺着痕迹可疑推测绳子绑在门槛上,藏在边门和主门之间的夹缝中,紧贴墙壁绕到房屋的主竖梁上,再由竖梁绕道中间的横梁上绑着尸体,这样只要出门时切掉绳子尸体就会下来,可是那绳子怎么留在上面的呢,昨晚那人用手在摸横梁后就找到了绳子,哦,明白了,绳子绑尸体的那头是个活结,在横梁上做个突起的东西,这样绳子就被挡在了房梁上,尸体却下来了。

大脑理清了作案过程,肚子也饿了,金生在吃斋吃过饭后就在幽居阁等待阿刚的到来。正午时分刚过,阿刚就来了,看他急匆匆的样子,肯定饭还没吃:“你把画给我后赶紧去吃饭吧”阿刚坐下喝了杯水:“不急,我跟你说,我今天出门按照你的吩咐特别小心不让别人知道,我发现门口被人监视了,我从东大街绕到西大街,再从北大街绕到南大街,好不容易甩掉跟着的人终于找到一个画画的,刚想上前,没想到那画画的也是冒充的,幸亏阿碧拦住了我,现在这幅画是阿碧画的。”

金生疑惑道:“阿碧?她人呢?”“我在这”阿碧进来关上了门,“上午看到你跟阿刚在交流,中午见他没吃饭就出去了,不放心,便在后边跟着了,没想到如阿刚所说有人在监视我们,而且不止一个人,见阿刚意识到有人跟着,我就没有现身,那个画画的是仁寿堂的人,我见过,所以阿刚上前我便拦住了。”金生惊讶了:“仁寿堂?他是仁寿堂的学徒还是什么?”阿碧皱着眉想了想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人基本上不在仁寿堂出面过,有一次我路过堂主屋外的时候正好和这人撞了一下,当时他穿着学徒的服饰,我也没在意,今天看到这个人我也吃了一惊。”金生想了想说道:“谢谢你们了,如果有什么发现跟我说啊,还有不要以身犯险哦。”阿刚和阿碧说道:“我们知道了。”

夜晚丑时,金生如约而至来到庭轩楼,小二的过来问道:“姑娘几位?”金生想了想说道:“一位,我和四公子是一道的。”小二看了看金生立马笑迎道:“是金姑娘吗,掌柜的交代过了给姑娘您安排个雅座,这边请。”金生说了句多谢后便跟着小二来到了三楼,“姑娘,里面请”小二说完后就下楼了。金生推开房门,里面菜肴已经准备好了,德王拿着酒杯站在窗前,延王和张锦眠坐在桌边吃着菜,就差金生一个了,金生立马做到座位上说道:“不好意思,来晚了。”张锦眠笑笑摇摇头道:“我们也刚到。”

德王从窗前坐回桌边道:“开始吧”“在开始之前,我想对你说一句抱歉,之前我们将你请出大厅门外,独自商议对你隐瞒一些事,这事是我们做的欠考虑了,你即是我们的一员,那这个案子的线索我们就一起共享。”张锦眠抱歉的说道。金生摆摆手说道:“没事,我理解。”

张锦眠接着说道:“我们调查了此人的来历,这人很普通,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姓林名定,出生于一猎户,早年间父母出去打猎时被猎物咬死。后来我们去问了村长,得知此人是被抱养的,生身父母是谁无从所知,只知道他被抱养时还在襁褓中,身上有一块龙形浮雕紫玉佩。”说到这,张锦眠不再说下去,德王说道:“龙形,父皇”德王与延王对视了一眼,延王说道:“也不是不可能,早年间生性风流,曾多次游历民间,那时看上哪家姑娘也是很有可能的。”

张锦眠补充道:“你们二位可曾听过一个传说,据说当今圣上最爱的女子不是当今的皇后,也不是皇贵妃,而是多年前遇到的一个女子,他们之所以没在一起是因为太后不喜,对皇上施压,那名女子也是刚烈,不愿圣上如此为难,独自一人远走他乡,当时她已怀有身孕四个月,圣上是知道此事的。去年听说圣上找回了很重要的宝物,很是开心,想必那宝物就是死者林定了”张锦眠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他和你们两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金生默默地听着他们三人言语中的打闹,“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三人都闭上了嘴不吭声,两个侍女开门进来,送来了四杯用琉璃杯装着的水,看着这色泽和样子,金生心中了然这是奶茶吧,她拦住一个侍女问道:“请问这个是什么?”侍女恭恭敬敬地答道:“这是奶茶,这是我们店专为各位准备的。”说完后便退下了。

奶茶,这是德王的店,德王不可能知道奶茶这个饮料,也根本做不出这二十一世纪的奶茶味道,应该是张锦眠喜欢喝的,德王特地学的,想必他们以前在一起时德王一直专为她准备奶茶,这么长时间了这个习惯还一直都没变,延王也默许了德王的举动。

奶茶上了桌,可是德王并不饮用,而是自然地把它推到了张锦眠的面前,果然如金生所想的那样,看着桌上的奶茶,金生实在是喝不下去了,这奶茶里包含着德王对张锦眠的爱,默默奉献,无私的爱。

“我不喝这个,看你喜欢喝,这杯也给你喝吧”金生拿起杯子放在张锦眠面前说道。张锦眠看着自己面前的三杯奶茶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都喝啊,很好喝的,金生你喝呀”张锦眠欲把杯子推回给金生,被金生拦住又推了回去:“我不爱喝这个,我喝白开水就行。”张锦眠好奇的问道:“你喝过”金生点点头说道:“小时候遇到过一家商贾人家,有幸给我喝过,不过我不喜欢,太甜了。”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在想:奶茶在那个时代喝的很多,自己最爱的也是奶茶,但这东西对身体不好,后来也就不怎么喝了。

金生看着张锦眠兴致勃勃地吃着东西接着今天的主题说道:“如果林定还活着,他又如此得皇帝喜欢,那太子之位他是不是更有胜算。”德王、延王和张锦眠顿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睁大眼睛看着金生,心里想着金生说的很有道理,这也是他们心中所想,只是没想到她这样的一个小丫头也能发现,她知道的肯定不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