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与阿碧交心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21-07-01 20:31:38 全文阅读

回到救济阁,阁主就回幽兰苑休息了。金生对吴婆婆说道:“吴婆婆,您去我那坐坐,喝杯茶吧,我有些事想请教一下。”吴婆婆知金生有很多问题,在马车上时不方便询问,这才特地向她请教:“给您解惑老身很乐意,在这多谢金姑娘请老身喝茶了。”

幽居阁中,金生给吴婆婆拿了盘桂花糕,倒了杯茶,问道:“吴婆婆,你能否跟我具体讲讲阁主的事啊?”吴婆婆吃了一小口桂花糕,喝了一口水说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进宫必有这一问,阁主是个奇女子,她跟你一样是个孤儿,自小行走江湖,千辛万苦下成立了救济阁,在救济阁成立初期,长公主出宫被刺客追杀,受了重伤,逃跑路上遇到阁主,阁主带她躲开刺客,并医治好她,这期间阁主什么也没问长公主,长公主心存感激,在得知阁主在君陵城开了救济阁后,就一直来帮忙。”金生问道:“那她的夫君呢?”

吴婆婆惋惜道:“战死了,阁主和长公主成为好友后,在长公主的撮合下与一位大将军情投意合,本也得了皇帝的赐婚,奈何婚前出征战死在沙场上了。为此皇帝和长公主对阁主都含有三分的亏欠。大将军战死后,阁主便将头发挽起,一心扑在打理救济阁上,不在寻找他人。可惜了,这么好的阁主啊。”金生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吴婆婆可听说过皇帝和贵妃娘娘的事啊?”吴婆婆说道:“孩子,皇家之事不可随意打听,一个不留神是要掉脑袋的!”金生撒娇道:“谢谢吴婆婆关心,我心里都知道,我也是想多了解一下,免得下次进宫无意中冲撞了什么就不好了。我心里知道吴婆婆对我最好了,你就告诉我吗,我保证绝对不出去乱说。”

吴婆婆笑了笑,用食指点了点金生的额头说道:“我听说的也不是很多,你和两位王爷还有张姑娘一起破的那个林定案的尸体林定,他娘是皇帝的心爱之人,但这几年他对贵妃却是非常宠爱,今天你也看到了,见到贵妃中毒,他可以自称我,可见对贵妃用情之深啊。很多人都猜测这是因为德王和延王得皇帝喜欢,爱屋及乌,皇帝自然很喜欢贵妃娘娘,有人甚至说皇帝可能想在这两位王爷中选择一位做太子呢。我知道的也就这么一点,不过这世上又有哪个男子能做到专一呢,向皇帝这样的男子已经很不错了。”金生消化着吴婆婆的话,说道:“哦,我知道了,那延王也不会是专一之人吗?”吴婆婆好奇的看着金生说道:“延王?目前来看,他对张姑娘的确专一,可他们将来的日子会怎样还需要他们二人自己去相处。你是不是想问德王是不是良配啊?”

金生点点头,吴婆婆接着说道:“你跟德王是否有缘,是否能一生一世一双人是看你们过的每一个当下,而不是你在这胡思乱想。这天下的男子大多是三妻四妾,可也有专情之人啊,咱们不能一杆子打死了。”金生再次的点点头,送走吴婆婆后,金生细细的回想着,她知道她和德王之间的距离还有好长好吃,好比总共一百步的距离,现在才前进了半步。不过时间还很长,她可以一步一步向他走进。至于阁主、皇帝、贵妃、太子之位,这些她都感觉有人在布一场棋局,现在看来是让德、延两位王爷中的一人上位,至于将来是怀远王还是康王真不一定,还有皇后娘娘居然能容忍一个贵妃的寝殿用凤字,这可是皇后专用啊,而且还容忍皇帝如此宠爱这个女子,甚至影响到他儿子的太子位,怎么可能呢,皇后肯定有什么计划,就看后面会发生什么了。以后自己得多加注意,小心说话,如今贵妃中毒,说不定皇宫不久就会有事发生,我若发现什么得想办法提醒他们一下了。

七月初七乞巧节,女孩子们都穿上新衣服,亲手制作巧果,在月亮下摆上鲜花、水果和巧果,对着月亮祈愿,希望月亮完成自己的心愿,希望来年能更加心灵手巧,也希望能得遇良人。金生也入乡随俗在幽居阁照做了一套流程,随着这景,衬着这情,向上天祈祷,这辈子能开开心心,能嫁给德王。阿碧端着自己做的巧果和大红袍来到金生边上,邀请金生品尝。

