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求情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1-07-20 22:55:40 全文阅读

张锦眠欢呼道:“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杜前辈,这次真的有劳您了。”杜前辈摆摆手道:“不辛苦,让我见识了这么多从未见过的毒,老夫这辈子值了。你们这的事应该解决的也差不多了吧,明日老夫就走了,我要云游四海去了。”延王道:“多谢前辈这次相助,日后若有用的到我们的尽管吩咐。”杜前辈道:“客气客气”金生拿出玉牌对杜前辈道:“前辈,这是你之前给我的,如今他们的毒都已解,物归原主,多谢前辈解毒。”杜前辈收回玉牌道:“丫头,客气了,咱们以后有缘再见”金生道:“有缘再见”杜前辈道:“我要回去睡一觉了,明日你们就不用相送了,保重。”众人对着杜前辈离开的地方拱手示意道:“保重。”

早上辰时,金生一行外加张秋与悟明村的人挥手告别,前一日晚上,他们按照杜前辈的吩咐将解药给村民喝下了,如今村民们都已解了毒,也恢复了正常的样貌。路上张锦眠、延王、周归和张秋一辆马车,德王、上官梓和金生一辆马车,上官梓身体还没恢复好,这驾车的事自然而然的就落在的金生的头上,要是问为什么不是德王,呵呵,人家是王爷凭什么给你驾车啊。好在金生在村里跟村民们学了一下驾马车的经验,再根据自己学驾照的经验,金生很快就掌握了,只是还不是很熟。

那辆车内张秋坐在一边,延王和张锦眠坐在另一边,周归悠闲地驾着车,大家相顾无言,毕竟有些在张秋的面前不好提出来,大家就只能望着车外的风景发呆了。他们的前面就是金生他们的马车了,车内上官梓和德王各坐一边,车外金生高度紧张、艰难的驾着马车,此时她才觉得开汽车比驾马车简单多了,汽车是死物,马是活物,它会有它自己的想法不容易受控。

三日后,他们回到了君陵城,金生小心翼翼地驾着马车心中感叹着:终于回来了。一行人并没有在客栈、救济阁和王府中停留,直接进了皇宫。这是金生头一次进宫,在二十一世纪和父母一起到过北京,看过紫禁城的富丽堂皇和庄严宏伟,但那座皇宫已经没有人居住了,那里发生的一切都只留在的史册上。如今正式进入了古代的皇宫,有着人烟气的皇宫,多少有些激动,左看看,右看看。上官梓和张锦眠默契地来到金生身边低声道:“注意形象,皇宫之中不可随意张望。”金生立马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不再东张西望,跟着大家一直往前走。御书房外,门口的太监总管马公公见德王和延王来了,立马小跑着过来行礼:“二位王爷和郡主怎么来了,咱家这就禀报皇上”延王道:“有劳马公公了”不一会,马公公就出来了对延王道:“皇上让各位进去。”

进入御书房大殿,正中央放着书案,书案前是两鼎大大的黑漆描金的香炉,左侧是陈书格,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各类书籍,右侧是多宝格,多宝格上摆放着各种玉、瓷、珐琅、竹、木、牙等材料烧纸而成或雕琢而成的贵重器物和珍玩文具。金生跟随众人在书案前跪下,向皇帝行礼,皇帝给大家赐了坐。“你们兄弟二人今日一起过来所谓何事啊?”延王道:“儿臣向父皇禀报悟明村一事,这是儿臣所写,请父皇过目。”说着将自己写的悟明村的详情书递给了皇上,在皇上看阅时继续道:“幸得江湖人士相助,如今悟明村的瘟疫以解,但此人不要功名利禄,云游四海去了,另悟明村一事另有隐情,张三小姐特来面圣。”

皇帝放下详情书道:“哦,那朕就听听张三小姐要跟朕禀报什么”张秋立刻上前跪了下来道:“臣女有罪,悟明村一事并非瘟疫作乱,而是臣女一时鬼迷心窍做了坏事,让村民们都中了毒,臣女自知罪责深重,特来自首。”皇帝道:“你如何的鬼迷心窍?又做了什么?如实招来”张秋低着头道:“臣女因两次被退婚,心中气愤难平,一直误以为是金姑娘使了手段,才使自己被退亲,于是想在悟明村引发一场瘟疫,抓了郡主,引金姑娘到悟明村,然后跟她同归于尽。后来得知金姑娘在这场婚事上什么都没做,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自己误会了她,也幸得金姑娘相助帮悟明村百姓解了毒,减轻了自己的罪过,民女请求皇上惩罚。”

