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解毒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1-07-16 21:01:37 全文阅读

德王思索着道:“嗯,好”金生说道:“我要告诉你的就这么多,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就回房了,我们明天巳时四刻在客栈门口集合,晚安”说完金生就离开了德王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前金生下楼让小二送了水上来,在毒雾中待了那么长时间,身上的这件衣服怕是要报废了,自己也得冲洗一遍,别一不小心中了这些毒。泡在热乎乎的木桶里是真的舒服,金生快速的洗完,摸了摸下午刚洗的衣服,已经干了,又将刚换下的衣服放在水里洗一洗再拿去扔掉。一切都做完后,躺到床上,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第二天金生一直睡到了辰时末,一睁眼看见太阳已经高高挂起,立马起了床,洗漱完来到楼下,德王早就在楼下坐着等着了,金生走过去问道:“早,吃过早饭了吗?”德王说道:“你看看这天都什么时辰了,早就吃过了,哪像某人睡的跟猪一样。”金生呵呵的笑着,招呼小二上了一碗粥,一个鸡蛋,外加一个小菜,就开始囫囵吞枣的吃了起来,吃着还不忘问德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德王说道:“巳时正”金生算算自己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可以吃早饭,时间绰绰有余,便放慢速度定心吃了起来。吃完后对德王说道:“我吃完了,我们走吧”随手将一两银子放在了桌上表示自己的这顿早饭钱,让小二来拿。德王淡淡的看了眼金生放在桌上的一两银子,没有说什么出门了。

去五里坡的路上,德王走在后面看着金生心中想着:这人不贪图自己的钱财,平心而论若不是要嫁给我,倒是可以和她做朋友。金生回头问道:“我的头发乱了吗?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有什么想问的可以直接说”德王走上前说道:“你后脑勺长眼睛了?我没有什么想问的,我们快点走吧,不能再耽搁了,明日必须返程。”

二人加快脚程提前来到了五里坡,没有想到老伯早就到了,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走来。今日的见面双方都没有戴面具,金生没有想到,面具背后的老伯已是头发花白,但面容只有四五十岁的年纪,浑身都透着一股高冷,阴险的气质,让人难以接近。

金生鞠躬问好道:“老伯好,我按约定把人带来了。”老伯早在他们走来时就把他们全身打量了一遍,就已经知道德王身中剧毒了:“好,好,信守承诺的好孩子。”德王拱手作揖也福了一礼:“杜前辈安好。”老伯听德王这么称呼他,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问道:“能知道我,阁下师承何派啊?”德王老实的交代道:“幽山谷安居师傅”老伯点点头道:“你师傅我认识,是个好师傅,怕是你师傅耗损毕生功力帮你压制毒素吧,不然你也难以活到今日。”回想起师傅就自己的情景,德王悲伤道:“是的,可是师傅为了我丧了命。”老伯安慰道:“孩子,你师傅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楚国的未来可是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孩子,我跟你直说吧,你这毒我一时半会解不开,毕竟你已中毒多年。”德王说道:“那请前辈跟我们一起走吧,一路上前辈可以帮我研制解药,我们也能陪伴前辈,前辈也就不寂寞了。”

听德王提到这立马附和道:“恩恩,是的,这样好,老伯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也需要你的帮助,而且跟我们一起说不定必能遇到很多你没见过的毒,你难道对那些未知的毒不想了解了解吗?”杜前辈眯眼说道:“我怎么觉得你两在匡我啊,行吧,看在这小子身上的牵心毒,看在他师傅的面上,我就跟你们走这一趟吧。哝,这是你们要的火焰花和冰血草。”说着老伯就把两株药草扔到了德王的手上:“小丫头你信守承诺带了这小子来见我,我也信守承诺把药草给你们,走吧,我们现在得出发去你们要带我去的地方了吧。”德王和金生齐齐答应到:“是。”

