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寻药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59  |  更新时间:2021-07-13 23:01:12 全文阅读

金生看着众人继续说道:“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子,每次都看到了她出洋相的样子,她毕竟是个才华横溢,风采绝伦的贵族女子,最后德王选择的却是和她相比一无是处的我,并且这个选择断了她的后路,要是我怎能不恨这个人呢。”张锦眠说道:“是啊,她其实是个很好的朋友,现在却成了敌人。幸好你不是我们的敌人,不然我们就头大了。”

听到张锦眠说的,金生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德王也似是被木鱼敲醒了说道:“你若是敌人,本王让你生不如死!”金生低下眼帘冷冷的说道:“将来是不是敌人我不知道,起码现在不是”说完后笑着与德王对视。延王和张锦眠见气氛如此紧张想缓和一二,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耸了耸肩乖乖地坐在凳子上喝茶看戏。德王眯着眼盯着金生,想从她的眼睛里看穿她的想法,可是却不能。

金生看着他说道:“我是不是敌人,决定权不在我而在你,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我的夫君不爱我还厌恶我,连起码的尊重都做不到,那我们之间只能是敌人,对于我而言也不是不可。”德王一眨不眨的看着金生,没想到眼前这个说着狠话的女子是前不久追着要嫁给他的那个人,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相信是同一人,说这话时的眼神冰冷的深不达底,坐在凳子上的二人以及站着的周归,也被金生的这句话给惊住了,一时间像被人点了穴一动不动。金生恢复神情说道:“那些都是后话,现在最重要的是就阿梓以及解决悟明村的事”张锦眠是第一个恢复神情的说道:“我们分成两组,我和阿言去救阿梓,你、阿得和周归一组寻找村民中毒的解药,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抓住张秋。”众人点了点头,这次德王并没有说出反对的话,不是他认可金生,而是他觉得如此心思复杂的女子还是放在他的身边安全,这样才不会害到张锦眠。

次日天不亮张锦眠和延王就动身到之前发现的有拖拽痕迹的地方仔细查探,虽然越往后痕迹越浅越模糊,可是还是能依稀判断出的,终于在一个破旧的房屋前痕迹消失了,张锦眠和延王提高戒备,延王左手握紧剑鞘,将张锦眠护在身后,右手猛地推开屋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到处都是灰尘,可有一处地方是干净的,地上还留有绳子以及凌乱的灰尘,这里应该就是之前阿梓被绑的地方了,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张锦眠和延王心中这么想着。

延王突然意识到什么对张锦眠说道:“不好,调虎离山,阿得他们有危险。”两人急忙往回敢去,边跑延王说道:“张秋应该知道我们发现了她,不然不会把阿梓转移地方的。”张锦眠认可道:“是的,她的最终目标还是阿生,阿生有危险我们快回去。”

金生这边非常平静,虽然能坐起来了,但头还是晕晕的,全身都没力气,也就只能在床上躺着。周归站在房门口,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德王则是把张锦眠和上官梓带回来的泥土以及草放在桌上,盯着看,不时拿起来闻上两下,直到张锦眠和延王回来了还在看着那两样东西。见到三人安然无恙,张锦眠和延王提着的心总算落下,延王眼神示意周归进屋关门。延王对大家说道:“我和阿眠沿着溪水边拖拽的痕迹发现了一个小屋,那里杂乱不堪,应该就是阿梓之前被绑的地方。”张锦眠接着延王的话说道:“可惜我们去晚了,阿梓不在那,应该被带到别的地方关起来了,随后我们意识到张秋应该是发现我们知道她了,担心你们有危险就赶紧跑了回来,没想到你们这么悠闲。”

张锦眠故意嗔怪的说着,可是她话音一落并没有人接她的话,一时间有点尴尬,延王也觉得很奇怪,再看看那三人,金生躺在床上闭着眼似乎是睡着了,德王深情脉脉的看着一抔土和一棵烂唧唧的草,周归大眼望小眼的盯着自己看,延王和张锦眠瞬间觉得心累,自己在讲很重要的事,这三在干嘛!德王开口道:“既然阿梓不会有危险,那我们一起寻找解药吧,张秋迟早会带着阿梓上门来找我们的。”延王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说道:“你是知道这是什么毒了?知道怎么解了?不愧是幽山谷弟子。”