两人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吃着巧果,喝着大红袍,谈着从未说过的心里话,一切都是那么的岁月静好。阿碧说:“阿生,若不是你,我现在可能是给富人家做奴做婢了,肯定没有现在自由舒服,做自己想做的事,还认识了一群那么好的人。真的谢谢你”金生笑笑说:“在这世界上本身就是你帮我我帮你,我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不用这么客气,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多请我吃点好吃的。”阿碧释然笑笑道:“恩恩”又很认真的说道:“虽然张姑娘美貌才华集一身,但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差,我相信某一天德王一定能看到你的好的,会喜欢你的。”金生扑哧的笑了,说道:“傻丫头,这世上把所有的宝都压在男人身上是不行的,就向这天上的烟花,男人的爱那是稍纵即逝的,留都留不住。我们女子唯一能靠的是自己,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被欺负。”

阿碧不解道:“这怎么可能呢,这想法太离奇了,女子都是依附男子生存的,这世道又怎能不被欺负呢”金生耐心的解释道:“你之前被仁寿馆的人那么欺负是因为什么?如果你是上官梓,你在仁寿馆还会那么欺负吗?”阿碧答道:“不会,上官姑娘是郡主,他们怎么敢。”金生又问道:“那如果是张锦眠呢?”阿碧立马说道:“那也不可能,张姑娘身为刑部主事,又是钦定的延王妃,谁敢给她好果子吃。”

金生点点头赞同道:“你也算是饱读诗书,看问题看的很透,怎么就成了这当局者迷呢?上官梓即使有那么强大的家世,可她自己若不变的厉害,她会被世人说闲话的,她要是立身不正,没有能力得此殊荣,她也会被世人遗忘,甚至疼爱她的长公主和皇帝都要被史官记上一笔呢;再说张锦眠,她现在是刑部主事,也是延王妃,可她在确定这些关系之前可是什么都没有啊,听说她还是个孤儿。她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可不是靠延王的一点关系就能上去坐稳的,那也得需要她自己的本事。她们二人可是都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让大家对她们心服口服的,所以她们才没有人敢欺负啊。”

阿碧十分认可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得如何才能变强大呢?”金生说道:“你一心想当个济世救人的女大夫,即使被仁寿馆的人那么打压,你还是想做女大夫,来这后我见你常常看医书,向李大夫、阿刚他们请教,如此的坚持,我很佩服。请问当今世界上有几位这样的女大夫?你本身就在走这条你认为很离奇的路,只是你自己觉得很普通罢了,在别人眼里可并不普通啊。这路不大好走但你从未放弃,你敢说你将来没有机会成为一名举世皆闻的女大夫呢。”阿碧双眼燃起了斗志,闪着希望之光说道:“我一定会努力的!”金生玩笑说道:“将来成名后,别忘了罩着我啊”阿碧笑道:“一定不会忘了你这位再生父母”两人举起茶杯,以茶代酒,有月亮作证,干了。

两人聊了一晚上,很是开心。早晨回房后阿碧似乎比以前更认真了,她抛开脑中那些不可能的杂念,一心一意的看书,练习医术,废寝忘食,像着了魔似的。金生看到阿碧努力的样子很开心,感叹道:“年轻,真好!”

八月中旬,正逢朝廷官员休沐日,延王和德王带着张锦眠和上官梓出门前往南安寺散心。听说这南安寺香火最旺盛,寺中的斋饭也是特别美味,口齿留香。更是听说寺中有一棵百年的桃花树,夜晚将自己的心愿写在缎带上,绑在桃花树上,对着它祈祷,再点亮一盏天灯,缎带上的心愿必能成。而且南安寺的景色非常优美,像是世外桃源。

南安寺在南山顶,海拔高一千米,山顶有桃林、梅林、梨林,还有假山、温泉,这里是人们解乏回归自我的最佳之地了。金生在这天也和阿碧、阿刚来到了南安寺,为了能尝尝这斋饭的鲜和美景的美,最重要的是去求姻缘的。

南山脚下来祈福的信徒香客已经来了很多,抬头看着通往山顶的台阶,密密麻麻都是人。金生想着:“这么多人,不知到了山顶还有没有房间给我们住”金生、阿碧和阿刚三人一鼓作气的从山脚爬上了山顶,“真得感谢来这古代后没有交通工具,一切靠两条腿不停地走,不然今天这山她是怕不上去的。就这样自己喘的像刚跑完八百米,还一阵一阵的想干呕。以后得多锻炼锻炼身体了。”金生感叹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