金生没有想到张秋会毫无隐瞒,将罪责全部自己一个人抗下了。这个时刻金生挺佩服她的,因为接下来她要独自面对皇帝的雷霆之怒,还要承受那些惩罚,可说到底这条路并不是她真心愿意走的。

皇上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目道:“好大的胆子,只因退婚一事你就抓郡主、毒害百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金生来到张秋身边跪了下来说道:“请皇上息怒,身为女子活在这世上本就不易,张三小姐连被退婚两次,在婚嫁一事上已是难上加难,难免会因此一时误入了歧途。她虽抓了郡主,并未害她性命,她毒害百姓,却也知放毒要适可而止,并没有屠戮了一村的百姓,说到底她的最终目的只是想杀了民女,可是她黑白分明,知道是自己错了后主动自首,前来服罪,念在她敢做敢当的勇气以及她是张阁老的孙女这个身份上,还请皇上宽恕一二。”张锦眠也跪下对皇上道:“臣赞同金姑娘所说,张三小姐这些行为叫杀人未遂,不足以已死抵罪,张阁老年事已高,为皇上排忧解难多年,膝下也就只有四个孙女,如今大孙女和二孙女都已嫁人,身边也就两个孙女陪伴了,还请皇上三思。”

皇帝看着跪在案前的三人良久才道:“金生你愿意为她请命?她可是想杀你啊?”金生道:“民女并不愿,可她也只是一时被蒙蔽了才会那样,这世上又有谁能保证自己做的每个决定都是对的呢,又有谁没有后悔的事呢,凡事想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她毕竟还没伤害到我,况且也是因为她我才有幸能嫁给德王,所以民女愿意为她请命。”皇帝紧盯着跪着的三人看了又看,在喝了一杯早已冷透了的茶水后道:“看在你,未来的德王妃的面子上,朕饶她不死,可她毕竟抓了郡主,也连累郡主饿了三天,如今都瘦了一大圈,可以不给你交代但无论如何也要给长公主一个交代,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从此后不可进入皇宫,张彦右罚俸一年,同时出银出力,好好修建悟明村。”张秋磕头道:“臣女领旨,臣女多谢皇上不杀之恩。”皇上道:“这事也解决了,朕还有国事要忙,你们退下吧”“是”众人告退后,离开了御书房。

出了皇宫张秋就与传旨太监一起回张府,金生看着她的背影,见见发了呆,现在的比之前更加耀眼夺目,虽然等待她的将是一场腥风血雨,可这个时候的她才真正的令人欣赏,有着大家小姐该有风骨与傲气。金生、上官梓、张锦眠、德王和延王以及周归六人向救济阁出发,还没到救济阁的大门口,阿刚就跑了出来高兴地朝屋里的众人道:“他们回来了!”立刻就有学徒去里屋禀报阁主和长公主了。

原来他们这一走,走了半个多月了,时间过的真快啊,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真的比待在救济阁一年还多,金生他们刚刚进屋,阁主和长公主就已经到了大厅,长公主立刻抱住了上官梓,全身的打量了一遍:“孩子,你吓死娘了,听说你遇险了,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上官梓略有些尴尬道:“娘,我没事,好着呢,只是一点皮肉伤,有三哥四哥,三嫂四嫂在,我怎么可能有事,对吧,娘,您别担心了”又小声地对嘀咕两句:“大庭广众的,娘,你收敛点”长公主回味了过来,此刻大家都笑嘻嘻地看着她们母女两呢,轻咳了两声,故作镇定地关心起德王和延王,阁主笑道:“大家议斋说吧”

议斋中,每个小桌上已经铺满了各色各样的点心和茶水,阁主和长公主坐在上方,其次是德王和延王,然后是上官梓和张锦眠,最后便是金生和周归了。看着这一桌的食物,金生有些饥肠辘辘的,这么多天还真的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舒服地睡上一觉了,拿起一块玫瑰糕就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阁主问大家道:“各位此行是否还顺利?”延王道:“一切顺利,这件事情想必阁主和长公主已经略有耳闻,悟明村一事是张秋在背后搞的鬼。”长公主道:“真的是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