德王白了延王一眼说道:“此毒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这毒混合了多种矿物,这些矿物都含有毒,甚至是草药无法解的。”说到这德王叹了口气说道:“我中了牵心毒本就百毒不侵了,可这毒偏偏在百毒之外。”延王没想到这毒这么厉害,张锦眠却是皱起了眉头,心里盘算着,还有矿物的毒、还有矿物的毒、矿物,那不是类似于核污染吗,想到这,心里一阵后怕,严肃的说道:“绝对不能让张秋再这么研制下去了,绝对不能。”延王握着张锦眠的手说道:“放心,有我们在绝对会抓住她,不再让她这么祸害百姓。”

躺在床上的金生睁开双眼,看着头顶的床幔,她一直都没睡着,只是闭目养神,没想到听到了比牵心毒更可怕的东西“矿石污染”,这是金生对这一类污染的统一称呼,说的简单直白点就是和核污染一样的东西,这种污染才叫真的无药可解,人类是脆弱的,面对这些有毒的矿石或者放射性矿石,人类毫无招架之力,这种毒即使是二十一世纪医疗技术卓越的现代也不知道如何解。金生心中想着这些事泛起了疑惑,张秋一个古代人是如何会这种下毒的手法的?一般人想到的下毒手法无非是常见毒草类、牵心毒、鹤顶红什么的,能够想到把矿物和毒药混合在一起,此人专习过毒经吧,可张秋大家小姐哪来的毒经学习?金生正想着这些问题,就听到张锦眠把她想问的都说了出来。

延王说道:“这幕后之人必须得揪出来,不然我大楚王朝可就有危难了。”德王笑道:“张秋的背后之人不是张彦右却是他人,有意思有意思”延王打趣道:“这就有意思了,以后比这多了去,阿得你可有办法解这毒?”德王淡淡的说道:“亦有亦无,或许大漠深处的火烟花和极寒山顶上的冰血草能解此毒。”床上的人坐了起来起了身问道:“这是什么植物?”众人看着金生,延王说道:“睡醒了?”金生没有回答延王的话,看着德王问道:“长什么样子?”德王笑笑随手拿起笔纸画了两幅画,指着画解释道:“火焰花顾名思义花朵红的燃烧着的火焰一样,手碰上去有灼烫之感。冰血草浑身雪白如雪,撕其撕开会流淌出雪白的血,还带有股腥味。用这火焰花的热可化开矿石之毒,冰血草则是补血续命的良药。”

金生看着纸上的草和花喃喃道:“天下还真是无奇不有。”奇,德王和延王不约而同的看着张锦眠,张锦眠的事,他们几个关系亲近的人都知道,在他们看来张锦眠的到来才是最神奇的,对于其他的稀罕之物也就不惊讶了。金生看着两人看着张锦眠的样子,心中揣测着,张锦眠来自异世的事他们几个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自己也来自异世。

金生问道:“那是不是要去大漠和冰山山顶才能寻到这两株珍贵的药草?”德王说道:“这两株药草可遇不可求,它们对普通毒或许没什么见效,可是对剧毒那是特别有伤害。师傅、师兄们一直都在找寻这两株草药为我解毒,至今也并未寻到。”金生又问道:“阿眠也中了此毒,为何对她的影响并不大呢?”德王说道:“救治及时”金生继续问道:“那我们现在上哪找这两株药草?”德王说道:“毒市”听到毒市,延王、周归和张锦眠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德王,众所周知毒市进得去未必出的来,那里的毒特别多,只有没有见过的没有他们没有的。不光如此,毒市身为国家的黑暗一面,那里什么营生都做,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自然也存在着各种势力,那是区别于朝廷、江湖的另一个世界。

金生打破了这安静的气氛说道:“我倒想去看看这个毒市,说不定张秋就是在毒市买的药,去毒市运气好还能打探到一些消息呢。是吧,二公子”德王点了点头。金生一拍桌子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和二公子去毒市寻解药,你们三位留守在这救阿梓。”德王问道:“为什么是我?”金生笑道:“知道这药的是二公子,况且二公子身上自带牵心毒,相比于毒市的毒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你身中此毒,安然无恙的活了这么多年也是个奇迹,对毒市的那些人来说也是挺感兴趣的,所以你是去毒市的最佳人选,至于我吗,在这等死不如跟你去毒市闯一闯,说不定发现我不在这了,张秋也就会放了阿梓。而且我总有一种错觉,你武艺高强,跟着你能保自己安全。”听金生啰哩啰嗦的说了这么多,让人真的没有理由拒绝,还觉得有几分道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