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面圣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1-06-30 21:14:50 全文阅读

金生静静的听完他们讲的,说道:“林定不是你们父皇深爱女子生下的儿子吗,也是他最喜欢的儿子,保护的那么好,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放弃追查真凶,不知是可叹皇家无情还是可悲皇帝无奈啊。”德王和延王没想到金生会在他们面前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延王制止道:“金姑娘,本王劝你不要乱说,我们可以当作没听过,在别人面前还是不要说了好。”金生戏谑道:“说了又如何,这天下道君王不是者多如牛毛,难道当今圣上只愿听好听,不愿听不好听的,那这个国家里灭亡之日也不远咯。哈哈哈”

听到这话张锦眠赶紧制止金生,吼道:“住嘴!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吗,你真的不想活了吗,在这瞎说什么!”金生被她这么一吼稍微清醒了一会,自己因为德王的不喜很生气,见到德王就有怨气,没控制住就说了出来,虽然金生觉得这些话没什么,可对他们而言却是难以接受的。金生深吸口气说道:“不好意思,我心情不好,有些冲动了。”张锦眠舒了一口气说道:“下次注意。”其实在张锦眠心里知道金生说的话都对,不听劝诫的君王,国迟早要败。可她虽然认可却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赞同金生,毕竟那位高高在上的人不光是一国之君,也是延王最尊敬的人,听到那些他会难受的,她是绝不会说那些话让他伤心的。

今天这场见面没聊多长时间,大家不欢而散。这次没有德王的相送,金生独自一人走在黑漆漆的街上,这个点大概快到亥时了,路边商贩们已经在收摊了,街边的店铺也都打烊了。金生就这样慢慢走着,夜晚的天些许的凉却也没那么刺骨,吹着风,金生的心情也平复了很多,心中想着:“刚才自己太冲动了,好在自己不怎么会说话,要不然一个冲动把自己穿越而来的事说出来就不好了。其实自己是很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也很想让德王对自己刮目相看。可是事情的发展方向并不如自己所愿。”一路这么走着,到救济阁时金生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了。

一个月后,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月前林定案已结案,虽未查到幕后主使,也抓住了凶手,救济阁也算按时交差,免于危害。如今林定案风波已经被大家渐渐遗忘,金生也有月余没有再见过德王、延王和张锦眠了。

为好好过节,金生特地买了肉粽、蜜枣棕和雄黄酒,准备好好在房间里做个宅女,喝喝酒吃吃粽子,看看书,睡睡觉。晚上烟花四起,过节的气氛一下子就浓郁了起来,金生将酒和粽子放在门边,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抬头欣赏烟花,低头喝酒吃粽。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天空被涂满了颜色,五彩斑斓,好看极了。

如此美丽的烟花,动人的气氛,总有人不恰时机的破坏它,阿碧焦急地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对金生说道:“快,快去前厅,宫里来人了,阁主说让你跟她一起进宫。”“走”说完金生赶紧向前厅跑去。金生到达前厅已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阁主正招待公公喝茶,见到金生来了,便向金生引见:“这是宫里的陈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大公公。”金生福了福礼说道:“见过陈公公”陈公公尖着他的嗓子说道:“金姑娘,太客气了,久仰大名,您和两位王爷以及张大人一起破过案,咱家真的是十分敬佩。”金生勉强笑道:“陈公公见笑了。”

破案?在金生看来这话充满了讽刺,不谈案子的真正主使有没有找到,就说定案,金生和他们见面的时候,案子都已经定下来了,整个案子她没出过一分力,最后和他们闹的也不愉快,这谈何而来的敬佩。

此次进宫阁主带了金生和吴婆婆一同前去,马车从皇宫南门进入,穿过光华门,在九曲廊前停下,三人紧跟领路的公公步行,不敢东张西望,在栖凤殿前停下。公公上前对屋门外的宫女禀报了一声,宫女进屋后没多久出来叫金生三人进去,走在最前面的是阁主,金生其后,吴婆婆最后。进殿后,正上方的椅子上坐着皇帝,两边的座位分别坐着延王和德王,左边有帘布遮挡,隐约能听到里面太医和宫女说话的声音。