来武安城是两人,回悟明村是三人,一路上杜前辈经常给德王把脉并且采集血液研究,在到达悟明村时,牵心毒的解药也配置好了。德王没有想到困扰了自己多年的牵心毒,居然就这么一下子给解了,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延王和张锦眠因此高兴的手舞足蹈,周归也高兴地傻傻地站那哈哈笑着,金生在旁边看着如此开心的他们,为他们感到高兴,不过只是高兴而已,没有人可以懂得你的开心,也没有人能理解你的痛苦,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无奈的,结局虽不同,本心却一样。她其实并不能感同身受地体会德王十多年来被牵心毒控制的痛苦,也没有张锦眠和延王那样对德王多年兄弟和好友的担忧,自然也不会有他们的开心。延王开心的说道:“如今阿眠和阿得的毒都已解,我们再也不用害怕了,连最奇特的牵心毒都解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了”张锦眠欣慰地说道:“是啊,老天爷终究还是眷顾我们的。”德王却只是笑着,一言不发。

杜前辈打从进门开始眼光就不时往张锦眠身上瞟,直到这时才开口:“四年前,山崖底的那个丫头是你!”张锦眠微微一愣,回想着四年前的事,那时她还并不懂得感情是什么,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德王,直到自己来自异世的事被有心人揭发,称自己为妖女会祸乱朝纲,延王在皇帝面前下跪愿承担所有罪过,只要免了自己和德王的罪时,就明白了自己真心喜欢的是延王,她永远忘不了那时延王深情地看她的那一眼,也就是那时她四面楚歌被人追杀,跌落悬崖,被一位老者所救,当年的老者就是眼前的杜前辈。“你是那位老者,多谢恩公当年救命之恩”张锦眠立马跪下给杜前辈磕了一个头。杜前辈忙扶她起来说道:“孩子快起来,使不得使不得。”

没想到张锦眠和杜前辈之间还有这等渊源,杜前辈是毒医专家,既然能解牵心毒,是不是对矿石之毒也会解,金生小心问道:“杜前辈,这村里有一种毒一直困扰村民,不知道您能否帮忙解一解?”杜前辈虚睨着眼说道:“你这丫头,打从一开始就因为这个村里毒,把我骗来的吧,我到这你还什么好处都没给我呢,连口水都没让我喝就让我不停地给这个人解毒,那个人解毒的,你让老夫歇歇,行不?”金生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杜前辈,是我欠考虑了,您先休息,这几天您受累了,我们替您把门关好,您先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再来谈毒的事。”说完几人都出了门,把房间留给杜前辈休息。

门外院子中,延王略有担心地问德王:“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德王轻松一笑道:“放心吧,这次是真的解了,我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不少,我刚刚已经偷偷用了下内力,毫无阻碍,也没有什么不适感。”延王这回是真的高兴了:“那太好了,马上我就把这个消息,让周归快马加鞭地告诉母妃和父王。”德王阻止道:“等一下,暂时先不要说出去,等悟明村的事情了了,再告诉他们吧,现在敌在暗,我在明,若是我毒已解的事被张秋知道,那张彦右那个狗东西肯定也就知道了,到那时我们就又处于被动了,况且那样对杜前辈也不会,会给杜前辈招来杀身之祸。”延王听后点点头,赞同德王说的,两人默契地没有再提这件事。

德王问延王、张锦眠和归道:“这几日,你们怎么样?有没有找到阿梓?”延王看了看四周眼神示意张锦眠周围无人偷听可以说,张锦眠道:“这几日我们以案发地为中心,附近一公里的地方都搜查过了,并没有发现张秋的行踪,倒是发现了这个村子的奇特之处,这个村子是中心对称的”德王道:“中心对称?”张锦眠拿起树枝在地上边画边解释道:“是的,中心对称,假设这个地方是村子的东南角,这里有一条溪流,那以中间这个点为中心,在西北角也有一条溪流,溪流的形状与原先东南角的那条溪流就像照镜子是一样的。”德王仔细思考了一会说道:“那也就是说,如果不辨方向,自己身处哪条溪流并不知道,阿梓出事的田地在另一边也有,那那里的土地含有矿石之毒吗?”张锦眠点点头道:“有,而且含量之大,所以我怀疑阿梓可能被关在另一边了,我们三人今天正打算去那一边看一看呢。”德王赞同他们的想法觉得是要去调查一下了。

金生站着听他们说事情站累了,便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坐着听他们说,金生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如果那边的土地含毒量比这边的多,那说明那边土地被矿石等有害物质污染的很严重,那里可能就是张秋的大本营,那里也含有着大量的污染物,那是大大置人于死地的,绝对不可以什么都不准备就贸然前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