金生跟着阁主上前跪拜皇帝:“参见皇上”皇上焦心的说道:“快起来,快看看贵妃。”金生跟着阁主进入内室,皇贵妃安静的躺在床上,面容姣好,白里透红,如若不是皇帝、王爷和太医都在这,她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一般。见刘阁主来了,众太医如见到救星般两眼放光,自动的让出一条道并把床边的位置留给刘阁主。刘阁主上前把脉后,用银针扎了她手腕、额心和心脏处,过了一刻钟将针拔出,闻了闻,又放入水中,倒入救济阁特制的验毒水,发现水呈绿色。金生听阿刚说过这验毒水越绿说明越没毒,越清澈越无色说明毒越深越难解。如今碗中的水呈现淡绿色,看样子这贵妃娘娘是中了毒。

刘阁主走出内室对皇帝和两位王爷说道:“贵妃娘娘是中了毒,毒虽不是无药可解,但也极难解。”德王问道:“刘阁主可有解毒之法?”刘阁主答道:“民女有一法,但此法未必能完全成功,要看此毒蔓延速度,若不是很迅速可每天使用银针把毒血逼出一部分,可若是毒发很快,那这个方法就不行了。”皇帝开口道:“请刘阁主大胆一试,我相信她能活过来。”一个我字,让金生的心中咯噔了一下,皇帝爱的不是林定的娘吗,不过从林定案来看,若是和自己最爱的人生的孩子死于非命,一定会拼了命的找到凶手,而不是草草结案。刚才在面对贵妃生死时,他没有自称朕而是我,可见他的心中之人是贵妃。莫非在心爱之人死去后又爱上了贵妃,皇帝的感情真难懂。

阁主让金生给她打下手,辅助她施针,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在内室外的众人焦急的等待着,不时的听见里面叫人换水的声音,一个一个宫女从内室走出,手上端着一盆又一盆的黑色的血,皇帝看见后踉跄了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德王和延王比他们的父王要坚定很多,可是还是有些触目,都转过身避而不见。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刘阁主和金生从内室走出,刘阁主说道:“这次施针很成功,我也尽可能多的将贵妃娘娘的毒血逼出,明日应该可以醒来,每隔七日我会来此为贵妃娘娘施针,民女先告退了。”皇上大喜,说了句多谢阁主就大步进入内室。

金生看着阁主满头汗水,身体有些东摇西摆,赶紧上前扶住她的一只胳膊。对两位王爷行礼道:“德王,延王民女告退。”“母妃已经无事,我和 阿得正要回府,阁主一起走吧。”延王说道。阁主稍微点了点头已示赞同,在金生的搀扶和两位王爷的陪同下出了栖凤殿。在殿门口金生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那块匾,心中了然了什么。

走回马车的路上,大家相顾无言。金生看阁主出了栖凤殿后就一直很疲劳,大部分的重力已经都倚在她的身上,可她走路还是很吃力。阁主在救治贵妃娘娘时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并且每一针下的要不快不慢,不深不浅。同时要时刻关注血液的流向以及病人的反应,就这样一直持续一炷香,所有的精气神也耗光了,此时最需要的就是睡觉了。

马车边,两位王爷对阁主说道:“多谢阁主救母妃一命,他日必当登门拜谢。我等就此就不送了,再见。”

金生扶阁主上了马车,车厢里阁主问道:“今天你可看出了什么?”金生不知阁主指的什么,回道:“什么?”阁主叹了一口气,掀开车帘,看见马车已出南门,说道:“我知你与一般女子,也想栽培你,今日带你进宫是想让你仔细观察一下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皇家。你今天是否看出点什么都不要说出去,勿忘。”金生知道阁主这话是为了她好,重重的点了点头。

阁主语重心长的说道:“今日看你在皇帝说出‘我’时,皱着眉头抬眼看了皇上一下,以后这些不经意的举动在皇宫中可要稍微克制一下,我知你对此疑惑,可咱们这位当今圣上的心思,谁都猜不透,咱们也不要去乱猜,把自己给搭了进去。”金生回答道:“是,阁主。”停顿了一下,问道:“那我能追求德王吗?我想做的德王妃。”阁主看了看金生,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丫头说话挺有趣的,德王这孩子挺不错的,自小因身体原因常年居住在外,不管朝堂事,可他身为朝堂人,实难躲过,他的品性极好,你看上他有眼光,至于你能不能让他喜欢你,坐上德王妃的位置就看你自己的了。追求爱情是每个人的权利,我是不会阻拦你的。”听阁主一番话,金生甚是感动说道:“多谢阁主教诲,不管现在还是将来,我一定不会被背叛救济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